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失踪落崖
  • 极地81天
  • 带刀客
  • 2548字
  • 2020-11-28 14:03:50

暴风雪来得突然迅猛,当我们一行人进入到山洞当中之时,外面已经被大雪和狂风覆盖。

我和大股两人站在洞口,凝视着外面。这种暴风雪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见到。

大股盯着大雪看了一会儿便把目光收了回来,他看着我说:“大梁同志看不出来你这小身板的跑起来挺麻溜的嘛!”

我很感激大股对我的帮助,要是不是他拉我一把指不定我现在已经成为了外头的一根冰雕。

“谢谢您嘞,大股同志。要不是你推我,我早就第一个进来了。”我打着笑脸冲他说道。

仁老大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喘着粗气,老人家经不起折腾。一旦剧烈运动血气就升高。

“去把火升起来。”吴友军指挥着周夫,接着又对一旁的姜方也命令道:“帐篷准备好,今晚在这休息。”

于是姜方与周夫开始生火搭帐篷,我和大股走过去给姜方打下手,三个人一起合作可以让帐篷快点搭好。

队伍里面朱芬和李世聪是知识分子。朱芬是医生,她从背包里取出听诊器替仁老大检查身体。李世聪这边则是打量起山洞,拿着手电筒四处照。一会儿站着一会儿站那好像对这里非常感兴趣。

山洞中很黑,尤其是在暴风雪来临以后。我们不得不点火取暖。随着灯光亮起我也看清楚了这座山洞大致的面貌。

洞很大,是一个斜下的洞穴。在洞口往里七八米全覆盖着一层冰。不过越往里温度越高,以至于能够看到没有被冰雪覆盖住的石头。

我们现在搭营的地方便是在距离洞口十米远左右,这里没有冰层覆盖相对暖和。

大股是个话痨,一边干活一边和姜方有一边没一边的扯着。说到起劲的时候还不忘拉上我一起。

但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李世聪,我在洞里看到他的时候,他正拿着一把手电筒站在帐篷背后的一块两米高的大石头上,背对着我一动也不动,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李世聪失踪了!

一个大活人就在我们眼皮底下消失不见。

吴友军果断把我们所有人集中起来,并且开始检查人数。确定只有李世聪一个人失踪,仁老大这边决定让我们寻找。

洞内深不见底,而且里面山石盘根错节,大的小的紧紧挨着。另外洞中的暗洞很多,一不小心走进去就回不来了。

为了安全起见,仁老大这边把携带过来的枪支让吴友军发下去。

大股第一个挑,拿了一把81式自动步枪,是国产的,在军营里面很常见。大股拿到步枪以后十分开心,咔嚓几声就开始熟练的检查起步枪,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没少玩。

我没有挑步枪,而是拿了一把92式手枪,要了两个弹夹和三十发子弹。

我有样学样学着大股也一本正经检查手里的我武器。准备妥当,我和大股一队,吴友军和姜方一队,周夫则是留下来保护仁老大。朱芬想和我们一起去找,吴友军不同意可这个女人倔强的很,坚持要和我们一起去找。

在征得仁老大的同意,吴友军便让朱芬加入进来。

我们两队人,一左一右往洞内前进。

大股胆子大,拿着手电筒走在我的前头。

我一边走一边喊:“李世聪,你在哪里?”

我没敢大声,怕洞内不干净引来麻烦。

大股不以为然,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身体却很诚实,大股也没有大声叫嚷。

钻洞是个技术活,考验体力和耐力,还有身材。

走着走着我和大股已经深入洞内三四百米,我感觉到这里的洞似乎比前面的要宽敞许多,温度也暖和。

这时大股突然停了下来,啪的一声手电筒的灯光突然灭掉。

我说小声的对大股说:“大股同志你走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关灯了?”

“虚!”

我听的出是大股的声音。

大股的举动猛地让我神经绷紧,我手此刻已经按在了腰间的枪把上。

接着大股举枪便打,我通过一闪一闪的火星撇见有一团模糊的黑影从大股前端闪过。

“往左跑了!”

话音一落,大股的手电筒亮起灯光,这时我看到了一个毛茸茸的动物,如野猫般大小浑身雪白在黑暗里面冒着一双蓝幽幽的眼。

大股和我手里枪对着这个未知的动物时,这个小家伙还冲我们两龇起两排利牙。

“大梁同志,这小家伙模样倒是惹人喜爱,若是逮回去当个宠物也不错。”大股挺直身体笑道。

我见大股这么讲,紧张的神经也稍微放松了点,回道:“这家伙生在这里习惯了与严寒相伴,是放在冰箱里面养么?我是不会养这玩意。”

这种动物我从未见,也没有哪家杂志报社有报道,应该是新物种。只要我把照片拿回去发表,那么“世界动物种类大全”内就多了一个新物种。

说罢,我把手枪收起来,把放在挎包里面的照相机取出,靠近过去想给这小家伙来一张特写。

咔嚓一声那刺眼的闪光灯亮起,未等我查看相片之时,我瞥见这个小家伙的背后有一双手突然探了出来一把抓住这个小家伙。

“那是什么!”我惊恐地喊道。

“大梁同志!危险!”大股举枪点射。

我距离岩石太近,大股不敢扫,怕流弹。

轰隆一声响,碎石被撞开,我连忙抱头后退,踉跄之际差点摔倒。

大股把手电筒朝我掷来大喊道:“拿灯照它!”

我死死抓住手电筒朝前头照过去。我见到身高近三米,浑身被灰色长毛覆盖的人形怪物!它黑脸大嘴,有一双大大的猫眼!

它被我灯光照到之时正嚼着刚才那个可怜的小家伙,它嘴角两侧全是殷红的血渍,我甚至能够听到被嚼的骨头碎裂的声音。

“真他奶奶的倒霉透顶!没想到在这里撞见穴鬼!”大股骂道,也不开枪了抓着我就往原路跑。

我在前大股在后,密集的枪声不断响起,似乎一刻也没有停息。洞穴里面岔道口有很多,而且洞还很小。

然而这些洞是由流水冲刷而形成,所以不厚也不坚固。穴鬼身材高大可力量惊人,摧枯拉朽般把挡路的石头洞穴破坏掉。

眼见我和大股两人要被追杀时,大股想留下来拖住穴鬼,替我争取逃跑时间。

“大梁同志你一定要活下去!老子今要是留在这,记得每年带些好酒好菜过来奠祭我!”

“你这胖子说什么胡话?你独自在这做孤魂野鬼寂寞的很!我齐大梁又岂是贪生怕死之人?我便和你一道做个伴!”

“得嘞,我那我们哥俩今个死定了!”

大股和我边跑边开枪,穴鬼的咆哮声越来越大,更要命的是我们迷路了!

穴鬼把我们逼到一处悬崖边,枪里的子弹也被我们打完了。

大股一屁股坐下来喘气,对我说道:“大粱同志,没想到我们最后不是死在穴鬼的嘴里,而是摔死,不知到了阎王哪里还会不会认得出我们?”

临死之际我也笑了,说道:“我宁愿摔死也不想被生吃活吞,摔死还能留个全尸,被吃掉就只会留下臭粑粑!”

“听你这么一讲倒也是个理。那么是我先跳还是你先跳?”大股站起来问道。

我低头把用手电往底下一照,竟然看到底下有亮晶晶的碎光出现。

这时穴鬼恰好追到,朝我们张起大嘴。

“我说齐大梁你婆婆妈妈的干什么?要死还想挑地方?”大股站在前头把枪倒转过来当棒槌使,声音颤抖地对我吼。

“看来天无绝人之路啊!”我兴奋道。

言罢,我抓住大股的衣角两人双双跳下悬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