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来了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030字
  • 2020-11-28 14:07:38

顾司零是在三天后再次来到律川奈的住处的,当时杨涟继正在睡觉,律川奈突然推门进来,大声叫喊着。

“她来了!别睡了。”

杨涟继被吵醒,还迷糊着,听说有人来了,再看律川奈笑嘻嘻的表情,疑惑的问。

“什么啊,大惊小怪的,谁来了?”

这时候,顾司零从律川奈背后走了进来,看不清她的脸,还背着那个巨大的登山包,穿一身白色外套,叼着一根烟,烟头在黑暗中忽明忽暗。

她走了过来,放下一样东西说。

“把这个带在身上,如果姜家人找到人,或许能救你一命。”

杨涟继低头看去,是一张个信封。

杨涟继拿起信封就要撕开来看。

顾司零也没阻拦。

信封里面装着一张信签纸,展开来看,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他借着阳光,一字一句的看了起来。

没人说话,律川奈悄悄退了出去,就只剩下顾司零和他了。

好半天,他才看完所有的字。

“直到现在你还想利用我?”

杨涟继抬起头,眼含泪水,嘴唇颤抖着,咬牙切齿的质问着顾司零。

顾司零笑了。

她没有回答,而是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可以撕了它,但是遇到姜家人的话,你可能必死。”

杨涟继自嘲一笑。

“行,留着,我就不信,这封信能起什么作用,再给我个信封。”

顾司零放下背包,从外层中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他。

顾司零呆呆地坐了一会儿,觉得也没有什么要说的了,起身就要走。

被杨涟继叫住了。

“事情搞成这样,你什么都不解释,就要走?”

顾司零回头,从兜里拿出钱包,二话不说,掏出一叠钞票递给杨涟继。

杨涟继是真的火了,他大声喝道。

“送过来!够不到!”

顾司零撇撇嘴,走近了几步。

杨涟继拿过钱,但没有让她走的意思,他说。

“事已至此,也算同一条船上的人了,我也不管你是不是在利用我,但我总得要个说法吧。”

顾司零开始翻找自己的背包。

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份旧报纸,摊开来摆在阳光下,那片独属于床铺的光明地带。

一则新闻特别的醒目,几个黑体大字配上有些阴暗的图片,直钩人心。

少女失踪案件调查。

几分钟看下来,杨涟继也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几名大学刚毕业的女孩,结伴来到古里坡,在两天后神秘失联,直到现在都还未找到受害者的尸首,案件最后也不了了之,时至今天,已经有六个年头了。

杨涟继放下报纸问。

“这不会是姜家人干的吧。”

顾司零点点头说。

“其中一个女孩叫王清媛,是我亲妹妹,我花了几年的时间,找到了一条线索,她们当时乘坐过一架马车,我找到了马夫,用特殊手段问了一些感兴趣的问题,然后假装游客,混入姜家人,和他们做朋友,直到现在,我也没找到我妹妹的尸首。”

杨涟继张大了嘴巴,他呆呆的看着顾司零。

“那么顾司零是你的假名字?”

“是的,托朋友另外办了张身份证,从此我以顾司零的身份,像一张白纸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那你的家人呢?”

“不知道。”

杨涟继皱着眉头。

“不知道?怎么会?”

“以前的我死了,在一场大火之中,父母替我办了丧事,搬离了原来的城市,我和他们彻底没了联系。”

杨涟继突然觉得面前的女人太可怜了,呆了半天他又问。

“那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我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告诉你也无妨,我偷了他们的半圆铁块,你应该见过。”

不说还好,一听到半圆铜块,杨涟继差点没蹦起来,身子因为激动,牵扯到了伤口。

杨涟继眯着眼睛,一肚子的火,瞬间有了发泄口。

“就是那块半圆铜块,把我搞成这样,不行,你哪也不许去,必须陪着我。”

“有病。”

顾司零吐出一口烟雾,几分钟的时间,整个屋子就充满了呛人的烟味,还有缠绕着阳光的烟雾。

杨涟继抄起枕头狠狠砸向顾司零,却被顾司零一巴掌挡开了。

“事已至此,我有重要的事情处理,没把你扔山里就算不错了。”

“你还有理了,我怀疑你就没把人命当回事。”

顾司零突然狠狠将烟头弹到杨涟继的脸上。

杨涟继本能歪过头用手去挡。

烟头掉在地上,熄灭了。

顾司零一只脚踩在床沿上,盛气凌人的说。

“我会补偿你的,以后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杨涟继被吓了一跳,顿时沉默下来。

过了好半天,顾司零才微微叹了一口气说。

“很抱歉。”

就这三个毫无用处的字,她说完就想走。

杨涟继笑了,认命一样,淡淡的说。

“最后问一句,姜落云到底是死是活?”

顾司零身子一震,回头诧异的问。

“你认识姜落云?”

杨涟继比她还奇怪,俩人大眼瞪小眼,最后杨涟继开口说。

“后来我和姜落云去野人谷找你了,可是她进去后就没出来过,你们没碰上?”

顾司零摇头。

“你怎么会认识姜落云?”

“你的手表落我车里了,姜落云认识那手表,是她主动跟我搭话的。”

顾司零眉头舒展开来,哈哈大笑了几声说。

“这样啊,手表还在吗?”

杨涟继下意识的摸摸裤兜,好像掉车里了,他摇头说。

“不在了。”

顾司零颇为惋惜的说。

“可惜咯,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没了。”

“它对你很重要吗?”

顾司零从兜里拿出一包烟,准备抽第二根,刚叼嘴里,看了眼杨涟继,手里的打火机塞进包里,就这么叼着烟,带着一抹笑说。

“以前对我不重要,现在,觉得挺有意义的,毕竟这么巧的事,竟然是因为一块手表。”

杨涟继皱眉。

“那就是说,表真的是你留意掉车里的?”

顾司零点头。

“行了,时候不早了,记得按时吃饭,我走了。”

杨涟继还是不想她走,毕竟有太多的问题需要问清楚。

“等等!最后一个问题!”

顾司零停住脚步,回头看他。

“你再这样可是要收钱的,一个问题一百。”

杨涟继呸了一声。

“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问你几个问题还管我要钱,你好意思吗你。”

顾司零也不生气,也是心里真的对他有愧疚,靠着墙说。

“问吧,我今儿个就把所有问题给你解答了。”

“你第一次上我车的时候,真是我给你开的门?我怎么没印象,我记得那时候闻到一股味道,有点像消毒水,后来那个旅馆老板身上也有。“

“哦,这无可奉告,我只能说,是我做的手脚,你就当电影里那些迷惑人心的手段。”

杨涟继嘴角抽了抽。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当时你不是进地葬坑了吗?”

“演的,一直没走远,直到你被肖筱送走,我立刻赶往那个贩卖器官的村落,那地方我蹲了好久,一直蛰伏,因为村子里大部分都是姜家人,对于我这个外来人,是会怀疑的,我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没有彻底的搜查整个村子,加上这段时间姜家人一直没什么动作,也就不好查。”

她顿了顿继续说。

“后来你来了,我认识魏亦涵,就是在你脸上割了一刀的那人,一路尾随,才找到了他们的据点,通知了肖筱,把你给救了出来。”

把我给救了出来?

这话听着特别刺耳,杨涟继自嘲一笑。

“救我?呵呵,原本只是简单的自驾游,遇见你后,一切都变了,救我?我特么的太感谢你了。”

说到后面杨涟继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样子。

顾司零看不得他这种表情,转身就往外走。

出门时碰到律川奈,俩人相视一笑,律川奈问她。

“去哪啊?”

顾司零淡淡的回答。

“走了。”

“走?吃过饭再走,快好了。”

本想着顾司零会拒绝,没想到她答应的很爽快。

“可以,我外面抽支烟,好了叫我。”

说完越过律川奈,径直走了出去。

律川奈看了看满脸怒容的杨涟继,又看看顾司零的背影,小心翼翼的问。

“你们吵架了?”

杨涟继没搭理她,躺床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律川奈手里端着一个水瓶,走过来,轻轻放在床边。

“招待不周,这屋水也没有,渴了吧。”

杨涟继拿起水瓶,拧开瓶盖,咕噜噜的喝了个干净。

“啊,爽!”

杨涟继舒服的喊了一句。

律川奈笑了笑说。

“你的伤不算太严重,就是需要修养,你别老生气乱动,待会儿我会送吃的过来。”

说我转身就要走。

“等等,有没有镜子?”杨涟继问。

律川奈眼神有些躲闪。

“没有。”

“不可能,找面镜子给我。”

杨涟继冷声说。

律川奈嘻嘻笑了两声,逃也似的出了门。

杨涟继呆呆的看着门口,外边好像是一条过道,门半掩着,只留一条黑漆漆打缝隙。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那块被纱布遮住的区域,从耳根到嘴角,他能想象拿下纱布后,自己的脸会是怎样的丑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