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耻辱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3015字
  • 2020-11-25 15:58:16

“义父,小炼已经走了,要不要我……”

沈青山此时有些倦容,闻言摆了摆道:“这事你不用管了,若是这点挫折他都克服不了,这儿子不要也罢!”

“可是……万一小炼出了事情,阿姨回来的话义父怎么交代!”

慕青捷脱口而出,但刚说完她就后悔了,她不应该在义父身边提义母的事情。

果然,沈青山冷淡的眼神不期然闪过几分落寞,一时间再没任何心情,道:“你去吧,但千万不要让他察觉你跟着,否则他只会认为他还有靠山!”

慕青捷有心安慰沈青山几句,但张了张嘴还是转身走了出去,她不太了解义母当年为什么会突然扔下沈青山跟沈炼这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但她知道这些年义父无时不刻不想着她,否则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又岂会在这十几年间对任何女人都不假辞色。

……

沈炼强撑着出了沈家,却再也扛不住来自身体的压力,一荆两杖对普通人来说都难以承受,更何况沈炼这个早已经被酒色掏空了的身体,往日开车转眼即过的沈公路此时好像是没有尽头。

沈炼喘息着,勉强扶住一颗大树才不至于跌坐在地。

如今当务之急就是要解决体质羸弱的问题,如果是在沈家自然有财力去购买各种珍惜药材,但现在却需要他自己想办法。而且自己占据的这具身体在之前由于沈家庇护的原因各种肆意妄为,导致仇家遍地,不少人都恨不得生食其肉,已经有数次对方都埋伏在沈家不远处,若不是之前的沈炼对此极为小心,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歇息半响,沈炼灵光一闪,他好像记得自己刚醒来所住的医院有中医部,那是江东最大的医院,在全国范围内都能排上前三,自己所需要的药材说不定在哪儿可以全部找齐。

一念至此,沈炼想到自己手机里面有刘芸那个小护士的电话,他没有犹豫,费力掏出手机就要打过去。

就在这时,一辆白色路虎嘎吱停在了原地,旋即一声戏谑的声音从车内响起。

“沈炼,这是准备去哪啊,弄的这么狼狈,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他鼻梁高挺,五官坚硬,整体看上去算是俊朗,特别是浑身那种懒散的气质极为引人。从外表看,这是一个很容易就让人产生好感的男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略薄的嘴唇看上去有种阴狠刻薄之感。

沈从龙,沈炼这一代极为出色的人物,大伯沈青云的次子,跟沈炼之前最为不对付,当初碍于沈炼身份他不好太过直白,如今显然是瞧沈炼狼狈想要落井下石。

沈炼缓缓将手机放回口袋,然后站起来要走,他不习惯在别人讥讽的目光下呆下去。

他想息事宁人,但沈从龙却不这么想,沈炼从敢对柳清雪下手的那一刻就注定他会被逐出沈家。而且刚刚他听闻沈炼在大厅跟父亲沈青云冲突的事情,早就想要教训沈炼的他怎么可能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嘴角讥讽一闪而过,沈从龙大步朝沈炼走了过去,也不顾沈炼身上血迹,亲热抱住沈炼肩头不着痕迹在他背部血肉模糊处拍了拍道:“怎么说你也是我堂弟,想去哪,我送你!”

沈炼牙齿紧紧咬住,用最后一分力气勉强不在沈从云身边倒下,但一双眼睛却遮掩不住愤恨,不管他前身如何罪大恶极,但跟沈从龙毕竟属堂兄弟关系,沈从龙如今行为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也让沈炼暗自在心里记住了这个名字。

沈从龙没有因此放过沈炼的意思,用力一拽即刻就想要将沈炼拉上路虎,这里毕竟是沈家门前,需缩手缩脚,却是想将沈炼拉至无人处好好羞辱一番。

沈炼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一个浑无内力的普通人给钳制,胸膛剧烈起伏起来,手上哆嗦着并拢,尽管此时无力还击,但不代表他甘心如此。

眼看沈炼就要被拽上沈从龙车子,这时从沈家方向忽然开来另外一辆车子,目光所及,沈从龙自然认出了这就是幕青捷的座驾。沈炼脸泛苦笑,他心中何其骄傲,却不曾想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被别人看到,而且是慕青捷这个一直对他不屑于顾之人。

车子自然而然停下,慕青捷那张在外人面前格外强势的面孔看向沈从龙道:“二少爷,千万不要留手,义父说沈炼这种人就当好好教训!我还有事情要办,不打扰二少爷雅兴了。”

说着慕青捷看也未看沈炼一眼开车离去,留下沈从龙表情变幻。

慕青捷并没说任何偏颇沈炼的话,也并未指责他落井下石,但不着痕迹间这女人将沈青山抬了出来,让他知道沈炼尽管被逐出沈家依旧是沈青山的儿子,沈家的少爷。

再也懒得伪装,沈从龙一脸嫌恶松开沈炼,然后将自己沾着血迹的外衣随手丢掉,随之坐上车子离去。

沈炼这种货色以后有的是机会教训,不必要非在这种时候,瞬间,沈从云想到无数种对付沈炼的办法,最简单的莫过于将沈炼离开沈家的事情添油加醋公之于众,到时候不用自己出面,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迫不及待。

“沈从龙!”

等沈从龙跟幕青捷一前一后离开,沈炼恍若不觉身上剧痛,只是机械的念了一声这个名字后就再也支撑不住,脑海昏昏沉沉,幻象丛生,所幸他还记得手机上存有小护士刘芸的电话,在最后一刻将电话拨了过去。

……

沈炼不知道自己这次昏迷过去多久,是被门外一阵叽叽喳喳的议论声给吵醒的。

“听说了吗?沈炼这次不知道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导致沈家直接把他除名在外,也就是说现在的沈炼再也不是什么世家公子,而是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了!”

“真的假的,你从哪听来的消息!”

“当然是真的,最近外面都传疯了,谁不知道啊。再说咱们救护车是从哪儿把沈炼拉医院来的?是在距离沈家不远处的地方,都快死了沈家都不管,明眼人谁看不出来!”

“这样的话那他在这的医药费怎么办?”

“这还能用得着你操心,等着吧,醒了之后医院就要找他交涉这方面的问题,要是拿不出来就有好戏看了!”

“嘘,少说几句,廋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着都比咱们这些普通人强!”

刘芸从远处走来,护士们的议论声一句不少全落在她耳中,她心性善良,早就知道沈炼被逐出沈家的事情,并没有幸灾乐祸,反而感觉格外不舒服,当时救护车赶到的时候沈炼几乎是一个血人,不知道他在沈家受了什么样的磨难。

她不知道沈炼之前是什么人,但前几天相处,让她并不如何排斥沈炼,甚至看到沈炼惨状的时候心里很是郁郁,毕竟几天相处下来沈炼给她的感觉很是特殊。

“刘芸,我可好心提醒你,现在的沈炼可不是以前的沈炼,没了沈家的庇护不知道多少人会找他麻烦,你可不要跟他走的太近!”

“是啊,我这几天老在医院外面见到鬼鬼祟祟的陌生人,不是开玩笑的!”

刘芸心里咯噔一下,勉强笑道:“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个护工,照顾他是我的义务!”

……

隐隐的,沈炼将所有议论声都听在了耳中,他并不如何在乎这些,只是知道现在自己又回到了总医院,至少现在的他可以安心在这养伤。

门吱呀被推开,刘芸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入目所见正是沈炼那双熟悉而充满莫名调侃的眼神。

刘芸一愣,旋即喜道:“你醒了,等着,我去叫大夫!”说着急匆匆往外赶。

沈炼心中莫名放松,这情形跟他第一次醒来的时候何其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清醒着,而且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了清晰的认识,且有了极其清晰的目标。

这次来的大夫不是叶青眉,而是一个中年外科大夫,面无表情的帮沈炼做完检查后道:“患者只是皮外伤严重,好好静养十天半个月就好了!”

沈炼知道自己被赶出沈家的事已经人尽皆知,对大夫僵尸脸也不在意,而是偷偷对刘芸眨了一下眼神,惹得刘芸禁不住翻了个白眼。

自从知道沈炼被逐出沈家,刘芸对沈炼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的仰视感,所以才会有如此自然而然的动作。

中年大夫简单开了些药就走了,刘芸帮沈炼挂上点滴后转身要去拿药,沈炼诚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这次谢谢你了!”

“不谢不谢,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你能想到跟我打电话我很高兴!”

留下这句意味莫名的话,刘芸逃一样的离开了病房。沈炼哑然失笑,事实上他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刘芸,除了她,沈炼不知道该打给谁,打给那些狐朋狗友?躲都来不及,沈炼不会自讨没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