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那我能追你吗?

很快,对方就给了自己恢复。

【故人西辞:

嗯,谢谢你的好意,我会好好生活的,一起加油!】

【一米五的羊肉串:

一起!】

这种感觉很奇妙,算是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在这么一些鱼龙混杂的地方,居然还真的可以遇到能说上几句正经话的人。

不由得,【故人西辞】成为了沈舟舟关注的第一人。

但是很快,对方也回关了自己。

心底雀跃了下,沈舟舟发了条消息过去:

【嗨~】

故人西辞:

【嗨,很感谢你的开导,我心里好受了很多。】

一米五的羊肉串:

【没什么的啊,我很擅长开导别人的。】

故人西辞:

【哈哈!】

一米五的羊肉串:

【对了,我看你的页面......只关注了我一个啊?】

故人西辞:

【你不也是?】

你不也是?

心里默念了这句话一遍,像是吃了蜜,沈舟舟傻笑了一下,舌尖舔过唇瓣,痴痴地笑了起来。

一米五的羊肉串:

【那我就认你这个朋友了!】

故人西辞:

【才认吗?】

沈舟舟看着那几个字,虽然没有当着面,但她还是一下子就脸红了起来。

突然就谨慎起来,沈舟舟慌乱地扫了一眼宿舍,还好徐清扬出去了,不然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被她看到了肯定又要嘲笑一番了。

一米五的羊肉串:

【你是哪里人啊?】

故人西辞:

【江城。】

沈舟舟:

【哦哦,我是暮城的。】

故人西辞:

【那还挺近的!】

一米五的羊肉串:

【是啊~】

大概二十多公里吧。

不远。

故人西辞:

【你还在上学吧?】

一米五的羊肉串:

【是啊,大三了马上。】

【你呢?】

故人西辞:

【...我已经工作了】

【高中上了一半就不上了。】

一米五的羊肉串:

【为什么啊?】

【学习不好吗?】

故人西辞:

【家里的变故吧......】

手掌心放在嘴边,沈舟舟真的很想抽自己一巴掌,怎么说话都不过脑子的!

一米五的羊肉串:

【不好意思啊,对不起,我没有想那么多...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故人西辞:

【好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一切都过去了,你不是说要笑对生活吗?】

他这样说,沈舟舟心里稍微舒坦了一些。

回了个笑脸。

对方也回了一个笑脸,两个人暂时结束了第一次的对话。

往上翻看着聊天记录,一字一句的,沈舟舟心里还是沉重了些,父母早亡,爷爷奶奶也去世了......

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大概不是“孤独”二字可以说得清的吧......

慢慢舒了一口气,沈舟舟起身去了水房,洗了一把脸,清凉的水流打在脸上,弄湿了两侧的发丝,伸手理了理,沈舟舟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睛眨了眨。

说不清,大概是被那人的文字所感染了,高兴不起来。

总是想要做些什么去温暖他。

沈舟舟是个行动派,想到什么就会立刻想要去行动。

接连着几天,她都会发一些笑话过去,跟那人聊着天,有时候也会跟他分享自己在学习生活上的趣事。

总之,沈舟舟的目的很简单——温暖他。

一来二去,两个人也逐渐熟悉了起来。

凌森,男,24岁,江城人,自由职业,目前在创业阶段。

感觉他像是一个大哥哥,自己有什么问题问他都会得到解决。

有时候沈舟舟都怀疑,他是真的没有上过大学吗?

凌森说,他是自学的。

一切的平静在某一天被打破。

凌森给沈舟舟发了一条微信过来:

【舟舟,你谈过恋爱吗?】

沈舟舟掰了掰手指,回复:

【没有。】

凌森:

【那你有心仪的对象吗?】

沉默了几秒钟,沈舟舟回复到:

【没有。】

凌森很快发过来一个微笑的表情。

【那我能追你吗?】

沈舟舟看着那几个字,愣在那里了。

他......想要追她?!!!

还从来没有人跟她这样说过。

这是一件大事,沈舟舟觉得,自己应该和徐清扬商量一下。

当天晚上,徐清扬回来就被沈舟舟拉了过去,“清扬,清扬,我想问你个问题。”

“问”,徐清扬甩了额前的碎发,说道。

沈舟舟把这些天来的情况全都告诉了她,渴求的小眼神看着她,“你觉得我应该答应他吗?”

“感觉行就试试吧”,徐清扬说。

喜欢吗?

对于凌森,沈舟舟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喜欢,但是更多的,她是想要他不孤单,想给他带去欢乐......

“或者...你要是不确定,也可以跟他说先做朋友,慢慢来,他要是真的喜欢你,不会在乎这点时间的。”

见她犹豫了,徐清扬又补充道。

想了想,沈舟舟还是按照徐清扬说的第二种来了,她向来不是一个善于拒绝别人的人,最多只是委婉的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

当然,有时候不懂得适时拒绝,也不是一件好事。

原以为他会不理睬自己了,但是没有,凌森的回答很有礼貌:

【没什么的啊,是我太唐突了,没有想那么多。】

沈舟舟回了个笑脸。

凌森:

【摸头/没关系,等你长大。】

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沈舟舟盯着手机屏幕看了许久,感觉自己可能“摊”上什么事情了。

想了想,她还是关了手机,睡觉去了。

但是她根本就睡不着,脑海中全是凌森的那些话。

努力回想着自己的初衷,想要和他做朋友的初衷,沈舟舟觉得,自己更多的还是来自于内心的保护欲,想要给一个陌生人温暖的举动。

但是现在,这种举动似乎要变质了......

徐清扬经常说沈舟舟是恋爱脑,其实她自己还不是,宿舍内,回荡着她和林枫的声音,沈舟舟睡不着,还是换了身运动装,拿着手机下了楼。

大概此刻就只有跑步可以让她浮躁的心安静下来了吧。

戴上耳机,沈舟舟开始跑圈。

终于,第三圈的时候,脑海中的思绪逐渐被鼓动的节拍所占据,她安静地享受着一个人的世界,一个人的节拍。

偌大的操场上,伴着清色的月光,沈舟舟的小身板显得格外地清瘦,不明显的暗色阴影投在地上,染上一层黑幕。

脚尖踩过,留下细微的痕迹,很快又随风而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