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沉淀 静心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3236字
  • 2020-11-25 15:59:02

外界关于沈炼的消息沸沸扬扬,但此时的沈炼却是躲在君豪酒店之内,如同一无所知。每天除了修炼还是修炼,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他心中烦躁排解出来。

他跟李小雅那晚越界了,每每回想,沈炼大脑几乎都是一片空白。

他到底做了什么?对于一个单纯的女孩来说,不能给予,为何偏又做了那等违心之事。几乎忘却了那晚自己的行为动力是什么,沈炼百思难解,他意志力竟然已经薄弱到了如此境地。

体内那种熟悉的躁动又一次袭来,沈炼微微闭目,一道道赤色真气随之流转,沈炼眼中亦是微不可查多了几分邪性。

那晚过后沈炼就发现原本停滞在第四重的九阳决突破了,莫名其妙的打通了紫阳穴,而且九阳真气也是变化的异常诡异,原本至刚,如今却多了变化,刚柔并济之余沈炼发觉体内的异种真气比之原来的九阳真气更为奇妙,且这种真气不再局限于九大至阳之穴内,而是跟自己血液精髓密切融合在一起,转念间便会出现,随心而动。

隐约猜测这种说不出良性或是恶性的变化跟柳清雪可能有关系,但沈炼找不出其中理由,是以才会想到凃青玉,她或许能够给自己答案。但来到这里之后沈炼同样有些失望,因凃青玉一时间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秦晓月端着茶水走了过来,这几天沈炼的变化说不上来,但看向她的时候秦晓月总是心跳加速,男人那种说不出霸道或是柔情的眼神仿佛有种邪意的魅力。

“沈公子,夫人说老爷子的回信快到了,让您静心再等几天,若是觉着无聊,可随意在酒店消遣!”秦晓月从容将茶水放在桌上,暂时却没离开的意思。

沈炼点头,她口中的老爷是当世第一神医涂天河,也就是凃青玉的父亲,若他都没办法解释沈炼的变化,沈炼只能顺其自然,暂时他体内的真气并未表现出任何反常,对他似乎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秦晓月见他不理会自己,微微有些失落道:“沈公子是否觉得晓月很遭人厌?”

沈炼摇头道:“晓月姑娘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那这些日子公子怎会对晓月爱理不理!”

沈炼眉头紧锁,一时间难以回答这个问题,李小雅事件之后沈炼便对一些熟悉的女人敬而远之,生恐再发生类似事件,体内的异种真气让沈炼感觉这应当就是他难以把控己身的重要原因。

不想在解释下去,沈炼岔开话题道:“晓月,最近有许多老中医出面力赞制药厂新出的两种药物,是不是凃阿姨授意!”

沈炼也是知道这些的,他想不出是怎么回事,若说他们仅仅因为方子优秀的缘故就出面说话,有些过于天方夜谭,唯一的理由只能是凃青玉,也只有她才会在中医界有如此手段,翻云覆雨。

秦晓月这时捂着嘴笑道:“你猜到了啊!”

“真的是凃阿姨,真不明白她竟然还有心管这种小事!”

“沈公子,你不了解夫人,夫人这人看似成熟雍容,但却有一颗童心,做事常常无迹可寻,我也不理解她为何要帮你做这些事情!”

“晓月,又在背后嚼我舌根么?”凃青玉这时忽然伸了个懒腰走了出来。

她习惯穿着睡袍,也喜欢睡觉,用她的话说舒适愉悦的心情跟足够的睡眠是女人保持容颜最简单也是最难的方式。

沈炼往日并不会在意凃青玉穿着如何,虽然同样会感觉惊艳,但却不会过多去想,如今他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凃青玉,竟是心中杂念丛生,忙侧过目光暗自凝神,这才避免失礼。

秦晓月被凃青玉听到自己跟沈炼对话,脸上一红呐呐歉意道:“夫人,晓月没嚼舌根,说的都是实话嘛!”

“找打!”凃青玉笑着挥手,示意秦晓月先行出去,等她不情不愿走了之后凃青玉才在沈炼身旁落座,手指轻柔搭在了沈炼手腕之上。

沈炼打了个激灵,本能想要避开,但这时一股清凉至极的真气由掌心而入,沈炼体内红色真气忽而安分了下来,心中杂念也是无踪无影。

凃青玉眉头微微锁住道:“奇怪,当真是奇怪,这真气融于你身,却是连同心智也可影响,闻所未闻。难道阴阳交汇当真有如此妙法,有时间倒是要将柳家丫头抓来看看!”

听他提到柳清雪,沈炼忽而想到她会不会也是如自己一般产生变化,也在头疼。

“不过暂时来说这真气除了影响你心智这点是不安定因素外,其它倒都是好处,不但让你实力倍增,且可如臂指使,玄妙非凡!”凃青玉打了个哈欠,似乎又有了睡意。

“对了,凃阿姨,刚才我跟晓月的对话你也听到了,是您做的对吧?为什么要帮我!”

沈炼知道一时间也不可能有结论,是以问道。

“不为什么啊,单纯觉着好玩,我想看看等你这家制药厂发展到足以挑战沈家底线之后,他们会作何应对?想想便极为有意思,自家人窝里斗!”此时的凃青玉眼中有名莫名的光彩,笑的如同一只优雅的狐狸。

沈炼苦笑,想不到这就是凃青玉的理由,但想到沈家,沈炼便眼神逐渐坚定起来。

他当初重视这家制药厂除了想将之发展壮大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用之击垮沈家在江东市处于绝对垄断的医药保健行业,不为别的,仅为一口气,他要让沈家后悔将他逐出家门,也要为沈青山正名,他的儿子不是废物,是可以以一己之力动摇沈家根本的人。

……

又在这里呆了三天,终于涂天河回信过来。

沈炼从凃青玉手中接过拆开,看着看着眉头逐渐皱了起来,凃青玉也是一脸怪异的看着沈炼。

半响,她忍不住笑意笑出声来。

秦晓月不明所以,凑过去看了看,书信上面是古色古香的文字,她医道修为不够,一时间根本看不出所以然来。

沈炼吐了口气,眼中有放松,有失落,同时还有无奈,一时复杂难明。

双修之法,他的九阳决跟柳清雪的明玉心诀竟是阴阳否极的双修之法。在沈炼印象之中双修之法跟邪术无异,所习之人不但擅长采补且极为邪恶凶残,但他跟柳清雪分明只是在帮她疗伤之时真气交汇过而已,又怎会跟双修之法扯上干系。涂天河还解释了沈炼真气异变以及心智变化的原因,但却只是寥寥几句,说真气变化乃必然之事,百利而无害。心智受到影响也只是初期真气变化所导致,只需行事有度,控制己身适应体内真气便可万事无忧。若意志薄弱随心所欲,则不可避免被心魔入侵,进而发生不可预料之变化。

沈炼吐了口气,似有所悟,同时也对从未见过面的涂天河心生尊敬。之前沈炼对于当世第一神医并无太过在意,但今天却发现这老人怕不仅仅精通医术,对于武道修为怕也是到了一种常人难以企及之境,否则又怎能解释沈炼自己都难以说清的真气异变,看完书信,沈炼有种豁然开朗之感。

见凃青玉犹自笑的开心,沈炼奇怪看着她道:“凃阿姨,这件事很好笑么?”

“当然,你跟凌依依订婚人尽皆知,但却因修为本身跟柳清雪注定关系难明,我想到其中关窍就觉好笑至极!”

沈炼闻言脑中两个女人身影不断闪过,一时竟有难于取舍之感,他只喜欢凌依依,但体内真气那种隐隐的联系却让沈炼对柳清雪感觉也是界限模糊起来,几乎可以想象,他若是跟柳清雪一同修炼将会有何益处。

沈炼表情挣扎,但旋即咬牙将关于柳清雪的记忆强行忘记,这才逐渐平缓下来看着凃青玉道:“凃阿姨,我对柳清雪的感觉全因体内真气导致,若将她修为废掉或是拿到明玉心诀让依依修行,柳清雪的结便不解自开!”

凃青玉懒洋洋瞥了沈炼一眼道:“忘了提醒你一句,凌依依是不可能修习明玉心诀的。柳清雪天性淡薄,万物不萦于心,专为明玉心诀而生。但凌依依天性跳脱灵动,若是强自修行,那她便不是凌依依,她会是第二个柳清雪!所以你若想斩断跟柳清雪之间联系除非废掉你自己或对方的修为,但此法简直天方夜谭,武者若是被废掉修为则精气神都会消失殆尽,生不如死,你狠的下心么?”

凃青玉三言两语给沈炼绑了一个死结,一个似乎注定要伤害凌依依感情的结。

沈炼表情挣扎,一种忽然而起的念头占据了他全部思维。

“人之一生成就为重,女人只是过路之石,若你跟柳清雪走到一起,不但九阳决有望进入大成之境,神针八法最高境界也未必难以企及,届时你会享受无边尊崇,会达成野望,会唯我独尊……”

“不,绝对不能这样!”

沈炼这一刻忽然前所未有的想念凌依依,脸上挣扎忽然间平复了下去,抬步走出君豪酒店,窗外艳阳高照,微风徐徐。

秦晓月愈加觉得沈炼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看着沈炼背影却是呆了,她大约听明白了夫人跟沈炼之间的对话,也知道这个男人此时心里除了凌依依外根本就容不下任何人,包括天人一般的柳清雪。

凃青玉脸上笑容消失,半响缓缓叹息,当初的他跟沈炼此时何其相似,但不同的是他选择了权利欲望,而沈炼选择了另一条路。孰对孰错说不清楚,但她作为一个女人而言,凃青玉遗憾当初将一腔感情错付他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