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解救自己最重要的人

  • 追凶狂探
  • 鬼家公子
  • 5011字
  • 2020-11-25 16:40:04

“没错,我们发现最近有一些红金会的成员在高港市中心街道出现,他们乔装成买菜的小贩,但据我们的调查,他们都是组织里的人。”

“那有我父亲的消息吗?”

“对的,他们最近在把一个老头带到大和糖厂附近,我的警员在故意买菜的时候偷听到的。”

“大和糖厂?”

得知这个消息,谢福生兴奋不已,他立刻联系了自己的小队,找到云安易道:“你们准备好,去一趟大和糖厂,家父或许就在那里!”

“好的!”接到任务,云安易也是激动了起来,她早就在家里憋坏了,每天都锻炼却没有实际的行动,好像她这样的性格,不憋坏才怪呢,所以刚才谢福生跟她说可以行动的时候,她兴奋得几乎想跳起来。

她立刻通知了几位成员让他们做好准备,大家的速度也很快的,不到2分钟就在苏雅馨家的庭院外面站着了。

随后云安易驾驶了一辆装甲车,带着车上的精英朝着大和糖厂进发。

不到几分钟他们就来到了目的地,刚好谢福生也来了,他们一下车就想朝着糖厂里走,可是云安易却拦着说:“别急,好像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谢福生回头问。

“气息不对劲,我从前接受过无数的危险任务,可以感觉到一些危险现场产生的气息。”

“你说在这一带有危险?”

“恩。”

可是就算这样也得进去救自己的父亲,谢福生执意冒险进去,云安易却提议先派一两个人。

跟着他们来的,还有昔日方管家的攀登队,直升机队也在附近戒备了。

谢福生接受了云安易的建议先让几个攀登队进去搜索,几个人接到命令后,带着装备闯入到糖厂内部。

唐小芮和一些警察也在现场埋伏着,等待时机。

几分钟后一个攀登队用对讲机和谢福生说:“车间里只有生产砂糖的机器,还有许多材料。”

“没有问题吗?”

“没有。”

听到他说没事,谢福生带着云安易还有协会的人来到糖厂内部,看着这里的一些机器还在运作,估计一些工人刚才还在这里。

但知道有人来了,他们才躲藏起来的。

莫非这个糖厂也是红金会的人?

谢福生拿起手电和几位攀登队成员到处看着,拉开机器的按钮,让它们停止运作,不要吵闹的机器声让他们听着心里挺烦的。

安静下来后,不知道谁忽然大叫一声道:“不好,有炸弹!”

谢福生等人的背后到冒出了一身冷汗,云安易更是第一时间来到那个大叫的人身边,刚好这个时候唐小芮带着一些警员进来了。

还有拆弹组的人,她看到炸药后就说:“我们以防万一早就把拆弹专家带来了。

发现有炸弹,几个警队的拆弹专家立马围了上去,专心地检查起来,看还有时间,但大家已经退出糖厂了,留下几个人在这里。

在外面谢福生说:“都没有找到父亲的踪迹啊!”

“等下拆弹完成后,我们再回头检查,现在进去太危险了。”云安易道。

“好吧!”好几次谢福生都想冲进去,要不是云安易叫着他,估计他早已按耐不住了。

一会儿后,唐小芮带着几个拆弹专家走了出来,说已经成功拆除炸弹了,谢福生和云安易互相对视一眼,放松的再次回到车间里。

他们走进车间的时候,许多警察也同时走到里面帮忙搜索。

唐小芮在对讲机里和其他人吩咐了几句,所有警员连同谢福生的攀登队就开始忙碌了。

他们搜索的范围覆盖了整个工厂,到处检查,包括饭堂、车间、宿舍等等,每个地方都有人进行地毯式搜索。

搜着,不知道是谁说了声这里有密道!

谢福生和云安易带着人走了过去,发现一条隐藏的楼梯下还有一个低矮的门。

这个门好像给孩子开的,成年人都要蹲着身子才可以过去,但为了探索,大家只好撞开门后蹲着下去了。

门是由云安易撞开的,她的身手很好,对于她来说这么简单的门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破开门后考虑到这个地方能进去的人不多,唐小芮只让两名警员跟着,另外是谢福生的一个攀登队他本人,接着就是云安易。

几个人蹲着一个跟着一个进入到密道里,唐小芮走在前面,等他们经过一条通道后,眼前又多出一个偌大的空间。

这一带放置着更加多炼制砂糖的机器,但看起来上面都长满铁锈了,应该是很久没有人使用的。

他们在密集的机器中到处喊了起来,到处寻找着谢天明的位置,找着唐小芮接了个电话:“怎么了?”

“唐警官,我们在外面抓了几个人!”

“好的,我现在出来。”

放下电话,谢福生就问她怎么回事,唐小芮说外面有收获。

他们一起来到外面,几个警员就说,你们在地下层搜索的时候,刚好这几个人正要回来,看他们的打扮脏兮兮的,好像才刚在垃圾堆里出来,才靠近糖厂就被我们抓获。

“做的不错!”

在逼问下才知道他们都是红金会的人,他们说谢天明就在糖厂的楼顶,真奇怪了,之前大家都搜索过一次都没发现。

唐小芮骂他们道:“你们!马上带我们上去!”

谢福生跟在他们的背后,看来地下层找不到只能去楼上了。

到达楼上,本来我们找过的四楼,在几个红金会成员的按动下,头顶落下来一条楼梯,原来机关在一块地板的缝隙里,够隐秘的。

唐小芮爬到上面去果然发现里面囚禁了两个人,不仅仅是谢天明,方管家也在,红金会成员说本来今天晚上就想把他们带走去卖掉,没想到还是被宰了。

“你这些混蛋!”谢福生举起手臂一拳揍了过去,把两个男人揍的脸庞猪头一般肿了起来。

出了一口气后他才护送自己的父亲和管家去了医院,经历那么长时间终于找回父亲了,谢天明显然瘦了不少,可怜地和福生道:“呜呜那天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被黑布包起来一阵暴打,我们是得罪什么人了啊!”

谢福生知道这件事和自己有关,对方的头目还是个女人,他不好意思的说:“父亲让你受罪了,以后有云安易他们保护你,不会再有问题的!”

“那你呢?”

“我不用人保护,最多只要一个助手。”谢福生回答。

坐在病床上刚被治疗的谢天明现在身上的伤势才稍微好点,他为了脱离苦海而开心了起来,不过最近承受的痛苦实在太多了,他将会一辈子都不能忘记。

谢福生来到方管家的病房,看到他情况不怎么乐观,一位老医生来看过他说胸骨断裂严重,就算死不去这辈子也难以好像正常人一般生活了。

来诊断他的竟然不是谁,正是上次在汇天福的张医生,这次他身边还多带来了一个更加老的中医,这个人名字叫罗鸿煊,谢福生看到过他,好像是另一个高港市有名的中医。

他们都集中在方管家的病床前研究着,谢福生来了,张医生第一个反应过来:“怎么又是你?”

上次在汇天福中药堂的时候,自己没有医好查部长,已经被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又发现谢福生,知道自己没有他的医术厉害,张医生当然不自在了。

“我怎么不可以在这,他是我的管家,他的病我会去医的!”

“哼,小子别以为上次那种迷信的病你治好了,这次也一样,这次可是真正的疾病,骨骼碎裂你有办法?”张医生蔑视地看着谢福生。

此刻罗鸿煊正在给方管家诊治,在他把脉和抚摸患处之后,方管家好几次痛的叫了起来,罗鸿煊却说:“这种情况,只能用按骨术纠正,后用中药慢慢调理,只是会很痛苦的。”

“我不要!没有好点的方法吗?”方管家一脸害怕的说。

“你如果不想好,我也没有别的方法了。”

“你们不要乱来,让我看看!”谢福生看到罗鸿煊让方管家如此痛苦就骂道,来到他的身边,此刻他痛的很,只能微微动一下嘴巴道:“少爷,对不住了我这个老骨头看来是不行啦!”

“不要这样说!你会好起来的。”谢福生亲切地说道,方管家对他们谢家恩重如山,不离不弃,他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救活他。

根据方管家的说法,这胸骨是被红金会的女守卫狠狠用铁棍打断的,理论上以现在的医学要复原都会有后遗症,方管家心想自己以后都不能好像从前一般服侍谢家了,不禁感觉到心灰意冷。

但谢福生似乎很有自信,他小心地抚过了方管家的胸骨,本来方管家以为会很痛的,奇怪的是他在被谢福生的手接触的一刻居然不痛,而且还有一股股暖流在他的身上打转,让他本来还痛的厉害的骨骼稍微好了一些。

他惊讶地看着谢福生,一会儿后,谢福生说了句应该没问题,便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了一些蓝针用口水舔了一下,看到他这个举动,旁边的老中医罗鸿煊却鄙夷道:“就几根针还用口水如此低俗的方法,你以为自己是华佗再世啊?”

此刻张医生也不肖说:“一看他好像有几把刷子,但风水算命的东西,对这个严重骨骼创伤,绝对不会有效!”

上次他看到过谢福生诊治,就那针法还行,其他的都没什么大不了,这次虽然还是用针灸,但情况绝对不一样了,他不看好谢福生。

心想如果他这次搞砸了,不仅仅会害死人还会让他从此一劫不复,以后高港市将不会有人超过他和罗鸿煊的医术。

谢福生没有理会张医生和罗鸿煊的冷嘲热讽,熟练地在方管家的肩膀和胸骨的某些穴位上针灸了起来,一看到谢福生的针法,张医生这次看不懂了,但罗鸿煊却说:“乾坤云明针!”

“不错!”谢福生称赞了一句。

没想到这种失传已久的针法居然会在一个年轻人手里出现,罗鸿煊虽然也会各种针法但这一手他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加上他都已经是这把年纪了,对方看起来才20来岁。

一下子他的老脸通红感觉到特别不好意思,如果罗鸿煊知道之前谢福生使用过针的话,他根本就不会来,这点张医生可是没有告诉他的。

一会儿后方管家的口中吐出了一口黑气,谢福生缓慢地收起了蓝针,再打开一些药方说:“之后你再用茯苓30克、菊花10克、蒲公英15克、肉桂5克、乳香15克、柴胡15克、当归15克,开水煎服,一天两次,以上中药有活血通络,舒筋行气的作用!”

“谢谢了少爷,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你果然医术高明啊!”看到方管家如此精神的模样,张医生和罗鸿煊都知道,他肯定没事了。

看到谢福生如此厉害,罗鸿煊也佩服不已,他说刚才也想到用差不多的中药来治疗,可是没你这么快,好小子,你这么年轻就有这样的医术,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老先生过奖了,我只是尽力帮助自己的管家而已。”

虽然张医生也很吃惊,但他怎么也不想称赞福生,内心反而产生更加多的嫉妒和不甘,他没有说话,但脸上的不悦显然可见。

罗鸿煊看也不需要自己了,就拉着张医生快步离开,谢福生说不送了,他们很快就走到病房外,谢福生则是小心地照顾着方管家。

“这回不是你在,估计父亲都不能坚持下去了,我看他受了很多苦。”

“少爷我为老爷承受的这一击是理所当然的,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听到方管家这么说,谢福生感激不已,他只好紧紧握着方管家的手,希望他快点彻底恢复。

他让人煎好中药亲自喂方管家喝了一次才离开,他可不能一直在医院陪着父亲和方管家,他子自己也有点事情要处理的,

首先是唐小芮那边,抓获红金会的人后,需要他过去一起处理一些事情。

到了警局,谢福生第一时间找到唐小芮,她说两位已经认罪了,但不敢公出其他红金会的成员,现在也只能调查到这里了。

“以后慢慢揪出来吧!”谢福生说着无意中看到唐小芮的脸庞上有一阵阵奇怪的黑气覆盖着,他就说:“唐小芮,最近你会有厄运降临?”

“怎么了?你在开玩笑吧?”

“我看你的额头一阵阵黑气,脸色惨白,印堂都被覆盖了,眼睛里都是血丝,这是灾难之前的预兆!”

“呵呵,我一个警察难道会相信这些迷信风水之事吗?”唐小芮道。

“你不能不信,相信我,不然你这几天就会有血光之灾!”谢福生坚定道。

如果不是知道谢福生厉害,唐小芮早就把他赶出去了,他居然在自己的面前总是说什么好像算命一般的东西,但看到谢福生格外的认真,她一时间又不敢反驳。

谢福生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一个白玉吊坠道:“这次你帮我破案,救回了父亲,就算不是你有事情,我也会把这个白玉吊坠送给你的!”

“这是什么饰物?”

“有了它,你就可以逢凶化吉,不会遇到危险,开车也安全多啦!”谢福生兴奋道。

“哈哈,真的吗?”其实唐小芮不是很相信的,但她看到白玉吊坠还挺晶莹剔透的,应该价值不菲,加上这次自己帮了谢福生,不说这是行贿就当是对方送给自己的礼物也可以。

唐小芮收下了白玉吊坠说了一声谢谢,并且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谢福生也没想到她会在自己的面前直接戴上的。

不过看起来唐小芮带起这吊坠还真漂亮的,她主动问谢福生道:“我戴这个吊坠好看不?”

“还不错!”看到唐小芮雪白的锁骨露出,谢福生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很快告别了唐小芮,回到家,发现苏雅馨回来了,他就告诉她父亲已经找到了还有方管家,得知这件事苏雅馨说要去医院看望谢天明,两人在夜里直接去了医院。

看到苏雅馨来了,谢天明也挺高兴的,从前是有点看不起她这个媳妇,但经历了这么多好,他看开了,他对苏雅馨说:“你们以后必须要好好的活着,而且趁着年轻赶快给我生个孩子吧,都结婚多久了,居然连个孩子都没有!”

提起这件事谢福生和苏雅馨都有点尴尬,他们虽然在一起了,但却还是没有这样的打算,谢福生只好道:“爸,这个不能心急的,得慢慢来,再说我还想继续认真工作!”

“就算是工作也可以生啊,毕竟你们随时可以请人照顾的,我老了退休也可以帮忙带着。”

“这个,到时候再说吧!”苏雅馨尴尬道。

谢天明没有逼迫他们,心知自己儿子的性格,他只是随便提了一下感觉有点累了,他让谢福生和苏雅馨去隔壁看看方管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