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安素清的意思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538字
  • 2020-11-25 15:59:06

出了华生酒店,沈炼心里有些莫名的沉寂,有些为刘芸的命运担忧。

任天明不管如何巧言令色都改变不了他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本性,一个男人可以用感情胁迫一个女人去办她不想办的事情,本身就有些问题。

但愿是我想多了。

沈炼摇头,不再去想刘芸的事情,而是拿出电话打给了凌海川。

凌海川听他说明事情之后笑着道:“小炼,我真想不通有什么人可以让你因为这种小事来找凌叔,不过他还真找对了人,那片地地处黄金地段,目前的确是很多人都想要,你既然开口,那我就给他任金辉,你让他下午来凌氏集团找我。

并没有多余的客套话,沈炼点头挂断了电话,旋即将凌海川的意思用短信通知了刘芸。

这感觉并不大好,沈炼苦笑之余却发现了那辆熟悉的越野车子。

他记得安素清之前好像说在门口等他,当时沈炼以为她是说着玩,没想到是真的。

下意识的,沈炼赶紧摆手拦的士,他可不想再面对安素清。

安素清却早在沈炼出来的时候已经发现了他,见此脚下一松油门,车子嘎吱就稳稳挡在了沈炼跟前。

沈炼避无可避,无奈道:“你到底有完没完了,没错,你是救过我,可我也辛辛苦苦救过你一次对不对,要不你这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可就成独臂侠了!”

“你这人心眼真是小,我没说其它的吧,反倒是你张口就是救命之恩,有意思么?我救的人多了,难不成我还指望他们全部报恩不成。”安素清依旧冷淡,但眼中却因沈炼口中的“大美人”三字而显得有些异样,说起来安素清几乎忘了自己是个女人,也从未有同事夸过她具体长相如何。

沈炼拉开车门坐了上去,闭着眼睛有气无力道:“其实你我都知道绑架依依谁的嫌疑最大,但却没有证据,真想不通你不去找突破口反而来找我干嘛。”

安素清知道沈炼指的也是秦放,挑了挑眉道:“这些先抛开不谈,我想问你对我这种职业有没有兴趣?”

沈炼惊了一下连连摇头道:“我对你没兴趣。”

安素清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脸色出奇的有些红晕闪了一下,怒道:“我是问你对警察这个职业有没有兴趣,我感觉你身手跟医术都不错,我们小组缺一个你这样的人,有了你,朱雀小组才算是真正完善的团体。”

“是这意思啊?不过还是没兴趣,让别人知道凌叔的未来女婿做了警察岂不是笑掉大牙,而且我也不适合你们那种苦差事。”

“滚!”安素清咬牙切齿,如果不是念在他现有伤在身,安素清不介意把他丢出去。

什么叫做苦差事,这家伙话里意思好像他凭空比自己高了一等,再说有这么忘恩负义的人吗?看不上这种职业凌依依出事的时候他怎么想到自己了。

沈炼不在意道:“是你非让我上车的,现在算是什么态度?”

“我说让你滚!”安素清抓着方向盘的手隐隐颤动,脾气倨傲如她说出让沈炼加入朱雀小组的话不知纠结了多久,没想到这家伙毫不留情的就拒绝,而且言语中有种格外挑衅的轻佻。

“神经!”沈炼留下两个让安素清几乎崩溃的字,然后一瘸一拐的便走,让安素清几乎跳下车要拦着他到底在说谁?

她却是没看到沈炼转身的一瞬间脸上就多了些轻松笑容,他却是故意在刺激安素清,说实话,这些天安素清反复找他询问弄得沈炼烦不胜烦,虽说对方长相不错,看上去挺养眼,但沈炼从心里没把她当成女人。

……

偷偷回到病房,沈炼笑着对女护士道谢之后便老老实实躺在了床上。

凌依依大约是下午四五点钟回来的,后面古兰心也是跟着,两人一说一听,看似融洽无比。

“古阿姨,真是不敢置信,您跟我印象中一点变化也没有,现在看上去还像是二十来岁,真神奇!”

凌依依由衷赞叹,并不是在恭维古兰心,不光是她,恐怕任何人见到古兰心都至多以为二十七八岁左右,而事实上古兰心今年已经四十二岁了。

古兰心对这个充满灵性的丫头也是极为喜欢,尤其想到她要跟沈炼订婚之后心里已经拿凌依依当成了一家人。

进得房来,古兰心并没多呆的意思,将手中水果放在桌上后笑着道:“炼儿,阿姨找你凌叔有些事情,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

凌依依没想到气质淡雅的古兰心忽然会开这种玩笑,脸上唰的红了,低着头呐呐不言,直到看不到古兰心的时候凌依依才算是缓过劲来,抬头正看到沈炼眼中有些笑意的看着自己。

“不准笑!”没了古兰心,凌依依便放松多了,上前去捂沈炼的嘴巴。

沈炼轻而易举让开,闹了半响后凌依依这才安分的帮沈炼削了个苹果递了过去。

“喂,我听安警官说你下午出去了!”

沈炼正要去接苹果,闻言禁不住在心里把安素清诅咒了数遍,这女人也太无耻了点,竟然在背后使绊子。

见他不答,凌依依用手在他脸上揉了揉轻声道:“我都说了嘛,你腿伤还没彻底痊愈,不能乱跑,再这样下次我可生气了!”

沈炼抓住了她手道:“依依,你有没有发现你已经进入角色了。”

“什么角色?”

“一个媳妇的角色啊,都管这么宽了。”

“就管,你嫌弃也没用,谁让你摊上我了!”凌依依笑盈盈的看着沈炼,近在咫尺的玉面,水灵乌黑的眼睛仿佛可以说话,沈炼心火禁不住又是一阵躁动。

凌依依早熟悉沈炼这种眼神,心里一跳慌忙闪开了些,她虽然也想跟沈炼嬉笑温存一番,但这里毕竟是医院,进进出出的人太多了,被人看到多不好。

沈炼无奈,只能瞪了她一眼。

这时凌依依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提醒,凌依依笑着的脸忽然凝滞,眉头紧紧皱起。

“有事么?我现在挺忙的,回头再聊吧!”

接起电话,凌依依冷淡说了一句,而后便直接挂断。

“知画也真是的,随便就把我号码给别人!”心里有些不高兴,凌依依小声嘟囔。

电话是楚牧打来的,也就是她的那个高中同学,若是别人凌依依可能还会客套几下,至少以她性格不可能如此不留余地,但偏生是他,一个凌依依从高中时代就感觉麻烦的男人,她不想知道现在的楚牧变成了什么样子,更不想他来打搅自己的生活。

“追求者?”沈炼笑着问了一句。

“算是吧,不知道从哪得到我被绑架的消息,非缠着要见我。”凌依依直言道。

“人家也是好心,见一面也没什么,你放心,我不吃醋!”沈炼大度道。

“那好,我现在打回去约他吃饭!”

“别,有点矜持行不行,开个玩笑而已,我现在可不想你再去见什么乱七八糟的同学,别把我到手的媳妇给抢走了!”

凌依依看他干净笑容,心里莫名涌上了些暖意,坐到沈炼床头俯身轻轻在沈炼缠着绷带的腿上吻了一下,柔声道:“沈大少,其实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做噩梦,每晚都梦到那人朝你开枪,你害惨我了!当时也不知道躲,我都不敢想你要是因为救我出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

沈炼此时杂念也是忽然消散,自然环着女孩肩头在她光洁额头上印了一下。

房间气氛忽然安静了起来,彼此无言,却远远胜过千言万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