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我竟然忽然走进了停尸间

  • 追凶狂探
  • 鬼家公子
  • 2062字
  • 2020-11-25 16:38:39

来到了池塘附近的时候,看到赵丝梦还有黄晓都在这里了,女尸早就已经从池塘里打捞了上来,有几个技术人员在附近使劲地拍摄照片,并且进行实地勘察,他们手中的精密仪器打开,从地面到池塘进行细心的排查。

黄晓第一个戴着法医手套观察尸体,刘雨宁早就站在她的旁边了,她问黄晓:“观察了这么久,你发现什么了没有?”

“恩,这次凶手没有对付死者的腰部,而是变成脖子了,这具尸体被头部撑起来了,你看到没有,脸部竟然到了背后好像脖子经过了180度的旋转,脖子的骨骼严重碎裂,是被凶手强制调转的。”黄晓迅速地说了出来。

我很快来到她们的身边,发现我到了,赵丝梦又接了黄晓的话道:“尸体的肩膀也有骨头碎裂的痕迹,在脖子后面同时发现了一个大致是直径13厘米的伤口初步预计凶器是钢钻、剪刀或者各种小型的锋利物!从死者脸部表情和僵硬程度来看,死亡时间应该是昨天晚上12点到1点。”

这个死亡时间也吻合,就是行凶的位置变成脖子了,莫非不是同一个人杀的,我问黄晓:“检查过她的敏感部位没有?能够在这里确认她的职业?”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问,检查过了,敏感部位也是呈现松弛状态,胸前有经常摩擦的痕迹,所以她也是那种特殊职业——小姐!”黄晓的解释让在场的警员都吃惊不浅,不是已经抓了陈虎回去了吗?现在又出现了同样职业的死者,看来凶手不止他一个。

或者他根本就没有杀人,只是在包庇罪犯而已,无论那种可能,这个案子都已经比之前复杂多了,看来想这么简单地结案不可能的了,我离开了尸体来到了池塘附近看了一下,发现那池塘里果然如同那个中年男人说的那样,都是荷叶。

现在这个季节,荷花早就已经盛开,粉白的荷花上因为尸体的缘故而留下了血迹的痕迹,我蹲在池塘的前面往一块荷叶上看去,看那地方被明显推开了,刚才尸体应该就是在那个区域打捞上来的吧,此刻那地方都已经被警方拍照了。

我试着和那个男人说的一般,用一根树枝挑了一下荷叶,移动了一些荷叶过去,没想到此刻竟然在池塘里浮起了一块手表,是女性用的那种比较高档的手表。

看到有发现,刘雨宁立马让人到水里去打捞手表,不过我说了一声不用了,夺过了技术人员手中的工具轻快地把那手表捞了起来。

等那手表来到地面的时候,黄晓观察了一下就说道:“这种手表价值不菲啊,如果是来自女死者的,可以证明这个女人是出自豪门望族的,这种手表市面价一般达到五百万!”

我就好奇了黄晓干嘛知道这么多,一看这个手表连价格都可以第一时间估算出来,不过当时没有问,这会显得我不认真的,看到有发现,刘雨宁让那些技术人员在池塘里再次打捞,希望能够找到一些和女死者有关的物件。

只是到了后来他们再次去打捞的时候,只能打捞上来的都是那些池塘里的生活垃圾之类,还有就是一些衣物,什么衬衫、丝袜都来了,我们见没有什么发现了,只能离开尸体和物证第一时间带回到警局进行化验。

肖元德好像已经被刘雨宁放了,不过那哥们好像得回去家里休息半个月,这是为了躲避上面的风声,现在的肖元德是以停职的方式来暂时处理的。

他的事情就暂时先这样了,最起码不会有事了,我跟随警队回到了工作的地方,尸体按照程序当然先到停尸间,然后到法医实验室进行解剖,我回到值班室,和小郭翻看了一些宗卷,一些档案,查找了报案者的一些资料,又查找了一下那个陈塘租房房东的资料。

这个房东倒是没有什么发现,只是个普通的本地人,然而他所在的陈塘租房竟然也是司马星空的产业,自从他坐牢之后,这些产业应该都回到国家去了,但那些房东还是没有屋子的所有权。

那房东我的一些警员问过了,他也不知道尸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反正出现在他的住宿下面,就影响到他的生意之类,真是该死,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倒霉的事情,感觉帮助不大,我都没有亲自去问他。

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池塘里的女死者身上,现在她的身份还不能确定,不过回忆她的脸容,虽然有点变形了,但我似乎好像有点印象,这个女死者的年龄,恩,应该不大,我自己嘀咕了起来。

忽然就想着了,不知道干嘛的在梦里我再次看到了上次和唐三鸿对视的画面,那家伙惊动了不少警察,由于他绑了一个女孩,沿途还超出驾驶。

另外在警察发现他住所的时候,还一直不愿意投降,直到他送出了那个照相机还是摄像机来着,我都忘记了,反正脑海里就是出现了这些画面。

叮铃——!

一阵座机的巨响惊醒了我,我马上拿起座机就接听倒:“喂!这里是中山警局!”

“何笙,我们的尸检报告出来了,已经确定了女死者的身份竟然是秦倩,就是戴亮的女儿!!”

什么?竟然是她!我差点把话筒扔到地上,怪不得刚才我会做那种梦,看来还没有得到结果之前,我已经有了预感,我立马放下话筒直奔到了法医实验室楼下,没想到平时熟悉的法医部这下子我竟然忽然走进了停尸间!

难道我迷路了?我到处摸索了起来,周围都漆黑一片的,好像警局停电了,我在那停尸间打开了手电到处摸索了起来,希望找到出口离开这里,不幸的是,我的手电竟然在半路上嘶哑一声断电了,周围顿时从新陷入了漆黑和死寂当中。

我对着手电咒骂了一声本来想拿出手机的,但手机竟然不见了,是什么时候被带走的,面对着漆黑的停尸间,我的动作有点踉跄,好像被困在了这个局促的小房间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