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场劫难
  • 捡漏金瞳
  • 沧舟
  • 2121字
  • 2020-11-25 15:59:42

“小宝,睡了吗?”刘桂花站在齐天宝的门口敲门问道。

“妈,我还没睡。”齐天宝起身忙去开门。

“这是你的学费钱,明天去大学报到吧。”刘桂花说完,将手中的七千块钱放在了床头,转身就要走。

齐天宝知道自己的家境,勉强吃喝还是没问题的,但根本就没有什么存款,要知道,一个农村家庭,供养一名大学生简直太难了。这七千块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妈,你等一下。”齐天宝急忙喊住了刘桂花,“咱家没有存款啊,这钱……”

“下午那会儿,你爹把家里的耕牛卖了!”刘桂花说着说着,眼睛里含着泪珠。

耕牛是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了。

“可是,卖掉了耕牛谁来拉犁?地里的活怎么办?”齐天宝又问。

“你爹拉!他有的是力气!小宝,拿着钱,好好读书,全家人就指望你了!以后不要再提退学的事了!听见了吗!”刘桂花怕自己哭出来,于是说完,就匆匆离开了房间。

这个家庭实在是太穷了,刘桂花和丈夫齐建军就靠着十多亩地来维持一大家子的开销。

如今又要供养一名大学生,这无疑是从家里雪上加霜。

这段时间,齐天宝也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与其让父母累死累活地拼命供自己上大学,倒不如不读这个大学了。

反正自己已经长大了,有膀子力气,进城打工早点赚钱,岂不是比上大学更好?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父母时,没想到父亲暴跳如雷,指着齐天宝的鼻子骂道:“不上大学能有什么出息?以后再敢说这样的话,我打断你的腿!”

在大多数农村人的眼里,似乎只有上了大学,才叫有出息,才能改变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日子。

所以,他们会不遗余力地去供孩子上学。

齐天宝当然也知道上大学的种种好处,只是出生在这贫穷的家庭里,他实在是不忍心再看到父母为了自己而操劳辛苦……

正想着,突然就听院子外面一阵剧烈的砸门声和叫骂声。

齐天宝的父母在村里老实本分,应该没有得罪什么人啊?这么晚了,谁在门外骂街呢?齐天宝匆匆赶了出去。

此时,父亲早已打开大门,客气地问道:“谁啊?出什么事了?你怎么骂人啊?”

从门外冲进来两名壮汉,领头的是村里子的石柱,他一把推开了父亲问道:“齐天意呢?我们找齐天意!”

按照村里的辈分,齐天宝应该称呼石柱一声叔,但他从来没有叫过,石柱这个人仗着自己有几个钱,在村里飞扬跋扈,从来都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原来是小柱子啊!这么晚了,你来找天意有什么事啊?”齐建军忙问。

“我告诉你!天意在我那里输了钱,欠了我五十万,说好了今天还钱,我他娘的等了他整整一天了!”石柱愤怒地喊道,“今天不把钱还上,谁都别想出这个门!”

齐天宝还有个哥哥叫齐天意,今天三十五岁了,还没有成家,家里实在是拿不出高额的彩礼,再加上现在的女孩儿也少,于是就这么一直单着。

看着同龄人一个个都成亲了,久而久之,齐天意也就失去了奋斗的心了,整天游手好闲,蹭吃蹭喝。但谁也没想到,他竟然去石柱那里赌.钱了。

“我哥不在家,他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齐天宝说道。

听了这话,石柱顿时愤怒了,他瞬间掏出了匕首,架在了齐建军的脖子上:“想赖账?”

“柱子,你……你这是干什么啊?”

“干什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柱子,你先冷静一下。”刘桂花一把拉住了石柱的手,劝说道,“你说天意欠你的钱,我们又没有见到天意,所以……”

“我就知道你们这家穷鬼会赖账!”石柱说完,扭头对身边的人说道,“牛二,把齐天意写的欠条拿出来!”

“这是欠条。”牛二说道。

齐天宝凑到跟前看了一眼,果然是他哥那歪歪扭扭的字迹。

“叔,既然是我哥欠下的债,我们家肯定认,你先把刀放下!咱有话好好说!”齐天宝说道。

“少废话!拿钱!”

“叔,你看这样行不,我先少还你点!剩下的,我慢慢还!”齐天宝说道。

“先还十万!剩下的可以慢慢换,但我要收利息!”

一听十万,齐天宝的头都大了。对于他这个家庭来说,别说十万了,就连一万恐怕都困难!

“叔,我这里只有七千块钱,你先拿着。剩下的,我们一定会还的!”

“小宝……”刘桂花跑了过来,一把拦住了齐天宝,“你疯了啊,那是你上大学的学费!”

“妈,你也看到了石柱他……”

“你别管了,不是还有我和你爹吗,都一个村里住着,他石柱还能把我们老两口子给吃了啊?”

“你们瞎嘀咕什么呢?快点还钱!再不还钱,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啊!”石柱叫喊道。

“小柱子,我看你是疯了吧,你还敢动刀子?我跟你拼了!”齐建军喊道。

就在这个时候,齐天宝匆匆跑进了自己的房间,从枕头底下拿出了那七千块钱。

“石叔,先给你这七千块钱,剩下的,我会尽快给你补上!”齐天宝喊道。

见到钱之后,石柱的双眼直放光,他一把推开了齐建军,跑到了齐天宝跟前,夺过了钱,数了起来。

“正好七千,还欠我四十九万三千块!牛二,去看看家里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有都拿上作为抵押!”

话音刚落,牛二便冲进屋里,只听一阵噼里啪啦的摔砸声。

最后,牛二在财神像的供盘前发现了那件瓷鱼盘。

这是齐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瓷盘上面画着一黑一白两条阴阳鱼,活灵活现。

据说齐家祖上是位有名的风水先生。只是年代久远,无从考证。

“老大,你看这个值不值钱?”牛二拿着瓷鱼盘问道。

这时,齐建军一脸惊慌地喊道:“你快把盘子还给我!”

“你他娘的是不是傻啊?连个落款都没有能值钱吗?”石柱一脸不屑地把盘子摔在了地上,“走,咱们回去吧!”

齐天宝急忙蹲下来,捡起了地上的碎瓷片,就在这时,他感觉鱼的眼睛闪过两道金光,瞬间灼伤了他的双眼!

“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