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另一个活过来吗
  • 追凶狂探
  • 鬼家公子
  • 2042字
  • 2022-05-03 10:48:00

“三、二、一!结束!”刘芬芳的话音刚落,小莹的双眼猛然睁开,口中也急速呼吸了起来,刚才她好像呼吸极其困难的,有什么东西堵塞在喉咙一样,这次终于好点了,看催眠已经结束,我和夏侯平安连忙进入到病房。

之后我就询问小莹的情况,她说:“我梦见一个警察为了救我们而用自己的身体挡子弹。”提起那个警察我立刻拿出了郭海峰的照片给她看,结果小莹确定了是他,之后我又让小莹继续说下去。

“我因为那个警察的帮助逃了出来,不过途中又被一个人追捕,这个家伙的名字是练志尚,我在他和一个手下聊天的时候听到的,本来他们应该可以找到我的,幸亏我冲到了人群中无意中躲过了一次危险,那个地方的人都在吃夜宵,也就是因为这样夏侯平安才遇到了我。”提起夏侯平安,小莹看向了他。

夏侯平安也微笑着,我说你们了两个挺有缘分的,现在知道练志尚有问题,估计这个绑人案就是他干的了,至于夏东海绝对也脱不了关系,只是现在还没有他的证据。

这次小莹帮了我们不少应该好好感激她的,有时间就请她吃饭,但现在警局要忙碌了,我们得去抓捕练志尚,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我让肖元德帮我监视练志尚有一段时间了,而且之前在警局的时候,我和他提出了一个计划,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同意。

早的时候我们已经在练志尚的身上布置了一个局,而且这个局夏东海也在其中,那家伙自以为自己得知了我们的一切然而我只是在将计就计而已。

由于小莹这边好点了,夏侯平安得马上回来警局,之前不是因为有这个特殊任务,他那能小莹玩这么多天啊,离开刘芬芳的地方,我们直接回去了,当然之前也送小莹回了宿舍,我们一到警局之后,我的手机就响了。

肖元德告诉我,警局的外面来了许多记者,好像想追问我们警局这个连环绑人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这次如果开一个记者招待会的话,应该可以让练志尚和夏东海更加紧张起来。

那我就接受采访吧,由于现在自己是局长了,这种活动想不参加都不行,离开了办公室,我直接来到了警局的外面,发现那些记者早就包围这里了,当我一出现,好几个记者就涌了上来问道:“何局长,听说你们已经掌握了那绑人案的重要线索,知道那些才是罪犯了,现在就是等待他们浮头而已?”

“对啊,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缉拿他们,现在我们联系了全国的警察一起配合,从何路、海路和空中封闭了所有能够逃跑的通道,他们那些犯罪嫌疑人再也逃不到了!你们不要想着过来自首,由于我很快就会出现在你们面前!”我对着摄像机的面前义正辞严地说出了狠话,我想现在如果练志尚看到的话,他一定很紧张,夏东海也会吃惊不浅,这样的新闻他们敢不看吗?因为要缉拿的正是这两个家伙。

我就是要起到这种效果,让练志尚首先紧张起来,那么我想得到刘思晴的机会就很大了,时间差不多了,我看着手机,等待着练志尚给我电话,很快他果然打过来了,我就知道他会中计的。

“我同意你的计划,刘思晴我已经从夏东海手中得到了,现在我把她还给你,但你得给我开一条离开中国的绿色通道。”练志尚在电话里说道。

“好吧,记住只有我看到了刘思晴的时候才有机会让你离开!”我叮嘱了一句之后直接回头通知各位,现在是时候召开一个刑事案件会议了,关键时刻终于到了。

肖元德在这次任务中起到很关键的作用,因为去见练志尚的人是他,不是我,我还得跟踪夏东海把刘思晴交给练志尚的车子,那个任务我已经安排人手在附近监视了,也有警员帮我钓着那车子,现在呢我让肖元德过去会见练志尚。

接着和夏侯平安道:“你和高强和我钓着那神秘的汽车,他好像在某个地方停下来了。”

听到我说话,他们两个都同时说了一声是,接着我让技术部的李鸿给我们定位刚才那警员跟踪的位置,发现那目标竟然是坤福岩精神病院。

没想到他们把那些被绑的人都送到了这里啊,这个地方之前有罪犯人员出没,但被抓捕后就荒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有人在里面开始工作了,既然知道了位置我和夏侯平安他们就开始出动了,事不宜迟这次如果耽搁了什么,可能刘思晴就有危险了。

一路飞奔到达了坤福岩,我拿着武器和夏侯平安从正面的楼道上去,高强则是和另一名警员用电梯,到达精神病院的二楼我发现一个墨镜男正在和谁通话,说到什么正在开始检查肺部那些,我就直接拿着枪指着他的背后。

那家伙知道不对劲立马举起手投降,我让夏侯平安给他手铐,之后我一路前进来到了一个手术室,看到那些医生正在对刘思晴做手术,我就从背后又用枪指着他,然而其他的医生竟然想逃跑,他们全部往手术室的门外面冲去,幸亏高强刚好也带着人来了,那些医生和护士被我们包围了,接着又来了更加多的警察。

坤福岩基本上都被封闭了,没有一个人可以离开,等抓到人之后,我就扯着那个正在给刘思晴开刀的医生骂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这是人体移植实验啊,我们想把这些正常人的器官切出来,然后卖给一些有钱人给他们治病!”

“这是违法的,难道你想杀了一个人再让另一个活过来吗?你们是怎么做医生的,这种基础的医德都没有,还是医生吗?”我咒骂着,真想直接在这里揍这些医生一顿。

之后我又问这个家伙:“谁指示你们做这些的?”

“那家伙好像姓练,叫练志尚,整个医院都是他最近包下来的。”医生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