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残尸暴雪
  • 极地81天
  • 带刀客
  • 2179字
  • 2020-11-28 14:03:50

离开麦克蒙多站已经五个多小时,我们背着行李缓慢行走在白色的天地之间,仿佛来到了另外一片净土、干净、一尘不染,如同我们刚出生时看到的世界。

说实在的当我踏上这片白色大地的时候,我的灵魂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净化。我不得不承认这里将会是人类最后的一片安息之地,最后的一片息壤。

罗斯冰架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最大冰架,我脚下踩着不是土地而是厚厚的冰层。没有人真正知晓罗斯冰架下面的冰层有多厚,或许三十米,再或许是一百米。

仁老大告诉我们,我们第二天的行程目的地是距离罗斯冰架最近的山。山的名字叫做马克姆峰。

按照此前吴友军给我和大股看的路线图,我们最终的目的地是极点,我们之所以没有选择穿过横贯山脉因为它实在是太危险了,只能沿着山脉下的冰层往前走绕过它。

我在路上问起大股昨天发生的事情,得到的回答是,仁老大得知我被跟踪为不引起麻烦才决定提前出发。

我相信了。

虽说我们出来的匆忙,不过携带的装备物资一件也没有落下,除了我那三脚架。随着路程不断加长我越来越坚信自己把三脚架丢在麦克蒙多是一件正确的决定。

此行仁老大让吴友军准备足够我们八人食用三个月的干粮和水。食物和燃料以及大件装备放在两辆雪地车上,例如高压煤气炉。车子则由吴友军、姜方还有周夫三人轮流开。

如果仁老大走累了吴友军这边也会安排他上车歇息。仁老大这个年纪不像我们年轻有力气,他走上一两公里气喘的不行,不得不坐在车上,有时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

第二天前半程相对平静,符合我对南极的幻想。那白色一望无际的冰原,那湛蓝的天空,那宁静的环境无不让我陶醉其中。

不过到了中午两点以后发生了一件怪事,不得不让所有人打起十二分精神。

负责探路的周夫在前方林立的冰丘那发现了一具尸体。等我到哪里的时候忍不住把脸扭到一边,我第一次见到如此恶心的画面。

一具被咬掉下半身的尸体,孤零零的抛弃在冰原当中,现场还有一大滩红色血块,画面简直惨不忍睹。

死掉的男子下半身不知道被什么怪物吃掉,但从他身上被咬的痕迹推测出这头吃人怪物最少有三米高,能够一把拎起一个一米八的成年男子。

作为我们队伍里唯一的医学博士朱芬开始检查尸体,并检测尸体的死亡时间。

“他死亡的时间不超过十个小时,失血过多死亡。”朱芬说道,然后微微低下头似乎在哀悼此人:“他死的时候一定很痛苦。”

说完朱芬开始翻尸体的身上的衣兜,试图从此人身上找到有关他的身份信息。

我是第一次见到死人,心里有些排斥。可我依旧壮着胆子问了一句:“这是哪国人?他们怎么没有把尸体带走?”

其他人纷纷朝我看过来,一路上都沉默不语的李世聪推了推他的黑色眼镜对我道:“从衣服的款式来判断,他应该是得国人。南极气候恶劣,队伍行走不便,加上遭遇野兽袭击若是带上尸体会导致队伍逃离速度缓慢。”

这个李世聪说气话来一副先生念书的模样,众人也接受了他的解释。

我听了以后心窝子凉飕飕的,一眼望不到边的冰原之上还有凶猛的野兽?我有点担心起来。

“队长你过来一下。”

在我们的前头再次传来周夫的声音,吴友军跑过去从周夫的手里不知拿了什么,接着跑了回来。

吴友军摊开手,我们看到了他手里的弹壳。

所有人的脸色瞬间变了,显然这支得国队伍与这头野兽发生交火,但现场没有留下野兽的尸体,结果可想而知。

仁老大明白我们的心思,队伍刚踏上行程就遭遇这种事情,心情他是理解的。

于是仁老大对我们道:“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它出现我们就坚决消灭它!”

到了这个时候,大股也忍不住了。

“老大哥你带来的那些家伙事是不是可以发给同志们用了?只要有了那玩意即使来十头野兽咱也照样收拾!”

大股挤眉弄眼想让众人表态,不过他的目光扫了一圈也不见得有人附和,所以看到我这边的时赶紧给我打眼色帮忙。

我自然是希望仁老大把枪拿出来,发给我们每人一把。我不会用枪,但有枪在手里就有了一种安全感。

“是啊,仁老大有了枪我们心里踏实。”我应了一句。

在场就我和大股两人开口要枪,其他人提都不提。

仁老大没有理会我和大股,他撇开尸体继续朝前走。除了我和大股以外其他五人陆续跟了过去。

“这老不死的东西是想让我们和野兽来一次亲密接触!”大股对仁老大的背影小声地骂了一句,还竖起中指鄙视。

做完这套动作,大股转身回来看着我说道:“大梁同志,我们可是最亲密的战友。要是哥哥我与野兽搏斗不幸牺牲你一定要把我的尸体扛回祖国去,我可不想在这做孤魂野鬼,连一个邻居都没有!”

我笑了笑,用嘴朝那个得国人努了努,道:“诺,他可以当你邻居。”

“我呸!齐大梁你这个王八蛋真想老子死啊!”大股骂道,顺手抓起一把冰朝我丢来。

我赶紧躲闪,接着跟上前面的大部队。即使我走了好长一段路身后依旧响着大股那啰里啰嗦的骂声。

我们继续往前走了三个小时,此时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五点,再继续走一个小时就可以休息了。

后半段路程因得国人的缘故,我们自然没有心情聊天。一下午除了大股时不时在队伍后面亢奋扯上几句话,其他人包括我都很少开口。

我认为马上就到营地了,安全感大大增加,内心的焦虑也开始逐渐减少。

就在这时晴空万里的天,突然开始被大片朦胧的云层覆盖。

我抬头一看,云是从横断山脉这边飘来的。

由于有山脉的遮挡,我们根本不能提前发现。所以当云层抵达我们头顶的时才预感到不妙。

“快!往山脉靠拢!暴风雪马上就要来了!”吴友军急促的声音从队伍前头响起,一遍又一遍连续不断。

我呆呆地仰头看着越来越近的浓云,内心并不清楚南极的暴风雪意味着死亡。忽然我感觉身后有一双手抓着我朝山脉冲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