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顺风顺水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3771字
  • 2022-01-01 19:32:36

出了酒店,幕青捷迫不及待道:“小炼,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答应沈青云所提出来的那两条不合理的条款,你要知道如果对方存心为难的话,咱们可是没有任何办法的,目前为止青山制药厂根本就不可能跟上他们的生产线,难道你真准备在违约后赔他十倍违约金,到时怎么办?”

沈炼轻笑道:“姐,我自己配的药分寸还是有的,咱们所负责的那块只是整个药方最为精髓,同时也是最方便生产的。这么跟你说吧,只要我想,生产速度随时可以甩开沈氏药业几条街!”

听沈炼如此说,幕青捷虽然好了些,但心还是没有完全放下来。

见状,沈炼笑着道:“很久没出来了,一起出去散心怎么样?”

“你当我跟你一样闲吶,制药厂那边事情很多,我一会就要去上班了!”幕青捷白了他一眼道。

“走了,工作永远都做不完,省省吧!”沈炼不由分说的拽着幕青捷的手就往车上走去,让幕青捷好气而好笑,到了车上才算是完全放松下来。

车子缓缓驶出,漫无目的,但车内的两人却彼此显得极为轻松。

无意看到了沈炼线条柔和好看的侧脸,此时一脸认真开着车子,幕青捷恍然如梦,从未想过有一天她无比厌烦无奈的沈炼会变成如今这种模样。

“姐,看什么呢?”沈炼转了下视线,对幕青捷促狭笑道。

“我在看你准备把我拉哪儿去玩?”

稍稍局促,幕青捷旋即恢复过来。

“先去商场看看,过几天依依生日,我有些不知道送什么给她,你帮我选一个!”

幕青捷心里一堵,气郁道:“你约我出来是给依依买礼物?我哪知道她喜欢什么,算了,我还是去忙我工作吧!停车。”

这气来的无端,慕青捷旋即意思到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合适,凌依依毕竟是自己未来弟妹,帮她挑礼物似乎也是天经地义的。

沈炼注视着慕青捷,她习惯白衬衫A字裙的穿着,婀娜身姿,清丽容颜,跟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气质结合,仿若有种魔力。

莫名的,沈炼想到之前对她做过的一些出格事情,血液跟思维都隐隐沸腾,有种刹不住车的感觉。不着痕迹掐了掐自己大腿,沈炼这才清醒过来,暗暗忌惮,体内的异种真气似乎可轻而易举的激起他隐藏极深,甚至不可察觉的一些东西。

正为刚才话觉着懊恼的慕青捷清晰察觉到了沈炼的异样,那种眼神似乎要吃了自己一般,熟悉而陌生。

她心里砰砰乱跳,逃一般转过头,不敢跟沈炼对视,心中即恼且有种几乎察觉不到的欣喜。

“姐,你看这是什么?”沈炼口气恢复了正常,脸色稍显疲倦,从口袋拿出了两张票晃了晃。

感觉到沈炼又回归了自然,慕青捷以为刚刚是自己错觉,失落之余眼睛却是盯着沈炼手中的票有些激动起来:“尹相东的演唱会门票,你哪弄来的!”

“很简单啊!”沈炼有些诧异慕青捷会这么问。

慕青捷有些发呆,是啊,一两千块的门票的确是很容易就能买到,自己为何会这么惊讶?想着,幕青捷自嘲笑了起来,这些年的她似乎只知道工作了,竟然鲜少有过私人时间,轻松时间。不得不说,这对于女人来说是个悲哀。

沈炼有些心疼,事实上他每次回忆起一些过往事情之时都会对慕青捷产生一种极大的愧疚感,想想那时自己对她的刁难骚扰,让她几乎绝望的情形,沈炼恨不得给自己几耳光。

“姐,前二十年我就是专为折磨你而生的,后面希望可以一点点的弥补回来!”沈炼极其轻微的表达自己心里复杂的歉意。

慕青捷抬头怔然看着他,半响眼眶忽然有些湿润,转头强笑道:“说那些干什么,都过去了,我都说了没生过你的气,好好开车,别胡思乱想。”

……

尹相东,风格可说独树一帜,却是一个始终不愠不火的歌手,但真正来到了江东体育馆的时候眼前的情形却有些让人惊讶,还未进门,已经感觉到了那种人山人海的气势,跟他想象中的一点不同。

慕青捷亲昵环着沈炼胳膊,外人看去如情侣一般亲密。

似乎知道沈炼怎么想的,她笑着说:“尹相东在圈内名声不显,但歌迷数量却一点不少,据说每次演唱会的门票都能卖的七七八八,所剩无几!”

“恩,还有就是他唱歌的时候完全把控不住自己,经常性的发癫,兴许大家是来看笑话的也说不定!”

“说什么呢,人家唱了十几年了,怎么能这么说,明明是实力!”慕青捷笑着打了沈炼一下。

说笑着,两人走了进去。

刚一进入,入目就是密密麻麻的歌迷,男女数量看上去并不悬殊,外围一些警察警惕维持着秩序,生恐有什么意外发生。

“这么多人啊!”幕青捷微微皱了皱眉,她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跟想象中有些不太一样。

沈炼小心护着她往前方走去,他买的票在内场最靠近舞台的位置。

慕青捷倒是显得有些悠闲,很享受这种被呵护的感觉,出奇的乖巧。

好容易到了前面,沈炼额头上也是微微见汗,偏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沈炼看是陌生号码,也没接,直接就挂断了。

幕青捷拿纸巾帮沈炼擦了擦汗道:“谁啊!”

这时,一条短信接着发了过来。

“谢谢你救了我爸,可以见一面吗?我想当面道谢,如果可以的话我就在【清河园茶社】”署名是柳清雪。

幕青捷也是看到了这条短信,她怪异看着沈炼道:“我自己在这听演唱会就行了,你有事情的话就先去忙?”

柳清雪之前在沈炼心里地位幕青捷最为清楚,如今她主动发信息邀请沈炼,慕青捷想来沈炼应该没有办法拒绝。

脑中那个清冷孤傲的女人一闪而过,沈炼随意将手机放进口袋道:“演唱会该开始了吧!”言下之意却是没有过去赴约的意思。

“你确定要把人家晾在哪儿?”

“我跟她并不熟,相比而言陪你看演唱会更重要!”沈炼笑着环住幕青捷的肩头看向舞台,此时一个抱着吉他,穿着另类的中年男人已经走向了舞台,随着他的到来,周围的人开始尖叫起来。

这男人长相普通,但自有一股常人所不具备的浪子气质,看上去极为洒脱。

慕青捷显然不习惯这种场和,周围声浪每一次起伏都让她微微皱眉,而且身边其它人脸上那种放肆癫狂失控的模样也让她难以理解。这暂时让她忘了柳清雪给沈炼发短信的事情。

“大家好,我是尹相东!”

他的忽然出声让这场躁动迅速平息起来,没有任何废话,熟悉的鼓点跟节拍就响了起来,听来是一首很躁的歌。

他嗓音沙哑,配合格外狂躁的金属音,让现场的歌迷迅速随之舞动起来,不间断的有失控歌迷喊出他的名字。

幕青捷感觉不如想象中的好,同一首歌,塞着耳机的时候她可以格外放松,但这种形式下已经不是听歌,而是一种歌迷跟歌者之间的狂欢互动。当然,这一切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此时她身边的人是谁。

一首歌唱完,紧接着是第二首,第三首。

期间并没什么特别的环节,就这么一直唱下去,或安静,或感悟,或躁动,惟独没有任何关于主流的情歌。

随着歌迷愈加亢奋,时间也在不知不觉过了两个多小时。

幕青捷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多钟。即便是有了些困意,却依旧不想回去,将头颅放在沈炼肩头,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台上。

臀部这时似乎被拍了一下,慕青捷一惊,本能以为是沈炼。但转而她就知道不是,因为沈炼的右手一只在她腰部,始终没有过任何动作。

恼怒回头看向身旁的几个人,但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女孩,寥寥几个男人此时也都盯着舞台,一时间并没发现什么,只有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人有些可疑。

以为只是巧合,也就没有太过在意,但刚转过头来就又被人拍了一下。

这一下慕青捷确定绝对是有人故意的,而且从角度上慕青捷知道就是那个穿着黑色T恤的平头男人。

平头男人大约二十来岁,胳膊上有纹身,贼眉鼠眼一看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见幕青捷看向自己,平头男人眼睛挑逗回敬,而后转身就要走,肆无忌惮。

他叫侯三,长期在演唱会这种场合混迹,目的也当然不是看演唱会,而是寻机会取些东西。

他手快而又心思灵活,多次行事都未曾有过失手,这次也是,顺利取了几个钱包之后准备离开之时发现了慕青捷,见她容貌身材都是出色,侯三本能动了歪心思,想着过过手瘾再说,没想到这女人如此敏感,这么快就将目光锁定了自己,看样子是发现了。

不想惹事,侯三直接就要离开,但幕青捷却一把抓住了他衣服道:“站住!”

侯三没想到这种变故,做贼心虚,不管不顾就想挣脱躲到人堆里再说。

但幕青捷从小就接受过身体方面的训练,而且最近又从古兰心处正式开始修习内功心法,侯三哪儿这么容易就能跑掉。

沈炼见幕青捷忽然脸色涨红有些愤怒的抓住一名黑衣男子,有些不明所以问道:“怎么了!”

“他,他对我动手动脚!”慕青捷脸色难堪。

侯三见这女人的男伴也注意到了自己,心里一慌抽出了腰间匕首急道:“赶紧给老子松开,要不宰了你!”

在他想来只要是人就应该怕自己的,就算是因此惹出慌乱也没关系,人多他肯定可以趁机逃跑。

但想象毕竟是想象,就在他掏出匕首的一瞬之间,那个看上去有些像是小白脸的男人眼睛忽然冷了下来,侯三没办法描述那种眼神,但握着匕首的手忽然颤抖了起来,只感觉呼吸困难。

“我……我可是红姐的人,你想……想怎样!”

沈炼嗤笑,而后随意用银针在侯三颈部刺了一下,拉着他往安全出口处走了过去。

侯三已经忘了自己小偷身份,想大声喊叫,但诡异的是话到了嘴边怎么都说不出来,只感觉喉咙都要憋炸了一样,他不知道沈炼要带他去什么地方,但这种诡异的恐惧吓得他两腿发软。

“小炼,别闹大了!”幕青捷慌忙跟上提醒。

“不会,这里人多,我怕引起骚动,我只是把他带出去交给警察!”沈炼轻巧回答,然后一路走出了演唱会现场,却没有任何交给警察的意思。

此时外面天已经彻底昏暗下来,演唱会里面的声音还隐约可以听到,沈炼不着痕迹拿银针在侯三腹部阳关之上刺了一下。

侯三就觉一阵前所未有的剧痛朝身下涌了过去,他脸上疼的冷汗直流,惊骇发现下身竟然开始逐渐麻木酸痛起来,如同千万个虫子在爬,想喊,偏生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

沈炼冷笑,旋即丢开侯三,抓住慕青捷的手腕径直离去,留下侯三一个人在原地疼的打滚,双眼怨毒的看着沈炼上了车子,并记下了他的车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