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一百零三下

灰白色的墙壁上,挂着一个钟表。

会议室内,静得出奇。

韩旭和郭述就这么坐着,两个人谁也不说话。

YM集团的人时不时给添杯水过来,他们就先喝着。

慢慢地,表针走动的声音也显得那么地突兀起来。

抬了抬手腕,韩旭看了眼手表,十点四十一......

“...旭哥”,郭述小声开口,朝着门口看去,“他在门口站了这么久了还不进来,你为什么还不让我去叫他进来”

于深早就到了,而且就在门口站着,原以为天衣无缝的,但是还是百密一疏,露了个衣角在玻璃门前面。

一个小时前韩旭就示意他盯着点,但是那个于深就是没有进来的意思。

“再等等”,韩旭说。

无奈,郭述只得闭上嘴了。

十一点钟,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于深笑呵呵地走了进来,上去就跟韩旭握手,一脸奉迎着,“哎呀韩总,久等了久等了”

韩旭手适时抽回来,脸上平静地像安静地湖面,什么多余的表情也没有。

冷。

笑容微僵,于深坐到了对面,示意自己身后的小助手将合同拿了上来,推到韩旭面前。

“韩总,上次是于某人招待不周,合作的事情也是一搁在搁,不过您也知道,我这个位置吧,有些事情它...它总是避免不了,一点也耽误不得”

韩旭:“......”

“放心,韩总!这次我把合同带来了,我们边谈边签合同”,说着,于深拿起了一旁的黑色签字笔就要签字。

“等等”,韩旭开口,眼神的视线从桌面上的那份儿合同移开,“于总,三思而后行”,他提醒道。

于深动作一顿,“哦,对对对,还是韩总想得周到啊!怪我,忙糊涂了”

脸上还是那么平淡,韩旭就看着他。

“额......韩总,您一直这么看着我......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

修长的手指搭在桌上,一下一下地敲着,韩旭不紧不慢地掀了掀眼皮,看向会议室门口的方向......

说不出来什么,但是于深总觉得这次韩旭不一样了,甚至还......有点压迫他的感觉。

心里一阵发慌。

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让他心神不安的。

韩旭越是这样轻描淡写的,他就越发觉得自己似乎是忘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亏心事。

韩旭手指还是一下一下地敲着,大概是在计算着什么,谁也不明白,就连一直坐在旁边的郭述也有点迷惑了,“...旭哥...?”

压着嗓子,他小声叫了韩旭一声。

没有回应。

大概数到了一百零三下,会议室的门口才传来的轻微的脚步声。

韩旭抬眸看过去。

“你脸上当然是有不干净的东西了!”,随着来人的一声怒意,“啪”地很大的声音,一摞资料被无情地拍打在地板上,四散飞扬着。

于深看到来人,脸色都吓得煞白了,嘴巴张了张,“...王...王总......您怎么来了?”

王永刚的脸色很难看,看都没有看于深,直接朝着韩旭走了过去。

韩旭这才站起身,微微鞠躬,很有礼貌地开口:“伯父”

郭述:“...?!”

愣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旭哥叫眼前的王总为......伯父?!

从来都没有听旭哥说起过,就连上次来也是。

不知道是惊是喜了,郭述嘴巴张着,迟迟没有找回自己的声音。

脸上的怒气稍微收缓,王永刚点了点头,稍微心里有那么点欣慰的感觉,但是扭头看向于深的时候又黑了起来,“于深,我从来没有想到你就是这么办事的!公司的大事交给你我是一点都不放心了!”

“王总,不是我...您听我解释啊,王总...不是这样的,不是您看到的这样的,王总......”

身后于深苦苦哀求着,王永刚只剩下一胸的闷气,跟着的助理赶紧递上来速效救心丸,“王总,您歇歇气”

一行人坐了下来,只有于深跟他的那个小助手站着,王永刚看向他,“还愣着?!”

小助手抬起头,看了于深一眼,连忙把手机给递了上去。

于深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他确定,自己被人给出卖了!

还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于...于总,对不起......”,小助手一直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只盯着自己的脚尖看。

这么大的场面她没有见过,当时王永刚让她去做录音的时候她也是首先拒绝了,但是后来......后来给的诱饵很大,她这样的来公司两三年还是只是拿着微薄的薪水的人实在是太渴望一个机会了。

所以,她没有禁得住诱惑。

......

“于总,韩旭和他的那个手下已经在会议室等着了,咱们......”

“慌什么?”

“让他等着!”

“于总,这上次没有谈成,王总那边就已经有点不满意了,您这次要是再......”

“是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

手机里面,播放着他们刚才的对话录音,王永刚播放了两次,于深的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最后直接跪在了地上,“王总,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厌恶至极,王永刚一脚将他给踢开了,眼眸微微扫了一眼自己的西裤,还好没有弄脏。

这才抬起头来去看于深,“我说为什么最近公司的法务部门频频收到律师函,原来是你一直在从中捣鬼!于深,事情都是你自己做的,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哼了声,王永刚喝口水压了压心神,“要不是韩贤侄告诉我,说公司有人失职渎职,我至今都还看不清你的这副小人嘴脸!”

“王总,我...我也是为了公司好啊!王总,我不是有意的,我错了错了,王总......您看在我这么多年为公司尽心尽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儿上,您就原谅我吧,王总......”

扑在地上,于深哭得凄惨,一边哭一边扇着自己的巴掌。

YM集团是这个行业的领军人,他如果今天从这里出去了,等着他的是什么,于深不会想不到,况且,他这么多年在外,早就得罪了不少人,也有不少人想要将他拉下马,早就虎视眈眈了。

所以,今天无论如何,就算是让他去死他也不能被开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