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杀手

  • 追凶狂探
  • 鬼家公子
  • 5038字
  • 2022-05-03 09:52:23

其实这块地早就支撑不住了,要不是我用灵力保持它的稳定估计现在他们两也已经失去平衡,千钧一发下他们两看到其他人都掉下去了。

甚至连苏炳添都不见了踪迹,苏雅馨就害怕道:“我父亲呢?”

“我也不清楚,眼前的情况应该是一种自然灾害,像地面下陷的情况虽然少,但有时候还是会出现的。”

说着我感觉到脚下一阵松软,还以为他们也要掉下去,幸亏关键时刻他的手臂伸出了一个抓钩,用力往抱着苏雅馨往上面一提,两者被固定在一盏电灯上吊了过去。

又在另一块地板上站稳,这个区域的地面没有下陷,所以他们想现在站在这里的话,会安全的。

时间过去了一些,附近又有一些地下陷了下去,我拉着苏雅馨再次转移位置。

跳到了另一块泥土的平台上继续前进,他们必须要在其他地方下陷的时候逃离,现在只能尽量前进了,看着背后的陆地正在不断下陷,他们连大气都不敢投,只能使劲地往前面冲。

现在应该已经和四季酒店保持了一段距离了,当他们跑到亚天药业附近的时候,发现地面好像已经恢复正常了,由于发生意外,我连忙报警了,很快警队的唐小芮带着人过来检查,发现这地面裂开的范围挺可怕的。

我先让苏雅馨逃进他的公司,发现这里挺安全,所以有一些人在地裂的时候,能逃掉的都被逼来到亚天制药了。

这里一下子围了许多人,他们都是迫不得己来到这里避难的,在公司值班的几个保安看到这个情况立马来到了公司的广场上集中,我说道:“你们先去保护这些市民!”

“是的,董事长!”各位保安异口同声地回答着,很快他们就安排一些市民到公司的楼上,还有其他地方,我看看公司的周围,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明明公司边缘的许多地方都下陷了,但公司的范围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真想知道当时父亲是怎么设计这里的,,莫非这里的地基和其他地方不一样?

他想着,忽然间,手机响了,一打开来看了看,发现竟然是父亲!

我连忙拿起手机接听道:“爸,高港市要乱了!”

“对啊,你们如果有事就逃到公司去,那边的地基我之前选择的时候就在下层堆积了许多泥沙和石头,可以支持很久的!”

“啊,怪不得,现在许多市民逃到公司了,但人太多,恐怕也容不下!”

“没事的,能救多少就救多少,我们现在从富明市派支援队过来。”

不知道父亲怎么准备的那么好,他不是到外面去旅游了吗?这些就不说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好大家。

所以我挂断电话后就开始帮助保安们安排市民到公司楼上,本来人数只有几百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堆积的人就变成几千甚至快要上万了,再继续下去,估计公司也会支持不住的。

安排着他们上楼的一刻,我不断叫喊起来,约束大家要小心点不要冲动,我让他们跟着自己一层层的上去,虽然亚天制药的面积是挺广阔的,楼层数也高,但随着外面的人流增多,这大楼也慢慢被挤满了。

看着外面还有人来,我在想到的怎么办啊,如此下去,很快这里将会容不下来的。

就在公司挤满之后,保安们只好在大门的位置拦截着,现在在公司的广场上已经人山人海的,的确不能再让人进来了,所以我只能看着一些市民被隔开。

等到泥土下陷许多人还找不到地方站着,就这样全部落下去了。

这回送命的市民有很多,但也有许多人在亚天制药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当我他们在楼上看到四周围下陷的土地时,发现几乎整个高港市都差不多要摧毁了。

这是如此可怕的一幕啊,所谓的天灾人祸大概也是这样了,一整夜大家都不敢睡眠,外面不时还能听到有泥土下陷的声音,大家那还有心情睡眠,都被眼前的一幕吓得整夜都极其精神的。

第二天下来,一早就发现周围都几乎下陷了,只有中间的亚天药业范围内是完好无缺的。

当然在高港市的不远处还有一些地方是完整的,但要从亚天药业过去应该要一些距离。

拯救队的人,早就来到附近开始搜索生还者,我也呼叫了自己组织的人,让他们过来接应,只是在搜救的时候,他们发现在泥土里居然还有不少人活着。

这些人都从泥土里爬上来了,许多救护队来到附近进行拯救,我看他们铺设安全通道,也很快就来到泥土帮忙。

此刻果书梅和云安易也到了,苏雅馨在亚天制药楼上,此刻不方便下来,下来了也帮不了什么,她正在和一些人休息着。

许多人跟着我离开了公司,里面还有一些是学医的人员,或者本来是医生的,现在都全部出动了,我拿起扩音器说道:“凡是有医学本来的人,都集中起来,我们要去救人了!”

听到我的呼唤,有许多人自告奋勇地来了,他们跟着我一起来到泥土里翻查起来。

许多医务人员穿梭在其中,等我他们救起来一些人后,有救护车在安全通道中送走,虽然有许多生还者,但他们身上都出现了各种程度是伤口不可能一打捞上来就没事的。

我还要经常进行现场施救,忙碌的很,经过几天的忙碌后,他们才把泥土里的人全部挖出,死亡的也有一些,但大部分的人都救活过来了,送到了玫瑰医院。

幸亏医院的范围没有被波及,好好的。

等到施工队来到后,他们从新在地上铺设泥沙,慢慢恢复地面的缺陷。

我在公司继续工作,这段时间由于城里的情况,许多人都不敢出外了,而且大部分人还在医院里,外面基本没什么人的。

我忙碌了一会从自己的办公室窗户往外面看,发现路上的人果然比昔日少了许多,有点像疫情的时候,不过都过去那么久了。

他知道这次事件比之前疫情还严重呢,害整个高港市的泥土都下陷进去了。

人们此刻能够的着的土地很少,基本上只能安排到别的城市去,他们的住房都一起消失了,到时候出院了,也不知道找那里住的。

我的屋子也没了,他父亲本来在回来的路上,但现在暂时到了旁边的富明市暂住,苏雅馨的家也没了,反正这次意外真的挺够吓人的。

让许多人无家可归,甚至一些富豪都变得一无所有。

由于银行的沦陷,许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资金去了那里,城市里变成有点混乱,看现在的情况,想恢复到昔日的模样,估计要很久。

但我他们依然在努力工作,以亚天药业为中心,现在用安全通道来和其他城市的人联系,安全通道是用装甲车上的钢铁构筑的,理论上坚固程度还不错,装甲车开到附近放好安全通道,许多人就可以在周围来往了。

这种设计其实是临时构筑的,但却大大方便了危难时候的生活,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和外界联系了。

下班的时候他来到医院帮一些医生一起照顾病人,非常的卖力,基本上没有休息,看到我几天都不用休息,医院里的人都感觉到好奇,但其他人不知道,他运用身上的灵力可以支持很久的,如果真的太累了,他也只需要坐一下就好了。

帮大家治疗的差不多,他回到公司,最近果书梅研发的止痛丹就大派用场了,由于伤口的疼痛会让患者很容易死去,但服用了止痛丹后,他们将会一点痛楚都没有,这样可以帮助他们快点康复。

最近许多人的生活都有困难,我直接免费提供了止痛丹,而且承包了医院所有的医学费,虽然这样做让公司亏损了许多,但他也不在乎了。

这件事让李伟贵好几次都去找我了,今天他又来到他的总裁办公室说道:“谢总,你这是怎么搞的,一个月下来花了公司400亿?”

“我拿去帮助高港市的病人了!”我写着文件回答道。

“你疯了吗?我知道你为人热心,但如此下去,公司会跨的。”

“这个不关你事,公司是不会有问题的,这批资金我父亲也有份出的,也是他的意思,你觉得有问题去找大股东不要找我!”

我此刻有事情在忙,都不想理会李伟贵了,他正在考虑应该要再研发多少的止痛丹才能够用,这一次当然又要耗费公司许多资源,但为了救人,我不想管这么多。

李伟贵当然也知道他在做什么,又再把公司大量的资源都用在救人上,而不考虑公司的利益,他骂道:“那有人好像你这样做生意啊!”

我反驳说:“有,这个人就是我,没事你出去吧李总,不要打扰我的工作!黄秘书送他走吧!”

我下了逐客令,李总也不好意思逗留,不过他离开的时候还是特别的不满,骂骂咧咧的心里感觉到各位的不爽,我我一定会让你好看的,为了不让公司在你的手里毁掉,我必须要做点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李伟贵拨打了一个电话,他也不想这样做,但没有办法,很快一个熟悉的身影叮嘱他说:“只有你最容易接近我,这次就拜托了。”

“我当然知道,别以为我没有你们不行,只是因为你们速度快,我才找的。”李伟贵冷漠地说着,对方却有点不耐烦:“你以为自己是什么,竟然敢和我们偌大的组织说话,活腻了。”

“哼,你们不是很想对付我吗?许多次都失败了还好说,这回不是我说帮忙,你们这辈子都不要想有机会。”

李伟贵说着直接挂了电话,他才不管对方说什么呢,毕竟能办成这件事的只有自己。

他非常自信,心想就一个我,出动他难道还不行吗?

李伟贵拨打了几位特种兵的电话,这些人有一半是给他打电话的人派来的,另外一个是他自己的心腹,始经国。

这个人本来是李伟贵的司机,但同时掌握了柔道、空手道和泰拳等武术,非常厉害,李伟贵觉得始经国随便一出手,我就要哭爹喊娘了,所以没有什么顾虑就让他出发了。

另外两个人是两个蒙脸杀手,他们商量好在我的办公室里直接行凶,只要杀了他,谢天明就会回来,到时候他发现没有继承人,这个继承的可能就会落在自己手里。

李伟贵是这样想的。

我此刻还完全不知道等下会有危险,还在专心地看着止痛丹的单子。

他索性把空中花园里后备的材料用上,和旁边的黄秘书说:“你去处理吧!”

“知道了谢总。”黄晓接过文件后正想离开,不曾想还没打开门,外面突然有人用布捂住她的嘴巴把她拉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我连忙站起来感觉到不妥,从窗户外面直接就有人爬进来了,本来始经国要从背后偷袭他的,但我早就知道他要来了,一个转身用力抓住了他刺过来的武器。

始经国的手腕上装备着一把尖刺手套,是那种可以随时伸缩的尖刺手套,一旦被击中的话,脖子会使劲地流血的,命子就保不住了。

但我没有理会,他这手直接抓到对方的武器上,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看得始经国有点吃惊:“你是怎么做到的?”

“呵呵,以为这样就想偷袭我?太天真了。”我说着一手把始经国整个人拉了过来,用力把他扔到办公桌上!

这个举动让始经国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万万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是如此不堪一击的。

被我翻倒后,始经国想起来反击,手腕上的武器再次伸出,可是我再次徒手抓住他就把整个人举起来了。

始经国心想这个人呢不怕痛吗?但在他抓住自己武器的时候,居然发现他的手掌一点事情都没有,就好像他的皮肤和其他人的不一样。

始经国有点害怕,但他被举起还是不断往下刺来,我完全没有回避,再次伸手就把始经国扔出去了。

听到门板上有响动,刚才在外面弄晕黄秘书的蒙脸人进来了,当看到始经国被直接扔在地上,他们却不顾一切地空拳冲了过来。

我左右一个回避,来到他们身后,左右一拳把他们打翻在地上,又抓住他们的头互相碰撞在一起。

两者顿时发出啊啊的叫声,痛得焦头烂额的,被我直接扔出了办公室,看到这里的情况有一些路过的员工还以为怎么了,我来到始经国的面前,捏着他的脖子说道:“谁派你们来的?”

此刻李伟贵就在附近,他看到始经国和另外两个杀手被打倒后,吓得不敢动弹,如果此刻始经国说出自己的名字,他就完了,我一定会突然过来把自己也打倒的。

他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说话,躲藏在洗手间里等候着,始经国却没有说话,一阵尖刺发出的声音,本来我差点就避开不了的。

但就在始经国出手的一刻,我的手一抓住他的另一只手臂,把他连暗器和人一起扔到另一堵墙壁上。

一阵剧烈的响动过后,始经国的脊梁断裂了,他啊啊地叫了起来,忍不住道:“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是什么人,只是你们不能欺负的人,别再来了,不管你们是谁派来的。”

我留下这句话直接抬起三个杀手来到楼下扔到了马路上,随后转身离开,幸亏刚才始经国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李伟贵松了口气。

不过之后谢总会不会发现就很难说了,但他看起来好像没有一点要调查的意思。

李伟贵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一般,进入到自己的办公室忙碌起来,当然他这样做也只是让工作麻醉自己而已,反散自己的注意力。

我整理下自己的办公室,让人买来新的设备,但当他看到黄晓晕倒的时候,他就把她带到医务室,刺入几根银针黄晓就醒来了。

醒来的时候,她问我:“刚才怎么回事啊?”

“你晕倒了,有人居然想来刺杀我,不知道是谁派来的。”我轻松道,好像压根一点担心都没有。

“不是吧?谢总竟然有人要杀你,不要吓我啊!”

“我昔日为了正义得罪了不少人,没办法了,但我不会有事的,倒是黄秘书你和我走的那么近,才危险,要不你以后不用来了。”

听到我这句话,黄晓还以为他要解雇自己,所以连忙就焦急道:“谢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不要离开公司,没有这份工作我就完了,我家里还有许多人要我养的!”

“呵呵你太紧张了,我那里说要解雇你呢,我只是想让你去跟着钟教授她们,工资双倍,你去吧!”

“呀,谢总我没有听错吧,但我还是想陪着你,当你的秘书。”黄晓请求道。

“不用了,以后有东西我自己去拿吧,你到了钟教授那里要好好辅助她,等下我就跟她说一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