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出发2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058字
  • 2020-11-28 14:07:39

按照计划,第二天一大早就开着卡车离开,小旅馆老板也去,为的是再把车开回来。

去市里购买所需物品,杨涟继打算先买个手机,在电子城里转了半个小时才买到喜欢的手机。

俩人分开购物,最后约定在最初分开的地方碰面。

杨涟继先到,等了几分钟,看见律川奈大包小包的朝这边走来。

他赶紧上前,接过东西。

“都是些什么了?这么多。”

说着他打开其中一个背包,里面全是衣服,牙刷什么的。

“你疯了,这些东西到地方了再买不一样?非得花时间再去托运啊。”

律川奈嘿嘿一笑说。

“手痒,忍不住就买多了。”

杨涟继无奈甩给了她一个白眼,拎起东西朝着街边的卡车走去。

到了机场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旅馆老板开着卡车走了,杨涟继问律川奈。

“票买了没有?”

“没有啊,你等着我这就去买。”

说完律川奈小跑着离开了。

杨涟继推着行李,找了张椅子坐下。

满眼望去,都是来来往往的神色各异的人流,大厅里时不时有广播催促某某先生,某某女士请尽快登机,漂亮的工作人员被一些充满疑问的乘客包围着,托运处排起了长队。

杨涟继百无聊赖的四处张望,心下觉得这律川奈太不靠谱,现在网络这么方便,为啥不提前购票,他靠着长椅,正准备闭眼休息会儿,就看看律川奈从远处跑来。

杨涟继叹了口气,坐直身子,等着,直到她跑到跟前,杨涟继才站起来说。

“什么时候?”

律川奈有些气喘,一下子坐在旁边的长椅上说。

“三小时后,走,先找地吃饭。”

杨涟继没有动,而是接着问。

“机票呢?我看看。”

律川奈从挎包里拿出机票,递给杨涟继。

杨涟继接过来一看,顿时傻眼了。

“江城的机票?你搞什么?我家在连阳!快去换!”

“换什么换?就去江城,我们俩。”

律川奈满不在乎的说。

杨涟继盯着她,眯着眼问。

“顾司零的安排?”

律川奈摇头。

“我的安排,连阳你是回不去了,当你被送到医院后,姜家人已经开始调查你,知道你的住址,还有你爸妈的工作单位,你别抱侥幸心理,姜家人做事一向如此。”

杨涟继心里一沉。

“什么意思?我父母会有危险?”

律川奈歪着脑袋说。

“这倒不会,他们只是稍微了解了你的一些过往,才没有那闲工夫去打扰你家人,嗯,这种做事方式只能说是一种习惯,如果你回去了也没什么事,最多受到某人的暗中监视。”

“我现在还不算触犯到他们?”

杨涟继稍微放下心,但也觉得奇怪,这些姜家人做事没头没脑的,让人捉摸不透。

“你这算什么?明眼人都知道你只是一颗弃子,他们现在要找的是顾司零,还有,他们正在做一件事,这件事比任何人,任何生死都重要。”

杨涟继还是感觉不踏实,问。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顾司零告诉我的呀,至于你为什么不能回去连阳,是因为你得跟我去办一件事。”

杨涟继更疑惑了。

“我一弃子,能帮到什么忙?还是说说姜家人最近在忙活的那件事,有多了不得。”

律川奈抱着手,咧嘴一笑说。

“姜家人的事,我不清楚,你嘛,弃子还是能蹦哒几下的。”

杨涟继不说话了,转身朝售票处走去。

后边的律川奈也不阻拦,倒是远远的喊了一句。

“江城你必须去,现在不去,以后你也会去。”

杨涟继不当回事,穿过人群,走到了售票处,他简单询问了到连阳的机票,正当他准备够买时,身后有人拍了他一下。

回头,看见律川奈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杨涟继烦躁起来,一巴掌拍飞她的手,回头对售票员说。

“一张最快到连阳的机票。”

售票员接过身份证和钞票,看了眼杨涟继,又仔细的看着身份证上的照片,一张俏脸眉头紧皱。

杨涟继不耐烦说。

“有问题?”

售票员最后笑了笑说。

“没有问题,请稍等。”

说完开始出票。

律川奈突然把一样东西递到他的面前。

是一个蓝色口罩。

杨涟继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自己脸上的疤有些吓人,戴着不容易引人注目。

他接过口罩,立刻戴了起来。

律川奈凑到他耳边,轻声说。

“你要走,我也不拦着,就是答应了顾司零保你周全,既然这样,我也跟着去连阳。”

杨涟继没搭理她,反正到了连阳,各奔东西。

律川奈退了票,也买了张去连阳的机票。

二人在候机室的长椅上躺着,律川奈正捧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杨涟继则是研究起自己刚买的新手机,他突然发现,自己连父母的手机号码都忘了,有些无奈的闭上眼。

“这样也好。”

律川奈突然说了一句。

杨涟继睁开眼睛,奇怪的看着她。

“最起码以后去江城是你自愿的,我也不用担心被你拉来背黑锅。”

杨涟继切了一声,说道。

“你怎么肯定以后我会去江城?”

因为戴着口罩,说话声音有些闷。

律川奈只是笑笑,扭头继续看书。

杨涟继火了。

他一下子坐了起来,蹭蹭蹭几步走到律川奈跟前,抢过她的书,随手扔在地上,就差没把律川奈从椅子上揪起来了。

“你们做事都不考虑别人感受的吗?说话永远不在重点,做事永远不用商量,真把我当工具人了是吧?”

律川奈还是一脸堆笑,起身去捡地上的书。

杨涟继开始对她这副模样产生厌恶,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杨涟继快步走了过去,一脚踢飞了那本书。

律川奈刚刚弯下腰,无奈,只能直起身子,走向那本无辜受牵连的白壳子书。

杨涟继气得牙痒痒,最后一跺脚,回到座位,一言不发的看着律川奈。

律川奈捡起书,也不回座位,而是朝远处的小商店指了指说。

“我去买点东西,想吃什么?”

杨涟继摇头。

“不用了,包里带的够多了,真是麻烦,谁娶了你谁倒霉,花钱如流水,机票钱浪费了不说,还买这么多东西,还有,戈壁里的屋子说不要就不要了,家具什么也随他放着,钱多也不用这么浪费吧。”

律川奈突然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我花我自己的钱,你心疼什么。”

杨涟继也笑了。

“那行,帮我带几桶泡面,还有鸡肉肠,卤蛋,几瓶红牛,几包瓜子,还有………”

律川奈连忙打断他。

“等会儿,说这么多我记得住吗?一起去。”

杨涟继没动。

“那算了,就要一桶泡面和两个卤蛋,这总记得住了吧。”

律川奈白了他一眼说。

“真够懒的,还有脸说我大手大脚。”

说完转身走向小商店。

好不容易熬到登机,夜完成了托运,俩人有些迫不及待的找到座位,杨涟继一坐下就要睡觉,旁边的律川奈推了推他说。

“我俩换换,我想靠窗坐。”

杨涟继不耐烦了。

“刚才不说,现在坐下了又要换位子,拜托以后做事别想一出是一出。”

律川奈嘿嘿的笑着,站起身走到了过道里。

杨涟继慵懒的,看着非常费劲的挪到了外边的座位。

飞机起飞,有些颠簸,杨涟继看着窗外的云层,又看了看律川奈,正直勾勾的盯着外边的风景自我陶醉。

“喂,我那车可不便宜。”

杨涟继想起自己的那辆越野。

律川奈头也不回,淡淡的说。

“哦,你要多少钱?”

“一百万。”

“到地方了打给你。”

杨涟继有些不敢相信,小声的问。

“没忽悠我?”

“钱不是问题,这些年,我和顾司零干的都是偏门,来钱快。”

杨涟继一下子来了兴趣。

“什么偏门?说说呗。”

律川奈回过头,咧嘴一笑,露出满口整齐洁白的牙齿说。

“不能说。”

“有什么了不起的。”

杨涟继耸耸肩,闭上眼准备睡一会儿。

“你觉得顾司零是个怎样的人?”

律川奈突然问道。

杨涟继半睁开眼睛,骂了句。

“有病吧,我才认识她一天,她什么样的人不知道,但肯定是个缺心眼,是个阴险狡诈之人,还是个不要脸的人。”

杨涟继乘机骂了一遍顾司零。

律川奈没有替她的救命恩人辩解,反而是点了点头说。

“虽然有夸大成分,但是,都沾点边。”

“我去,还真被我说中了,你认识她最久,还有没有要补充的?”

律川奈看着窗外,突然很严肃的说。

“她给我的感觉,还有可怜。”

可怜?

杨涟继无法理解这么一个喜欢玩弄别人的人,有什么好可怜的。

他突然对顾司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趁热打铁,接着问。

“为什么啊?她哪里可怜了?”

“说不出,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人,干什么都是一个人,直到现在,也还是一个人。”

杨涟继哦了一声说。

“这不还有你吗?”

律川奈摇头。

“一年到头见不了几面的人,从未联系过,每次都是突然出现,交待一些事又突然消失,让人捉摸不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