第2章 野人谷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066字
  • 2020-11-28 14:07:33

一开始的路程还算平稳,过了半个小时,路面出现坑坑洼洼,越野车颠簸不停,杨涟继感觉胃里翻江倒海,好几次不得已停在路边休息,缓了好久才继续上路,顾司零已经坐直了身子,身上还裹着毛毯,正在整理自己的背包,随后拿出一些食物,全是压缩饼干,还有一瓶矿泉水。

喝了口水,左顾右盼间,看见杨涟继难受得不行,出言讥笑。

“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开车,把自己给开吐的。”

杨涟继没有心情搭理她,踩下刹车,车子缓缓停在一块巨石旁边,他下了车,蹲在路边,呕了半天没吐出来,起身时眼前一黑,随即感到了眩晕,差点没站稳摔在地上。

太阳毒辣的照射在大地上,杨涟继想要靠着石块休息,就看见顾司零也下了车,抖了抖身上的灰尘,从兜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熟练的放进嘴里,右手多了一个打火机,侧身躲着风沙,手掌护住火苗,啪嗒一声,点燃了烟头。

吐出一团烟雾,看着杨涟继,朝他比划了下手里的那包烟,意思是来一根。

杨涟继摆手。

“我不抽烟。”

顾司零往前走了几步,死死的盯着路的尽头,一口一口的抽着烟。

杨涟继缓过来,快步上了车,感觉闷得慌,脱了外套,放了首自己爱听的音乐,手不自觉的摸向了座位底下的那把匕首,当手指触碰到刀刃时,闪电般缩了回来,心里踏实了许多。

他可不怎么相信顾司零,该防备还是得防备,最好这一路相安无事。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背包里还有一瓶防狼喷雾,于是翻身从后座扯过背包,从侧边口袋里拿出一瓶红色包装的喷雾剂,穿起外套,把防狼喷雾藏进袖子里,发生危险时,也是为了不让顾司零注意到自己的一些小动作,不然掏口袋可能会引来麻烦。

做完这些,他看了眼站在路边抽烟的顾司零,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如果我现在踩下油门,一路扬长而去,不再管顾司零,会怎样?

回头看了看顾司零的那个灰色背包,心里开始打鼓,但是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最多三个小时就能到达古里坡,自己是要在那里住一晚的,如果真这么干了,顾司零走到古里坡大概需要半天,到时候新帐旧帐一起算,也不是怕她,就是怕麻烦,想到这层,他决定只要顾司零规规矩矩的,他也不会再动歪脑筋。

顾司零还在抽烟,一直站着不动,杨涟继拿出手机,信号只有两格,叹了口气,发了条信息给家里人,好半天才发出去,抬眼的时候,刚好看见顾司零蹲下身,背对着自己,不知道在干什么。

看着这个女人,杨涟继开始好奇,孤身一人,弄成这样,到底是因为什么?

好半天,顾司零才慢悠悠的起身,走回了副驾驶。

杨涟继有些好奇的问她。

“你刚才蹲在地上干什么?”

顾司零把毛毯铺在座位上,自己则盘腿坐着,姿势十分的别扭,她答非所问。

“到了古里坡,我再给你五百,只有一个条件,别问那么多问题。”

杨涟继吃了瘪,悻悻然的哦了一声,然后启动车子,继续上路,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杨涟继聚精会神的开着车,顾司零则是一直在睡觉,在绕过一处坑洼地时,顾司零突然醒了,直直的坐了起来,一双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窗外的某一处,接着她打开了车窗,伸出脑袋,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风呼呼的往车里边灌,杨涟继不耐烦了。

“你干什么?”

顾司零淡淡的说了句。

“停车。”

杨涟继没反应过来,也就没当回事。

顾司零缩回脑袋,转头冷冷的说道。

“停车。”

杨涟继被她命令的语气吓了一跳,踩下刹车,急停在路边。

顾司零下了车,走到后排,打开车门,拽起自己的背包,看了眼远处的山谷,又看看前后左右,回到副驾驶,不过没有上车,而是站在门边对着杨涟继笑了笑说。

“在这等我,我会再给你五百块,如果你不愿意,那就走吧。”

杨涟继有些懵,问她。

“你要去哪?”

顾司零指着远处的山谷不说话。

从这里看去,大概有一公里远,可以看见乱石之中有条小路直通山谷深处,光秃秃的两座山之间,那条小路越来越窄,隐隐的能听到奇怪的风声,像是在召唤过路人。

“去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顾司零没有回答,转身朝着山谷走去。

走了没几步,她突然转身喊了一句。

“最好别跟来!等着!”

杨涟继急了,大叫起来。

“喂!你要去多久?”

顾司零耸耸肩喊道。

“不一定!也许晚上就回来,也许……”

话说到一半就没了,顾司零远远的朝他招了招手,然后踏上那条小路,快步前进。

杨涟继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她的背包很大,从后边这样看,看不见她的脑袋,渐渐的,顾司零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直到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小点。

杨涟继无法判断她是不是已经进入山谷了,他总感觉这一去,会出事。

直到脖子酸痛,眼睛模糊,口干舌燥,杨涟继才回过神,他已经盯着山谷的方向很长时间,缓了缓,心里回想顾司零说过的话。

“在这等我。”

等待本身就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更别说这种没有目的地等待,听她的意思,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要不就这么走吧,反正她也说了,不愿意等就走。

杨涟继握紧方向盘,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本就是萍水相逢,刚见面的时候自己不也做出那种可耻的事情来,怎么现在变得犹豫不决了,既然那女的说了愿意离开就离开,是不是代表,她自己有把握,不用我费心。

想到这,杨涟继笑了,似乎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

启动车子,迎着阳光,算了算时间,最多一个小时就能到古里坡,到时候找家旅馆,洗个澡,舒舒服服睡一觉,多好啊。

越野车缓慢前行,开出去一二公里,突然停住了,掉了个头又回来了。

杨涟继停下车,熄了火,脱掉外套,防狼喷雾掉在旁边,拿起来,装进裤兜,看了看山谷的方向嘴里骂骂咧咧的,大概意思就是这女的一定有病,一个人来这鬼地方,出了事谁知道啊,还不是只有自己知道她进了这个山谷,等等就等等吧。

把脚搭在方向盘上,盯着车顶,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杨涟继是被热醒的,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头疼,找了瓶矿泉水咕噜噜全喝了,看看手机,下午五点,刚好肚子也饿了,翻出一些食物,简单的吃了起来。

算了算时间,已经等了三个小时,目力所及,热浪蒸腾,让人心烦意燥,实在是太热了,恨不得连裤子也脱掉。

这时,他看见后视镜里出现了一个黑点。

有人来了,好像是步行。

杨涟继一路上也没见过几个人,此刻见来路有人,心里有些激动,什么人会在这种地方选择步行?如果是本地人,是不是可以询问一下,那个山谷有没有另一个出口什么的。

后视镜里的人影越来越大,杨涟继伸出头去看,等近了些才发现那人身下还骑着一头毛驴,慢悠悠的走着,那人穿着布衣长衫,嘴里叼着个烟斗,头上缠着一圈圈的头饰,有点像印度的那种。

等走得更近些,看清楚了那人的样貌,四十来岁,皮肤黝黑,眼角的皱纹像刀刻的一样,驴子倒是挺壮的,两侧驮着布袋子,鼓鼓囊囊。

杨涟继下了车,笑眯眯的走向那人。

那人早就看见杨涟继,嘴里发出古怪的声音,驴子听到后慢慢停在杨涟继身边。

杨涟继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笑了半天第一句话就是。

“大爷您好。”

对方眯着眼睛笑,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

杨涟继被他笑得有些尴尬,正不知说什么的时候,这位大爷用蹩脚的普通话问他。

“我不是大爷,我年轻,你在做什么?”

看来这位连汉话都不怎么会。

杨涟继解释。

“等人,嗯,大哥这是去哪?”

“什么?”

杨涟继耐着性子说。

“你去哪里?是不是古里坡?”

估计那人是听懂了古里坡三个人,连连点头。

末了这位大哥指着天空,磕磕绊绊的说。

“晚了,危险,快走。”

大体的意思还是懂的,杨涟继说了声谢谢,刚想再问点什么,男人突然指着远处的山谷,压低声音,表情变得十分严肃,凑到杨涟继跟前,都快从驴身上掉下来,还用一只手蒙住了嘴巴,就像旁边有人偷听似的。

杨涟继被他这样子搞得心里毛毛的,不自觉的也凑近了几分,就听男人说了三个字。

“野人谷。”

野人谷?杨涟继回头看了眼远处的山谷,既然叫野人谷,是不是里边住着野人啊?

男人接着说。

“会出来,找吃的,人,吃的。”

杨涟继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人?吃的?不会是吃人吧。

男人没有细说,叼着烟斗骑着毛驴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