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搭车的人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421字
  • 2020-11-28 14:07:33

一辆黑色越野车在笔直的公路上疾驰,车里只有司机一个人,戴着墨镜,手指在方向盘上随着音乐而轻轻敲击,嘴角时不时勾出一抹笑。

四周荒无人烟,全是大山,光秃秃的树干以诡异的姿势立在路边,风沙很大,吹起的沙石下雨一样打在车身上,连续开了三个小时,司机有些累,一路上没见到其他车辆,更别说人了。

所以,当他看到前方五百米的地方,有个背着登山包的女人正朝自己招手时,他立刻打起了精神。

越野车慢慢停在女人身边,女人一句话也没说就要去开车门。

车门是锁着的,司机不紧不慢的关了音乐,车窗下到一半,警惕的问了句。

“哎,姑娘,你一个人?”

女人看上去十分疲惫,头发和沙石裹拌在一起,脸上也被蒙了一层灰,衣服裤子随便一拍,瞬间就激起黄烟,衣兜袖口全是沙土,打眼一看,就像从土堆里爬出来的一样。

女人没有回答,而是从背包里拿出两样东西来。

一个钱包和一张毛毯。

她从钱包里拿出五百元,手伸进车窗,等着司机来拿。

司机取下墨镜,看着那几百块钱,没有动。

半晌,女人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搭个车。”

声音低沉,不带感情,不过普通话很标准。

司机哦了一声,挪过身子接过了那几张钱。

然后对女人笑了笑,回到原来的位置,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卷起滚滚黄沙,将女人淹没。

司机得意的扬了扬手里的五百元,忍不住哼起了小曲。

看了看后视镜,浓烟渐渐散去,女人还站在那,一动不动,看着越野车离去。

奇怪的女人。

杨涟继心想,一个女的独自一人跑这来干什么?

他重新戴上墨镜,车窗自动摇上,不经意间看了眼被自己扔在副驾驶的那几张钞票。

他愣了愣,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耸耸肩,继续往前开。

开着开着,他知道哪里不对劲了,车里不知何时,多了一股味道,淡淡的,有点像消毒水的味道。

好半天他才发现,是自己的手上传来的味道,凑到鼻子前闻了闻,果然。

手上怎么会有这种不可能出现的味道呢?

一下子他就想到了问题的所在。

他扭头看着那几张钞票,踩下刹车,车子停在了夕阳下,天慢慢的黑了,四周一片安静,偶尔有风声传来,却是像哭声一样,让人心底发毛。

钱上确实有那股怪味,怎么一开始没有闻到,司机很是疑惑,突然觉得一股寒意袭来,打了个哆嗦,找了块毛巾垫着,拿起了那几张红票子。

一拿起来就感觉味道特别重。

他这时才想起检查一下这些钱的真假。

都是真的,就是味道怪了点。

算了,把钱放在副驾驶,看着夕阳一点点的落下,打开车灯,照亮了前方的一片区域,远处那些形状怪异的枯树此刻只剩下了个黑影,乍一看还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屹立在路边。

他真的累了,闭着眼睛,想着剩下的路程,这趟自驾游简直就是自讨苦吃,按照网络上搜集的攻略,被各种营销号安利后,他最终决定了自驾游的路线和终点。

一路往南,进入荒无人烟的戈壁,来一次穿越无人区的壮举,虽然只是在无人区的外围,他可不敢一个人进入各种传说盛行的魔鬼地界,但也够让他印象深刻。

按照路线,沿着公路一直往前,环境会越来越恶劣,早中晚温差极大,晚上能冻死人,白天又能把人晒掉一层皮,必须做适当的准备,而且路会越来越难走,开始颠簸,因为风沙太大了,常年累积,公路早就没了,到处都是被风吹得到处跑的碎石块,还有一些枯树横梗在路中间,得绕着走。

越想越累,本打算一直开下去,一是怕那个女的追上来,二是自己不想在这漆黑的荒芜中睡觉。

可是,他很快就控制不住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了眼睛,恍惚中看见有个狼一样的动物快速从车灯前掠过,然后消失在黑暗中。

他揉了揉眼睛,突然感觉不对,扭头看向副驾驶,差点没被吓尿。

那个蓬头垢面的女人竟然就坐在他的旁边!

是在做梦吗?

司机哆嗦着从车座底下拿出一把匕首,这是为了防身而带的。

他死死盯着这个女人,并没有选择开车门逃跑,那不是找死吗?

跑去哪?还有车不要了?

女人背对着他,裹着厚厚的毛毯,身体十分均匀的抽动着,好像是睡着了。

司机咽了口吐沫,准备先下手为强,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说句不好听的,是行凶的最好地点,想着一颗贼心砰砰直跳。

扭头看了眼后座,女人的背包就在那,他记得里面有个钱包,应该还有很多钱。

他倒是不敢杀人什么的,不过抢个劫大吼一声也就干了。

于是准备打开车门把女人踹下去。

手刚越过女人,准备拉开车门时,女人突然醒了,原本被头发遮住的眼睛突然睁开,透过发丝看着男人。

男人打了个哆嗦,打劫什么的全忘了,连忙缩回身子,咳嗽了几声说。

“醒了。”

不对啊,她是怎么跑我车上的?

司机立刻警觉起来。

“你,你是怎么上来的?”

女人原本是斜靠着车窗,背对男子,此刻转过身,活动了几下,发出骨骼嘎吱的声音,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你刚才想干什么?”

男人结结巴巴的回答。

“你,你毯子滑地上了,我,我帮你重新盖上。”

女人点点头说。

“我要去古里坡。”

男子干笑几声。

“好巧啊,我,我也去古里坡。”

他总觉得这女人身上有股压迫感,别看她的样子十分狼狈,但看人时的眼神,冷冰冰的,让人特别不舒服。

女人不说话了,转过身子准备继续睡觉。

司机还是觉得不放心,连忙追问。

“你到底是怎么上来的?”

女人含糊不清的说。

“你给我开的车门。”

司机愣了,自己刚才明明睡着了,难道在梦里,给她开了门?可他刚才没做梦啊。

还想问下去,看着女人的背影放弃了,手里的匕首慢慢的放回座位底下。

他是睡不着了,干脆继续赶路,越快到达古里坡越好。

刚启动了车子,旁边女人突然就冒出来一句。

“晚上开车不安全。”

发动机嗡嗡的响着,司机以为自己听错了,扭头问。

“你说什么?”

女人回答。

“可能会遇到野生动物,撞到就不好了,而且你也是第一次走这条路吧?”

司机不说话了,过了好久,才熄了火,心想既然她没睡,那就把话说清楚,她到底想干什么?

“你从哪来?来做什么?怎么搞成这副德行?”

面对司机的三连问,女人淡淡的回答说。

“放心,我只到古里坡,只要你不动歪脑筋,一路平安。”

司机被她说得浑身不自在,开口辩解。

“之前的都是误会,误会。”

误会了半天也没说为什么是个误会,女人也没再搭理他,渐渐的有了睡意。

似乎是为了打发时间,司机轻轻喂了一声,发现女人没反应,怕把她吵醒了心情不好跟自己算起总账来,于是也侧过身子尝试入睡。

风一阵一阵的,没风的时候安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有风的时候四周全是呼呼的鬼哭狼嚎,还有砂石击打车窗车身的刺耳声响。

这种环境很难入睡,他翻了个身,看见女人还是刚才那个姿势,心想这样睡不是更累?

第二天,司机被阳光刺痛眼球后突然惊醒。

他立刻伸手遮挡这耀眼的光芒。

眯着眼,关了车灯,扭头看女人,还在睡。

等适应了白天,他从后座拿过自己的背包,取出一些饼干和水开始吃。

他吃得很小心,牙齿咬碎饼干的声音微不可闻。

但是女人还是醒了,转过身,看着举起水瓶,正在喝水的司机。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女人先笑了,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和她那张脏兮兮的脸形成鲜明对比。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很漂亮,司机心想好好洗洗应该是美女一枚。

想着差点被水给呛到,低头摸了摸嘴,避开她的目光,直视前方。

“你应该谢谢自己,昨晚很安分。”

司机一听这话就觉得刺耳,话里话外有着不小的嚣张气焰,看都不看她一眼,故意压低嗓音,想要表现得很稳重,笑了笑说。

“你也一样。”

女人不说话了,回过身子继续靠着车窗,也不知是接着睡觉,还是在想事情。

司机下车,用矿泉水洗了把脸,盯着前方一望无际的荒芜,愣了会儿神的功夫脸就白洗了,全被风吹来的沙子给黏上了,他拉起衣角,在脸上擦了擦,就听到有人朝他吹口哨。

扭头看去,女人斜眼看着自己,指了指前方的路,意思是该走了。

司机上了车,眼睛进了沙子,只能不停眨巴着眼睛,时不时用手去揉。

看了眼旁边的女人,一直保持着背对自己,紧贴车窗的姿势,司机戴起墨镜问她。

“怎么称呼?”

“顾司零。”

司机心说这名字可真够别扭的,司零,像是某个不吉利的暗语。

想了半天才发觉和死灵这两个字很接近。

既然对方说了名字,自己也得报上名来。

司机咳嗽两声说。

“好名字,我叫杨涟继,有个问题想问你,昨晚你是怎么进来车里的?”

杨涟继对这个问题一直耿耿于怀,不问清楚,心里不踏实。

顾司零没有回答,连动都懒得动一下。

好歹说句话敷衍下,这女人直接无视自己,杨涟继觉得应该拿出点压迫力来,不然显得很被动,于是他说了句。

“不说也行,只是我这心里边隔应得很,你也知道一个人出门在外安全第一,不说清楚我哪敢继续拉你上路?”

顾司零还是没有反应。

杨涟继这才发觉自己骑虎难下了,话已经说出口,别人压根就不在意,那自己该怎么办?真的不拉她了?想起昨天自己干的事,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想来想去,启动车子,心里憋着一股气,只想着快点到达里坡,然后就此别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