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地下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268字
  • 2020-11-28 14:07:37

外边有辆救护车在等着,司机穿着一身黑色,戴着墨镜,嘴里叼着烟,不过没点着,杵着下巴四处张望,看见寸头女他们出来,立刻下了车,跑到车尾,打开救护车门,等寸头女到了跟前,十分殷勤的说道。

“魏姐,你就不用去了吧,那地方脏,货交给我们就行。”

寸头女名叫魏亦涵,朝地上吐了口口痰说。

“这人有些特殊,我得跟着。”

司机不再说什么,帮着把病床送上救护车,然后关了门,等所有人上车后,加速离开了医院。

出了医院向北走,司机开车比较嚣张,一路按着喇叭横冲直撞,亏得这是辆救护车,不然没人给司机让道。

出了县城,顺着公路往古里坡的方向走,大概一个小时后,车子拐入一条小道,再往前就是一座村寨。

和古里坡的规模差不多,土墙围着村寨,街道直来直去,也都是土胚房,救护车一直深入,没多久便到了尽头,是一家饭店。

门口挂着金旭饭店的牌子,说是饭店,也就二十多平米,摆上几张木桌,墙上电灯昏暗,地面黏糊糊的,做菜服务算账就老板夫妻二人。

车子没有停,直接绕到了饭店后边。

最后停在了饭店的后院。

院子比较大,有棵树立在围墙下面,树下水缸通体漆黑,里面没有水,全是落叶和沙土。

车子停在围墙下,距离水缸十多步远的距离,上面下来一人,匆匆走到水缸面前,左右挪动,将水缸挪开,露出下面的一块铁皮。

严格来说这是一道门,铁皮掀起,有楼梯,有灯光,有说话声音。

魏亦涵和另一个人将病床推下车,司机对着魏亦涵笑了笑说。

“魏姐,那没事我先回去了。”

魏亦涵点头。

“回去找王医生,听他安排。”

说完将口罩大衣,还有白帽子通通脱掉扔进车里。

司机朝她敬了个歪歪扭扭的礼,然后驱车离开了。

杨涟继被人背着下了楼梯。

几人一下去,铁皮一关,老板娘跑了过来,费力的将水缸挪到原位。

下了木制楼梯,前面是长长的一条通道,头顶悬着暗淡的电灯泡,两边都是石壁,走了没多久,遇到一个拐弯,出现了两个穿着邋遢的男人,满脸络腮胡,正一左一右靠着墙有说有笑。

看见有人来了,先是弯腰去拿腰间的手枪,等看清来人,两个邋遢大汉才放松下来。

魏亦涵朝他们挥了挥手说。

“货到了,准备好。”

俩人二话没说扭头朝通道更深处走去。

这条路的两边开始出现铁门,门上锈迹斑斑,能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哭泣,或者哀嚎。

魏亦涵走过一扇铁门时,门内有人猛地扑倒铁门上,声嘶力嚎的喊着。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是个女人,从门上的小方框可以看见那双充满恐怖和愤怒的眼睛,被披散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唯独那双眼睛,似乎能刺穿人心。

魏亦涵没有搭理这人,径直往前。

到了尽头,有一扇更大的铁门,有人把守,面容黝黑,身材魁梧,配有热武器,头发杂乱,估计是一直生活在这地方。

俩人见道魏亦涵,纷纷侧身,一人拉一边,将铁门拉开。

映入眼帘的是很多白花花的床铺,杂乱的摆放着,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一走进去就感觉阴森森的。

前方有一大块白布遮住去路,可以看见悬空的下段有人影走过,还能听到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

空气中有股令人作呕的怪味,这种味道是很多异味混合而成的,血腥味,消毒水的味道,尸体臭味等等。

魏亦涵摇摇头,从兜里拿出一根棒棒糖,撕开包装塞进嘴里。

她皱着眉掀起巨大的白布。

看见三四个穿白大褂,戴着口罩全副武装的男人,正在整理一些手术工具,看见魏亦涵都停下了动作,纷纷低头,显出一副唯命是从的模样。

魏亦涵咳嗽了几声说。

“货到开工,希望你们速度来快点。”

说完杨涟继被人放到了旁边的一张病床上,推着来到几个白大褂中间。

雪白的手术灯光照在杨涟继身上。

几个白大褂凑到跟前,也不说话,开始用剪刀三四下剪开了杨涟继身上的衣物。

杨涟继现在的样子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腹部缠着浸透血液的纱布,一边脸被魏亦涵扇了一巴掌,现在还是红通通的一片,一边脸全是血迹,也是拜魏亦涵所赐,伤口结了一层薄薄的痂,稍微一用力,伤口就又崩开了。

到最后剪的只剩下一条裤衩的时候,其中一名白大褂驾轻就熟的拿起手术刀,也不消毒,在杨涟继肾脏部位比划了几下,正准备动刀,突然门外边传来几声枪响。

啪啪啪!

所有人都愣住了,魏亦涵看向铁门,眉头皱起,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把手枪,另外几个也都从不同地方找到了武器,都是手枪。

那几个白大褂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魏亦涵吩咐他们。

“带上货走,到了安全带地方再进行手术。”

四名白大褂连连点头,推着病床就往后门走去。

魏亦涵朝另外两个使了个眼色,随即三人分散了站位,枪口统一瞄准铁门,魏亦涵拿起桌上对讲机,开始询问外边守卫到底什么情况。

“出什么事了?”

好半天都没人回答。

外面什么动静都没有,等了半天,魏亦涵耐不住性子了,她朝左边的人招了招手,意思是开门查看一下。

那人点头,举着枪快步来到铁门前。

魏亦涵躲在那块大白布后边,只掀起一角,能看清铁门情况就行,只见那人走到铁门边上,他并没有急着开门,而是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因为铁门与地面有一小条缝隙,多少能看见外边的灯光人影什么的。

看了半天,他又从兜里拿出手电筒,打亮后往缝隙外边照。

几秒钟后,他站了起来,回头对魏亦涵摇摇头。

魏亦涵并没有掉以轻心,回头去看后门的方向。

一道小木门,开了一半,外边有灯光,顺着通道走,就会看见楼梯,上去就是村寨后边的一块大空地,那几个医生不傻,会自己通知村寨的人来接应,而她也早就用手机通知下去,叫饭店老板娘派人下来增援。

哗啦!

铁门被人拉开。

外边黑漆漆的一片,灯已经灭了,门的两侧躺着两个守卫。

开门的人立刻出去检查守卫。

“死了。”

他平淡的说了句。

“怎么死的?”魏亦涵掀起白布走了过来。

那人又看了几眼说。

“子弹射穿头颅。”

刚才那两声枪响结束了他们的生命,可是开枪的人呢?

好不容易找到这,就杀了俩守卫?

魏亦涵想到了什么问。

“我们来的时候,有没有被跟踪?”

另外俩人同时摇头。

就在这时,漆黑幽深的通道里,响起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魏亦涵心里开始发毛,她立刻朝那两个人喊道。

“门被打开了!一个都不能跑!”

那俩人立刻明白过来,是关着偷来抢来,准备贩卖器官的货物的铁门,一道道的被打开了。

隐约能听到杂乱的脚步声。

魏亦涵已经举着枪,一只手打着手电冲了出去。

他们也紧跟其后。

“魏姐,现在情况不明,可能会发生误杀。”

魏亦涵哼了一声。

“一个都不能跑,就算变成了尸体也无所谓。”

刚说完,就看见一个人,蓬头垢面,身穿脏兮兮的白色长袖,手里举着一根棍子,嘴里恶狠狠的叫嚷着。

“你们这些畜牲!”

魏亦涵也不废话,直接一枪打在了那人的心脏部位。

扑通一声,人栽倒在地。

手里的棍子滑到了魏亦涵脚边。

前方顿时响起一连串的尖叫声。

男男女女,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四处逃窜。

“还愣着干嘛?打晕了再说实在不行就只能干掉了。”

魏亦涵带头冲向了人群。

因为四周太黑,可以说是混乱一片。

魏亦涵举枪朝前方胡乱的射击,也不知打中了几人,就听一阵阵的哀嚎,伴随着魏亦涵那充满杀气的声音。

“子弹不长眼!谁再乱跑,别怪我心狠手辣!”

原本想着这一下能镇住前方的十几号人,可是从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这女的是幕后老板,她不仅仅干着贩卖人体器官的勾当,还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算我们倒霉栽在这女人手里,不过现在我们被放出来了,放我们出来的是一名警察,他就在我们身边,有枪,有增援,大家一起上,有仇报仇,我们这么多人,就不信她们三个能对付得了!”

魏亦涵连忙后退好几步,她听出来这声音是谁的了,是肖筱的。

他果然有问题,说完那番话,一开始没人动,枪打出头鸟,不过肖筱突然对着魏亦涵放了一枪,打中了她的肩膀。

魏亦涵被惯性拉扯着后退好几步,然后顺势躲进了一个房间,就听三声枪响,跟着自己的那两个人同时倒地,一动不动估计是死了。

她忍住肩膀上的疼痛,知道自己不想办法逃跑,估计会被乱拳打死。

念及此处,凭着一股狠劲,冲出小房间,准备往手术室后门跑去。

回头看了一眼,个个凶神恶煞,有些脸上全是结痂的疤痕,那是不听话反抗被鞭子一下下抽在脸上的,还有些女的,长得还可以,被糟蹋了还不够,身上脸上都是被鞭打的痕迹,有些还被切下了手指,看着这群昔日被当做牲口一样关在铁门后边的人,此刻重获新生,脸上的表情分明写着要把魏亦涵大卸八块,不,还不够,所有人,参与这件事的所有人,姜家人,都不得好死!

魏亦涵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姜家人终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