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狐狸尾巴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4069字
  • 2020-11-25 15:59:09

在医院又呆了几天,沈炼终于是出院了。

他先是去了制药厂,这边情况已经完全步入了正轨,而且沈炼成为制药厂大股东的事情员工也早已经人尽皆知,见到沈炼的时候一些员工再也没有任何别的心思,不知不觉已经接受了沈炼这重身份。

幕青捷领着沈炼边参观制药厂边道:“你倒是清闲,我却忙的整天连睡觉功夫都没有!”

沈炼正四处打量着,大约数千平的车间,员工有条不紊的忙碌着,生机勃勃。听到幕青捷说话,沈炼笑着道:“没办法,你就是这种命了,我可不奉陪,咱们打赌的时候可是说好的。”

众员工有的见过沈炼,有的却是第一次见到他,一时间不少人都在偷偷打量。

沈炼的事情最近传出了不少,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形象,但见到他真人的时候不免产生一种巨大的反差感,开什么玩笑,虽然知道老板年轻,但怎么也没想到看上去竟是才二十岁出头的一个人。尤其是一些女员工,随着沈炼走近无不是全神贯注工作起来,心里蹦蹦直跳。

幕青捷有些好笑,白了沈炼一眼道:“我看你以后还是少出入制药厂的公共场所,你瞧那些女员工眼睛都直了,我估摸着我要是不在左右,现在应当有人已经围上来了。”

“没关系,我现在有主,心不会随便动的!”沈炼玩笑道。

愣了下,幕青捷道:“小炼,你有没有发现自己最近变了很多,开朗了,也喜欢开玩笑了!难不成依依真有那么大魔力,短时间可以将你改变成这样,姐姐都妒忌她了。”

沈炼错愕,他自己多少也察觉了些,知道这并非全是凌依依的关系,跟他心境的开阔和真气的异变也是牵连甚密。但这些话是不好说的,随意绕开这个话题道:“姐,我前阵子说的收购小制药厂的事情办的怎么样!”

目前来说制药厂所产的药物在市场上几乎供不应求,除了跟一些其它厂家联合生产外最主要的是制药厂必须用最快速度加大生产量,指望别人可靠不可靠不说,同时也是将本就薄弱的利润压缩了很多。

“谈妥了三家,合同也即将签署,但想要再出新产品还是力有未逮,除非……”

“除非跟沈家合作?这个恐怕不成,沈家的沈氏药业在国内影响力足以排的上前五,先不说他们肯不肯合作,就算是真的合作,咱们也太过被动。”沈炼知道幕青捷想法,心里一时间有些别扭,他对于沈家一直憋着口气,若是合作,沈炼本能排斥。

“小炼,你有些想法姐姐自叹弗如,但经商一途却还是显得生涩,商场之上不存在绝对的冤家仇家,只要有共同利益,相信沈家也不可能揪着一些小事情不放。再说落叶归根,你跟义父都是沈家嫡系,我想你能够回去!”

沈炼眉头皱了皱道:“姐,这件事不要说了,不急,徐徐图之就好,新产品的事情先缓缓。”

“不能缓的,商机稍纵即逝,现在市场上对咱们制药厂有种期待感,一旦时间过久,这种期待感就会逐步减弱,对咱们不利!”慕青捷道。

“你当家还是我当家!”沈炼忽然笑了,自然环住了幕青捷肩头,丝毫不在意一些男员工惊讶羡慕的眼神。

幕青捷也没觉着不妥,掐了他一下道:“不要任性行不行!”

“姐,你未免太小看咱们制药厂对市场的冲击性了,假如你是沈氏药业的负责人,你会有什么想法?”

幕青捷眼睛一亮道:“找你买方子!”

“对啊,你都会这么想,沈家自然也会这么想。但我卖不卖又是一回事,等着吧,不出一个月的时间

不用咱们去找沈家,沈家自然会来找咱们,而且志在必得,这是市场所决定的,到时候他们反倒是低了一头!”

“这么说刚刚你说不跟沈家合作是骗我的!”慕青捷有些恼怒。

沈炼连忙道:“我说的是实话啊,只是我不可能去找沈家而已,他们来找我另当别论!”

“你还有什么想法是瞒着我的!”慕青捷追问。

“额,我还想将沈家的沈氏药业变成咱们制药厂的最大产出地,是咱们的,而不是沈家的,但这个暂时需要时间,一年之内吧!”沈炼随口说着,却从未想过这想法会对别人造成多大冲击。

沈氏药业屹立百年,在江东市根深蒂固,也是沈家旗下最重要的产业之一,一直稳步发展,沈炼的意思竟然是想要在一年之内收购这个已经上市的庞然大物,这简直有些天方夜谭。

幕青捷张口结舌,若是旁人这么说她肯定当笑话一般,但不知不觉间她对沈炼的话已经极为信任,他会这么说肯定是有所想法跟一定的把握。

“姐,你太高看沈家了,没错,沈氏药业看似庞然大物,但也就仅限于此,多年来的求稳让这个企业已经丧失了生命力,且沈青云才能有限,最近接连昏招,市场上反响很差,他已经是乱了方寸,而我的药方或许是沈青云找回颜面的唯一路径,是以届时要求特殊些想必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特殊合作要求,小炼,你是想……会不会太过分了!”

“你感觉过分的话那就算了!”沈炼不在意,眼睛却有些笑意。

幕青捷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女强人的主见,咬着嘴唇犹豫半响忽然道:“做,必须做,就算是为了你也必须给沈家一些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将你逐出沈家是个多愚蠢的错误。”

……

事实上不用一个月,就在一周之后,沈家的人就找上了沈炼,邀请沈炼去沈家,虽然具体没说什么事情,但不言而明。

再次来到沈家,沈炼心态已经放宽松了很多,仆人们看到他也是有些异样,眼中再也没有了那种轻视跟不屑。

自被逐出沈家,可以说关于沈炼的事情从来就没有间断过,且多是正面之事,许多人因此对他印象已经改观。

“公子,家主在客房等您!”一个仆人恭恭敬敬的领着沈炼,他口中的家主正是沈青云,沈安年龄日长,加上沈青山的死对他打击很大,是以不久之后他就将沈家完全交给了沈青云,自己则正式宣布安享晚年。

沈从龙陪在沈青云左右,此时的他比之以前沉稳了许多,道:“沈炼的制药厂前景很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可以直接收购,哪怕是溢价,他现在手上掌握的两种药物价值很高,目前已经对整个非国药行业产生了很大冲击!”

沈青云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我总感觉现在的沈炼让人有些看不透!”

“爸,您经常告诉我没有钱不能够办成的事情,我相信沈炼会有自知之明的,他现在的制药厂虽然小有名气,但在沈氏药业面前依旧微不足道。”

正说着,沈炼已经被仆人领着从外走了进来,沈青云脸色笑容一转,笑盈盈道:“炼儿来了,说起来大伯好一段时间没见你,还真是有些想念!”

沈从龙则是看着漫步而入的沈炼眼神有些复杂,无论是穿着或是气质沈炼如今都有了极其明显的变化,隐约中隐藏了一股特殊的势,这种势沈从龙之前在二叔沈青山身上也看到过。

“炼儿也想大伯了,只是已经被逐出了沈家,不好意思回来探望!”沈炼声音平淡无波,却让沈青云笑着的脸微微僵硬。

“恩,回来就好,中饭就在大伯这吃,咱爷俩算起来已经有几年没坐在一起了吧,记着你小的时候还经常黏在大伯身边,如今却是生分了!”

沈炼瞧他笑的真诚,心里却是暗道了一声狐狸,旋即也是笑着跟沈青云聊了起来,他既然想着叙旧,沈炼就陪着他叙。

“炼儿,你最近可是出尽了风头,那两种药品在市场上造成的轰动可以说是空前,真是英雄出少年,没想到你自己竟然能够研究出那种方子。”

聊了一会,沈青云将话题有意无意的扯到了药品行业,沈炼顺着道:“小打小闹而已,大伯若有意的话小炼也可帮大伯提供几个方子。”

沈青云眼睛一亮道:“现在咱们这行的人都知道,小炼你的方子可是万金难求,大伯也不能白要是不是!”

“这方子就当是小炼报答沈家这些年的养育之恩,大伯不用多想!”

说着,沈炼将几种最新研究好,尚且没能力上架销售的几种药物成品拿出放在了桌上道:“大伯应该有自己的研究人员,可以测试一下这些药的药性,如果感觉还不错的话大伯可以联系我,到时我会将配方给大伯送来!”

沈青云没想到沈炼直接将成品带给了自己,他随意瞟了一眼桌上还未包装的几种药品,心里生了些疑惑。

“是这样的大伯,制药厂的生产线现在全部被培元汤和明心散两种药物霸占,新药物却是暂无能力,放在我哪儿也是闲置,大伯不用多想!”

听沈炼如此说,沈青云暂时信了,他一脸遗憾道:“炼儿,大伯想帮你,但沈氏药业也并不是大伯一个人说了算,抱歉了!”

他这么说却是怕沈炼提出借沈氏药业生产线的事情,是以提前将话给堵死了。

沈炼心知肚明,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而是解释所带这几种药物的具体功效。

随着他的介绍,沈青云眼睛逐渐发亮,若真如沈炼所说功效,这几种药物在市场上的影响力恐怕不输目前沈炼制药厂的两种药,甚至于更强。

越是如此,沈青云对于招揽沈炼这个人的心思也就越重,是以等沈炼顿声之时,他插话道:“炼儿,有没有想过将你的制药厂出售,大伯有一个朋友对你的制药厂极为感兴趣!当然,制药厂还在其次,他主要是看中你这个人,相信制药厂在他手中肯定比现在情形要好许多。”

沈炼不着痕迹看了沈青云一眼,朋友?恐怕是他想要收购吧,也太过贪得无厌了些。

沈青云却没察觉,而是继续道:“他已经找人对你的制药厂进行了评估,目前的市值大约在六亿美元左右,他说可以出到十亿美元,仅仅收购制药厂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沈从龙一直没说话,但听沈青云这么说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这何止是溢价,虽然制药厂发展势头良好,但现在远远还不值十亿美元这个数。

“这么高啊,真是荣幸能被大伯朋友看重!”沈炼言语不明道。

沈青云以为沈炼是动心了,接着道:“但他有一个小条件,就是要求你担任制药厂的执行者!”

“也就是帮他打工,然后源源不断的提供药方!”沈炼淡声补充。

沈青山道:“没错,大致就是这意思!”说着,沈青山紧紧盯着沈炼,想从中看出些什么,但他有些失望,沈炼眼睛根本不曾有任何动静。

“大伯,替我谢谢您哪位朋友对炼儿的看重,不过制药厂我暂时是不想卖的,我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事已至此,沈炼也无心再客套下去,沈青云看似对他亲热,但用心昭然若揭,如此倒是让沈炼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坦然很多。

沈青山想要再行挽留,但沈炼去意坚决,他也不好说,只能客套着将沈炼送出客厅之后脸色瞬间转冷。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沈青山什么都算到了,就是没算到沈炼竟然不肯卖制药厂。

沈从龙摆弄着桌上沈炼留下的几种药物道:“爸,这也是常理之中,他不想卖也没关系,若这几种药物真如沈炼所说,那他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到时无形中就可冲淡他那两种药在市场上的影响力!”

沈青云闻言心情稍微好了些,让沈从龙把药先拿去研究所后有些疑惑,沈炼这次的大度有些超出想象,要知道沈炼的药方目前是常人任何一家制药厂都极为重视,而今他竟然一下子给自己带来了五六个之多,难道他真不记恨自己之前如此对他,或者说他真有心对沈家示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