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眼里的光

晨曦初照,无忧山身披七彩霞光,如梦如幻一般的美景若隐若现。

当那轮烈阳冉冉升起,万道霞光染红天空的时候,那七彩霞光的无忧山顶端浮现出了一座座小小的山峰。

在这无忧山上,一个隐世门派无忧宗建立在这里,无忧宗前前后后算起来也就十个人。

与无忧山美景不符合的是,此时无忧宗内,宗门广场上,六个身影低着头充满悲伤的跪在地上,低沉的可怕。

在六人的前面,还有悲伤气息更浓的三人跪在一个老人面前。

老人一福慈祥的表情闭着眼睛,穿着灰色的道袍盘坐在广场正中央,一动也不动…

三人的神情比身后的众人还要痛苦,良久,一阵微风拂过,老人的身体慢慢消失在原位。

中间身穿黑色仙衣袍的俊朗中年人站了起来,挺拔的身躯上悲伤的气息顿时散去,凛冽的脸庞充满坚韧稳重,一股由他为中心的强大气息,由内朝外的散发,形成波浪一般的纹路。

修为的突破,陆啸山没有一丝动容,自身的责任越发沉重,他没有低迷消沉,而是继承师傅的信念,一往无前的前进下去。

陆啸山转身面向门内师弟师妹们,朗声道,雄厚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广场上格外的安抚人心。

“我,无忧宗大师兄!陆啸山!今担任掌门一职!我现在宣布,十年后无忧宗开山收徒!

现在回去集体闭关,十年后我要看到你们修为精进!”

众人一愣,隐去悲伤,随后起身坚定道:“谨遵掌门之命!”

众人行了礼便御剑朝着自己的山峰飞去,开始化悲伤为动力应对十年后的今天。

众人散去后,陆啸山左边的人点了点头,随后也乘风离去。

偌大的广场上只剩下陆啸山和他右边的人。

陆啸山不知怎么说,千言万语堵在胸口,嘴巴张了又张,几息后还是化为一声叹息。

“师兄,我们闭关吧!”

时光飞逝,十年到了。

被七彩霞光笼罩的无忧山,今日以白色光柱冲天而起,吸引了周围一大批人的关注。

一道雄厚的声音响彻苍穹,方圆几千里在内的都被其声音震慑。

“无忧山隐世宗门无忧宗,今日出世,开山收徒,限时五日,有缘者,有毅力者皆可入我宗!”

“无忧山隐世宗门无忧宗,今日出世,开山收徒,限时五日,有缘者,有毅力者皆可入我宗!”

“无忧山隐世宗门无忧宗,今日出世,开山收徒,限时五日,有缘者,有毅力者皆可入我宗!”

声音在生灵的脑海里响了三遍,听到了的生灵无不神情各异,有的迅速撤离,有的带着好奇向声音源头走去,有的带着坚毅快速跑去,有的充满不屑,有的满脸怀疑…

陆啸山带着师弟师妹们打理着宗门一切,一切都序序有条的进行着。

时光荏苒,距离上次开山收徒,已经不知不觉过了三年光阴。

在这三年时间,每隔一年无忧宗都开山收徒,如今门内弟子优秀,无忧宗也不似之前简单朴素,现在在江湖上已经颇具威名,一切都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着。

唯独一处地方还是秋风瑟瑟。

陆啸山来到平安峰的院落内闭关的地方,凛冽的脸庞看着眼前的石门,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师弟啊,后天就是第四次收徒大会了,后天为兄必须得见到你啊,再不出来,我可就闯进来了。”

石门内,一个人盘坐在正中间的一个大石头上,头发衣服无风自动,身上有着大道法则流动着。

五官俊朗,黑丝搭在黑白色仙衣袍上。

盘坐在黝黑的石头上,周围暗调的气氛,在他的衬托下仿佛都拥有了不一样的美。

浓郁的法则气息更是让简约的空间便成一处宝地,风华绝代的气质,和那仙气缭绕气息,看着就能让人心情平静下来。

叶风华停止修炼,光芒也随之消失,睁开明亮的双眸,听到师兄的话不由摇了摇头。

自己这点修为,怎么拿的出手啊,现在让我去教,这不是误人子弟是什么。

师傅离开三天后,系统便开启成功,对于系统叶风华自然不陌生,也肯定明白系统能复活一个人,前提都是自己足够强。

所以叶风华早就不悲伤了,只想变强,对于这个系统,叶风华也研究了半天,除了一个人物面板,啥也不是。

没有所谓的签到系统,抽奖系统,成就系统,悟性功能,就一个孤零零的一个人物面板,简直就是一个三无产品。

要不是叶风华看到人物面板左下方有个版本为0.1,他真的要各种吐槽。

既然修为上不去,那就出去看看吧,也不知道宗门怎么样了,这么久不管宗门的事,其实叶风华对于其他师兄师弟师妹或多或少还是有点愧疚。

对于收徒一事,他也没有抗拒,只是不知道怎么教而已,只好慢慢来吧。

自己也是时候开始着手研究怎么让系统升级了,只有系统才能让师傅复活,与其固步自封,不如去外面多走走。

现在自保手段也有了,也是时候出关,寻找复活师傅的办法了。

叶风华起身跳下石头,关闭聚灵阵,打开石门,便看到了一脸惊愕的大师兄陆啸山。

陆啸山原本见半天没有动静,他终究做不出强行破门而入之事,还是准备无功而返的时候,听到石门内的动静让他停止了下来。

石门随之也打开,一个比他高一点的人影站在他的面前,一如他第一次见到师傅带着他来到他面前一样。

风华绝代的人儿站在对面,星辰般的双眼灿烂又耀眼,微笑的样子让人禁不住跟着微笑起来。

叶风华右举手笑着打着招呼道:“哟,师兄,好久不见呐。”

陆啸山看着叶风华,看着看着,忽然大声笑了起来,爽朗的声音响彻在空中。

叶风华见师兄不知所谓的笑了起来,尴尬的用手摸了摸后脑勺,憨氏一笑。

陆啸山见此更是心情大好,师弟永远都是那个师弟,眼里有光,自己之前的担忧全是自己多想。

心里石头落下的陆啸山,此刻竟比第一次开山收徒还要快乐。

俩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