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鬼爪周鲲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476字
  • 2020-11-25 15:59:15

沈炼却是不如欧阳茱萸想象的如此狼狈,他如今罡气控制已经随心所欲,是以用来阻挡雨水片刻却轻而易举,而且他之所以如此其实也仅仅只为给欧阳茱萸留下一个好印象,有些朋友值得交,不管是欧阳茱萸的性格或是她身后的欧阳铭都值得沈炼博取欧阳茱萸好感。

一路急行,雨点打在他身上的时候如同碰到了一层无形屏障,悄然滑开,并不明显。他浑身也并无一点水渍,诡异而奇妙。

幸好的是此时街道上并没什么人,否则怕是会以为自己碰到鬼了。

宾利车内,楚牧一脸玩味的看着远处的沈炼道:“周叔,神武之境,这沈炼倒也不简单!”

周鲲眼中精芒一闪点头道:“的确是神武之境,如此年龄能达到这种境界可说是天才,只可惜啊,得罪了少爷,迟早都要夭折!”

“不不,一个很有趣的人,杀了太过可惜。很久没碰到让我有心思玩玩的对手了。再说他今天送依依了一条项链,周叔猜猜是什么?”

不等周鲲说话,楚牧就道:“是清心链,这个沈炼可能不单单是沈家人这么简单!”

周鲲听到清心链惊讶道:“古家的清心链!!怎么可能,据我调查,沈家不可能跟古家有任何关系。”

“周叔,您忘了一点,沈炼一直有一个来历不明的母亲。我猜的没错的话,她应该是古家的人,而且能够拥有清心链,说明她在古家的身份绝不会简单!”

周鲲冷笑:“那又如何!”

“是啊,那又如何!”楚牧拍掌大笑,而后是以周鲲将车子朝沈炼开了过去。

沈炼站在雨中冷眼看着那辆宾利大模大样靠近自己,他没有收起修为,也没有必要。见到楚牧的第一眼沈炼就感觉到他修为不会比自己稍差,甚至是更强,既然都是同道中人,自然无需藏掖。

宾利车在靠近他一米位置停下了,喇叭响了起来,车内楚牧笑眯眯的对他招手,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看上去有些特异的老人,之所以说特异,是因为他的眼睛,死气沉沉,没有任何生机。

沈炼本能忌讳,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拉开车门走了进去,单刀直入道:“楚公子,跟了我一路,不知有何贵干!”

“其实也没什么重要事情,但相识便是缘分,你感觉呢?”

“缘分?依依是我女人,而楚公子似乎别有所想,您感觉我会认为跟您有缘分么?”沈炼感觉格外好笑道。

听沈炼提到凌依依,楚牧眼神稍稍明亮,笑的更加亲热,环着沈炼肩膀道:“依依就算跟你结了婚也未必就是你的女人,不要说我,任何人都有资格跟你抢的,你最好小心些,至今为止,我想得到的女人还从未有得不到的!”

他说的随意,但话里那种不依不饶则让沈炼心里微冷,不过并未表现出来,而是极自若道:“楚公子跟我说这些没用,您尽管去争取属于你自己的,您叫我上车来难道不是要送我回去!”

“对对,周叔,先把沈公子送回去!”楚牧恍然大悟,吩咐周鲲开车。

随意启动车子,周鲲回头面色冷淡看着沈炼道:“小子,去哪儿!”

沈炼从上车以来对这老人一直心存警惕,但他忽然回头,沈炼体内真气还是不由剧烈波动起来,心里吃惊,这神秘老头看上去是楚牧的仆人,似乎比之以前刺杀他的古秋明还要来的恐怖。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沈炼心平气和的告诉了周鲲家的位置。

一路之上,周鲲始终沉默开车,倒是楚牧,似乎拿沈炼当朋友一般,随意讲上一些话题,显得随性而又见多识广,虽年轻,但言语之间却有种别样的魅力。

尽管知道他是凌依依的追求者,但沈炼依旧对他难以产生任何反感。

车子很快就到了公寓,沈炼随口道谢,而后拿出一张百元钞票放在了后座上道:“车费!”

楚牧倒是没什么反应,但周鲲那双格外枯瘦的手忽而动了动。

沈炼刚下车,一股针刺一样的危机感朝他后背涌来,这感觉突兀而迅捷,尽管沈炼早有准备,但依旧是有些狼狈的接连错开几步才将那股诡异的力道消弭与无形。

猛然回头,面对的正是周鲲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

“幽冥鬼爪!”

除了这种阴毒绝伦的爪功,沈炼想不出有什么功夫可以隔空对自己产生如此诡异的威胁。

“小子,倒是有些见识,你师父是谁!”周鲲刚刚只是随意试探,本想让沈炼丢丑,没想到他竟然间不容发化解了自己一招,这无形让周鲲更加有动手的冲动。

沈炼没有回答,看了周鲲一眼道:“如此这般年龄,背后偷袭,还有什么资格打听我师傅是谁!”

周鲲怒极反笑,正要下车教训沈炼,楚牧则道:“周叔,别太失礼了!”

正不解少爷为何忽然这么说,忽然间似有所感,他猛然朝二楼看了过去,窗帘后有人影站立,周鲲第一次表情凝重了起来。

那人看身影似乎是个女人,气势也并不迫人,但偏生无处不在,让人发自内心胆寒,进而呼吸困难。

“先天境界!”

虽不想承认,但周鲲却知道除非对方达到了先天境界,否则没可能让他这个进入神武境三十年之久的人产生如此大的压力。

一念至此,周鲲毫不犹豫发动车子迅速离去,神武先天一步之遥,但却如同天堑之距,如果说神武境是凡俗武修者的巅峰之境,那先天境界则是体内真气蜕变,进入了另外一种玄妙的层次,他不可能有丝毫胜算。加之少爷也在,若对方有恶意,周鲲担不起这种责任。

“这沈炼越来越有意思,那个先天境界的高手当就是古家之人。费解啊,古家一向自翎出世之家,没想到一个先天境界的高手竟然就藏在这么一个小小公寓之内!”

车子离开之后楚牧舒适换了个姿势靠在座位之上感慨。

周鲲则皱眉道:“少爷,看来是老奴对江东的武修者有所低估,少爷这几天先不要轻举妄动,等老奴安排一下!”

“不不,这跟咱们所要办的事情没有关系,沈炼只是个小小意外,对总体计划没有影响,如果那个人真是古家之人,她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大家族之间是有约束的,先天境界的强者不能入世,我倒是希望她能对我动手,届时就看古家如何向【崇武会】交代。”

见周鲲表情凝重开车离开,沈炼起初不解,但旋即就意识到可能是因为古兰心的关系。

吐了口气,心里并不如想象中的轻松,楚牧野心勃勃,家世看上去也不简单,不知道来江东到底什么事情,如果单单是为凌依依而来,沈炼有些不信。

“小炼,你怎么会坐楚家的车子回来!”

刚一进门,古兰心就随口问了一句。

沈炼心里一动道:“阿姨,您知道楚家!”

“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事情暂时不方便跟你说,但切记以后离楚家的人远些!如无必要切勿为敌,那些大家族的底蕴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

沈炼知道古兰心从不妄言,虽然意识到楚牧可怕的背景,但沈炼却没有丝毫惧意。他做任何事情都跟自己没有关系,只要牵扯到凌依依,沈炼不管他是什么背景,必然不能退步分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