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来电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171字
  • 2020-11-28 14:07:41

律川奈几乎是目呲欲裂,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低头,一嘴咬在缠着自己手腕的触手。

感觉黏糊糊的,很有嚼劲。

她咬着触手,狠命撕扯,终于是把手腕上的触手都给咬断。

她心中奇怪,这些触手怎么刀都不怕,会怕自己这一口的牙齿,又不是什么铁嘴铜牙。

挣脱束缚,律川奈举起手枪,对着男人进行了连续的射击。

一共五枪,三枪打偏,正好击中车玻璃,顿时哗啦啦的碎了一地,另外两枪倒是打中了男人的后背,就见男人身子一阵抽搐,那些触手疯了一样往男人背部缩了回去,血液不知不觉已经流了好多,座椅都染红了大半。

律川奈转身,伸手就去拽杨涟继肩膀上的那条细蛇。

捏住时,感觉滑不溜秋,不好发力,她伸出另一只手,用袖子罩住细蛇,用力一拽,蛇离开了杨涟继的肩膀,留下两个小孔,不停的冒着血。

律川奈大为恼怒,抡起细蛇狠狠抽在坚硬的地方,小蛇就这样被一下下的给砸死了。

她现在彻底的慌了,这蛇有没有毒?看杨涟继面色死灰,应该是有毒的,现在需要干嘛?

她手足无措的四处张望,脱下外套,裹在杨涟继的肩膀上,得上医院,一分一秒都不嫩个耽误。

想着她就准备把男人给推出去,于是她起身,姿势别扭的开了驾驶车门,解了男人的完全带,正要推下去的时候,看见了男人脑袋转了一下,似乎就要醒来。

律川奈都快被这一动静给吓死,整个人就僵住了,眼睛死死盯着男人,下一秒,男人的脑袋完全的转了过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律川奈。

“我去你妹的!”

律川奈控制不住大叫一声,用力一推,男人毫无反抗的滚了下去。

律川奈赶紧关了车门,也不顾驾驶位有多脏,坐上后启动车子就往医院开去。

可是她不认识路,只能先原路返回。

焦急的不停回头去看杨涟继,感觉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律川奈都有种算了,找地方埋了的冲动。

眼睛不经意的看了眼被自己推出去的男人,正缓缓的站起身,看了着车子离去。

律川奈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家伙还是个人了?

车子快速行驶着。

突然,车里响起了电话铃声。

律川奈先是摸向自己的裤兜,发现不是自己的,又回头去看杨涟继。

发现他脸白得吓人,心里更是焦急,哪还有闲工夫管什么电话铃,一个劲的踩着油门往前冲。

进入公路时,车流变多,律川奈不得不降低车速,像耍杂技一样超越了一辆又一辆的车子。

在转过一个弯道时,车轮胎打滑,律川奈没反应过来,慌上加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汽车一头进旁边的田埂。

剧烈的摇晃让车里的人失去了方向感和平衡,黑色私家车连续撞击了几次地面后,终于停在了一片烂泥里面。

律川奈头晕目眩,眼睛迷迷糊糊,脑袋有温热的感觉,伸手摸了摸,满手都是血。

好在没受什么大的伤害。

她勉强回头去看杨涟继。

早滚车座位下面去了,整个人姿势奇异的趴着,律川奈一下子坐起身,耳边又响起了电话铃。

和刚才一样的铃声。

这次她发觉声音时从遮阳板那发出来的。

拉下遮阳板,看见有个手机别在夹层里。

屏幕不停闪烁着。

来电显示是一串号码。

而在遮阳板的旁边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几个字,让律川奈瞬间清醒了不少。

“不想他死,就接电话。”

律川奈取出手机,按下接通键。

接通后她才反应过来,这是视频通话。

手机屏幕一下子暗了下来,律川奈看见了自己,头发被血粘在一起,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流鼻血了,右上角的小方块里漆黑一片。

有人说话了。

“怎么搞成这样?”

是个男人的声音,温柔,感觉二十来岁的样子。

律川奈皱着眉,眼睛死盯着上方的小方块,冷冷的说。

“别特么废话,怎么救?”

男人像是才想起来一样,懒懒的说。

“哦哦哦,对,你的座位底下有个塑料袋,里面有解毒剂,全打了,但是只能起到抑制的作用,要想完全解除毒素,你们要帮我一个忙。”

说话间,律川奈已经弯腰伸手去摸索了,还真有个黑色塑料袋,里面有纱布,酒精,剪刀等一些简单的医疗工具,还有一个注射器,里面已经存有半管白色的液体了。

律川奈开始向后爬,嘴里也不闲着。

“你别停,直接说就行了。”

那个温柔的声音轻笑了几声说。

“我要你们找到顾司零。”

律川奈直接趴地上,抓起杨涟继的手,揉搓了会儿,将白色液体注射到了杨涟继身体里。

“然后呢?”她很随便的回了句。

“找到后,告诉我她的位置就行,如果愿意,帮我拖一拖也行。”

“我认识你吗?”

对方没回答。

“要是不答应,杨涟继就会死?”

“嗯。”

“给多少时间?”

“一个星期。”

“那他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几个小时后就会醒来,但是没有我的解药,他会在一个星期后器官衰竭而死。”

话刚说完,男人又补充了句。

“对了,别去医院,这毒只有我能解决。”

律川奈开始检查起杨涟继的身子,发现他左手骨折了,一下子就犯难了,好在已经有路人高声叫喊着,四处招呼人跑过来帮忙,她的心也就安定了许多。

律川奈转过头,她皮肤本来就黑,在屏幕里只能看见她的一双眼睛,冰冷,愤怒,然后她说了一句话。

“你们找不到顾司零,却想到了这个办法,你们凭什么认为我会出卖她?”

“我想你也被那些触手给缠住了吧,都是有毒的,你好一点,两个星期就会毒发。”

律川奈愣了一下,随即笑了。

“你有病啊,都有毒还放条蛇出来咬人?”

“这不是为了给你们点动力,让你知道,我们是从不开玩笑的。”

律川奈嘿嘿笑了。

“他现在伤成这样,哪有时间去找顾司零?”

男人十分温柔的回答。

“不是还有你?再说,也不一定你们去找顾司零,没准她听说了你们的情况,自己就来了。”

外边已经有人跑了过来,男人似乎也听到了声音,撂下一句话后便挂断了。

“手机会在五秒后自动销毁,无法开机,别担心,我会再联系你的。”

律川奈感觉像是在拍电影,笑了笑,看着向自己奔来的路人们。

在众人的帮助下,杨涟继被安全的移到了车外,有人打了救护车,很快就听到远处刺耳的救护车的声音。

他们被送到最近的医院,律川奈知道,不久后警察就会找到他们,她得想办法离开医院。

看见杨涟继的脸色恢复了一些血色,找了纸笔,留下一句话给他。

“在这待着,等我回来。”

然后塞进杨涟继的裤兜里,她又怕护士给他换了衣服裤子,这纸条不就看不见了吗,想了想干脆把这纸条交给护士,反正上面也没什么奇怪的内容,简单交待了几句,又给了点钱,才安心离开。

她现在要去打一个电话,如果这通电话有人接,那么,杨涟继还是有救的。

随便找了条巷子,拿出手机,拨打了那个一直记在心里的号码。

她有些紧张,也没想好该怎么开口,手心冒出细汗,看了看四周,肮脏恶臭,垃圾成堆,地面有一滩滩的不知何物的液体,阳光被高楼遮住,整条巷子十分的昏暗,除了她没有其他人。

她稍微的朝巷子口走了几步,电话接通了。

是个男人的声音,成熟稳重的声音。

“喂,你好。”

律川奈说话有些结巴。

“是,是胡舍吗?”

对方很有礼貌的回答。

“我是,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不知怎么的,一听到这个声音,律川奈就感觉莫名的紧张。

“顾小姐让我来找你的,她说有问题你都可以解决。”

对面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

“顾司零啊,她在哪?好久没见了,”

“我也不清楚,我现在有点麻烦,需要您的帮忙。”

胡舍听出了她语气中的焦急,连忙答应了下来。

“你先别着急,讲重点,我看能帮上什么忙。”

“我一朋友,被姜家人给暗算了,现在躺医院,是中毒,而且着毒只有姜家人能解开。”

胡舍沉默了三四秒又说。

“姜家人?我跟他们打过交道,你知道他们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吗?”

律川奈哪知道这些,连忙问是什么身份。

“虫师。”

胡舍淡淡的回答。

律川奈回想那人身上的触手,的确被称之为虫,顿时对这姜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胡舍简单的解释了几句。

“顾名思义,就是能控制虫子,其他的等有机会再长谈,你能拍个你朋友的视频给我看看吗?”

律川奈顿时懵逼了。

怎么办?再回去?

“这个,我,我能口述。”

胡舍笑了笑,心想她肯定是有难言之隐,所以也不强求。

律川奈回忆那条蛇留下的伤口,好像没有发炎,发青变黑等症状,就像平常破了两个小口一样。

只是流了血,但是杨涟继的脸色却变得十分惨白,跟纸扎人一样。

胡舍听了她的描述,在电话里嗯了一声说。

“虽然我不能明确说出那条蛇的种类名称,但根据你的描述,我觉得,他们很可能是在蛇牙上涂了剧毒,这是他们惯用的技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