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南华深处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4946字
  • 2020-11-25 15:59:16

江东郊区,南华山深处。

南华山是江东唯一的一座山,东西横跨三千米之距。山中草木旺盛,野生动物极多,虽已经被相关部门大力开发,形成了许多小的旅游景点,但大体上还是可以被称为野生动物放养地,尤其到了晚上,蛇虫遍地,浑无人烟。

山腰之处,一个淡黄色身影闪过,如风一般迅速穿梭,每每落地之时,脚下一点,便能借之跃出数十丈距离,正是提着沈炼跟柳清雪的慧心师太。

此时的沈炼跟柳清雪穴位都被封住,且急行之下话也说不得,只能靠眼神交流,清晰察觉到柳清雪眼中愧疚之后,沈炼无言以对。

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起初沈炼找到了破解兰花拂穴手的点穴之法,但慧心师太却似乎对他极为了解,每每关键时刻,便会重新补点他穴位,惹得沈炼几乎崩溃。

死尼姑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将我杀害之后抛尸荒野?不对,如若这样,她干什么要把柳清雪一并带来。

这是种未知的折磨跟威胁,沈炼第一次升起了一种无力绝望感,也是他醒悟前世之后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终于,一块隐藏在密林中的空旷平地映入了视线。慧心师太去势渐缓,落在此处。

沈炼心态已经逐渐放平,最坏的结果无非一死而已,何苦狼狈不堪让她看笑话,是以脚下刚刚着地他就道:“师太轻功修为都是高绝,竟是接连跑了四五个时辰!”

他讽刺意思极为明显,但慧心师太却表情不变,调息恢复之后才睁开了眼睛看着沈炼道:“小施主,今天如此作为实在迫不得已,你放心,只需你乖乖配合,我保证不伤你分毫!”

沈炼冷哼,形势比人弱,又何须废话。

柳清雪忽然想到了什么,隐隐激动起来,刚要说话,慧心师太却将她哑穴一并封住,急的柳清雪双目圆睁,眼中似有晶莹闪过,拼命摇头。

沈炼察觉到了些不对劲,来不及发问,就跟柳清雪一同被慧心师太同时抓住了左右手,旋即,一股浩瀚无匹的先天真气经由慧心师太体内分别沿着他跟柳清雪体内的经脉而入。

柳清雪尚未有什么太大感觉,只是感觉原本稀薄的真气忽然变得庞大起来,如同江河如海一般,沿她手心穴位开始蔓延,她体内真气因此被这股异常凶猛的先天真气带动而随即飞蛾扑火一般迅速融入,进而经由她跟沈炼手掌交接处进入沈炼身体。

沈炼则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九阳真气尽管跟明玉真气可互相交融,但他体内经脉却一时间根本适应不了慧心师太更高一等,已经达到先天的明玉真气。体内随着先天真气融入,隐藏在体内的真气似乎极为忌惮,跟先天真气僵持纠缠了起来,那种万蚁钻心的痛苦让沈炼冷汗迅速渗了出来,脸上狰狞。

“老……老尼姑,你……你到底做了什么!”话几乎是从齿缝中挤出,而慧心师太此时更加严肃,她也没想到沈炼体内那些薄弱的真气如此难缠,以她先天修为此时竟是奈何不得对方,眉头微皱,进入沈炼身体的真气又加了几分。

沈炼已经喊不出痛,脸色诡异的在红白之间转换,体内真气节节败退,先天真气步步紧逼,那种疼痛感也在迅速蔓延。这还不算,于此同时,另一只跟柳清雪贴在一起的手掌感觉到了另外一股较为柔和的真气也跟着进入,所幸的是这股真气近乎良药,将沈炼从那种生不如死的痛楚中拽了出来,真气到处,润物无声,修补着沈炼因此损坏的经脉,而且原本那些正跟先天真气僵持的真气这时也跟柳清雪体内真气汇聚在了一起,共同对抗来自慧心师太的压力。

慧心师太此时再也难以保持冷静,她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但知道此时必须做些什么。

先天真气源源不绝,慧心师太暂时忽略了柳清雪这边,而是全心全意引导沈炼真气。若是可以内视,便能看到沈炼体内另一部分真气已经不受控制的随着先天真气拉扯而一点点进入慧心师太体内,再由慧心师太引导进入柳清雪体内,彼此循环。

时间在这种光景下逐渐过去,沈炼原本痛楚的表情也恢复了自然,三人掌心交接,月光之下显得诡异而出尘。

终于,天空中一抹鱼肚白露了出来,一夜时间却在恍惚间过去。

沈炼跟柳清雪同时睁开了眼睛,彼此能看到对方眼中复杂,体内真气增加了很多,灵巧性也更加如臂指使。

慧心师太却不如两人精神状态好,像是老了几岁,她用毕生修为引导沈炼跟柳清雪真气交融,她在进行消耗。

察觉自己还是不能动弹的时候,沈炼沉声道:“师太,你目的应该是达到了吧,是否应该放了我!”

慧心师太不动声色张开眼睛,淡然摇头道:“这只是第一天,刚刚开始!”

沈炼惊愕,想到之前那种生不如死的痛楚,他忍不住想大骂出声,但却被慧心师太随意封住了哑穴,落得跟柳清雪下场一般。

“你放心,那种痛楚会随着修炼越来越淡。饿了吧!我去帮你们弄些食物!”

沈炼心急如焚想喊住她,但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慧心师太消失在密林之中,几欲恨死对方。经过这一次修炼沈炼明显已经感觉到自己跟柳清雪那种联系隐隐进了一步,若是长此以往,沈炼真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对这个女人生出难舍难分之感,到时岂不是对凌依依太过残忍。

柳清雪心里同样复杂,沉默着也不敢去看沈炼,她又何尝不排斥这种感觉。但排斥归排斥,这一切事情都是师傅促成的,对沈炼却是由衷愧疚,也不公平。

密林之中风声萧瑟,虫鸣四起,瞧慧心师太已经远去,沈炼不再浪费时间。他心存侥幸,若是慧心师太离开超过半个时辰,沈炼有完全把握可以解开穴位。

然刚刚入定冲开哑穴,一阵诡异的沙沙声在远处响起,难闻的腥涩味也是飘了过来。

旋即沈炼远远看到草木一阵晃动,一条长约三米,手腕粗细的大蛇朝两人蜿蜒爬来。

这蛇浑身泛着一种暗红,铁一般的颜色,夹杂有黑点,蛇头呈三角,脊背之上一条白线贯穿全身。

铁线蛇,江东市著名的一种毒蛇,毒性很烈,而且性格暴躁,常出没于密林深山等荒芜之地。但凡感受到任何威胁都会奋起伤人,据说中毒者半个小时内不进行救治的话就会死亡。

柳清雪显然也是发现了这条丑陋的怪蛇,她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特别是在看到铁线蛇朝她方向爬来的时候更是禁不住双眼恐惧。

跟修为无关,这是女人的本能,这种软体动物不要说是柳清雪,就算是沈炼见到也会有些忌讳。

“嘘,别激怒它,保持呼吸平稳!”两人身体都被控制住了行动力,尤其是柳清雪,现在连说话也是不能,是以沈炼能做的就是凭借对这种蛇的了解引导柳清雪。他恼怒慧心师太的肆意妄为,但仔细想来柳清雪其实也是受害者,是以本能的沈炼不想她受到伤害。

柳清雪此时表情已经由白转红,虽是美的不可方物,但眼中那种恐惧则让人对她心生怜惜,也就是这一刻,沈炼心里才将柳清雪从仙女位置上放了下来,抛开那些光环不谈,她其实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铁线蛇视力微弱到一种可怜的程度,捕猎也是凭借着对热度的感应,它是追踪一个山鼠而来的,压根不知道前方还有两个它所恐惧的人类,而那只山鼠在这一地段忽然间消失了,铁线蛇脑袋昂起四处感应,缓缓朝柳清雪靠近。

柳清雪大概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一条蛇吓的几乎崩溃,心里记着沈炼的交代,呼吸尽量平稳,心里祈祷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只可惜事与愿违,这蛇仿佛就是来折磨她的,反而径直朝她爬了过来,短时间距离她已经不足一尺。

似乎察觉到了眼前的人类跟山鼠的差距,铁线蛇警惕起来,蛇芯吞吐不定。

柳清雪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盼着它赶紧离开,形势极其紧张。

于此同时沈炼脑袋也在飞速转动,脑海中关于铁线蛇的了解一点点被挖掘,也是巧合,他前阵子研究毒性的时候之上记载的恰好就有这种蛇,也知道这种蛇是最为凶残的一种,甚至于比眼镜蛇还要容易暴起伤人。

正自想着对策,远处又一阵动静忽然响了起来,听声音应当是慧心师太回来了,又看了一眼铁线蛇,一个想法瞬间浮现。知道机会转瞬即逝,再不犹豫,当下大声喊了一句“小心”。

那条铁线蛇本来就感觉前方有危险,此时被沈炼大声惊吓一下子咬在了柳清雪小腿之上,旋即蜿蜒游走。

视线所及,柳清雪洁白晶莹的小腿之上两个齿痕清晰可见。

沈炼猜的没错,回来的人的确是慧心师太,听到沈炼喊叫她迅速来到两人跟前,手中还提着一些不知哪儿采摘而来的野果。

“发生了什么事情?”慧心师太随手帮柳清雪解开哑穴问道。

“她被铁线蛇咬了,命在旦夕,但我可以救她!”

柳清雪惊魂未定,沈炼抢先回答。

慧心师太吃了一惊,瞧见柳清雪腿上那两点痕迹逐渐泛青的时候本能想用真气帮柳清雪迫毒,不等她动手,沈炼又道:“铁线蛇毒诡异的紧,会迅速破怪人血液中的免疫系统,换而言之真气无法有效的祛除毒素。你快放了我,再晚就来不及了!”

柳清雪此时就感觉自己腿部已经开始麻木起来,试探用真气压制毒素,果然如沈炼所说难以起到作用。看了沈炼一眼,柳清雪眼中稍有愠怒,旋即消失。她冰雪聪明,联想到刚才沈炼那声大叫,已经猜到了沈炼目的。沈炼怕是故意惊扰毒蛇咬到自己,进而他好有理由迫使师傅帮他解穴,这手段虽合情合理,但总归让被利用的柳清雪心里极为不舒服。

慧心师太并未犹豫,随手解了沈炼跟柳清雪穴道:“清雪要是出事,我一定让你陪葬,快去!”

事已至此,慧心师太只能选择相信沈炼,她不敢拿柳清雪的安全做赌注。

沈炼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身体,扶着柳清雪坐在了旁边的大石之上,然后蹲下身体掏出针囊,随之控制了毒素蔓延。

慧心师太在旁虎视眈眈,沈炼稍有异动她第一时间就会重新控制他。

“去采药,那个方向,会开一种拳头大小的花,很是漂亮。这地方有铁线蛇,那种草药很好找!”沈炼随口吩咐。

慧心师太却不傻,沈炼现在已经恢复了自由,她怕自己离开沈炼会逃,是以闻言有些犹豫。

沈炼郁闷这尼姑死心眼,起身道:“你徒儿命在旦夕,你不去我去行了吧!”

说着他起身便走,慧心师太终究是关心柳清雪伤势,警告道:“你别耍花招,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她轻功极高,话音刚落,人已经在数丈开外,少顷就消失在视线内。

柳清雪这才定定看着沈炼道:“你是故意让那条蛇咬我的!”

沈炼毕竟有些心虚,解释道:“我没有脱身办法,更何况铁线蛇毒没你想的那么可怕,两个小时之内我都可以控制毒性,刚恰好听到你师傅回来的动静,所以才想了这么个损招,勿怪!”

“真是个好办法!”柳清雪冷冷讽刺,就在刚才,她吓已经被吓的半死,沈炼在那种关头还能够想到利用她,这是任何人都很难接受的事情。

“忍着点,可能有些痛!”

沈炼这时拿出一根银针,内力注射下银针尖端有光芒闪烁,他需要先将蛇毒泻出,没有刀具的情况下唯有用银针代替。

说完,并不给柳清雪考虑时间,沈炼手就迅速一划,柳清雪光洁的小腿上瞬时一股颜色有些发黑的血液流出,很是腥臭。

沈炼手指接连又点在柳清雪腿部几个穴位之上,与此同时,血液如同忽然受到了压迫,流动速度加快,而这时的柳清雪才感觉到了疼痛,她还算坚强,表情并未有所变化,只是偶然瞧见正认真帮她驱毒的沈炼,心里微微有了些异样。此时的沈炼表情专注,格外俊秀的五官似有别样神彩。不知为何,柳清雪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这男人假如现在放低姿态追求自己,或许……她会在心里认真考虑,只可惜他心里只有凌依依,而只当自己是普通人,这点从他刻意让铁线蛇咬自己就可见一般,若是凌依依,他应该怎么都不会吧。

大约两分钟左右时间,沈炼一直密切注视着柳清雪的伤口,直到血液渐渐转为正常之后沈炼这才点穴止血,松了口气道:“等师太将草药采摘回来后你告诉她只需揉碎敷在上面包扎一下就行,我得走了!今天的事情对不住,改天一定登门赔罪。”

说着郑重道了个谦,就要离去,柳清雪见此着急道:“若师傅没找到草药或采摘错了怎么办?”

“这,不太可能吧,慧心师太怎么会办不好这点小事!”沈炼迟疑道。

“我师父痴迷武道,其余事情并不如何擅长!”柳清雪又道。

“可我现在不走的话等她回来我就走不了了,到时怎么办?”沈炼将自己担忧说了出来,说着凝神倾听动静,生恐那老尼姑忽然出现。

“你放心就是,我用性命担保师傅一定不会再乱来,再说这密林一时半会走不出去,师傅修为已经到了先天境界,想追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倒是你,还请不要因此怨恨师傅,她行事一向如此,心却不坏。”柳清雪轻言说着,说到最后的时候有些愧疚,如果是她,显然没可能这么容易就揭过此事,毕竟师傅的行为怎么都说不通。

沈炼仔细考虑了一下,柳清雪说的似乎不错,他虽然现在可以跑,但难保那尼姑会再次追上。与其这样,倒不如信柳清雪一次,她能这么说,想必有把握。

“这样,柳小姐,一会师太只要答应不再纠缠与我,这件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沈炼最终打定主意点头。

“恩,我尽力就是,一定给你个交代。当然,你也需要给我一个交代。”

“给你交代?”

“你当利用我这事我会一点不介意么?而且还是如此卑劣的手段。”柳清雪很认真道。

沈炼稍有些尴尬,这是他唯一可以脱身的办法,于理之上说得过去,但的确挺伤害人的,而且根本难以解释,柳清雪若是不理解,他越说越糟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