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酒后真言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4474字
  • 2020-11-25 15:59:00

整整一下午沈炼都因为一些不好的猜想而兴致不高。

柳瑞病情稳定的消息已经传了出来,众人也都知道是沈炼将之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一众柳家人神情各异的被李长天领着前来道谢。

沈炼这个人他们当然是熟悉的,但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他会救了自己家主的性命。就在几个月前,柳家人还因为他意图非礼柳清雪的事情咬牙切齿,如今却只能感慨造化弄人,这个昔日的纨绔子弟竟然真的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医生,虽然早有听闻,但今天柳家众人才算是接受了沈炼医生身份。

没有他们想象中的热忱,沈炼的态度可以说冷漠,但碍于他刚刚救了柳瑞性命,皆是忍气吞声告辞离开了沈炼休息室。

一般大夫除了诊室之外是没有办公室的,但沈炼不同,他身为李斯李小雅两人的师傅,李长天却是专门给他准备了一间安静的休息室。

李小雅此时正在休息室看书,若是往日她肯定第一个上前来拍沈炼马屁,进而笑闹一番。但自从被沈炼态度给刺激之后,此时的李小雅却一直都捧着【异穴录】嘴皮子微动在默默背诵,仿佛任何事情也难以阻挡她的决心。

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沈炼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仿若没有看到李小雅。

暗中咬了咬嘴唇,李小雅咬牙背诵。

前所未有的困倦,沈炼脑海中不断演示着神秘人袭击自己的场景,最终他绝望发现神秘人虽然跟安素清还有陈横江同处于神武之境,但修为似乎不可同日而语,如果说安素清跟陈横江能让沈炼升起逃跑之心,那神秘人则是让沈炼根本避无可避,碰到他似乎必死无疑。

越想脑中越是疲倦,沈炼不知不觉陷入了一种沉睡之中,这是潜意识的行为,似乎只有睡眠才能让沈炼摆脱暗中那随时可危及性命的压力。

李小雅堵着一口气,看也不看沈炼一眼,但不一会沈炼轻微的呼吸声就均匀响了起来。

烦躁拿开【异穴录】,李小雅终于是看向了沈炼。

此时的他蜷曲斜靠在了沙发之上,五官虽平和好看,但似乎有种莫名的柔弱感。

心里一阵触动,李小雅不由想到了跟沈炼种种相处片段,印象中师傅从来都能给她一种心安信任崇拜之感,那种恍若能让人走出阴霾的笑容李小雅做梦有时都梦到过,但如此安静柔弱的沈炼李小雅却是第一次见到。

轻手轻脚从原地站起,李小雅悄无声息走了出去,不一会她拿着一个毯子进来盖在了沈炼身上,虽然是夏日,但休息室温度还是有些低的。

……

沈炼睁开了眼睛,那些烦恼仿佛消失的一干二净,大脑为之一清。

注意到了身上粉红色毯子,一种熟悉的香味飘然而来,跟李小雅身上那股香味是一模一样的,再看他睡之前还在不远处背书的李小雅此时已经消失不见了。

微微一笑,沈炼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钟,窗外天色已经隐隐发暗。

打开关着的手机,几个未接电话显示了出来,是幕青捷打来的,想来是询问自己怎么还没回家。

随意回了个信息,沈炼起身往门外走去。

医院走道此时有些寂静,诊室还没关门,沈炼走到近前的时候李小雅正从里面走了出来。

噘了噘嘴,道:“师傅,你可算是醒了,要不是等你,我早下班了。”

“那可真荣幸,让小雅姑娘等我这么久,要不我请吃饭怎么样?”

“那我勉为其难跟你走一趟!”李小雅眼睛一亮道。

“勉为其难,看来你是有事情,那就下次吧,下次再请你!”沈炼认真道。

“哎呀师傅,你真是太坏了,一点面子也不给人家留。我乐意,我高兴你请我吃饭行了吧!”李小雅再也绷不住,亲切环着沈炼手臂重新热情了起来。

沈炼想要抽出手臂,女孩那种不经意的柔软总能轻易让他心生复杂感觉,但李小雅毫无所觉,沈炼却也不好太过明显。

“师傅,夜市该开始了,小雅也不想宰你,就去露天烧烤哪儿吧。”

两人边走边聊,转而就到了医院旁边的夜市街,此时天也是黑暗了下来,一眼望去,整个夜市街在昏黄灯光的衬托下有种特别的魅力,特别是当风吹来之时,心情似乎也随之变的好了些。

“师傅,没来过这种简陋地方吃饭吧。其实别有一番风味,我跟李斯下班晚的时候经常来这里!”

李小雅对这里显然很是熟悉,找了一家烧烤店落座之后老板笑眯眯就迎了上来。

“姑娘,今个换人了啊,吃点什么?”

李小雅道:“老样子吧,另外再拿些啤酒过来!”

说完李小雅询问沈炼道:“师傅,你想吃什么?”

“我无所谓,你随意点就好!”

李小雅这才点头示意老板抓紧时间去准备。

“师傅,怎么样,是不是挺舒坦的,比呆在空调房中舒服多了!”李小雅敞开双手,很是舒坦的伸展了一下身体道。

沈炼看了她一眼,平时倒没什么感觉,但今天看上去李小雅似乎隐隐有所变化,一张格外精巧的瓜子脸,皮肤雪白,鼓囊囊的胸口在T恤的包裹下有些紧绷,随着她舒展身体看上去竟然颇具规模。他这才意识到这个自己一直当做小丫头的女孩如今也有二十岁了,早已经是个成年姑娘。

“师傅,你偷看我!”李小雅注意到了沈炼目光,促狭对他眨了眨眼睛,却是丝毫也没生气的意思。

沈炼自然收回目光道:“偷看?一个男人打量另一个女人几眼也叫偷看的话那我的确是在偷看!”

“师傅,你真的拿我当女人呀!”李小雅乐道。

“不好意思,口误,不是女人,是女孩!”

“真是的,让我高兴下能死啊!”李小雅泄气叹息。

说笑间时间过得特别的快,转而啤酒吃的已然全部送了上来。

“师傅,这些烤串都是新鲜的,放心吃就好。来,徒儿先敬师傅一杯,师傅您教导徒儿辛苦了!”李小雅语重心长说了一句,但她眼中的那种调皮却出卖了她。

沈炼轻易被她逗笑,举杯碰了一下道:“小雅,说归说,酒不能喝太多,你师傅我时间宝贵,可不想花时间送你回去!”

“切,你酒量未必有我大好不好!再说我也就跟师傅你一个人喝酒,旁人让我喝我还不乐意呢。”李小雅不服气的又倒了一杯,上次一杯倒的糗事让她想迅速找回面子。

沈炼无奈,却也不想扫她兴致,想着啤酒关系不大,也就顺着她喝了一些,但沈炼显然是高估了李小雅酒量,三杯酒刚刚下肚,李小雅脸色就绯红了起来,眼见她要举起第四杯,沈炼随手抢过道:“不喝了,赶紧吃,这么多东西不浪费了!”

“师……师傅,你怎么老小看人啊,我没醉,还能再喝一些!”李小雅说着去拿酒瓶还要再倒。

沈炼瞪了她一眼道:“小雅,以后还能不能一起吃饭了,没酒量至少也要有酒品不是,非喝的昏天黑地才有意思吗?”

“师傅,你不知道,有些话只有喝醉酒了才能说,不是常说酒壮怂人胆么?”

李小雅声音极低,但沈炼还是听到了,本能问:“什么话!”

“真想听啊!”李小雅笑嘻嘻道。

“从你口中也没什么好话,吃的也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去!”沈炼起身结账,而后上前扶着李小雅往外走。

李小雅整个人靠在沈炼身上,纤细的胳膊自然搭在沈炼颈部,边走边笑道:“师……师傅,你回去吧,我自己打车就成!”

“你自己打车,别被人卖了就好!”

说着,两人已经走出夜市,站在路边,沈炼随手拦了辆的士道:“你住哪儿?”

的士司机偷眼看着两人,眼神略有诡异,深更半夜,一男一女,自然而然的在司机想象中李小雅成了被灌醉之人,而沈炼明摆不是什么好人。李小雅长相极好,司机被主观影响下已经准备瞧出不对劲的时候报警,拯救女孩与水火之中。

沈炼自然不知道前面司机大叔的想法,询问李小雅家里地址之后看李小雅已经睡着了,不由暗自舒了口气。

虽说他心无邪念,但跟一个青春少女不间断的肢体纠缠却是让他浑身出了汗。

很快,李小雅在附近租住的公寓就到了,也没叫醒李小雅,沈炼索性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往公寓走去。

呼!

总算是将李小雅在沙发上放好,沈炼这才彻底放下心来,不知不觉他身上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李小雅倒是睡得安稳,似乎做了什么美梦,不自禁笑出声来。

沈炼好气又好笑,心下决定以后再一起吃饭决不让李小雅再喝酒之后准备起身走出去。

但这时李小雅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沈炼脚步停了下来,脸上禁不住复杂起来。

“师傅,我喜欢你!”

沈炼回头看去,李小雅依旧躺在沙发上睡得安安稳稳,像是梦话,但那种比较异样的说话方式让沈炼禁不住有所怀疑,而且心有怀疑之下沈炼注意的地方就多了些,她的呼吸频率,今天一路上古怪的行为,更重要的是才三杯啤酒,酒量再差的女人也不至于醉的如此不省人事,还不出酒。

她在装睡,或者说是在装醉。

“跟师傅开这种玩笑很逗是不是!”沈炼口气转淡看了眼犹自在熟睡的李小雅。

“师傅,不要走好不好!”

事实上沈炼的猜测是对的,随着他话音落下李小雅立时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进而跑来从后抱住了沈炼。

沈炼有心挣脱,但察觉女孩紧张的有些颤抖之后便没有了动作。

“师傅,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小雅很确定自己心里的想法,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时时刻刻盼着见到一个男人,想要跟他在一起。师傅,前阵子你没来医院,你不知道小雅是怎么熬过来的,每日昏昏欲睡,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但你有凌小姐那种女孩陪伴,我没勇气告诉你这些,我只能借酒才敢把这些话说给你听!”

沈炼从来没想过会从李小雅口中听到这些话,他能感受到李小雅很真挚很认真,在感情上从未有过任何烦恼的沈炼这一刻忽然心里格外烦躁。他是一个心理上从未跟女孩有过真正意义上接触的男人,心中放开一些东西后那种属于身体的躁动时刻都在。如今这种特殊的氛围之下轻而易举的就被点燃,女孩身上那种隐晦的香水味格外好闻,她柔软而富有青春活力的躯体对他的吸引也是致命的。

但他知道这些只是身体的反应,他心理上突兀间根本难以接受这份格外单纯的青涩感情。苦苦克制,回头看着李小雅皱眉道:“松开我!”

“我不,我知道师傅是要跟凌小姐订婚的,小雅不敢跟凌小姐争,我不要任何名分,也不要任何承诺,我只要能跟师傅呆在一起就好!”

这是李小雅第一次对异性告白,同时也是最卑微的一次告白,她丢弃了底线,又怎么肯任由沈炼就此离开,她只知道一旦放沈炼离开,她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再有今天的勇气。

沈炼愈加难以克制,但李小雅如此用力,他若是用蛮力挣脱肯定会伤了女孩,但任由这样发展下去沈炼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发生。

心中转念,正要再说些什么,李小雅忽然踮起脚尖突兀的吻住了沈炼嘴唇。

她眼睛紧闭,睫毛颤动,柔软的嘴唇仿佛拥有让一切融化的魔力,笨拙生涩的动作让沈炼双眼中残存的理智陡然涣散,大脑也是一片空白。

转身,动作有些粗暴的抱住李小雅,迅速撬开了她碎玉一般的牙齿。

隐藏在体内的念想如同滚滚潮流,驱使着他的大手四处游走。

李小雅嘤咛出声,意乱情迷而又无所适从,但一心所属,心中欢喜却是像要炸开一般。

“小雅,你可当真在玩火!”沈炼低沉说了一句,抱起李小雅轻巧的身体迅速走向卧室。

李小雅如同绵羊一般慵懒乖巧,双手吊着沈炼颈部,头部贴在他胸前,听着那一声声强有力的心跳,李小雅但觉时间若是能就此停顿便好,这样远在天边的师傅就能永远陪在她身边。

此时的沈炼就连自己都不知道九阳真气在体内正发生着一种极其诡异的变化,阳关穴,离阳穴等四个储藏真气的点开始炙热沸腾,若是沈炼稍加注意便能看到此时九阳真气如同气泡一般此起彼伏,与柳清雪那次真气交接所诞生出的异种真气此时也是格外活跃,融入气泡之中,被九阳真气彻底吞噬。而吞噬了这些跟九阳真气处在两个极端的异种真气之后,九阳真气发生了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化,由无形无色逐渐转为金色,再由金色生出一种诡异的红。这种红色真气以燎原之势迅速蔓延,在将沈炼体内所有真气全部转换之后,迅速融入沈炼身体发肤。

眼中红芒一闪而逝,原本思想上犹自在天人斗争的沈炼这一刻彻底泯灭了心中所有顾虑,撕拉一声将李小雅身上衣服尽皆褪下。

夜,格外安静,窗外月朗星稀,只闻声声莺啼,但见落红点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