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成立探险队
  • 极地81天
  • 带刀客
  • 1816字
  • 2020-11-28 14:03:44

我一遍又一遍的在内心重复反问自己这个问题。可我没有办法用自己浅薄的知识去解释。

过了许久,我感觉手上的信封被仁老大重新拿了回去,我这才清晰过来。

也许很多人会不理解这组照片对我的意义有多大。作为一名摄影记者,若是在有生之年拍出令自己自豪的作品那将是一件可以吹嘘一辈子的事情。

我回过神来,四处寻找大股,大股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房间内只留下我和仁老大两个人。

仁老大抓着照片不断抚摸,神情哀伤。

在我看来仁老大就好比拿着遗照在看。

我坐不住了,想马上离开这里。我正准备起身的时候,一双手按在我的双肩上,我的心也跟着咯噔一声,掉了。但我还是硬着头皮抬头看去,原来是大股这家伙。

我问他刚才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大声招呼就走?

他道:“大梁同志,我这是上厕所,又不是去娶媳妇。哪有什么事情都通知到位的?”我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仁老大从太师椅上站起来,朝窗户走去拉开窗帘打开关了一个月的窗。他又走到书桌边,把信封郑重的放进抽屉里。

大股回来后仁老大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我和大股只好起身告辞。

在离开仁老大家门时我回头看了一眼,我猛的看到了挂在墙上的巨大的黑白遗像,那双眼睛似乎在紧紧盯着我。

我当即被吓地脚底一哆嗦,差点从楼梯上直接滚下去。还好大股眼疾手快抓住了我,这才没事。

仁老大重重的关上了房门,一点情面也不给我俩留下。我和大股来到了马路上我才问起仁老大挂在墙壁上的那张遗照的事情来。

大股跟我讲那是仁老大的儿子周建华。还故意开玩笑说仁老大儿子死的时候和我一样的年纪,惹得我一个半月都精神不好。

我以为这件事会这么过去,直到一个月后吴友军带着一个大箱子找到我和大股,我才真正意识到仁老大要去南极。

吴友军是一家户外探险队的老板,还是一名退伍的侦察兵排长。不仅有着丰富的探险经验,还有过人的胆识。

他告诉我和大股,仁老大聘请他当这次南极之旅的领队,届时还会有他公司的两人一同前往。

这次过来找我和大股是受仁老大的嘱咐过来邀请我和大股前往南极,还开出了一个“天文数字”的探险费用。

探险费足足有10万之多,那年10万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可以做很多事情。正好我家里的父亲生病急需一笔钱,而我的工资只能担负得起2万。

大股表示他想亲眼去见一见白色大陆上的巨大眼睛,但是他去可以仁老大需要提前预支探险费,不然他不会去。

吴友军说可以当即就打开箱子,里面放着满满的二十万现金。

原来,仁老大已经提前安排好了,让吴友军过来时还一起把钱带了过来。

大股收了钱,然后看着我也不说话,似乎在等待我的决定。我问吴友军要在南极待多长时间,同时我的心里也做好了打算,若是时间太久这个钱不赚也罢。

吴友军把待在南极的时间告诉了我和大股,还把计划的路线图递到我的面前。时间不长只有两个月。我打开路线图看了一眼,地图上标记的地点名称我只认识一个——麦克默多站。

麦克默多站始建于1956年,是南极最早的一批科考站点,具有南极第一城之称。该科考站点的生活配套设施相对于其他科考站来说是比较好的,而且接受游客住宿是南极旅行者落脚的最佳选择点。

吴友军的路线图当中,我们先坐飞机抵达阿根廷南部的乌斯怀亚,在从这里乘坐客船前往麦克默多站,在哪儿把探险需要的装备带上。

然后沿着横贯南极山脉穿过罗斯冰架进入西南极的玛丽·伯德地然后往东前往南极点。最后抵达M国的阿蒙森-斯科特站。再通过这里的雪地车抵达伯德站然后乘坐破冰船回到乌斯怀亚。

于我而言去南极只有一个理由,就是钱。十万太有杀伤力了,所以当时我脑一热就同意了吴友军。答应一个月后随仁老大出发前往南极。

我不明白仁老大为什么会选择我和大股两人同他前往南极,但是已经答应下来,也就没有过多的去思考这个问题。

一个月后,我和大股两人来到了虹桥机场,在机场我见到了吴友军和仁老大。除了我们四个人还有两名随仁老大一起来的一男一女。男子叫李世聪,女子叫朱芬。两人年纪看起来和大股相似。

我问吴友军另外两个人去了哪里,吴友军告诉我他们已经提前七天出发了,是要先到乌斯怀亚运输探险装备以及安排探险的一些事宜。

这个安排我是明白的,前往南极不仅需要财务方面的支持,还有法律方面的支持。吴友军的那两个人是去打点科考站,以便于我们去到了那里不会接受盘问。

接下来我们五个人在机场的休息室里进行了简单的分工。我担任摄影师一职主要工作内容就是拍摄这次探险的全程照片,大股负责路线规划,吴友军负责领队。与仁老大过来的李世聪则是一名地质学家,女的是医生。提前抵达乌斯怀亚的两人都是经验丰富的水手。

就这样登机前一支南极探险队组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