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再次消失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772字
  • 2022-01-02 16:45:30

次日,沈炼没有去江东医院上班,李小雅也是未去,只有李斯一个人应付排着长队的病人。

他不知道沈炼为什么没来,但李小雅今早打电话过来说她身体不舒服,李斯没作多想,更未敢想沈炼昨晚跟李小雅在一起。

第二天,第三天,直到一周时间过去医院中也未见到沈炼踪影,倒是李小雅在第三天的时候来上班了,并未表现出任何异常之处,只是偶尔一个人会怅然若失,有些迷惘。

李长天坐不住了,幕青捷制药厂的两种新上市的药品在经过各方面推波助澜,还有一些中医界权威人士鼎力推荐之后短期内的销售情况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潮,尤其是培元汤,市场效果反响好到了极点。药店但凡进药,肯定是被抢购一空。当然,沈炼这个最初的药方提供者也是被人重视起来,一时间不光媒体记者在找他,一些大的制药厂也是对他进行重新认识,已经派人开始前来接洽,不管如何,能够得到各界中医权威肯定的药物质量上肯定是没有丝毫问题的,效果上也无需多说,一些服用明心散一周左右的人已经开始赞不绝口。

“李院长,沈大夫还没来上班么?”

“对啊,这么久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李长天连连解释,却也无可奈何,他是知道沈炼性格的,也从未敢将他当成医院的人,是以如今也是根本没任何办法。

“你们江东医院这是对病人跟媒体极大的不尊重,一个在职医生,怎么可能连院长都不知道其踪迹,逗我们玩呢吧!”

“对啊,快告诉我们沈大夫在哪,实在不行我们自己去找,人命关天,你们医院难道不管!”

有病人却是专门为沈炼这个人而来,有些不理智的大声嚷嚷起来,记者们见状纷纷举起了摄像机,虽然没见到沈炼这个正主,但如果能拍到一些闹剧自然也是不错的。

李长天微微咳嗽了一下,也不生气,笑着解释道:“我想大家都忘了一件事情,沈炼的科室是单独的个体。打个比方,江东医院是一条街道,而沈炼的诊室就属于街道上一个普普通通的门面,店主消失了,你们找街道管理处要人岂不是强人所难。”

众人听他说的有趣,有人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李长天接着道:“大家先回去吧,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你们呆在这儿无形中就是不尊重患者,我保证如果有沈炼消息第一时间让他站出来给你们一个说法行不行!”

听李长天已经说到这份上,一些真正的患者只能无奈走进江东医院,更多的起哄看热闹的人也是逐渐散开,一些记者则是离开了医院门口,依旧在远处等候,对此李长天无话可说。

叶青眉从窗口远远看着这边,心中忽然有些失落,终究,她跟沈炼的距离开始越来越远,渐渐有些追不上对方脚步,尽管这早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李小雅也在瞧着医院楼下,她嘴角抿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道:“哥,师傅真是太棒了!”

李斯诧异,李小雅平时基本都是直呼其名,除非有所求之时才会改变称呼,看向李小雅,突兀的,李斯感觉到了些异样,自己这个堂妹这几天几乎换了个人一般,虽然依旧笑闹无忌,但他分明感觉李小雅变得成熟了。

“小雅,你最近没发生什么事情吧?”李斯关心问道。

“有啊,我恋爱了!”

“恋爱,跟谁啊,有时间领来我帮你看看对方人品!”

“是单恋,暗恋,懂!”李小雅笑着白了李斯一眼。

听她如此说,李斯却并未当真,摇头后继续研究医书,中医博大精深,即便是有深厚的医学功底,但想要真正有所成就却还需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

……

齐家后院,远山亭。一个约四十许岁的男人坐在其中。

有风吹来,他黑色锦缎长袍猎猎作响,贴在她干瘦的躯体之上显得异常诡异。他面容古隽消瘦,几乎皮包骨头一般,颚骨突出,加上一双几乎见不到眼白的幽深双瞳,大白天竟是给人一种阴森之感。

齐渊恭敬立于他身侧,此时的他狂傲之气尽皆不见,虎目之中怨毒若隐若现。

前些日子柳瑞找到他说明柳清雪情况,大体意思便是钱会尽快还给齐家,但这门亲事不能结。柳瑞口气虽委婉,但齐渊却几乎没有了灵魂,他爱极了柳清雪,整整六年一直瞧瞧尾随,但没想到最后是她狠心拒绝自己。他当时就在心中暗暗发誓要让柳家后悔,并且要将沈炼碎尸万段,在他心里,沈炼是柳清雪不同意订婚的始作俑者,原由齐渊自己也说不明白,但对沈炼却已经是恨入骨髓。

“前辈,您曾说柳瑞必死无疑,但为何如今……”

齐渊满心不快,但言语却毕恭毕敬,这神秘人是前一阵忽然出现的,身手之高怕是父亲齐玄武也不是其对手,齐渊最初对他充满警惕,但听了神秘人说辞之后被仇恨占据所有思维的他毫不犹豫选择与之合作,合作的第一件事便是刺杀柳瑞,以解他心头之恨。

“这是个意外,但既然他未死就算他命大,柳瑞身份非同寻常,短期内不宜再次动手!”

诡异中年人出声回答,声音干涩难听,如同砂石摩擦。

齐渊心里烦躁,但却不敢有丝毫不敬,而是试探道:“那前辈帮我杀了沈炼如何!”

“他也是我必杀之人,但现在依旧也不是时机,现今有人对他暗自保护,以我身手奈何不得那贱人!”神秘人正是之前刺杀沈炼的古秋明,他当初大意被沈炼针灸刺中,紧接着古兰心出现,如果不是古兰心担忧沈炼安危而追杀于他,当时的古秋明必死无疑。

齐渊禁不住道:“前辈,您别忘了当初是您信誓旦旦说没用你不能杀之人,如今……”

“你这是质问我吗?”古秋明冷哼,面无表情看了齐渊一眼,骇得齐渊禁不住打了个冷战,他眼神简直太过诡异,齐渊的杀生真气在他一眼之下几乎凝滞。

“我说过我一定会杀了沈炼,他也必死无疑!但本座首先需要在江东有一个隐蔽地点,现今那帮讨厌的留存警察已经盯上了我,短期内我帮不上你任何忙。另外还需提醒你一点,千万不要自作聪明,一旦我身份泄露。齐家,怕是要灰飞烟灭!”

古秋明诡笑看着齐渊,旋即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齐渊拳头缓缓握起,请神容易送神难,他现今已经有些后悔跟古秋明扯上干系,他分明有种错觉,古秋明说的话全部都是真的,他有实力屠戮齐家满门。

……

幕青捷这几天几乎不能置信,事情远远超出了她预料之外。她想象过这两种药可能会打破原有的固定市场,但根本料不到在全国范围内都叫的上号的几名老中医竟然出面赞誉培元汤跟明心散,说其是良心之方,诚意之药,加之沈炼复杂的身份跟经历也是无形中为此造足了势头,一时间竟真应了沈炼当初所说,她现在的生产量跟生产线已经远远赶不上市场需求量。

想到跟沈炼的那个赌注,幕青捷欣慰一笑,现今就等那家伙回来,她随时可将百分之五十股份转到沈炼名下。这也就意味着原本持有制药厂百分之九十股份的她如今沦为了第二股东,换而言之,如今炙手可热的制药厂是沈炼说了算。

“阿姨,沈炼什么时间回来,最近很多事情想和他商议!”

尽管知道沈炼没什么意外,但幕青捷还是禁不住询问古兰心,说起来沈炼又一次招呼不打的消失了好些天,如果不是古兰心让她放心,幕青捷不可能坐得住。

“炼儿近来有所机遇,而且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呆着,你安心就是,至多半月,他一定会回来的!”古兰心笑着安慰幕青捷,但自己心里却隐隐叹了口气。

炼儿名声越大便越是扎眼,古兰心也是顾虑太多,暗处的古秋明就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不知何时便会忽然发难,而且以他诡异的修为,哪怕是古兰心也是没有十足把握将之击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