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不明交易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058字
  • 2020-11-28 14:07:37

大约半个小时后,病房门再次被推开,这次进来了五个人,带头的还是那个医生,他后边跟着四个看上去十分冷酷的男男女女。

其中一个女的,留着寸头,半边脸都是像花纹的纹身,涂着黑漆漆的眼影,穿一件牛仔外衣,进来后靠着墙壁,嘴里嚼着口香糖,眼睛四处打量。

另外三个打扮还算正常,个个身板笔直,气度不凡,也是一眼就觉像高不可攀的悬崖上的风景。

杨涟继彻底的被这些人的气场给镇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这些人,脑子一片空白。

医生指了指杨涟继,身后一人二话不说,快步走了过来,到了跟前,杨涟继看见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这人样貌英俊,穿一身黑色风衣,有着电影里演的所有杀手一样的眼睛,毫无感情的看着杨涟继。

杨涟继慌了,顾不得伤口的疼痛,想要伸手去按墙上的呼叫铃。

手刚碰到墙壁,脖颈就感觉到了一丝凉气,整个人瞬间就软了。

这人只是用匕首抵着他的脖子,也不说话,倒是那个医生开口问了一句。

“姜落云在哪?”

“我,我不知道啊,野人谷,对,她在野人谷。”

杨涟继说话开始结巴。

医生摇摇头说。

“野人谷已经派人找了,没发现她的踪迹,你最好把知道的都告诉我们,她的半圆铜块怎么会在你身上?”

杨涟继顿觉天大的冤屈,皱着眉,恨不得把自己的牙齿给咬碎,也顾不得:脖颈那锋利的刀刃了,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不知道!这东西不是我的,你应该去问那个警察。”

医生眉头挑了挑,继续问。

“顾司零在哪?”

这个问题他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咬着嘴唇,索性不回答了。

医生见他这副模样,笑了笑说。

“那好,光头他们三个去哪了?”

杨涟继也笑了。

“死了,都特么死了,顾司零一个人干的,跟我没关系。”

医生突然露出一副慈禧的面容,走了过来,伸手将匕首移开,然后拍了拍杨涟继的脸说。

“那个警察跟了我很长时间了,你说我该信谁?”

杨涟继并没有退缩,和他对视着,这时候他很想学着电视里的那些人,宁死不屈的样子,朝着医生的脸上吐口水。

但是他没这么做,因为他还保留着一丝丝的希望,他的脑海里想过各种可能,最后,用尽身上所有的勇气说了一句话。

“东西是顾司零给我的,她去了地葬坑,我答应她在原地等她,可是你们把我带到这来,她找不到我就会走。”

医生来了兴趣。

“走去哪?离开这?”

“没错,我只是她雇来的,陪她走这一趟,你们之间有何恩怨我不想知道,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

医生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对着身后的人说道。

“老规矩。”

说完转身就要走。

杨涟继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们是姜家人对吧,顾司零跟我说过,她会把你们一个个的都杀掉,我当初很反感她说的这些,你们就不想知道顾司零下一步准备怎么走?”

医生停住脚步,回头说了一个字。

“说。”

杨涟继咳嗽了几声。

“她好像知道你们的一些事,然后正在逐个击破,也许很快就会找上你们。”

杨涟继淡淡的说。

医生扶了扶眼镜,笑了。

“我还怕她不来呢,看来你也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按计划行事。”

医生说完这话就要走。

杨涟继感觉自己腹部疼痛难忍,喘着粗气,还想说些什么,就见旁边的风衣男从兜里拿出一副手铐,咔嚓,把杨涟继给锁了。

杨涟继也懒得挣扎了,他只是有气无力的对着医生的背影说道。

“顾司零可能不止我一个同伙。”

医生停住脚步,突然扭头,脸色非常难看,咬着牙说了一句。

“不管她有多少同伙,也不可能在我的地盘掀起什么风浪。”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杨涟继笑了笑,自知已经是待宰羔羊,索性有什么不满,不愉快,通通往外倒。

他看着风衣男,微微一笑。

“兄弟,你铐着我做什么?我都这样了,还不放心啊。”

风衣男不说话,也不看他,外后退了几步,和那个寸头女低声说起了话来。

杨涟继笑呵呵的看向另外两人,也都在各自玩着手机,所有人就当他是空气一样。

杨涟继郁闷了,医生说的按规矩办,是什么规矩?

杨涟继皱着眉头,开始了作死。

“那个,男人婆,过来。”

几乎所有的人都抬头看向杨涟继,眼中流露出一丝同情。

杨涟继也不在乎,他指着那个寸头女说道。

“过来,我有事问你。”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

寸头女歪嘴一笑,大步流星走了过来,一把揪住了杨涟继的头发问。

“找老娘什么事?”

“疼疼疼!撒手!”

寸头女抬起手,一巴掌扇在他脸上,啪的脆响,整个病房安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杨涟继脸上立刻红了一大片。

杨涟继忍着痛,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寸头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你们最好弄死我,不然就是我弄死你们。”

“弄死你?太便宜你了,你身上的东西还是值点钱的。”

一听这话,杨涟继大概能猜出自己的结局了,这些人可能还存在着人体器官的交易。

“这样啊。”

杨涟继好像释怀了。

寸头女感觉自己像是在跟一条死狗说话,狠狠扯了一下杨涟继的头发,低声说道。

“疯子!”

然后撒手准备离开。

刚要转身,寸头女又回过头来,不怀好意打盯着杨涟继说。

“卸你一条胳膊一条腿,不影响你身体里的器官。”

说着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匕首,靠近了杨涟继,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并用舌头刮了一圈牙齿,然后用刀抵着杨涟继的肘关节。

“从这里割开,遇到骨头,就一点一点的锯,怎么样?”

杨涟继心底一股凉意窜了上来,他干笑几声说。

“你不嫌麻烦,那来吧。”

他现在完全就是硬着头皮死撑,如果寸头女真的动手,估计他会被吓尿。

寸头女呵呵笑着说。

“算你走运,我没那闲工夫。”

说完挥手一刀划向杨涟继的脸庞。

这一下太过突然,杨涟继甚至没有任何的感觉。

直到血液流出。

伤口是在左边脸庞,很长的一道口子,从耳朵根一直拉到嘴角,杨涟继伸手去捂自己的脸,这时候才开始感觉到了疼痛。

寸头女甩了几下刀刃,然后在床单上擦了擦,看都不看杨涟继一眼,转身就走。

杨涟继从旁边桌上抽出好几张卫生纸,连忙去按住自己的脸。

很快连卫生纸都被染红了,无奈,只能继续去抽纸。

这时候,那个风衣男突然大声说道。

“车来了,准备装货。”

这里的货,应该指的就是杨涟继。

杨涟继突然笑了,此刻他正用一只手撑着床沿,另一只手捂住自己血呼呼的半边脸,眼神恶毒的看着所有人,笑容也是要多阴险有多阴险。

寸头女朝他怒骂了句。

“你特么吓唬谁呢?”

说完就要上去再给杨涟继几个耳光。

不过被风衣男拦住了。

他看了看手表说。

“别浪费时间。”

四个人立刻分头行动。

寸头女走过来,二话不说对着杨涟继的脖颈就是一下快准狠的手刀。

杨涟继哼都没哼一声就晕了过去。

接着风衣男从床底下拽出一个背包,拉开拉链,里面全是白大褂和口罩。

几人分了分,披上白大褂,戴上口罩,寸头女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找了顶白帽子戴在头上。

另外几人已经推了张病床过来,几人把杨涟继移到病床上,开了房门就往外推。

他们是在五楼,风衣男快步走到电梯前,很快,电梯门开了,里面出来几个人,寸头女推着病床进了电梯,按了一楼键。

整个电梯只有他们几个,所以说话也比较方便。

寸头女超朝风衣男喊了声喂。

“喂,怎么不把人直接拉到基地,还来医院干嘛?”

风衣男解释。

“人是肖筱送来的,他不知道基地的事,也没有提前跟我们说,到了医院后直接找的王医生,所以王医生才会通知我们过来拿货。”

寸头女点点头又问。

“那个叫做肖筱的警察,跟着王医生多久了?”

“不到半年。”

“半年的时间太短了,你觉得这个肖筱有没有问题。”

风衣男摇头。

“还得再看看,放心,王医生自会判断。”

说话间已经到了一楼,推着病床出去,风衣男突然低声对寸头女说道。

“那边医生已经准备好了,你先把货送过去,我在这守着,顾司零可能会找来,也可能不会,还有肖筱,这次发生的事情是检验他有没有问题的关键,我得亲自守好这关。”

寸头女点点头说。

“你打算怎么办?”

“先找到肖筱,我跟王医生说过,让他留住肖筱,现在应该是在办公室。”

说完转身朝一楼的过道走去。

寸头女推着病床,另外俩人一左一右辅佐着,快速的离开了医院大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