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柳清雪相邀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3506字
  • 2020-11-25 15:59:15

秦放呆在警局好几天的时候才被放了出来,虽在里面,但最近发生的种种事情他却极为清楚。

阳光刺眼,秦放满头黑发出现了些银白,像是忽然老了是数岁。

前阵子长子逝世,他还未从阴影中走出,紧接着就是秦家的几个命脉一般的企业受到重大冲击,想要反击,但却被强制性压到了警察局调查。

他不知道是什么人盯上了自己,但内忧外患,让秦放知道秦家已经日薄西山。

秦子玉秦子武兄弟这时开车来接他,离了老远,秦子玉就急忙道:“爸,二叔跟外人串通一气,现在整个秦家已经乱成了一团粥,您赶紧跟我回去!”

他们两兄弟这些天费劲心思想把秦放给从中保释出来,但发现往日很好使的关系听到这事竟然纷纷拒绝,兄弟二人暂时还未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

毕竟是一家之主,整了整脸色,秦放沉声道:“走,回秦家,我倒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

……

沈炼有看报纸的习惯,他也在关注秦家的事情,关于这件事情的报道几乎占据了半个版面。

“秦家窝里斗,或将易主!”

“目前秦家旗下三家龙头企业股份多被秦荣收购成功,掌握了绝对股权,对立局面已成!”

慕青捷也在关心这件事的进度,她投入了大约二十多亿美元买了秦家股票,就在三天前有人以高价寻她转让,慕青捷还在考虑之中。

“不知道这次秦家事件的背后谁在主导,手段虽然无耻,但无疑是最为有效,且权势也不简单,竟然能在最关键阶段将秦放给收押,这可是赤裸裸的潜规则!”

慕青捷很客观点评,而后问沈炼道:“小炼,你关心这个干嘛,不是最讨厌这些金融上的事情么?”

沈炼揉了揉脑袋,忽然想到了楚牧这个名字,本能的,沈炼知道秦家事件的幕后推手极有可能就是他,因目前为止江东市没有任何人可以用这种手段对付秦家。

“姐,我记得你买了秦家股票,现在应该可以赚一些,抛了吧!”

慕青捷坚定摇头,完全外行人的目光看着沈炼道:“小炼,现在不能抛,形势很好,我预感我这些股票可能在一个月内还可以上几个阶梯!”

“姐,投资上你是天才,感觉也的确不错。但你有没有想过你如此大规模的买秦家股票很容易就会触动别人禁忌,你想一下,对方既然用如此手段对付秦家,自然不允许出现任何意外,而你所买的秦家股票就是最大的意外。”

慕青捷皱眉沉思,还有些拿不定主意。

正在悠闲喝茶的古兰心这时也道:“青捷,听小炼的,暂时不宜太过招摇!”

“好,好吧!我听阿姨的。”慕青捷满心的不情愿,不明白这对母子今天怎么回事,似乎在忌讳着什么。

“姐,忍一时风平浪静,现在不是高调时机,等把沈氏药业拿下再说!”沈炼不好解释这件事所牵扯的隐形东西,只能转移针对性。

听沈炼提到沈氏药业,慕青捷心情转好了些道:“小炼,最近咱们跟沈氏的合作很密切,事情正朝你预想的方面靠拢,届时他们想抽手怕也来不及了!”

“贪心是沈青云最大的特点,只要第一批药物的销售情况良好,他就再也离不开咱们制药厂。姐,这件事需要加快进度,你再推他一把!把目前咱们制药厂销售最热的两款药物也尽数交给他,暂时性咱们制药厂只要保持不亏本状态就行。”

看沈炼沉稳有序的安排着一件件事情,古兰心逐渐失神起来,当年的沈青山不也是如此意气风发么?这父子两人认真起来何其相似,但如今却已物是人非,一家三口却是永远都不可能再团聚一起。

心情一时间低落的呼吸不得,古兰心故作若无其事的往外走去。

“阿姨怎么了?”慕青捷张了张嘴,却没敢问古兰心,只能看着沈炼。

沈炼似有所感,眼中惆怅一闪而过勉强道:“让她安静一下吧!”

电话这时响了起来,沈炼见到来电显示,有些不可思议。是柳清雪打来的,沈炼怎么都想不通以她性格竟然会三番两次给自己打电话。

慕青捷本来跟沈炼聊天兴致挺高的,此时见到那个熟悉的号码不由无趣进了自己房间。

沈炼接了起来,电话另一端柳清雪的声音愈加冷清,道:“沈炼,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打电话,地点在柳家别院!”

“喂,喂!”沈炼刚要说话,电话就被直接挂断了。

沈炼稍楞,旋即莫名笑了起来,柳清雪不知道找他到底什么事情,不过一个电话打了三遍沈炼几乎能想象的到她该是什么心情,要知道以她高傲的性格,第一个电话邀请不到沈炼她根本没可能打第二个的,如今已经是第三个。

简单收拾了一下,沈炼已经准备前往柳家。

慕青捷调侃的声音这时从卧室中响了起来:“忍不住要去见你梦中情人了吗?”

沈炼苦笑道:“姐,你胡说什么啊,人家打了好几个电话,出于礼貌我也要去看看!还有,这件事别告诉依依,她就不能听到柳清雪三个字。”

“不告诉依依也可以,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吧!”

“不准跟除了依依之外的任何女孩或女人暧昧!”

“姐,你不是被依依给收买了吧!”沈炼听到这条件有些好笑,但却笑不出来,如果在跟李小雅事情发生之前沈炼可以正儿八经的打包票,但现在,总归多了一个心病,这导致他最近医院都不敢去,生恐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那女孩。

“别管这么多,你就说答应不答应吧!依依相信你,我可不信,你最近反常的厉害,我可不希望你回到之前那种滥情的性格!”

“我答应!”沈炼含糊说了一句,而后转身就走。

慕青捷见此微微摇头,她自然看出沈炼有些心不在焉。这本来不该她操心的事情,但慕青捷每每看到沈炼跟别的女人说笑无忌的时候总有些别扭,刚才的话算是替凌依依说的,某种程度来说也是替她自己说的。

……

秦家!

几乎所有重要的人物皆是汇聚一堂,秦家主位之上坐着的却不再是秦放,而是二家主秦荣。

他约莫四十来岁,面孔消瘦,胡须很淡,气质有些像是白面书生,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人野心勃勃奸诈狡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气氛凝重的厉害,秦家的几个长辈虽然感觉不妥,但利益面前,却都选择了沉默。秦放不在的这几天,秦荣在楚牧的帮助下或威逼或利诱,已然将所有秦家之人搞定,偶有不协同者也无伤大雅。

秦子玉兄弟跟秦放这时走了进来,秦子玉性格冲动,一见秦荣坐在自己父亲之前的位置上,当下就忍不住道:“秦荣,那位置也是你有资格坐的吗?”

秦荣对他不屑于顾,而是热情上前对秦放嘘寒问暖,极为真挚道:“哥,这些日子我天天为你事情犯愁,如今你总算是出来了,没在里面受什么委屈吧!”

秦放没有任何心情与他虚与委蛇,而是冷冷看着他道:“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怎么回事,否则我不会饶了你!”

秦荣表情一僵,再也装不得笑容,而是嘲讽道:“哥,无论是才能或是商业意识我处处都比你强,这件事还用得着解释么?秦家现在已经轮不到你做主了。”

“这件事你说了不算吧,想易主,你还没有这能耐!”秦放讥讽道。

“哥,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信,你看这是什么!”秦荣随意将早就准备好的合同扔在了秦放面前。

秦放拿起观看,起初还能保持镇定,但看着看着他忽然不可置信的扫视秦家众人。

“股权转让协议!”

“开什么玩笑,这些持有秦家重要股权的人竟然全部将之转给了秦荣,目前秦荣所持有的股权已经接近百分之五十!”

秦家人有些不敢直视秦放目光,其中三叔公秦正林这时歉意看着秦放道:“放儿,秦家这些年在你手中确实没什么起色,而前几天因为你的事情,导致秦家四面楚歌,负面影响深重,由荣儿接任秦家家主也是我们几个老东西经过深思熟虑的!”

“你……你们好啊,一帮利益熏心而又大义凛然的人,真不愧是好长辈,秦家迟早会衰败在你们这群老东西手中!”秦放已经有些失控,怒急反而有些癫狂笑了起来。事情的变化超出了他想象,他本来虽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怎么都没想到秦荣短时间就能将秦家管事人全部收买。

“秦放,这里是秦家正厅,你要撒野的话滚出去!”几个长辈人被说的羞怒,勃然怒道。

秦荣不着痕迹冷笑,而后悄悄发了个短信给楚牧。

……

“少爷,秦荣那边来了消息,大局以定!”

短信响了一下,周鲲旋即汇报正躺在椅子上晒太阳的楚牧。

眼睛也未睁开,楚牧懒洋洋道:“倒是没看错秦荣这个人,果然是一条忠心耿耿的狗。周叔,有了秦家,咱们楚家就等于在江东站稳了脚跟,不枉此行啊!”

“少爷智勇双全,这等小事还不是手到擒来!”周鲲随口恭维。

“周叔别夸我,这种手段只能用一遍,再用便不好使了。而且秦家的这次变故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怎么回事,其它家族若是联合起来不好办啊!”

“少爷,柳家日薄西山,不足为惧。齐家属上京市齐家分支,跟楚家有些渊源也可暂不考虑。如今仅需要考虑的是沈家跟苏家,这两家关系最近极为密切,可能要费些力气。”

“恩,短期内不宜再有所动作,我便好好消遣几天,跟依依亲近亲近!”

周鲲眼睛一亮道:“少爷,若您能拿下凌海川之女,其它事情与之相比倒是次要了!凌家的财力可是真正的富可敌国,而且国内的影响力也几乎达到了巅峰,您要是能娶了她,楚家未来家主的位置非您莫属。”

“任重而道远啊!”楚牧伸了个懒腰。

“要不要老奴……”周鲲想到沈炼这个最大的绊脚石,表情阴冷的做了个杀人手势。

“暂时不用,如此有挑战性的事情怎么可以就此解决,太过无趣!”楚牧浑不在意摆手。

“对了周叔,你帮我备车,我去凌家拜访一下凌海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