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聚会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264字
  • 2020-11-25 15:59:02

“清雪,关于明玉九阳两决的记载,峨眉密录之内存有记载。为师曾以为让你修习明玉心诀是害了你一生,却不曾想你却有如此机缘,如今明玉心诀不但达到五境,对心性的要求也不如以往苛刻,顺心而行,说不得峨眉派的明玉心诀将会在你身上重现辉煌!”

峨眉山毓秀峰之巅,一身着明黄色道袍的中年尼姑难掩激动。

道姑正是柳清雪师傅,同时也是峨眉宗主慧心师太。

柳清雪虽是峨眉俗家弟子,但一身资质绝伦,慧心师太一直对她存有极大期望。起初柳清雪真气发生异变之时慧心师太也是吃了一惊,待翻遍峨眉藏书之后终是寻到了相关记录,她相信假以时日,柳清雪成就将不可估量。

此时的柳清雪却是轻轻叹息一声,一时间恍如仙境的毓秀峰在少女绝色姿容相衬之下也是黯然失色。

慧心师太却是没有察觉,自顾道:“清雪,此次你若是回到江东,便与他多多亲近,此等福缘对你对他都有难以想象的好处。不,我也跟你一同回去,我想见见他,若是合适,便帮你们定下婚约。”

“师傅,这等事情顺其自然就好,更何况他已然定亲,我跟他却是没有任何可能!”打断了慧心师太继续说下去,柳清雪表情恢复了冷淡。

“定亲无妨,让他退了便是,以清雪你的姿容家世,哪个男人能拒绝你!”

退了,他会退么?怕就是师傅舍下脸皮反而是自取其辱,她跟沈炼接触之时两人看似和谐,但柳清雪的直觉告诉她沈炼对自己始终有很大的隔阂,且就算他同意退婚,那她难道要又一次屈服于压力之下,为了师傅的期望而订婚吗?这跟为了家族要跟齐渊订婚又有何区别,她对这种方式讨厌到了极致。

……

齐知画至今难以理解凌依依究竟看上了沈炼什么地方,哪怕是两人好不容易出来逛街休闲一趟,坐在环境最为优雅的咖啡厅内,凌依依依旧是心不在焉,一张平素阳光透彻的脸上也是有些黯然,这无形中不知道让多少咖啡厅的异性频频侧目偷偷注视着她。

“依依,就为了沈炼这些天没有约你出来?”齐知画忍不住皱眉,尽管沈炼出了不少风头,但在她心里沈炼依旧是配不上凌依依的,偏生凌依依却如此死心塌地,这种反差感让齐知画为之郁闷难当。

“我是担心他出什么事情,慕姐姐虽然说让我放心,但也说不出所以然来,我这心里老是七上八下的。知画,他仇家这么多,不是又出什么意外了吧!”凌依依眼中第一次没了方寸。

“依我看真出了什么事情才好!”

齐知画在心里嘟囔了一声,不想再聊沈炼事情,而是笑着道:“我知道你最近心烦,这样,今晚有一聚会,咱们一同参加吧!”

“聚会?我不想去!”

“去吧,权当陪着我,别人都成双入对,我却只有你一个朋友能指望!”齐知画软语相求。

凌依依犹豫道:“什么聚会啊!”

齐知画知道凌依依如此就代表她基本是算是答应了,神秘兮兮道:“你肯定会感兴趣的,而且绝对都是你意想不到的人。”

“你不说就算了,我爸这两天似乎有心事,我还想陪着他呢!”

“好好,我说行了吧,你还记得楚牧吗?就是高三时对你死缠烂打的那位。”

“记得,怎么了!”

凌依依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微微皱起眉来,楚牧具体相貌已经有些想不起来,但让她印象最深的是对方奇厚的脸皮跟那种死缠烂打的劲头,曾经让她烦不胜烦而又倍感无奈。

“这次聚会就是他发起的,邀请的也都是咱们当时的同学!”齐知画补充。

凌依依一愣,旋即忽然想到了些什么,奇怪看着齐知画道:“知画,不是他让你来找我的吧?”

齐知画脸上尴尬稍纵即逝,旋即摇头否认道:“他是发起人,只是随口跟我说让我代为传话而已,不光是你,我另外还联系了几个。说起来一转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我还真有些想念他们!”

见凌依依还有些犹豫,齐知画又道:“你难道一点不想她们,左晓燕,刘思雅,孙茹……高中毕业之后基本是各奔东西,如今还能聚在一起就是缘分,发起人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好了,我去还不行吗?”

“这就对了,借着这次聚会好好放松一下,那什么沈炼就先让他见鬼去吧!”

“你说什么呢,他可是我未婚夫,以后你不准再对他那么大意见,我在中间多难做啊!”

“呦,这还没订婚就未婚夫了,我真怀疑有一天你会因为他而跟我这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翻脸!说真的,假如我真跟沈炼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你会怎么办?”

“不可能会有那一天!”

“万一呢!”

“你就不能盼他点好,他现在很乖,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肯定是你找麻烦,我不偏不向,自然要讲道理!”凌依依看似玩笑道。

齐知画似乎没想到凌依依会这么回答,略有些失落,一时间也没了什么兴致,不太高兴的拨弄着杯中咖啡。

凌依依眨了眨眼睛道:“生气了啊!”

齐知画不理。

凌依依道:“知画,如果一个男人把你的心全部占满之后你就会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不怕你笑话,这十几天我经常做梦都会梦到他。”

“误入歧途!”

“时间不早,孙教授的课也该开始了,咱们回去吧!”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说服任何人,凌依依叫来服务生将会员卡递了过去示意结账。

服务员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相貌只是一般,但看向凌依依的眼神却是有些异样。

齐知画却是见多了这种挪不开眼神的男人,本身就有些火气的她将矛头对准了服务生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吗?把你们经理叫来,我倒是要问问这么高档场合的服务生有没有最基本对客人的礼貌。”

服务生唯唯诺诺连连道歉,表情显得很是惶恐,但一双眼睛却是精光一闪而逝,却是没人注意到。

凌依依拽了拽齐知画道:“你干什么呢,有火冲我来不成么?为难他们干什么。”

齐知画哼了一声不再吭声,起身率先走了出去。

凌依依抱歉看了服务生一眼道:“对不起了,我朋友心情不好!”说着她也是赶紧去追齐知画。

看着两人背影,服务生微微冷笑,然后拿出手机不着痕迹发了条短信。

王经理这时闻讯也是赶了过来,他已经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到了服务生身边他冷着脸道:“你一会去财务把工资结了,下午就不用来上班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