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秘信封
  • 极地81天
  • 带刀客
  • 2070字
  • 2020-11-28 14:03:42

我叫齐大梁,是一名《自然地理》的记者,在十一年的拍摄生涯当中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许许多多的自然风景。我感慨我们地球母亲的伟大,孕育出美伦美伦、惊世绝俗的风光。可在美丽的背后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但凡见过一次都将终身难忘。

1998年是我大学毕业那年,我到了《大地杂志》实习。我刚到单位的时候和现在的小年轻一样对一切充满了好奇。

我学的是摄影,由此主编把我被分给了大股。大股原名武莫冲,40岁大我18岁。是一个中年胖子。因为大股人长的太胖的缘故,走起路来屁股总是左摇右摆,久而久之便有了这个外号。

在我的眼里大股是一个灵活的胖子。大股早些年当过兵身手了得,经常跟我面前吹嘘他当年的神勇执行过很多秘密任务。但我只把他说的话当成有意思的故事来听并没有放在心上。

我本以为我的前半辈子会在上城会在这家杂志社平平稳稳中度过,但一年后一封匿名的信件寄到了我的杂志社主编哪里。我不知道这封匿名信件后来会改变了我的一生……

主编名叫周树59岁。因和文学大家鲁迅先生的本名周树人就差了一个“人”字。加上主编性格温文尔雅,周围的同事经常把他唤为仁老大。仁是人的谐音,主编对我们给他的称呼倒不反感。

话说回来,仁老大收到神秘的信件以后足足没有上班一个月时间,没多久就辞职了。

仁老大二十年前独子当兵去世老伴也在前年因病走了,他还有六个月的时间就退休。是什么原因让他做出这么不理智的决定?而且他走时很干脆很果断。

我怀疑是那封匿名的信件导致主编放弃退休金离职。大股和我的怀疑不谋而合。

所以在主编离职后的一个周天我和大股带着两条大力神香烟、一袋苹果外加一篮鸡蛋就来到了仁老大的住所。

仁老大住的地方我们是第一次来,那时候90年代的上城经初具世界大都市的轮廓。到处都是钢筋水泥,城中村在那时已经很少了。

仁老大住的地方便是一个城中村,周围的民房很多,不过排列倒是整齐有序。

我俩到了门口,心里虚的很。大股不好意思去敲门,让我当排头兵。我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敲开了仁老大的门。

门打开了,仁老大蓬头垢面,眼孔放大,眼球上布满血丝像是着了魔。我和仁老大的目光撞在一起,一瞬间我感觉整个人都被他看穿了。

再联想到这次过来的目的,我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好在大股及时把带来的礼物递到仁老大的跟前,替我打了一个圆场。

仁老大请我们进去,房间不大而且灯光有些昏暗。一进去我便看到了满屋子的报纸和从报纸上裁剪下来的照片。

我随手从地面上捡起一张报纸,是《人民日报》。日报上有一行醒目的标题“华国科考队第一次登陆南极!”再看时间1984年。

看到报纸我忽然有一种错觉,那封神秘的信会不会是关于南极的事情?

仁老大给我们泡了两杯茶,然后他躺在太师椅上眼睛惺忪,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在他的茶几上,我看到了那封神秘的信件,信封里有一张巨大的眼珠子照片刻入我的眼中。

我的眼睛盯着照片的同时,突然察觉到有一股阴寒、怨毒的目光从我身上扫过。我立即把视线从照片上移开。猛地一抬头就看到了仁老大把头扭过去的身影。

仁老大抬手把信封外裸露出来的照片推了回去,他的动作很自然很合理。但我和大股两人心知肚明。

屋内的气氛旋即变得诡异起来,仁老大闭口不谈完全没有把我们两个客人当回事,甚至把我们完全忽视掉。

大股嘿嘿干笑两声,然后开始以探望老领导为理由东扯西扯起来。

可大股的一番话下来,嗓子都要说冒烟了仁老大依旧是老样子。

我和大股两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这种情况我是第一次遇到,印象中的仁老大性格温文尔雅但最喜与人攀谈。现在看来和在杂志社的模样相差巨大。

过了好一会儿,我们实在忍不了这压抑的气氛准备起身离开。这时候仁老大突然把信封丢到我和大股面前。

他道:“我吃过的盐比你俩小子吃的饭都多!想干什么我明白的很!既然你们对这些照片有兴趣那就拿去。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一句,有些事情在知晓答案前要有面对它的心理准备!”

被仁老大这么一说,我的好奇心顿时被压去大半。不过既然来都已经来了,若是不看上两眼始终是一个遗憾。

大股把信封从我面前抢了过去,嘴里还不停地念道:“我武莫冲长这么大还没有怕过什么!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吓到我的东西!”

大股的年纪比我大多了,但在三观方面我们两是比较一致的。

他从我手里抢过信封也许是怕我受到刺激。毕竟我当时还没有结婚,万一真的出点什么事情他的内心是过意不去的。

信封被拆开,我的眼睛自然而然的跟了过去。但我没有把目光放在信封上,因为那样是看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我是把目光放在大股的脸上。

一开始大股脸上带着不以为然的表情,可是随着第一张照片看完,大股脸上的表情也跟着换了一遍。

信封里面的照片不是很多,我盯着大股的手数了一下有八张。在第八张照片看完的时候大股整个人已经处于失神状态,他张着嘴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心一横豁出去了,于是把大股手里的信封拿了过来。定精一看下一秒我的灵魂仿佛在一瞬间被吸了进去。

一个巨大的眼珠把我的脑海覆盖住。

荒凉、苍白、了无生气的白色大陆中央,竟然有一个眼珠子。

蓝色的海水包裹着中央一点白。从高空俯视而下如同一个巨大的眼睛镶嵌在白色大陆上。

为什么南极大陆会出现这种诡异的现象?为什么中央的海水没有结冰?是自然形成还是另有原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