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清心链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4942字
  • 2020-11-25 15:59:13

凌依依生日晚宴的地点在凌家附近的一个私人高档别墅之内,说是晚宴,其实只请了几个熟悉亲近的人来而已。

齐家大小姐齐知画,市长欧阳铭之女欧阳茱萸,还有就是几个死党闺蜜,钱小双,朱敏君,李若涵。这三人都是凌依依大学时候交的朋友,来往很是密切,家境虽然比不得欧阳茱萸跟齐知画,但也是江东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钱小双是一个圆脸姑娘,眼睛很大,身材娇小玲珑,看上去很是活泼甜美,此时她笑嘻嘻的靠近了凌依依道:“依依,你未婚夫怎么还没来,早就想见见他,偏你藏得像宝一样!”

“边去,不是人家来得晚,是你们几个来得早好不好!”凌依依笑道。

朱敏君闻言打趣道:“小双,你之前不是经常劝依依移情别恋么?怎么现在又对那个沈炼感兴趣了!”

“此一时彼一时也,之前的沈炼名声的确是不行嘛,依依跟了他岂不是跳进火坑。不过最近那家伙表现挺好的,都是正面事情,肯定是在咱依依调教之下改邪归正了。”

李若涵性格比较内向,闻言只是笑笑没有说话,但齐知画却挑眉道:“小双,仅仅凭借一些传闻可不能确定他到底有没有改邪归正!”

钱小双不大喜欢齐知画性格,噘了噘嘴没吭声。

欧阳茱萸无奈看了齐知画一眼,今天是依依生日,在这谈论沈炼人品却是有些不合适。随意岔开话题笑着道:“依依,打电话催一下你家那位吧,让这么多美女等着他一个人可不是好事!”

凌依依点了点头,事实上现在的她对别人如何评价沈炼已经不往心里去,拿出手机走了出去。

见她走了,朱敏君走到齐知画跟前低声八卦道:“知画,你跟依依走的最近,怎么也没劝劝她让她远离沈炼。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八成那家伙花言巧语的迷住了依依心窍!”

朱敏君长相不错,但此时尖酸刻薄的样子却让人不敢恭维,她也并不是特别讨厌沈炼,只是知道这话题齐知画感兴趣她才会说这个。

“我也想劝她,可这件事凌叔都已经做主了,我还能说什么。沈炼或许没有咱们想的那么卑鄙无耻,否则凌叔怎么会同意依依跟他交往。”若是往常,齐知画轻而易举就会被朱敏君引的同仇敌忾,但自从沈炼救了她跟凌依依二人之后,那种反感已经消散了很多。

“敏君,今天是依依生日,背后说这些不合适!消停一会吧!”欧阳茱萸道。

朱敏君不着痕迹撇了撇嘴,却没有吭声。

齐知画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接了起来,楚牧格外随意的声音随之响起,说是已经到了门口。

匆匆挂断,齐知画本能往外面赶去。

几人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齐知画神秘一笑道:“姐妹们,感谢我吧,除了沈炼之外我还帮你们邀请了一位帅哥,正宗的金龟婿,谁要是能被他看上,那可等同于飞上了枝头。”

还要问清楚怎么回事,但齐知画已经匆匆赶去,几个女孩不由起了兴趣。能被齐知画称之为金龟婿的肯定不是普通人物,一时间朱敏君钱小双李若涵三人都是下意识的检查自己妆容跟穿着,确定没有不合适的时候才放下心来。

欧阳茱萸显得有些奇怪起来,依依明明说只有沈炼一个男性会参加生日宴会,怎么又来了一个。

正巧这时凌依依打完电话出来,未走进就笑着道:“大家准备开始吧,沈炼同志十分钟之内必到!”

“咦,知画去哪了!”

没见到齐知画,凌依依问了一句。

朱敏君道:“知画接人去了啊!”

说着她调侃道:“依依,今天的事情你可不对,明明还有其它的男性过来,为什么不提前告诉咱们姐妹,难道你心里除了沈大少爷外还有别人,怕我们惦记上他!”

她的话惹得几人轻笑了起来,凌依依摸不着头脑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只通知了沈炼,怎么会还有其它男性!”

见她真不知道,欧阳茱萸道:“知画说那人到了,已经出去迎接了!”

凌依依疑惑,忽然想到齐知画说过楚牧想要来这里,难道是他?可自己已经明确告诉齐知画不需要他来的,怎么回事。

“怎么了?”欧阳茱萸见齐知画脸色不对,关心问了一句。

正说着,齐知画已经领着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进来,钱小双最为直接,当下就双眼发亮赞道:“帅哥啊!”

就见来人大约二十二三岁,虽然一身休闲,气质却依旧凸显。俊朗的面孔,侵略性的眼神,跟他走路间的那种随意都显得吊儿郎当,但却让人反感不起来,反而有种别样的魅力所在。

欧阳茱萸等人也是将目光转了过去,惟独凌依依悄悄瞪了齐知画一眼,怪她自作主张。

楚牧一进来,已经将所有人打量了一遍,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凌依依那张格外熟悉的俏脸之上。四目相对,凌依依虽觉别扭,但毕竟是老同学,是以笑着点了点头。

“知画,帅哥也不给介绍一下么?”钱小双从楚牧进来就一直呈花痴状态,此时迫不及待说了一句。

“楚公子,那位小花痴叫钱小双,父亲钱书林是江东警察局的副局长!”

楚牧见惯这种场合,很是自若的上前跟钱小双打了个招呼,而后又对众女做了自我介绍。

很显然的,他介绍过自己之后除了欧阳茱萸之外几个女孩都有些热忱的上前攀谈,虽然楚牧话里并没介绍具体身份,但能被齐知画如此小心对待的人物想都想得到不会简单。

楚牧应付自如,脸上始终挂着笑意,随意出口,必然惹得几个女孩一同发笑。半响后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看着凌依依道:“依依,生日快乐,帮你带了件礼物。”

凌依依略有些郁闷,瞧楚牧样子好像跟自己很熟似的,事实上两人已经好几年没见面了,如今他忽然送礼物过来,凌依依有些为难,伸手不打笑脸人,却是不好让人下不了台阶。

“收下吧依依,老同学见面,送个见面礼多平常啊!”齐知画拿起盒子递了过去,凌依依只能收下,随意放在了一旁茶几上面。

“楚公子送的什么东西啊?”朱敏君问了一句,这一问惹得其它女孩也好奇了起来。

齐知画听到她这么问眼睛稍稍变化,她其实也不知道楚牧送给凌依依的是什么,是以此时笑看着楚牧道:“介意打开看一下么?”,得到肯定回答之后齐知画小心拿过了盒子打开。

随着盒子打开,略显昏暗的环境似乎有亮光闪过,一时间略显昏暗的房间里处处都是星星点点。齐知画旋即惊讶的捂住了小嘴,双眼盯着盒子中的项链再也离不开目光。

“好漂亮!”

众女随之看去,随之也是一脸呆滞。

就见盒子中静静躺着一条项链,链子是用无数颗打磨均匀的钻石串成,房间中的光亮就是钻石所发出的,但真正让众女双眼放光的却是那个蔚蓝如洗,呈十六棱角的坠子,这坠子并不大,但本身材质跟工艺都美到了极致,那种蔚蓝似乎能将人的眼睛深深吸引进去,难以自拔,就连凌依依看到之后也是感觉有些惊艳。

“这,这是海洋之心!上次新闻上说在美国以一点六亿美元拍下这条链子的人难道是你。”齐知画犹自震惊,不敢置信。

楚牧点头之后惹得朱敏君等几人羡慕不已的看着凌依依,隐隐还有些妒忌,这种肯为女人挥金如土的帅哥简直就是毒药,任何女人都抗拒不了的毒药。

齐知画也是心情难平,见焦点全在项链之上,看着凌依依提议道:“依依,赶紧戴上看看,这链子据我所知整个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之前佩戴它的主人可都是历史上极为知名的女性!”

说着,她小心拿起链子就要给凌依依戴上。

凌依依爱极了这条项链,但见齐知画走来还是退开一步看着楚牧道:“楚牧,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咱们并不熟不是么?你送我这种东西很容易让人误会!”

“依依,这是楚公子的一番好意,你怎么这么没趣啊!”朱敏君脱口而出。

欧阳茱萸不等凌依依开口,皱眉道:“敏君,这种事情咱们管不了吧!”却是提醒她注意分寸,虽说见色忘友很正常,但她沦陷的也太快了些。

楚牧眼睛没有任何变化,依旧略带痞气的看着凌依依,笑着道:“误会怕什么,高中时候不是都已经误会几年了吗?”

齐知画表情怪异,不由想到高中之时楚牧种种无赖举动,当时凌依依是校花,但因为他的缘故诡异的没有任何人敢追求,现在想想犹自惹人发笑。

沈炼是知道这别墅的,推开门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不过这些人此时都沉浸在海洋之心的光辉下面,却是没有人发现沈炼,直到他走近的时候,几人才回过头来。

对于他,除了齐知画外都是没有正式见过面,所有的了解也都是通过别人口中,或者是无意所见。

朱敏君等几人先入为主,加之楚牧太过优秀的缘故,导致第一眼看到沈炼就感觉不舒服,虽说沈炼气质上并不输楚牧分毫,但这几人却是本能忽略。倒是欧阳茱萸因为凌依依的缘故对沈炼有些好感,但旋即就担忧起来,气势上楚牧张扬的厉害,沈炼恐怕会处于下风,这种场合下沈炼作为凌依依的未婚夫若是被比了下去,可能会让凌依依尴尬。

“抱歉,来晚了!”

随口道歉,沈炼径直将目光放在了楚牧身上,似乎有些火药味,但似乎又平静无比。

朱敏君调侃道:“这位就是传闻中浪子回头的沈大公子吧,让这么多人等你一个,也好意思么?”说着,她讨巧看了楚牧一眼,聪明如她,自然看出了这其中玄机,本能就选择跟楚牧站在了楚牧这边,而随着她说话,钱小双跟李若涵也是有些不舒服。

沈炼却是认真看了下腕表道:“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呢!”

朱敏君脸色一变,沈炼口气虽然平淡,但那种讽刺味儿傻子都听得出来,却是没想到沈炼一点也不顾忌她是凌依依的朋友。

“好了,都别说了,既然人到齐了就开始吧,时间不早了!”凌依依自然抓住沈炼的手引着他来到一旁坐下,虽是一句话都没跟沈炼说,但那种乖巧劲却明明白白的表达了自己意思。

“恩,那咱们先一起祝依依生日快乐!”欧阳茱萸恰当打了个圆场,然后端起了酒。

简单碰了一下,朱敏君恢复常态笑着问道:“沈公子,今天依依生日,你作为未婚夫,难道连点表示都没有吗?”

“敏君,你少说两句行不行!”凌依依小脸微沉,就怕有人说这个,没想到朱敏君还是迫不及待说了出来,楚牧的海洋之心在前,沈炼再拿出任何礼物都显得弱势,她不在意,但怕沈炼心里会有想法。

朱敏君装作看不到凌依依目光,事实上她跟凌依依并不熟悉,这次来这里也是跟齐知画一起的。凌依依平素脾气很好,几乎没见她发过火,是以本能的朱敏君没感觉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钱小双跟李若涵这时也是起哄,让沈炼把礼物拿出来。

齐知画眼神玩味,沈炼丢人的话应当挺好玩,虽说勉强接受了沈炼是凌依依的未婚夫,但她心里楚牧跟依依才最为合适,沈炼则是第二人选。

楚牧双眼眯了起来,他的礼物凌依依要不要没关系,但眼前无疑是一场好戏。

沈炼并不如众人想的一般会很难堪,反而格外轻松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盒子推到了凌依依近前道:“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只有凌依依,当然,他也只在意凌依依一个人的看法。

“礼物再多又怎么样,知道什么叫物以稀为贵嘛!”朱敏君似自言自语,但恰好能让众人听到。

凌依依没有立刻打开礼物,第一次用一种极为冷漠的目光看着朱敏君道:“敏君,需要我告诉你沈炼是我未婚夫么?你是知画的好朋友,也算是我朋友,这就是你对待朋友的方式么?”

朱敏君没想到凌依依反应这么大,一时脸色红白不定,尴尬的几乎找个地缝钻进去,心里却已经将沈炼给恨死了,同时也把凌依依骂了无数遍。

气氛因此有些沉寂,原本起哄的几个女孩这时也不好再说什么,齐知画看凌依依真生气了,忙道:“干嘛呢,开个玩笑而已,好了好了,都少说几句!”

楚牧则是不着痕迹看了沈炼一眼,这个男人在凌依依心里的比重比他想的还要多,自己要想争取到凌依依,似乎更加有难度。不过有难度才会有挑战性,不是么?

没再说话,凌依依随意打开了沈炼递来的两个盒子。

第一个盒子是沈炼买的那条手链,这链子价值也算不菲,只是相比海洋之心却无疑寒酸的紧,但凌依依却如获至宝,戴在手上反复观看,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她手腕细腻如玉,就算任何链子戴上去也会有种难以言说的美感,翠绿莹白映衬,惹眼异常。

迫不及待打开第二个盒子,凌依依第一眼就被这条朴素而又有种特别灵气的链子给吸引住了。

同样是蓝色,但这条链子的蓝色则更为清幽深远,只是看上去,整个房间的温度似乎都随之清凉下来。楚牧看到这链子的第一眼就坐直了身体,眼中出奇没了那种玩世不恭的痞气,脱口而出道:“清心链!”

沈炼倒是没想到有人可以认出这项链来头,不免多看了楚牧一眼。

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楚牧洒脱笑道:“看我干嘛,我是觉着这项链真不错,我的海洋之心比不上!”

几人齐齐惊讶,虽然盒子里的清心链看上去是很漂亮特别,但怎么都想不到楚牧会说比海洋之心要来的珍贵,这怎么可能。

朱敏君此时一言不发,如做针毡,如果不是怕得罪人,她这时已经起身告辞了,特别是沈炼拿出那条被楚少爷都赞叹的链子之后,朱敏君脸上就好似被人狠狠打了一耳光,狼狈的厉害。

“你哪来这么贵重的礼物!”凌依依小心拿了起来。

“不是我的,是阿姨托我给你的!”

“阿姨给我的!”凌依依稍楞,旋即脸上红晕密布,同时被强烈的幸福感完全占据。她自然知道沈炼口中的阿姨是古兰心,也知道古兰心的身份,那这链子的意义就显得太过特殊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