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危机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277字
  • 2020-11-25 15:58:57

碰到凌依依的确是沈炼最大的运气,她或许在沈炼面前有些傻乎乎的劲儿,但毫无疑问,沈炼每次在跟她见面之后不管多重的心思都会因此而轻松起来。

是以跟凌依依分别之后沈炼对原本那个感觉矛盾的家也是豁然开朗,古兰心哪怕千错万错,但关心他爱护他总是错不了的,这点似乎也就够了,再说沈青山临死前都不曾对她有丝毫怨怼,他又何苦为难那个可能因为沈青山的死比自己还要难受的女人。

正要打辆的士回家,眉头一拧,忽然间发现大街上一道熟悉的影子正站立在哪儿。

夜,格外的深沉,那影子就在路灯所照射不到的阴影之处,隐约间可见他影子高大,骇人的杀气在沈炼未到跟前的时候已经肆无忌惮的充斥了整个大街。

沈炼停住了脚步,来者让他有些意想不到,是齐渊。但显然不止他一人,暗中很明显有一股更加强大而熟悉的气势,让沈炼想到了在格斗场中那名神秘的军官陈横江。

这阵仗已然让沈炼心生不妙,这两人一明一暗,而且挑这种地方,很显然是决定要他的命。

沈炼不动声色,十指间却已经掌握了数十跟银针,已经有些后悔没有听凌依依的住进她家里客房。

齐渊双目冰冷无神,机械朝沈炼走了过来,没有说话,只用行动证明了他的目的决心,不知不觉沈炼已经成为横在他跟柳清雪之间的最大障碍,不杀了他,齐渊知道自己整个人废了。

杀生真气第一次肆无忌惮席卷而来,齐渊发丝飘扬状若魔神。

锵!

一把黝黑的刀随之出鞘,刀锋所指,沈炼禁不住眯了眯眼睛。这把刀明显不同于一般兵器,是经过千锤百炼后足以承受罡气的凶刀。

齐渊缓缓举刀,肉眼可见黑刀之上一道道黑色罡气凝聚,随之更大的压力席卷而来,当这种压力达至巅峰之时,刀芒豁然而出。

一种错觉陡然涌了上来,沈炼感觉这一刀犹如泰山压顶,快到让他根本来不及躲避。

早就准备好的银针在瞬间化作二十多道银芒激射齐渊。

叮叮叮!

如同撞上钢铁,银针尚未靠近齐渊已是被他手中奇异黑刀全数吸附之上,于此同时刀芒速度不减已然到了沈炼头部。

齐渊前所未有的狰狞。

“给我死吧!”

生死关头沈炼反倒是心中格外宁静,九阳决在这种关头忽而有种冲破身体之感。

沈炼豪情顿生,便是凶刀又何惧之有。

运起体内全部九阳真气,沈炼手掌间似乎多了一层盈盈光辉,他面目庄严,在黑刀临体之际稳稳撑住了黑刀下沉势头。

啵!

掌刀交击!

沈炼身体退后两步,每一步都将柏油路面踏出深坑,地面震动。

齐渊只身体微微晃动,旋即双手握刀,刀光诡异翻转,迅速封住沈炼全部退路。

刀光闪烁,稍有不慎就是性命之忧,沈炼却是不紧不慢,脚下步子似凌乱纷杂,但每一步迈出都能恰到好处的躲避齐渊刀芒,鬼斧神工的穿云步在这一刻被沈炼用到了极致。

“不自量力!”齐渊冷笑,刀势一变,忽而无迹可寻。

沈炼一步迈出本能感到危险。

刺啦!

身上衬衫被齐渊这一刀划破,胸腹部亦是鲜血淋漓,若非沈炼反应极快,这一刀便能将他拦腰截断。

吐了口气,沈炼压制住内心躁动,他知道暗处躲藏着的可怕人物在寻找机会,寻找一击必杀的机会,虽只是打过照面,但沈炼知道陈横江就是那种骄傲到极点的人,对于自己他恐怕也不屑用第二招,一如之前在格斗场他一招不成之后果断收手。

齐渊一招得手,攻势更厉。沈炼银针在他的刀前已经失去了应有用处,一时间只能小心躲闪。

血不断流出,沈炼被齐渊刀式逼迫,一时间竟是连止血的功夫都没有,少顷脑部已经有些昏沉晕眩了起来,这是失血过多的征兆。

此时的齐渊力道却是几乎无穷无尽,一刀劈来,空气因之发出诡奇爆响。

沈炼双眼一定,九阳真气至阳关升起,走离阳赤阳至金阳,再自金阳反其道而行之,循环往复,九阳真气愈转愈快,沈炼身体亦是镀上了一层隐隐的金光,赤色匹练自掌中打出,径撞在齐渊这必杀一刀之上。

紫阳掌,属劈空掌中的一种,用九阳真气打出势难想象,但唯一的缺点是太过耗费真气,打完这一掌,沈炼浑身真气便十不存一,身体亦是勉强站立。

之前的他不敢用,是因为来杀他的人中明显不止齐渊一人,他怕用出紫阳掌之后就是另一个更为强大之人出手之时,到时他根本无力反抗。

齐渊没料到沈炼这种关头还能打出这一掌,刀芒一经碰触,齐渊就觉一股炙热骇人的真气沿刀而入,跟他杀生真气狠狠撞在一处。

噗!

齐渊身体被这一掌撞退出一丈距离,刚刚站定一口鲜血已然喷了出来,五脏六腑欲裂开一般,已然是受了重伤。

眼中没有想象中的失落,反而如同看死人一般看着沈炼,眼中充斥着兴奋残忍,在原地大声喘气。

与此同时,沈炼就觉一股如同针刺一样的杀机朝他后背而来。

沈炼双眼陡然神彩奕奕,但见他头也不回,双手快到难以想象,转而腰间针囊中所有银针被他弹指射出。

路灯照射下,无数点银芒如同暴雨梨花一般带着风声径直刺往正用快的不可思议速度朝沈炼靠近的黑影。

齐渊黑刀材质特殊,可吸附银针,但显然此时偷袭他的人没有这种武器。

黑影冷哼,虽然轻松躲过所有银针,但身形亦是在原地顿了顿,那种一击必杀的势头却是悄然瓦解。

沈炼等的就是这份时机,本已枯竭的九阳真气被他强行驱使下又如泉水再生,他身形一闪便已经消失在了大街之上。

这边是九阳真气的其妙之处,不依附于丹田,由九大至阳之穴位掌控,只要身体阳气未尽,九阳真气就可随时随地复苏。刚才他紫阳掌看似抽干了他所有气力,实则是给做给暗中观察的陈横江看,诱他出手,自己进而可有机逃脱。

齐渊气急败坏至极,有心追赶却根本无能为力。

陈横江身形显现,他脸上复杂而又有玩味,同级别的战斗中陈横江的胜算都在八成以上,没想到碰到沈炼这个比他低了一个级别的小人物竟然三番两次失算。

“有意思,如果不是你杀了伯伦,我倒真不舍得杀你!”

陈横江阴冷自语,旋即大步朝沈炼追赶而去。

他修为已至神武初境,浑身真气控制已然精纯到难以想象,脚下稍微一点地面,身体便如没有重量一般荡起数丈,比之沈炼速度快了不止一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