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真迹

  • 追凶狂探
  • 鬼家公子
  • 3047字
  • 2020-11-25 16:40:03

说着很多人围观过来了,他们都对着谢福生指指点点的,苏炳添说:“这作品怎么让他亏大了,这是我们亏了啊,你是怎么看的!快给我把钱要回来!”

“别生气,我会想办法的。”谢福生安慰道,可是苏炳添却有点恼火:“你觉得你非常懂古董行吗?在这里的都是老一辈的鉴定师,就你这经验,估计看个赝品都不行吧?”

呵呵,被苏炳添这么一说,附近的一些人忍不住笑了起来,苏雅馨连忙拉着自己的父亲说:“你不要这样说谢福生,其实他不懂也正常啊,他很少来古董街的!”

“我不管,今天的事情如果他处理不了,我可不想让他继续当我的女婿,你们离婚!”

“啊,父亲你不要......”

苏炳添对古董的事情看的很重,居然为了这个劝自己的女儿离婚,但谢福生没有动怒,他从和苏雅馨在一起就意识到,她家里人没有一个是容易对付的。

就上次她奶奶的生日,开始他就已经被压制的很厉害。

“你等我给你看看吧,这幅八骏全图不是你想象的如此简单,古董老板,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吧!”

“呵呵,就一幅破画你还想赌什么?”

谢福生拿着画摊开,此刻一位老头子眼前一亮的来到了他的面前惊讶道:“这不是八骏全图吗?”

“老先生你也认识?”

来者可不是别人,而是在古董界很有名气的姜教授,就算是苏炳添一看到他都非常的惊讶。

一直而来,苏炳添都很想和姜教授接触的,想和他交个朋友一起研究古董的事,没想到今天真的看到他的人。

“这张画虽然是临摹的,但也非常生动,我愿意出2万的价格买下!”

听到姜教授的话,古董店老板说道:“呵呵,既然有其他人买,你就立马答应吧,回回本也好!”

苏炳添一听到姜教授要画,立马来了兴致,如果这次他真的买下,或许就可以趁机会交个朋友了。

但谢福生却摇头道:“这幅画我们不卖!”

苏炳添马上就来气了:“喂喂,你这是什么意思,人家姜教授看上我们的作品,那是咱们的荣幸,你居然说不卖?”

“谢福生,你就卖了啊,不要再和父亲对着干了!”此刻苏雅馨的称呼也改了,她看到自己的父亲今天真的被气怒了,不敢再惹他生气。

谢福生摆摆手道:“别急。”

“什么别急难道你再继续放着,这幅画就能卖个几千万吗?”苏炳添咒骂道。

哈哈哈呵呵。

这句话一出,周围许多人又开始嘲笑起来。

害苏炳添和苏雅馨都有点没有面子了他们就更加迁怒到谢福生的身上,特别是苏炳添心想这个厨子不懂古董来看什么的,不要以为做菜美味就以为看古董都一样。

“难道你觉得价格不高吗?年轻人那我可以再提高3万到5万,已经是很高了,你去到外面的古董店鉴定最多只能3万。”姜教授看谢福生没有反应就,提醒道。

谢福生依然摇头说:“不行这画我们真的不卖!”

苏炳添又骂:“你这个混蛋,这画又不是你出钱买的,你说不卖就不卖吗?”

“福生你到底怎么了,你给我卖了它,别固执了!”苏雅馨此刻也忍不住骂了起来,之前对谢福生的改观,现在又开始奔溃。

就因为一幅画,谢福生其实有点心寒的,但今天如果不解释清楚,估计自己又不能翻身了,他说:“我不卖这画当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这幅画内部可是另有乾坤的!”

“另有乾坤?”姜教授听到这句话也是微微吃惊,不过他又想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如此狂妄自大呢,动不动就装。

“没错,今天就给你们认真鉴赏一番吧!”谢福生说。

“鉴赏?这幅破画还有什么值得鉴赏的!”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正是古董店老板,听到他的话后,许多人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家都觉得谢福生太不知廉耻了,竟然和姜教授如此说话。

“哈哈,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许多人骂了起来。

“如果我说这里面真的有奇迹呢!”谢福生道。

“怎么可能,这怎么看都是临摹本的,你如果这么肯定的话......”

还没等古董店老板说完,谢福生直接说:“我们来个打赌吧?”

“哈哈,好啊,你想怎么赌?”

古董店老板看着谢福生,心想今天遇到个傻子了,拿幅破画到处卖弄的,还要打赌,今天有机会狠狠地宰他一笔才行。

“如果我等下没看出什么迹象,那我可以再给你50万,如果看出了,你就把50万退给我岳父!”

“哼!谁是你岳父,你这个废物不要乱叫,如果你等下什么都看不出来,苏雅馨就要和你离婚!”

本来苏雅馨都不想那么绝的可是现在她真的有点害怕,要知道古董是他父亲最喜欢的,如果这一次弄得他开心的话,那以后一定很难相处。

但她又不想放弃,她只能沉默看着事态的发展。

“别动不动就离婚。”谢福生说着,古董店老板兴奋不已,他不是想看他们的好戏,只是觉得这傻子怎么还赌50万,等下自己不就可以多赚一笔了吗?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那破画里还能有什么别的值钱的东西在里面,所以他想这次一定是赚定了。

谢福生让古董店老板拿来一杯水,他照着去做了,谢福生放好画在一张桌子丧,先喝了一口水然后鼓起嘴巴用力地喷到了画上!

随后再次喷了几次,众人都惊讶的看着他的动作,姜教授此刻也注视着他,一会儿之后,本来很普通的八马俊图上居然慢慢开始泛着奇怪的金光!

发现这迹象,姜教授的内心突然猛然的跳动了起来。

不会吧?

他好像失去控制一般直接扑到了八马俊图的前面,一副老泪纵横的看着它:“莫非这是真的八马俊图?”

这句话一落下,周围的人都惊惧的几乎都叫了出来,大家纷纷想上来看一眼,此刻苏炳添也吓得来到了画面的前面。

八马俊图上熠熠生辉,就好像全部快马都全部奔腾起来了,这种迹象非常的生动,活灵活现的,就好像每次都能看到快马在身边围绕。

“好美的画!”姜教授惊叹道。

他知道上次在罗德拍卖会上,就是徐悲鸿的一张普通的作品都已经是几亿了,如果是这个八马俊图真迹,那价值绝对是不可估量的。

许多人都叫了起来,大家都很想去亲眼目睹一下这八马俊图真迹的画面,毕竟这是每一个古董爱好者一生的梦想。

苏炳添和苏雅馨也在看着,虽然雅馨不是很懂,但她从父亲和姜教授的反应中可以得知,这绝对是徐悲鸿大师的八马俊图。

在大家惊讶赞叹的同时,有一个人却大惊失色,站都站不稳了,这个不是谁,正是古董店的老板司高超,他也知道这幅作品是真的话,绝对价值连城,自己居然用50万就卖了,加上打赌输掉他还要给出50万,这就不是说他把如此名贵的作品免费送给了他们吗?

司高超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只能颤抖着嘴巴说道:“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怎么可能啊?”

周围的人都在称赞谢福生的眼力高超,苏雅馨更加是走到谢福生的面前道:“你是怎么看到这张画面下有暗格的!”

“无意中看到的,没想到居然没错。”其实谢福生一看到苏炳添手中的作品,早就发现它上面散发着一种别的作品没有的光芒。

和苏雅馨说的只是谦虚而已,得知这幅作品如此的昂贵,苏炳添兴奋得竖起大拇指道:“福生你果然厉害,居然给我买了一幅如此珍贵的作品!”

“过奖了,我也只是运气好罢了。”谢福生回答着,他提起了50万的事情,司高超更加错愕了,不过此刻苏炳添高兴道:“那50万就算了,福生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个50万就当我们送给司老板的红包吧!”

既然老丈人都不计较,谢福生当然不会去管,带着兴奋他们拿走画正要离开,姜教授居然主动来到了谢福生的身边:“你们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有机会可以给我们的其他教授去你家鉴赏这幅作品吗?”

“当然可以,不过你还是先问问我岳父吧!”

苏炳添本来就想认识姜教授的,如此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怎么可能放弃,他喜笑颜开的说道:“我贤婿的回答就是我的回答!”

苏雅馨连忙白了他一眼,刚才还让别人和自己离婚,现在就改口叫贤婿了。

此刻他们高兴地上了车要离开,同一时间,司高超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拿起手机就拨打道:“大哥,这次碰上大事了,如果干掉他们,我们将会享受一辈子的福啊,是徐悲鸿的真迹,定位我已经发过去了,必要时候不要留活口!”

“知道啦兄弟,这回干完后,我们就全部退休吧!”

司马破兴奋地喊了起来,收起手机,他和旁边几百个纹身男说道:“出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