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楚家太子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112字
  • 2020-11-25 15:59:06

“兰……兰心,真的是你!”

看着笑着走来的古兰心,凌海川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少见的有些失态。

“海川,你这里安保措施太过简陋了,是否需要调整一下!”古兰心刚刚还在十丈之外,但瞬间便来到了凌海川面前。

“十年了,你倒是一点没变!”凌海川回过神来,由衷叹了口气,心情难以平复。

眼前的女人跟刚认识的时候也没什么变化,硬要说变化的话只能说时间将她气质沉淀的更为成熟。

“你也没变,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信任!”古兰心略有些涩然,无端想到了已经死去的沈青山,不知他是否变了,但自己却再也得不到任何答案。

凌海川没说话,踱步走到窗前怅然道:“有时候我在想青山遇到你是幸运或者不幸,他天纵之才,若是没你,至少他比我现在要强太多。但因为有你,他处处收敛,却不曾想还是没能躲过。”

“海川,不要说了,这笔血债是一定要人来偿还的!”古兰心眼中隐有闪光,恨声道。

“偿还?面对古家你跟我拿什么让他们偿还,事实上咱们都无能为力,所能做的只是保护小炼不要再受到伤害。古家,实在是一个让人不安的存在。”凌海川声音低沉,面对古家,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依旧是无能为力,甚至极为被动。他名义上在国内号称第一首富,但凌海川知道一些隐世家族的财力跟势力究竟恐怖到了什么程度,只是他们并不喜欢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而已。

“是啊,我现在所能做的只是保护小炼不受伤害,但又能如何呢?古天机就是个疯子,一个毫无理由便起杀心的疯子!我知道他恨我,也恨我的丈夫跟孩子,哪怕他伪装的天衣无缝,他依旧是一个因情生恨的疯子。”古兰心其实想到过这次自己擅自离开古家会激怒古天机,但她没有选择,她已经失去了丈夫,不可能再将孩子的性命交由他人喜怒决定,哪怕古兰心知道自己即便是对沈炼寸步不离也是没有任何用处,但至少,她在身边!

这些负面情绪古兰心从来都不知道该跟谁说起,见到凌海川,古兰心压抑许久的东西终是释放了出来。

“兰心,你也无须太过悲观,古家固然强大,但也不可能为所欲为,炼儿只需快速成长起来他便会有所忌讳,我也是他想杀之人,可他敢动吗?”凌海川在外几乎都是谦虚懂礼,胸怀宽广,此时却是有种莫名的气质,如同利刃出鞘般锋锐。

“但愿吧!”古兰心低声叹道。

“我已经跟安远生打过招呼,他也在暗中警告过古天机,放心吧,这已经不是他古天机可以一手遮天的时代!”

……

深蓝咖啡厅,一个略有些痞气的男人靠窗而坐,无形中便吸引了许多女孩的目光。

这人约二十岁出头,穿着光鲜得体,手腕上一块朴实无华的银色劳力士。

他头发整齐精神,偏生跟身上那股浪子痞性气质有些相驳。他五官也是俊俏,偏生在一双眼睛的衬托之下显得邪意凛然,是一个让女人第一眼见到就会脸红心跳的男人。

深蓝咖啡厅是高档场合,而这里的女人自然也是极为识货,抛开他长相气质不论。停在外面那辆金色敞篷宾利,跟他腕部那块至少价值数百万的银色典藏版劳力士,无一不说明这是一个有钱,有貌,又有气质的男人,这种男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以至于咖啡厅中已经有几个女人把持不住。

但这时进来的一个女人让几个正要蠢蠢欲动的姑娘们齐齐忍住了冲动,无它,相比较进来的这个女人而言,这些个姑娘瞬间就没了自信,只能不甘心而又不得不承认进来的这个气质安静的女人跟那个男人着实很合适。

“楚牧,找我来什么事情?”齐知画随意落座,笑着问了一句,口气显得很是客气小心。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齐知画知道这个老同学的家境究竟如何恐怖,如果说江东五大豪门在国内勉强排的上号,那这个男人的家境应当属于国内最顶级的几家之一。

“没办法啊,凌依依还是不肯见我,女人吶,真是死心眼的厉害,原配只要不犯错误,我这个备胎怕是没什么机会了!”年轻人笑眯眯的说了一句,话虽沮丧,但双眼却不曾有任何变化。

若是以往齐知画难免会有怂恿这男人找沈炼麻烦的想法,但经过上次被绑架事情之后齐知画隐约接受了沈炼成为凌依依的男友,甚至于对他有了些好感,不管如何说,一个男人肯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女人,本身便是最能让女人有所感触的事情。

“我听说楚牧你在上京市可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这方面的事情难道对你来说还有为难之处吗?据我所知沈炼跟凌依依两人还未深入发展过久,你还是有机会的。”尽管对沈炼有了些好感,但齐知画心里还是比较倾向楚牧跟凌依依,毕竟是同学,而且楚牧的家境沈炼这辈子也未必能赶得上。

“知画你说的没错,本人在上京市号称万人迷,只可惜你们江东女人眼光有些另类啊,也太过死心眼!”楚牧喝了口咖啡正儿八经道。

齐知画禁不住笑道:“少来了你,跟之前一样德行。对了,你这次让我来应该不只是喝咖啡这么简单吧,直说吧,想让我帮你什么?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帮!哪怕依依怪我也不管了!”

“知画,我在你心里就是那么无聊的人吗?我这次来是想询问一下你跟依依被绑架的细节,好帮你们出口气的!”楚牧半玩笑半认真道。

“是帮依依吧,你到现在还是这样,不能看到有人欺负她。唉,我就惨了,到现在也没碰到一个好男人,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笑着唠叨一句,齐知画也没多想,将那天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当然,这些事情齐知画本身没看到,全部是听凌依依说的。

听到凌依依被遥控手雷控制的时候,楚牧眼中异样一闪而逝,别人或许不知道是谁所为,但以楚牧的关系网只是稍稍调查便能确定个八九不离十,而且他做事不需要讲证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