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落荒而逃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172字
  • 2020-11-25 14:58:03

沈炼知道跑直线肯定躲不过陈横江追击,是以他径直就钻进了小胡同之内,利用穿云步的繁复精妙用来躲避陈横江纠缠。

路灯已经照射不到这里,若是有普通人在此难免会以为碰到鬼了,只见风声而难见人影。

“陈兄,你我无冤无仇,何苦一路追杀!”

沈炼分神大声说着,声音在夜间格外清晰,虽不如何响亮,但却随风飘荡,回声不断响起。

这一分神,陈横江腾空一拳朝他后背打了过去。

轰隆!

沈炼勉强躲过,脚下顿时被拳风打出一骇人的深坑,碎屑如同子弹一样打在沈炼身上,火热生疼。

想要再借机说话,却已经不可能了。

心微微泛沉,沈炼表情却愈加轻松,这里陈横江显然不如何熟悉,但沈炼却是知道的,距离这地方前方不足五里之处就是警察局,以他速度此时至多再拖延十分钟就应当可以迎来救兵。

安素清在沈炼心里印象谈不上好,但沈炼知道那女人思维一根弦,就算沈炼是她仇人,她也肯定先选择救下沈炼再说。

这一耽搁,陈横江跟沈炼的距离又拉近了很多,沈炼不敢耽搁,脚下一挑,一捧碎土顺风而起,穿云步沿离位而走,诡异的转了个方向。

陈横江大手一挥,碎土瞬时消失无踪,他脸上笑意更浓。

老鼠便是老鼠,哪怕如何花样也躲不过猫的追捕,沈炼的一些多余之举轻而易举的激怒了他。

咚!

脚下猛然使力,地面寸寸龟裂,陈横江借着这股力道如同苍蝇一般腾空而起,而后由上而下俯击沈炼,既然在后难以捕捉沈炼步法,他径直改变了方式。

沈炼脑袋飞速旋转,同时间脚下穿云步愈加快速,但无论他如何变幻,陈横江气机都牢牢锁住了他。

迫于无奈,沈炼只能迎掌还击。

他这一掌可称得上精妙,至少卸去了陈横江一半掌力,且整个人亦是借力飞出十余丈远,但就算是如此,胸腹依然沉闷难舒,被掌风余力而波及。

“这人好高的修为,怕是比之安素清也不遑多让!”

沈炼此时已经被逼上绝路,幸好的是这一路纠缠距离警局却已经不足一里,甚至前方闪烁的警灯都隐约可见。

陈横江也是至此才知晓沈炼的目的,他冷笑道:“即便是来到这里又如何,在绝对实力面前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

“是吗陈兄?”沈炼嗤笑,看向陈横江的眼神有些怪异。

陈横江皱眉,本能感觉到了些不妙,不想再继续耽搁下去。

他表情凝实,双掌缓缓抬起,似乎重若万钧,三米范围内的空气此时恍若扭曲起来。

“金刚伏魔掌!”

沈炼表情也因之凝重起来,他对这门掌法有所耳闻,传闻为天下至刚至猛掌法之一,但早已失传良久,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见到,这路掌法就算是明朝年间所懂得的人也寥寥无几。

“竟然知道金刚伏魔掌法,只可惜你今日必死无疑!”

此时的陈横江浑身隐约有种莫名气机涌动,如同罗汉临体,随着这股气机涌动到极致之时,整个黑夜似乎都亮了起来。

沈炼双目圆睁,如果是真气圆满之时他或可侥幸一拼,但此时纠缠良久真气已然不支,即便是奋力反击依旧难逃一死。

“放肆!”

眼见掌风临体之际,一声娇斥忽然远远传来,声至人至,安素清间不容发的替沈炼接下了金刚伏魔掌中的一掌。

一道无形的波纹在两人手掌交合处缓缓扩散,树木,花草,但凡被波纹触及,皆是被瞬间摧毁。

掌风乍合即分,安素清情急接掌,却是无形中吃了大亏,蹬蹬接连退后十数步方才稳住身形。

陈横江却只是退了一步。

虽然占尽上风,陈横江却是盯着安素清肩头那只神骏非凡的朱雀图案表情变幻不定,半响,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话也不说,转瞬已经消失在视线之内。

安素清想要去追,但刚才无形中已经受了轻伤,无奈只能暂时放弃。

调息半响,安素清睁眼看着沈炼道:“你最好跟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否则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别想救你!”

她言语冰冷丝毫也不亚于陈横江,但沈炼却已经彻底放松下来,拱拳郑重其事对安素清鞠了个躬:“多谢女侠救命之恩!”

“女侠?”安素清神情怪异,这称呼却是首次听到。

也是这一愣神,安素清才发觉现在的沈炼如何狼狈,脸色苍白,头发凌乱,胸腹间血肉模糊,衣服跟肌肉黏连在一起。

这家伙好像是受害者?

“跟我走!”安素清皱眉,倒也没再继续追问,拉着沈炼手臂一步数丈朝警察局赶去。

到了警局,等沈炼伤口处理完全,问清楚医生确定没有大碍之后她才从外赶了进来。

她对沈炼是没有任何好感的,不仅仅因为他的缘故自己被迫不能追查秦伯伦死亡一事,还有就是这男人平素看似认真,实则无赖的举动。

“你说有人要杀你,你知道对方是谁吗?”安素清问道。

“不知道!”沈炼干脆摇头,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沈炼提出齐渊这个名字于事无补,只能凭空多了麻烦,而且那个神秘教官的身份显然非同凡响,敢如此正大光明袭击自己显然事情也没那么简单,而且对方显然是知道安素清身份的。

“不知道?有什么特征没有!”

“修为很高,至少应该跟你不相伯仲!”

“沈炼,我在跟你说正事,如果你一直这种态度的话就不要想出去了,作为警察,我有权利保护你的安全!”见沈炼始终心不在焉,安素清冷冰冰道。

沈炼看了眼周围的铜墙铁壁,意识到这儿应该不是招待普通人的地方,但他并不在意,反正也没什么要紧事情,且这儿看上去比较安静,是个难得的修炼之所。

“成,你既然想在这呆着,那我成全你!”

安素清见状已经彻底没跟沈炼交流下去的心思,径直走了出去,一时间审讯室的温度都降了下来。

“组长,这不大妥当吧!”有组员顾虑道。

即便是保护沈炼也是需要走很多程序的,但现在安素清擅自决定,不像是保护,倒像是借故囚禁沈炼。

“没什么不妥当,他自愿的!你带几个人去原地再查一查有什么线索,这些人真当江东没人了么?行事竟然如此肆无忌惮,千万不要让我查出什么蛛丝马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