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千手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6341字
  • 2020-11-25 15:59:12

坐上车,慕青捷从后视镜中看着痛苦不堪的侯三。虽然解气,但还是担忧道:“小炼,不会出什么事儿吧,不至于!”

“他罪有应得,我刚才从他口袋里发现了几个样式不同的钱包,应当是个小偷!”

说着,沈炼打电话报了警,说了具体位置。

演唱会里面就有警察,电话刚刚挂断,两个警察就走了过来把正在翻滚着的侯三给压上了警车。

见慕青捷还有些担忧,沈炼瞪了她一眼道:“你现在身手对付那种人就像是对付小孩子一样,竟然还能给他掏匕首的机会!”

慕青捷被他说的有些羞恼,但无话可说,气的“哼”了一声不再理会沈炼,隐约还有些委屈。

“放心了,我还没到动辄杀人的地步,只是刺了他穴位让他吃点苦头而已,至多疼的两天下不了床。竟然敢非礼我姐,活腻歪了他!”

极少见到慕青捷闹情绪,好笑之余解释了几句。

慕青捷本也未生沈炼的气,只是恼他说话方式而已,见他是真关心自己,也就释然下来,正要让沈炼开车回去,忽然她从镜子中发现侯三在看到警察之后竟然踉跄而逃。

“咦,他跑了!”

刚出来的警察看到侯三鬼鬼祟祟,直接追了过去,大喊站住。

但显然并未奏效,侯三闪身拐进了一个胡同,两个警察追出去半天,只能无奈而回。

沈炼心里一动,不由起了些兴趣,他在侯三身上做的手脚足以让正常人两天下不了床,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能摆脱两个警察的追捕,看来不只是一般的盗贼。

想到之前侯三口中的“红姐”,沈炼本能想下车跟过去看看他老巢在哪儿,但将慕青捷一个人丢在这又不放心,是以只能暂时稳下心神,启动了车子。

幕青捷还有些愤恨,咬牙道:“竟然让他给跑了,真是便宜了那流氓!”

她平日洁身自好,所面对的男人也多对她惊为天人毕恭毕敬,二十几年以来除了之前的沈炼无耻沾过她便宜外,没有任何人如此对待过她。

沈炼道:“姐,他怎么非礼你的!”

“他……管你什么事儿,走了!”幕青捷脱口就要说出,但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瞪了沈炼一眼,恼他开这种玩笑。

沈炼不再逗她,收敛心思开车,手机这时震动又响了起来,又是柳清雪发来的,这次倒不是约沈炼再去见面,毕竟已经十点多钟,而是让沈炼有时间的话打电话给她。

幕青捷瞟了一眼道:“小炼,不简单吶,竟然让柳清雪三番五次的惦记跟你约会,不知道依依知道这件事怎么想?”

沈炼也是疑惑起来,他虽然跟柳清雪接触不多,但知道那女人肯定是心高气傲,就算是自己真气跟她可互补也不至于如此低声下气。

“姐,兴许是有什么事情吧,毕竟我救了柳瑞性命,她感谢我也是应该的!”沈炼解释了一句,但知道这话圆不过去,若真是急事,她短信留言就该直接挑明了,何苦绕这么大弯子。

幕青捷将头转了过去,淡声道:“好自为之就是,你那些破事我才懒得去管!”

敏锐感觉到了慕青捷变化,跟口气中那种不想多谈的淡然,沈炼有些摸不着头脑,又随意聊了几句,实在无趣之下也是不再说话。

……

侯三惶惶如丧家之犬一般逃进了演唱会附近的一个豪华别墅之中,刚刚进去,就是瘫软在地。

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艳丽女人皱了下好看的眉头走了过去。

“红……红姐,碰到钉子了!”侯三浑身剧痛难忍,断断续续的讲清楚了事情经过。

“红,红姐,侯三对您可是忠心耿耿,这您是知道的,我为此进了几次局子。这件事红姐得为侯三做主,帮我宰了那杂碎!哎,疼死我了,红姐快想想办法!”

艳丽女人听他介绍,也没见她有任何动作,手中已经多了两根明晃晃的银针,正是刺在侯三身上的那两根。

侯三猛松了口气,虽然犹自剧痛难忍,但已经是好多了。

“扶他先去休息!”女人支起了身体吩咐,两个人这时走了过来,架着侯三往其中一个房间走了过去。

“奇怪,竟然可以用针控制住人的行动力,难道是……”女人微微凝眉,旋即打了个电话报出了一个车牌。

“对方应该会路过金恒路,帮我在哪里拦一下这个车牌号的车子,是一辆黑色奔驰600!”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什么人!”挂断电话,女人手指微动,两根银针瞬时凭空消失,不远处的垃圾篓中却是在同时间多了两根一模一样的银针。

……

车子行驶到金恒路段的时候,沈炼微微警惕了些,这一带一直都较为偏僻,而且上次古秋明伏击事件让沈炼吃了大亏,早就心存忌讳。

怕什么来什么,车速刚刚放缓,车身忽然剧烈摇晃了一下。

嗤!

“怎么回事!”慕青捷淬不及防,身体猛然一歪,如果不是安全带,她几乎要被甩出座位。

“车胎爆了!”

沈炼稍稍一惊,旋即恢复过来看向前方,却是随着他车子停下,十几个气势汹汹的人挡在了车前,这些人穿着千奇百怪,气质也是各不相同。

有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的穿着,有光头耳环街头混混的打扮,等等,看上去有些怪异。

眼睛在这些人身上略过,沈炼将目光锁定在了为首一个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女性身上。

黑暗中看不清楚具体长相,但可以确定是个美女。她身材在皮衣的包裹下极为惹火。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眼中隐含野性,此时正用一种特殊的眼神跟沈炼对视着。

慕青捷回过神来道:“小炼,他们是干什么的?”

“找麻烦的,估计是刚刚那人的同伙,没想到这么快,不过来的正巧,顺道一起解决了交给警察!”沈炼冷笑,古秋明倒也罢了,没想到就眼前这些人竟然也敢拦他的车子,而且是用他最为讨厌的方式。沈炼已经注意到,除了那个女人隐约有些修为之外,其余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姐,在里面不要出来,我去看看!”

“别去!”这时候的慕青捷显然已经来不及考虑其它,本能的拉住了沈炼的手,心中有些忐忑。夜晚,在女人心里总归有些神秘色彩,尤其是眼前这帮看上去有些特殊的人。

自然在慕青捷额头亲了一下,趁着她怔怔发愣的时候沈炼趁机走下了车子,留下慕青捷不知所措的将手放在了额头上面。

“他……他亲我,怎么能亲我!”

男人的味道尚未远去,慕青捷大脑浆糊一片,理性跟理智在瞬间被沈炼的一个吻给冲的七零八落。

……

“就是你伤了侯三?”女人双手环胸,本来高耸的胸口被她挤压出了很惑人的痕迹,惹得旁边几个男人看的喉结乱动。

“就是那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吗?”近距离下沈炼这才看清楚了女人具体样子,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女人的皮肤异常白皙,跟她浑身那种妖娆的野性结合起来有种别样韵味。尤其这时一阵如同罂粟一样的香水味顺着风飘了过来,沈炼禁不住嗅了嗅,多看了女人两眼。

“小子,红姐也是你他娘能乱看的么!”穿着背心打着耳环的光头男有些不爽眼前的小白脸,凶巴巴的去推沈炼。

但手还未接触到对方,就感觉自己腾云驾雾一般飞了起来,骇的他惨叫不已。

砰!

耳环男落在了三米开外,摔的七荤八素,在原地哼哼着爬不起来。

这一幕快到了极致,只有女人看出了在光头手伸向沈炼的时候,沈炼的脚动了一下,仅仅是动了一下而已。

眼睛微微发亮,厉红蝶灼灼盯着沈炼。气质沉稳,波澜不惊,偏生长了一张白净秀气的脸,那种矛盾的气质让见惯男人的厉红蝶都暗自赞叹。

她不动声色,但手下弟兄却是忍不住了,见光头被摔了出去,当下就要一涌而上,其中几人从怀里掏出了枪支。

“妈的,今天看老子不废了你,再还手啊!”西装男咬牙朝沈炼走了过来,黑洞洞的枪口牢牢指着沈炼眉心。

手指动了动,沈炼心里默数西装男步伐,只要这男人再走三步,沈炼保证他这辈子都不能拿枪。

他表现让一干人纷纷狂笑,以为吃定了沈炼。慕青捷原本在车里呆着,此时惊呼一声慌忙跑了下来,挡在了沈炼前面。

“呦,美女救英雄吶。妞儿,你这么漂亮,老子可不忍心下手!”西装男看着忽然出现的慕青捷,禁不住用色眯眯的眼睛在慕青捷身上反复打量,持枪的手臂都有些泛软。妈的,好久没见过这么正点的妞了,竟然比红姐看上去还要漂亮,偏生还一身制服打扮,真要了命了。

“美女,你看这样好不好,你不是要护着这小白脸子吗?你陪哥一夜,哥哥保证不开枪!”

“哈哈哈,老周,你这太不地道,这么漂亮的妞怎么能你一个人用,要用也是哥几个一起啊!”

慕青捷双眼愠怒闪过,低声道:“小炼,别跟这些人纠缠,咱们赶紧走!”

说着就要去拽沈炼,但一拽之下没有拽动,反而被沈炼一把带到了他身后。

还要再说,却是看到了沈炼格外平静的眼睛,出奇的,慕青捷躁动的心情缓缓平静下来。仿佛有他在,就算是天塌了也没什么关系。

“姐,平时挺聪明的人,怎么如今这么傻!”沈炼不理会这些胡言乱语的人,说了一句。没有慕青捷的话他可以轻松应付这帮人,但如今却稍稍有些投鼠忌器,毕竟对方有枪,而且那个为首女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也让沈炼心里警惕。

慕青捷有些手足无措,拿起手机道:“我……我报警!”

沈炼摇头,然后看着厉红蝶道:“毁我车胎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赶紧滚!”

不等厉红蝶说话,其中一个手下勃然大怒,手持棍棒朝沈炼脑袋砸了过去。

“敢这么跟红姐说话,我看你是真找死!”

沈炼吐了口气,体内异种真气躁动,一种前所未有的杀机涌了上来,他努力想要克制,手部微微颤抖,拳掌交错,不时握紧而松开。

凃青玉说他需克制自己心内所想所纵,这个所纵包涵的太多,而沈炼此时突然泛起的杀机便是真气作祟。

慕青捷虽在沈炼身后,但也是不自禁打了个冷战,一时看着沈炼背影有些陌生失措,不知为何,刚刚还温文尔雅的沈炼此时竟是犹如地狱中的修罗。

厉红蝶也感觉到了些不对劲,不等手下靠近沈炼,一把抓住了他胳膊将之摔了出去道:“都别丢人现眼了!”

手下有些不解,但却没人敢问,一时间场面静到了极点,落针可闻。

“把东西都收起来吧!”

挥了挥手,十几个汉子问也没问,齐刷刷将家伙全部收了起来。

厉红蝶随即朝沈炼走了过来,伸出手道:“我叫厉红蝶,今天不是找你麻烦来着,是想要跟你打听一个人!”

沈炼并未伸手,讥讽道:“这种形势下你告诉我要打听人?”

“你感觉我该用什么方式你才会停车,或者说我用什么方式你才能老老实实配合我,需要这样么?”厉红蝶话锋一转,手中瞬间出现了一把精致的手枪,没有指向沈炼,而是指住了慕青捷。

沈炼一直暗自防备着这个有些神秘的女人,但依旧未料到对方手法竟然如此之快,待反应过来之时已经是晚了。

“这位美女,不许动哦。你放心,枪是不会走火的!还有你小帅哥,最好也老实一点,我的手快到你没办法想象!”厉红蝶语气调侃,眼睛在沈炼跟幕青捷身上一一扫过,笑盈盈道。

慕青捷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人用枪指住,一时间没了主意。

“把枪收了,咱们可以谈。否则不管你手法快到什么程度,都必死无疑,不信可以试试!”沈炼声音未变,但突兀多了些让人颤抖的寒意。他一向将身边的人看的比自己还要重要,厉红蝶的举动已经让他心生杀机。

厉红蝶眼中亮光闪动,笑的更加好看道:“那就试试呗,我这人最讨厌被威胁了呢!”

“小子,我们红姐在道上号称千手观音,就凭你也敢口出狂言!”

有手下得意喊叫,厉红蝶出马,显然他们都以为局势以定。

“千手观音,雕虫小技而。【无影千幻手】,【金针移穴术】,不知道你所修的是那一路手法!”沈炼看着厉红蝶,淡然至极。

他之前就感觉女人手法有些熟悉,听到千手观音这名字之后却是忽然想到在凃青玉处好像见到过这种手法,当时凃青玉用金针刺穴之术帮他疗伤,沈炼惊讶于她手法之快,是以询问了一下。没想到眼前女人竟然跟凃青玉手段极其相似,而且造诣上竟然不比已经快达到先天境界的凃青玉为差。

果然,厉红蝶在沈炼说出这两种手法之时眼睛微微动了动,显然被沈炼说中了。

“你知道【金针移穴术】,到底是凃老的什么人。”厉红蝶着急追问。

沈炼等的就是此时,厉红蝶心里松懈之时。瞬间,他抓住了厉红蝶手腕将枪口调转。

厉红蝶虽惊不乱,左手忽而又多了一支手枪,只是沈炼对她早有防备,往前一步,一个肩靠将厉红蝶撞飞出去。同时间右手一带,五指成爪卡住了她修长颈部,双眼几番波动,终究因为她提到涂天河的缘故而暂时没有捏碎她喉咙。

形势突变,厉红蝶的手下纷纷惊呼想要上前,但被厉红蝶用眼睛止住。

“你们都滚。”

“红姐!”

“留在这看我笑话吗?都赶紧滚,我跟这小帅哥是故人相会,他不会拿我如何!”

“小子,红姐要是有任何损伤,天涯海角我们哥几个也不放过你!”西装男咬牙切齿威胁,狠狠看了沈炼一眼之后不情不愿带着人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你倒是关心你那些手下,怕他们不自量力上来救你。”

说着,沈炼另一只手在女人浑身上下摸索起来,这女人手法快到有些诡异,只有将她身体上藏着的所有东西拿出来才可完全放心。

没有任何忌讳,如同在一根木桩之上随意游走,哪怕是路过一些敏感之处沈炼也是毫不犹豫。少顷,匕首,丝线,刀片,手枪等东西全部被沈炼翻出扔在了远处。

厉红蝶脸色再也不复笑容,红白不定,咬牙道:“小子,你有完没完,当着你女人的面猥琐另外一个女人感觉很好么?”

慕青捷被她说的脸上红晕闪过,却是没有反驳。

“猥琐,你这么说也无可厚非!说吧,这么兴师动众的找我到底什么事情?答案如果不能让我满意的话,不好意思,我会把你送进特殊监狱,就凭你持枪这一条,我可以让你永远出不来!”沈炼并不像是在开玩笑,以他现在的身份手段的确有这种能力。

厉红蝶习惯掌控局势,但此时却感觉自己完全被沈炼给拿捏住,脸色阴沉道:“我是看到你刺侯三的几根银针有些熟悉,所以想问你跟凃老师有没有关系!”

“看上去像是实话,但你这种流氓作风我不太喜欢!”心里已经信了女人的话,但沈炼却没打算这么容易放过她,污言秽语,枪棍齐上,沈炼如果是普通人的话今天是什么下场实在难料。

“王八蛋,你乱摸什么?没东西了,把你爪子拿出来。”

厉红蝶脸色涨红,此时沈炼的手又一次自然钻进了她胸口处,这种屈辱前所未有,厉红蝶已经决定不管他跟凃老有没有关系都要想方设法宰了他。

慕青捷此时也是禁不住掐了沈炼一下道:“小炼,你干嘛啊,报警算了!”

沈炼错愕,却是习惯性的去摸索她身上东西,不过经此提醒,手上那种异样绵软的触感倒是让他心中一跳,说起来他虽然跟李小雅有过一次意外,但当时的沈炼却几乎处于失控状态,换而言之,这是他第一次清晰感觉到女人身体的奇妙,虽然还隔着一层薄薄的背心。

电一般抽回了手,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慕青捷道:“姐,我不是故意的!”

慕青捷无语看着他道:“鬼才信!”

略有尴尬,沈炼问道:“你跟凃老什么关系?”

他体内真气的玄机是涂天河解开的,而且凃青玉也帮了沈炼不少,是以沈炼欠那个未见面的涂天河不少人情,如果确定这女人跟涂天河有关系,沈炼已经决定直接放了她。

厉红蝶忍气吞声道:“凃老救过我的性命,并且教了我许多手段,但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我想找他报恩!”

“难怪,你竟然会凃家的【金针移穴术】。”沈炼恍然。

“念在凃老的份上我饶你一次,滚吧,以后别让我看到你!”示意幕青捷将地下的枪支等东西全部收起来之后沈炼松开了控制厉红蝶的手。

厉红蝶刚一恢复自由,就要动手报复刚才之辱,但想到沈炼深不可测的修为,只能强压冲动道:“你告诉我凃老下落,咱们今天恩怨一笔勾销,我保证不对你进行任何报复行为!”

“其实我不认识涂老头,只是听说过他名头而已!”沈炼很认真回答厉红蝶,他这话半真半假,他的确不认识凃天河,但跟凃青玉却很是熟悉,但这件事沈炼没必要也没打算告诉这个女人。

“你!”厉红蝶脸色大变,指着沈炼一时间几乎将嘴唇咬破。

“我再说一遍,赶紧滚!”沈炼不想再纠缠下去,冷冷看着她。

“你给我等着!”厉红蝶紧紧盯着沈炼,似乎要将这张脸深深烙印在眼睛里。

慕青捷看沈炼放她离开,稍有些不解,不过倒也没问为什么,而是怪异的看着沈炼,脑海中尽是刚刚沈炼的手在那陌生女人怀里探索的画面,想着想着,自己脸上却是红了起来,懊恼自己为什么老想这个。

沈炼看她表情不定,关心用手在她额头探了探道:“姐,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拿开你脏手!”慕青捷嫌恶的退了一步,弄得沈炼有些不知所云。

看了看自己的手,并不脏,反而有种奇妙的香味,少顷,沈炼反应了过来,将手放进了口袋笑了笑。她怕是嫌弃自己这只手刚刚在别人怀里呆过吧,洁癖?

见他还笑得出来,慕青捷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走。

沈炼赶紧跟上,路灯将两人背影拉的很长。至于车子,已经叫了拖车,没必要等着。

阴影处的厉红蝶并没离开,而是一直盯着沈炼的背影,拳头缓缓握了起来,她出来混也有几年时间了,不管做任何事情都顺风顺水从未别憋屈,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受到如此奇耻大辱,这仇一定得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