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各种珍品

  • 追凶狂探
  • 鬼家公子
  • 5007字
  • 2020-11-25 16:40:13

说着田元甲给大家引见了姜教授,他站起来带着微笑跟各位招手,很快又坐了下来,接着田元甲要介绍的还有姜教授旁边的一位穿着黑丝袜子戴着金丝眼镜,还有一声OLINE职业装的女人,这位女人不是谁,就是诗千儿教授,在高港市的地位仅次于姜教授,两位可以说是高港市的古董翘楚。

诗千儿大概30来岁左右,一身的娇艳引起了许多男性的目光,她站起来和各位打了声招呼说自己一定会努力进行鉴宝的,又坐了下来。

“有那么多专家参加我们的拍卖会,大家一定很兴奋吧!事不宜迟,活动马上开始!”

其实田元甲请他们来只不过是为了增加人气而已,听说姜大师和诗大师都来了,到场的贵宾果然多了不少。

看到不错的效果,田元甲笑得合不拢嘴,他想今天晚上又可以大捞一笔了,之前公司还陷入了危机,没想到我一帮忙,他的公司不仅仅起死回生了,还做大了。

本来他应该感激我的,可是他却不是这样想的。

他觉得现在才是追求苏雅馨的最好时机,今天晚上来拍卖会的可还有一位我没有注意到的人欧宏亿,上次他才给我教训过,现在头部还没有去掉包扎。

他居然在这个时候参加了河田美妆的古董拍卖会,着实有点让人费解,当我看到他头上的绷带之后,才想起之前这家伙曾经骚扰过自己的老婆。

他不禁苦笑了一下,心想今天晚上来拍卖会的人都居心叵测啊,仿佛大部分都是冲着苏雅馨来的,甚至连自己的那位倔强的女儿都来了。

此刻拍卖会终于要开始了,田元甲让几位旗袍美女推着一辆手推车来到了舞台上,随后他亲自把手推车上的一块红布拉了下来,顿时所有在场的人都看见了一个玻璃展柜里的一块虎皮。

没想到是虎皮啊,这东西能值多少钱?

看到它大家都议论了起来,有许多人抱怨道:“怎么一来就是一张破皮啊,不是说这次拍卖会是非常高端的吗?”

“对啊,田总,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大家不要紧张,这可是我找猎人从天山对付跳睛白额虎得到的虎皮,千年难得一遇啊,如果用它做成棉袄穿在身上绝对可以保一辈子的温暖啊!”

田元甲说着许多人都叫嚷了起来,大家都不太相信他的话,我的眼睛一眯,他看过的虎皮多的去了,当大家都不相信这虎皮有那么厉害的时候,他却看出这虎皮有点不一样。

跳睛白额虎虎皮很快就拿到了姜教授的身边,他拿出放大镜细心地从上到下观察了起来,一会儿后,他就说:“这果然是跳睛白额虎的虎皮啊,不过被子弹击中,损坏了一些地方,所以价格得大打折扣。”

“是么?让我看看!”诗千儿把虎皮接了过来再检查了一番,她没有好像姜教授一样拿出放大镜,而是直接用眼睛细看,片刻后她也说:“是有点损坏,我猜算了一下,这虎皮最多值20万。”

说着诗千儿第一时间看向了姜教授,意思就是说问他的意见。

这个价格和姜教授心目中的价格差不了多少,所以他点头道:“那就20万吧!”

听到两位专家都估价了,田元甲喜出望外的,由于他一开始预算这虎皮最多只能拿10万,没想到他们居然说到20万了,这么一下就赚了2倍,田元甲那里可能不高兴啊。

他很快就宣布道:“既然两位专家已经出价,那大家开始踊跃......”

还没等田元甲说完,我却低声道:“愚昧至极!”

虽然他这句话说的很小声,但还是给田元甲听到了,他的脸有点蹦在了原地但却依然保持礼貌道:“谢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虎皮根本不值20万,正确的说10万都多了。”

“啊!”听到我的话,大家都叫了出来,因为他有意见,姜教授和诗千儿也站起来了,虽然姜教授见识过我的厉害,但这次他也有点懵逼了,怎么说自己也是古董行业的翘楚,难道就连一块虎皮都会看错吗?

他对我道:“谢先生,那让你来说,它到底值多少钱。”

“2000。”我轻描淡写地说道,台下的人更加是哗然了,众人都吓得不敢说话,但也有一些人咒骂了起来:“20万说成了2000这比重也差的太远了吧?”

“对啊,怎么可能,明明姜教授和诗千儿都说了,这值20万的,这位小哥难道比两位教授还了解古董!”

听到这句话,许多人都对我嘲笑了起来,姜教授也皱着眉头一副轻蔑的说道:“我,你觉得虎皮只值2000,有什么依据吗?”

姜教授心想这小子之前应该是靠运气才看出八马俊图的,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和田总瓜分一笔,他才不管这些东西值不值钱呢,如果不值钱,他们应该还可以赚更加多的。

“当然有,还说你们是专家是故意来骗钱的吗?”

其实我也想过,好像姜教授这样的人应该不会看漏眼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故意的,他应该和田元甲联合起来诓骗,但如果自己把这些供了出来,等下还会有人愿意留下吗?

不过这个是他们的问题了,事情来到这个地步,如果不说清楚,其他人会一直误会自己的。

我站起来到了姜教授的身边,从新把虎皮拿到舞台上,他让人找来了一些白醋,随后全部泼到了虎皮的身上!

看到他这个举动,许多人再次叫了起来,他们都以为我在破坏虎皮,田元甲更加咒骂道:“谢先生你疯了吗?这样泼它什么虎皮都没有用了啊!”

“呵呵,如果真的是上等的虎皮,在白醋灌溉后,它应该会变成金黄色的,可是这一泼上去,上面就是一个个的黑点,显然是发霉的迹象,这些都是人造虎皮,它的材料掺杂了不少的韩皮,就是我们平时坐沙发的次品,这种材料市面上1000左右都可以买到。”

“啊!”听到我如此说,许多人都争着要上舞台上亲自查看一番,一些人的办公桌也是用这种韩皮的,一看发现我说的没错,大家都争先恐后地骂道:“田元甲你这是怎么搞的,拿一块假的虎皮来忽悠我们?”

此刻姜教授和诗教授都知道自己的奸计被戳穿了,于是不敢说话,苏雅馨和其他人都纷纷为我感觉到佩服,竖起大拇指称赞他。

“没有啊,各位,那真是一块跳精白额虎的虎皮,只是我的打猎员死了,我没有办法只能......”田元甲总算是说出真相了,许多人纷纷站起来要离开,田元甲无论说什么好话都留不住,非常的难过。

此刻我举起手道:“大家不要走,后面或许会有更加好的古董呢,这便宜货就送给田元甲自己好了!”

要不是我这样说,大家真的离开了,许多贵宾纷纷说道:“要不是给谢总面子,我们现在就走!”

“多谢各位。”本来还有点憎恨我的田元甲,不禁对他再多了几分佩服,但他还是死心不息,打算还出什么主意来讨好苏雅馨。

第一样古董被识破了,田元甲知道不能再滥竽充数,于是他只好直接拿出最昂贵的一块血红色的宝玉,其实这宝玉不是其他,而是连苏小甜也想得到的古灵玉。

此玉被一只白玉孔雀的嘴巴含着,通体散发着淡红的光芒,高仅5.9厘米,宽1.5厘米,中穿孔,看起来格外的雅致便于属系佩。

看到古灵玉出现,各位都是目光一闪,但凡有点古董鉴赏能力的人都知道,这种古玉绝对假不了,但现场还是有一些不识货的人不断的问:“这古玉看起来很华丽,但不会是假的吧!”

很快这些人就遭到其他人的辱骂了:“这怎么可能是假的啊,田总,你这回不错,这宝玉我要定了!”

许多人都这样说,田元甲也松了口气,看来拍卖会的气场救回来了,他把古灵玉拿到了姜教授的身边说道:“姜大师你这次好好看一下,别犯错误了!”

其实田元甲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自己也尴尬了,幸亏姜教授咳嗽道:“我也是有老眼昏花的时候啦,不过这次绝对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

姜教授的这个道歉,很快得到许多人的谅解,看到姜教授已经白发苍苍的,许多人都没有怪责他的意思了。

姜教授再次拿出放大镜把古灵玉放在手上认真地到处观察起来,仔细的从各个位置看着,每到放大镜的中心他都看到了一些类似火焰般的气息,在古玉的表面散发。

真是很其他的古玉啊!

他拿了一段时间后,就感觉到头部有点不适,他把古灵玉放到了诗千儿身边道:“你看看吧!”

姜教授没有下什么结论也没有估价,就直接把古灵玉放在了诗千儿的手里大家还以为他真的太老看不出来了,就把希望寄托在年轻的诗千儿身上。

她瞪大眼睛仔细地观察了起来,这次她拿出一个西洋的墨镜放在上面看了一段时间说:“看它的形状和气息,这不会是宋朝的白玉孔雀衔花佩吧?”

听到诗千儿说出了白玉孔雀衔花佩的名称,我内心也有点佩服,其实这个古玉的确是白玉孔雀衔花佩,就不知道对方能估算到它的价值没有。

我没说话,等待诗千儿开口。

她再观察了一下才说:“宋朝的白玉孔雀衔花佩价值不菲啊,应该可以达到48万。”

这回听到她的报价,我摇头说:“少了。”

诗千儿惊讶地看向了他道:“那你觉得多少合适?”

“100万吧!”我很轻松地说着,全部人都看向了他,不过大家都觉得48万太差劲了,必须要到100万,所以大家都不会诗千儿了,台上的田元甲听到价格提升了,他当然高兴啊,毕竟他就是要卖多点钱的,没想到这回我帮自己,他除了意外又有点感激。

但他不知道我根本没有帮他,他说的只是事实而已。

“既然谢先生说了100万,大家就按照这个出价开始竞价吧!”田元甲宣布道。

很快出价的人都纷纷举起牌子报价:“120万!”

“220万!”“300万!”

一直说到了2000万,声音才稍微安静了一点,我和苏小甜一直都没有开口,他们都在看着附近的人最多能说到多大的价格。

3400万!此刻这个声音让周围的人都不敢报价了,或许是价格大了点,许多人只能看着别人报价。

但我还没有开口,他一直观察着苏小甜的举动,虽然他不知道苏小甜今天来就是为了白玉孔雀衔花佩但看到那么昂贵的佩饰,相信自己的女儿也喜欢。

无论是她竞价下来了,还是自己,他都会想到把它送给女儿。

5000万!就在此刻有人开出了更加高的价格,此人的声音一出,我还以为没有人再提价了,他心里不禁有点失望呢,还以为可以来更加的价格,怎么就完了。

他正想开口,没想到苏小甜直接开口道:“2亿!”

这个可是压制了全场的高价啊,吓得所有人都惊叫了出来,我也是有点吃惊的,他没想到苏小甜在红金会里,居然还能弄到这么多钱,难怪她也不愿意离开组织了。

我还是没有说话,田元甲都有点想开口了,我却打断他道:“5亿!”全场又是一阵阵惊呼,本来2亿的高价就已经让人折服,没想到还有更加高的。

全场的人都把焦点集中在我的身上,议论了起来:“这不是医学专家我吗?没想到他居然会出到这种价格,太厉害了!”

“对啊,怪不得现在高港市都把他的名字传得那么开,原来他富裕到这种程度啊。”

“哎,我们真的自愧不如了,不过他能出那么多价格,白玉孔雀衔花佩那是真的。”

到现在还是有人怀疑白玉孔雀衔花佩的真假,我有点无语的,毕竟之前田元甲是骗过大家啊,有些人当然不敢再相信,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白玉孔雀衔花佩绝无虚假。

听到我说出5亿的时候,田元甲更加是喜出望外,这个价值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许多倍,他能不高兴吗?可以说他这次拍卖会可以赚不少,就这白玉孔雀衔花佩就已经开了个好头,他兴奋地说道:“谢先生已经出到5亿的高价了,还有人能出更加高的价格吗?”

这句话一出全场几乎没有人回应,但苏小甜却在不到一分钟喊道:“10亿!”

她早就注意到自己的父亲也在这里,同时苏雅馨听到她的喊声后也看向了她。

两母女虽然对视,但苏小甜显然表现得极其的冷漠,她别过了头不去看苏雅馨。

很快苏雅馨回头看向了台上,内心一阵惊动,就算是刚才稍微看了一眼都足以让她想起过去发生的事情,自己如何忘记苏小甜,今后她一定会努力,尽到做母亲的责任,第一件事应该就是把白玉孔雀衔花佩送给苏小甜。

听到她出价那么多,苏雅馨就知道女儿肯定很喜欢这个佩饰。

我当然看出自己老婆的心思,在苏小甜话音刚落,他再次举手道:“20亿!”

他没有和自己女儿抬杠的意思,只是想看看苏小甜到底能出到多少钱而已。

听到父亲的声音,苏小甜有点恼火,明知道自己喜欢这个佩饰,还不断出钱,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苏小甜当然不会退缩,毕竟她可是准备了500亿来的,这20亿对于她来说少的很了,她再次想说话的时候,没想到黄为同却举手道:“40亿!”

刚才他一直没说话,没想到他突然爆发了,听到黄为同的声音,又有许多人惊呼了起来。

他们都说黄为同太厉害了,我直接说100亿!

苏柄添这才开始叫价,没想到等了这么久,看来他也是很喜欢这个佩饰的,我也想过,如何在女儿和岳父的之间选择,但当苏柄添知道是苏小甜的时候,他没说话了。

随后苏小甜200亿,直到400亿的时候,我知道苏小甜这次可真带了不少钱来呢,终于到她说到500亿的时候,她不安了,因为她的钱都全部叫出去了。

我才故意说:“600亿。”

田元甲兴奋地宣布了成交,兴奋地把白玉孔雀衔花佩拿到了我的手上,此刻苏小甜恼羞成怒,站起来就想离开,不过我立马来到她的身边道:“走什么呢,本来这份礼物就是送给你的!”

“什么?”苏小甜有点不相信,我就让苏雅馨和他一起离开拍卖会,留下苏柄添,本来他也想追过来的,但他更想看看后面有什么古董,于是就继续坐着。

来到拍卖会的外面,我果然直接把佩饰给苏小甜了,她这才不可思议的说道:“那我的500亿呢?”

“不用你花一分钱,你收下我的礼物吧!”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没有办法,我得拿到佩饰回去交差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