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蛇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023字
  • 2020-11-28 14:07:40

律川奈死死盯着男人,一字一句的说。

“谁干的?”

男人笑了。

“没时间了,没时间了。”

律川奈顿时火了,对着杨涟继挥挥手说。

“走,留他在这自生自灭。”

说完也不等杨涟继,转身就要离开。

杨涟继也不怀好意的看了男人一眼,跟上了律川奈。

才走出没几步,男人突然大声喊道。

“带我走!我告诉你们任何想知道的!我不会是最后一个,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也许还会发生。”

律川奈回头,淡淡的说道。

“不用了。”

也不管对方听没听见。

“那人说杨涟继可以帮我破除身上的虫子。”

律川奈停住脚步,看了眼杨涟继。

杨涟继很是无辜的耸耸肩。

“我什么都不知道。”

男人继续说。

“他说杨涟继的血,可以驱赶虫子,所以我才出此下策,要问我怎么知道他的行程,有人一路跟着你们,直到你们上了飞机,那人发信息通知我的。”

律川奈快步走了回去,也不废话,指着车里的男人说道。

“还能开车吗?”

男人皱眉,点了点头,然后从身边拿起一瓶矿泉水,直接倒在脸上,然后揉搓着眼睛,好一会儿才能眯着眼睛看清事物。

律川奈朝杨涟继挥挥手,然后自己钻进了副驾驶。

杨涟继是拒绝的,他犹豫再三,被周围人奇怪的目光注视着,再加上律川奈不停大声催促,最后咬着牙跑进了私家车的后座。

出租车已经开走了,男人启动车子,缓慢的前行,在警察赶来之前,顺利离开。

在杨涟继的一路指挥下,私家车左拐右拐,最终来到了一处空地,远处是一座烂尾楼,四周荒无人烟,车子停下,车里的人都不说话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味,可以肯定,是从男人背上传来的。

律川奈歪头看着男人问。

“现在方便说了吗?”

男人脸色铁青,这一路强忍着眼睛的疼痛,着实不容易。

“呵呵,你们也不怕我把车开沟里去。”男人有些不满的说。

律川奈没那闲工夫和他废话,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顺便把他的脑袋按在方向盘上。

滴~~~~

喇叭声响彻四周。

男人整张脸都贴在方向盘上,艰难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别跟我废话,问你问题,老实回答,谁把你搞成这样的?那人在哪?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都说出来。”

杨涟继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幕,瞬间觉得律川奈跟自己之前想的不太一样,这似乎有点狠啊。

男人放弃了挣扎,只是不停的比着OK的手势。

律川奈松开手,对方开始不停的喘气。

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我,我不知道那人是谁,我们通过电话联系,声音也是经过处理的,也别想着去查什么电话号码来,查不到的。”

休息了会儿,男人接着说。

“最开始我只是点了一份外卖,送到的时候,发现多了一份炒肉,外卖员说是饭店搞活动送的,当时也没多想,吃了之后身上就长这些毛绒绒的玩意,没有感觉,不痒也不疼,就是恶心。”

“那个外卖员长什么样?”

“不记得了,当时他捂的挺严实的。”

律川奈沉默了。

男人咳嗽几声,身后的杨涟继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他。

律川奈看着那瓶水,突然想起一件事来,立刻大喊一声。

“糟了!我们行李还在出租车后备箱里!”

杨涟继愣了一下,但马上就释然了。

“我记得车牌号,这边解决了,再去出租车公司问问。”

律川奈开始心不在焉。

“完了,完了,我的东西全在车上,别搞丢了。”

杨涟继无奈。

“那还能怎么办?”

律川奈长叹一声说。

“算了,就这样吧。”

男人喝光了矿泉水,又活动了下身子,杨涟继看在眼里,向律川奈使了个眼色。

杨涟继的意思是,这家伙身上会不会还藏着武器。

律川奈根本看不懂,见杨涟继一个劲的瞅自己,心生疑惑,先是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看旁边的男人,似乎明白了,一巴掌打在男人都脸上,厉声道。

“你特么编故事啊,你这明显是得了什么皮肤病,人为什么送你免费外卖,为什么选你,你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我看你是存心报复社会,报复到我们头上来了,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

男人被打蒙了,脸上火辣辣的疼,不一会儿就显现出一个清晰的手掌印。

杨涟继也懵了,这姑娘没事吧,打人都不带犹豫的,爱好啊?

杨涟继揉着太阳穴说。

“你干嘛?我叫你看看他身上有没有武器,怎么打人啊?”

律川奈嘟起小嘴,哦了一声,心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想干啥。

然后笑嘻嘻的看着男人说。

“那个,没事吧。”

男人被她的笑搞得越发的浑身不自在,捂着脸说。

“没事,你别这样笑,我,我真没骗你们,说的都是事实。”

杨涟继看着男人的怂样,觉得好笑,可是慢慢的,笑容僵住了。

男人的身体开始不停的蠕动,就像身上奇痒无比,但又无法去抓挠,就只能扭来扭去的。

律川奈也发觉不对,一皱眉说道。

“快下车!”

杨涟继反应很快,手伸到门把上就要跑下车,可是他突然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衣领,那东西的力道很大,他这样的成年人也无法挣脱。

“快跑!”

是律川奈的声音。

杨涟继回头一看,顿时被吓得脑子一片空白,全然忘了自己是当事人一样。

男人的背部伸出无数的触手一样的东西,每根都有手拇指粗细,其中有几根正紧紧吸住杨涟继的衣领,原来是这玩意搞得鬼。

再看律川奈,几乎被那些触手给缠绕住了,凭着手里的一把匕首,勉强支撑着,而那个男人,似乎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全身软绵绵的趴在方向盘上,这副场景更像是触手本体,挂了个人的皮囊一样。

情急之下,杨涟继只能上手去抓,去扣,去撕扯,可是触手十分的坚韧,犹如橡皮筋,但是比之更牢固,杨涟继恨不得用牙齿去撕咬。

车里顿时乱作一团,在剧烈的对抗中,车身不停摇晃,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律川奈挥刀抵挡迎面袭来的一根触手,其实用刀对付它们没用,柔韧度太高了,根本割不断,还不如一根木棍好使。

杨涟继一把抓住三四根触手,动作再慢点,这些触手就会抽在他脸上。

“枪呢?”

杨涟继提醒。

律川奈已经疲于防守,好几次想乘机下车,都被触手个阻挠了,像是知道下了车就拿他们没办法,争先恐后的缠向律川奈的双手,想要完全的控制住她。

听到杨涟继的提醒,才想起刚才自己缴获了一把枪,于是伸手去腰间,可是刚要触碰到,却被几条触手给死死缠住了。

律川奈也是急疯了,朝着男人的背部就把手里的刀给甩了过去。

当的一声脆响,匕首竟然被几条触手组合后直接拍飞。

不过律川奈也看出了一丝端倪。

男人的背部的确是这些触手的死穴。

想着律川奈整个人靠着车门,抬脚对着男人的身体就是一顿猛踹。

可是才踹了没几脚,就被触手给缠住了,并用强大的力道拉扯着律川奈,想要把她给倒吊起来。

杨涟继的双手已经被完全的控制住了,但是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触手的作用,只是起到控制,那么,然后呢?

“很奇怪,这些玩意也不怎么伤人,它们到底想干什么?”杨涟继问前面的律川奈。

律川奈半个身子已经悬空了,哪有空搭理他,随便回了句。

“你问它啊,我怎么知道。”

话音刚落,就见男人的背部,那片青苔之中,竟然咧开了一条缝。

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从里面往外挤,看着像是条蛇,能清楚看见在皮肤底下慢慢游动。

“这特么什么玩意?!”

杨涟继慌了,直觉告诉他,重头戏要来了。

突然,裂缝变大,从里面射出一道漆黑的影子,速度太快了,只感觉真的是一条蛇。

而这道漆黑影子是奔着杨涟继去的。

脑子还没转过弯,就感觉肩膀一阵刺痛,低头一看,那条黑影挂在了他的肩膀上,这蛇太细,太短了,就是长一点的蚯蚓,不过它那两颗蛇牙倒是白森森的看着挺吓人,此刻正深深嵌入杨涟继的肩膀。

杨涟继只感觉脑袋一阵眩晕,双手被控制,无法做出反应,就只能拼命扭动身子,但这只是徒劳,细蛇死死咬着杨涟继,没有松口的意思,血液开始流出,他觉得自己死定了。

律川奈发出一声怒吼,杨涟继的惨状她是看在眼里,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靠吼来宣泄怒火。

在即将昏倒的时候,杨涟继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那人不是说我的血可以驱赶这些虫子?自己半个个肩膀都已经被血染红了,怎么也不见有效果啊?那人从一开始就没说实话。

念及此处,他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