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抵达麦克蒙多
  • 极地81天
  • 带刀客
  • 2193字
  • 2020-11-28 14:03:49

十七个小时的航程于我而言是一次难忘的放松之旅,在我尽情饱览地球上最纯净的白蓝色极地风光时。

我不忘拿出照相机如同一匹饿狼把所能看到的全部拍下来。当然了,作为专业摄影师的我对美景的挑剔程度超过任何人。

船开的不快,一路晃晃悠悠在第二天天刚放亮时客船抵达了麦克蒙多。

刺耳的敲门声响起,我听到大股那啰里啰嗦的声音传来。

“我说大股同志那老公鸡都打鸣了,你还要窝在闺房里到什么时候?”

其实我早就已经醒来了,只是天太冷即使有暖气也依旧感觉冷,我不愿起来。

我打开门咪咪眼对大股道:“情郎一夜未归不晓去哪里风流快活,小女子只能独守空房。且说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有个屁的公鸡,有的话早就被你这泼皮一顿烤了吃!”

大股讪讪笑道:“还是大股同志了解我,不过你放心,等一会儿上了岸哥给你弄龙汤补补,吃了暖和!”

我表面不以为然,但心里颇为期待。虽然我不是食用野生动物的爱好者,但南极的海蛇是什么味我也挺想尝一尝。

洗漱完毕,我把行李物品收拾完毕,在离开房间前又再检查一遍确定没有遗漏这才走出房间往仁老大哪集合。

吴友军早早就和姜方、周夫两人去搬运重型行李去了。他们花了一笔小钱让携带过来的违禁品安全的运到麦克蒙多的一间旅馆当中。

这是我后来才听大股提起这间事情,那时候我也纳闷枪支这玩意怎么能被允许带上南极。但在那个趋金逐利的年代,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我们五人下了船,一路步行到了落脚的旅馆“极地之家”。旅馆的老板是一位高高胖胖的山姆大叔肚子比大股的还大了一圈,整个店都是他一个人在负责。

山姆大叔操着标准的英语冲我们说道:“Myfriendswelcomeyoutothepolarhome!”

翻译过来就是:“欢迎你们来到极地之家!”

我正要上前去客气,不料仁老大和朱芬还有李世聪三人已经走到山姆大叔的身边,笑着握手。

大股瞧见我尴尬的表情便凑过来道:“大股同志这个胖猪和仁老大是老情人了,你就被掺和喽。麻利点搬你的东西。”

我扭头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大股瞪眼眼睛说道:“我武莫冲聪明伶俐又会察颜观色,用屁眼想都知道两人关系不一般嘞。”

要不是我打不过大股还真想让大股尝一尝我齐大梁的九阴白骨掌。

我们一行安顿好了,在山姆大叔的邀请下一起吃了个早餐。是典型的美式早餐,牛奶面包还有烤鱼片。最让我开心的是能够喝到纯正的威士忌。

酒足饭饱仁老大安排训练我们的教官坐着狗车来了。

教官的模样看起来比仁老大都要老,他穿着一件灰绿色的军大衣和黑色的毛绒皮靴子背着一把M1加兰德栓拉步枪,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位老练的猎人。

受训的人其实我不问我也知道,就我一个人。教官的名字叫乔治·杰克逊。

简单的彼此熟悉结束以后,我接受了他一天的生存技巧训练。从如何分辨冰层薄和厚,如何判断风暴大小、如何躲避雪崩、如何寻求帮助、如何搭建雪屋等等一系列的知识训练。

我不敢说我能把这些全部记住,不过我的记忆力从小异于常人即使没有完全消化乔治教给我的知识,也能记住了七七八八。

大股离开极地之家时没有过来通知我,直到晚上八点半的时候我们吃饭时,我才看到他和姜方周夫两人托着疲倦的身体回来。

大股把仁老大单独叫了出去,不知道说了什么。仁老大一返回就宣布明天七点开始启程。

此时的南极是白天,一整天都是白天。在南极一年只有两种季节,一种白天,一种黑夜。

我们过来的时候是白天,因而不用担心夜晚的问题。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这次出发前依旧准备多种照明设备和多块备用电池。

安静的麦克蒙多站随着游客的到来,到了晚上就变得十分的热闹。我趴在窗户边透过玻璃可以瞧见街头玩雪的异国美女,我拿起相机咔嚓几张偷偷拍下来。

看着照片我心满意足,拉了拉被子正准备翻身躺下,可就在我翻身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在街头对面有一双冰冷的眼睛盯着我。

此人的脸上套着黑色的面罩毛绒帽子把他的头几乎完全包裹,令我看不清楚他的面貌,只能记住此人的那双迫人的眼。我迅速拿起照相机把此人拍下。

我有种错觉,这个人就是在乌斯怀亚跟踪我们的人!

该男子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便快步离开了我的视线,我贴着窗户想知道他往哪里走,奈何玻璃视线有限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我的视野当中。

我睡不着了,我要立马把这件事汇报给仁老大。我迫切想知道这些人到底要做什么,跟踪我们有什么目的。

当我我火急火燎敲开仁老大的门时,并把有人跟踪我们的事情告诉给了仁老大听并拿出照片。仁老大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他只是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就毫不客气下了逐客令。

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满脑子的被人劫财抛尸冰原的画面。

其实我最关心的事情还是我的钱。若是我回不去,那十万块真就跟我无缘了。

午夜,我睡得正香,我的门被人悄悄打开。我猛地惊醒坐了起来,对那蹑手蹑脚的黑影就是一棍!

棍子是我的摄影架子,是我从三脚架上拆下来的。

这个闷棍下去我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哎呦,你个王八蛋想把革命战友给打死呀!”

声音传来,是大股。

我大松一口气,不过心跳依旧厉害。我愤愤地质问道:“大股你偷偷摸摸过来我房间作甚?”

大股上前过来捂住我的嘴,并马上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他扭头看向门口,接着回头来对我道:“大梁同志不好意思,组织下了临时命令让我来通知你收拾东西,马上出发!”

我听了一愣一愣的,不知大股说的是什么意思。大股催促我说没有时间了,于是我急急忙忙收拾好行李跟大股离开了“极地之家”。而我那三脚架因为走的匆忙忘记带了一条腿,于是我干脆便把手里的两条腿一并丢到了路边垃圾桶里面。

我和大股走了一个多小时,直到看不到麦克蒙多站才见到已经在这里等待我们的仁老大他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