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再回软香阁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5830字
  • 2020-11-25 15:58:56

在软香阁大约呆了一个时辰,沈炼已然昏沉欲睡,所幸就在软榻之上睡了过去。

秦晓月示意噤声,让众女退下之后她也是换了衣服才重新回到房间,并嘱咐今日软香阁不对外开放。

这次来君豪酒店的沈炼虽然看似并没什么异样,但秦晓月却从中感受到了些许东西,他似乎是有所心事。

想到了当初喂食沈炼服药之事,秦晓月有些不受控制的将手缓缓往沈炼脸侧探去,沉睡中的沈炼显得安详而惹人出神,平和的让秦晓月禁不住缓缓伸出手去。

到了近前,却是如同触电一般收回,脸上暗自红晕密布,摇了摇头方才醒神,若是他忽然醒了,自己岂不是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却是不知道沈炼在她反复进出的时候已经是醒了,秦晓月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中,进而心情复杂。

他已经有了凌依依,之前的沈炼想法出奇,认为三妻四妾也是平常,但现在的他已然转变了许多,毕竟他需要对凌依依保持足够尊重。

装睡半响,他已然被这种气氛弄到有些心神恍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若是之前的沈炼或许不为所动,依旧可坦然面对,但现在的沈炼只是个精力旺盛的普通人,他执念破后一些性格已经无影无踪。

幽香环绕,眼前妙人儿柔情似水,如果她是凌依依,沈炼知道自己一定已经控制不住有所动作了,但可惜不是,所以沈炼此时强自忍着的时候便有些煎熬。

装作恍然睁开眼睛,沈炼故作诧异发现秦晓月在这,他惊讶道:“你怎么在这,真不好意思,不小心睡着了!”

秦晓月可爱翻了个白眼,此时的她已经换回便装,动作间多了很多小女儿感觉,跟之前穿着袍子的她气质判若两人。

“对了秦小姐,我听说君豪酒店有很高规格的格斗赛事,不知道能不能进去观看!”沈炼心里一动随口问道。

他来君豪酒店数次,也曾想进去看看,但无一例外都因为没有邀请卡而被拦在外面,是以此时倒是忽然想起了这件事情,这倒不是沈炼真的闲极无聊,而是他听闻里面的格斗赛事据说都是世界级的格斗高手,来自全国各地,沈炼也是习武之人,却是对此有些感兴趣。

“以后叫我晓月就行了,我可不是什么小姐,我就是夫人的一个小丫鬟!”秦晓月笑着说了一句,等沈炼点头答应之后她才答应带沈炼过去看看。

地下三层的格斗场所跟地下二层的格斗场只有一层之分,但由秦晓月带领往前的时候沈炼却发现几乎每一个拐弯处都有几个气质斐然的保安拦在哪儿,待看到一个黝黑隔音的大门之时,秦晓月道:“到了,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那些看客也多是为了赌博或是发泄才会来这里!”

“赌博?”沈炼有些不解,据他所知君豪酒店应该是合法酒店,以凃青玉的性格也不大可能开办这种场所。

”小赌怡情,能有资格进入这里的都是一些世家公子小姐,加之赌注金额有上限,所以无伤大雅,也无人会傻到理会这些小事!”秦晓月解释。

说着,两人已经进了黝黑大门。

恍然间一阵声浪袭来,沈炼不由的生出一种进入另外一个世界的感觉,由极静到极动,完美的隔音设施让人有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

眼前是大约十几个身穿名牌气质不俗的年轻男女,偶有一些中年人或是上了年纪的人,但无一例外,这些人都很眼熟,不是在电视上见过就是在各种高档酒会的场合上见过。

最中心的拳台距离地面一米左右,在庞大的地下三层中显得恰到好处,擂台上的所有设施比之一些国际性的比赛只好而不差分毫。

此时拳台正中正有一名壮硕的黑人拳手跟一名身材矮小的泰国拳手对打,正规赛事上体重是很重要的因素,这两个身材相差如此明显的人本不可能同时立于擂台之上,但偏偏打的势均力敌,一灵巧凶狠,一势大力沉。亮如白昼的灯光下,照射在那一张张熟悉的脸上,让沈炼油然错愕,每一个人似乎都有些忘乎所以的兴奋。

这些人中有沈炼不认识的,但也有很多认识的人。许久没见的钱天豪周景兄弟,两人明显是马仔身份,跟着他们主子沈从龙一起来的。齐渊或许是因为柳清雪的事情经常来这里的他这次并没有来,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个相貌冷酷的年轻人,是齐震,齐知画意想不到的跟齐震一起来了,此时依偎在齐震身旁有些不敢看向拳台,有些惹人怜惜。除了这些让沈炼印象深刻的人之外远处一个穿着军装的英挺男人跟秦子玉也在。

对于秦子玉沈炼不屑于顾,但对于秦子玉身边的那个穿着军装的英挺男人沈炼则是本能心中忌惮。

他不知道跟秦子玉在一起的男人是什么人,但他身上那种鼓动而骇人的真气涌动却让沈炼惊心不已,年轻人中他所见过的高手属安素清,已经到达神武之境初期,堪称变态亦不为过,但这个穿着军装的年轻人在气势上却并不比安素清差多少,就算是没有到达神武境想必也是触碰到了门槛。

“你小心些,听人说他好像是秦伯伦跟齐渊之前在特种部队的教官,这次来应该是吊唁秦伯伦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没走!”秦晓月有些后悔带沈炼来这儿,左看右看,秦晓月找不到任何一个她认为友善之人。当然此时众人还没有发现沈炼,一旦发现之后会不会找麻烦却是两说,别人先不说,仅说秦伯伦的那个教官就让人心中忧虑,秦伯伦虽然不是沈炼所杀,但跟他脱不了干系。

“齐渊的教官?”沈炼不由皱眉,他现在虽然不惧齐渊,但真交起手来胜负至多也就是五五之分,而能让齐渊那种心高气傲接受教官这两个字,很显然已经说明了什么问题。

“要不咱们走吧!”秦晓月不安说了一声,显然是怕别人找沈炼麻烦。

“为什么要走,这种场合难道还能有人对我动武不成!”沈炼感兴趣的看了一眼拳台,两人的交手比他预料中的更为精彩,他们看上去都没有内功,但其中那个黑人拳手所爆发出来的力量让沈炼都为之惊叹,那可是完完全全的肉体力量,就算是比之沈炼全力运转九阳决也是不遑多让。

“人的肉体力量可以达到如此骇人程度吗?”心中有些疑虑,很明显黑人拳手跟泰国拳手并没有修习任何内功,但那种骇人的力量是从哪儿来的。

秦晓月见劝不动沈炼,也就陪在身边默默观看,见沈炼盯着两名拳手疑惑模样秦晓月解释道:“这两名拳手来头都不小,其中那个黑人拳手来头比较大,曾经数次在欧洲获得过黑市拳拳王的称号,是齐震找来的拳手。那个泰拳手则是有些籍籍无名,不过能够跟黑鲨对阵这么久不落下风,也算是不俗了,就是秦子玉身旁的那个军官带来的拳手。”

听她解释,沈炼恍然而悟,君豪酒店只是提供拳台跟一些拳击观赏赛,至于真正的拳赛则是需要由对战双方自己选择拳手的,很显然,今天这场在国际上也绝对挂的上号的赛事有人暗中博弈。

此时拳台之上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黑人拳手接连嘶吼,如同黑猩猩发怒。首当其冲的泰拳手身体灵活,选择的是缠斗,虽然狼狈,但却暂时没有败象。

秦晓月虽然对这些了解很多,但对于拳赛则是一点兴趣也没有,沈炼则不然,以他的眼光看得出来此时那个号称黑鲨的黑人拳手此时已经有些焦躁,败象隐生。

齐震显然也看出来了这些,这黑人拳手是他的,但他此时却隐隐挑衅的看了站在秦子玉身边的年轻军官一眼道:“横江兄找来的这位泰国拳手很棒!”

陈横江也就是站在秦子玉身旁的年轻军官,他闻言漠然的看了齐震一眼道:“这只是我一般的拳手,齐兄弟若是还有什么底牌不如直接翻起来,我这个算得上你长辈的人全部接着!”

齐震脸颊肌肉跳了跳,陈横江是他大哥齐渊在军中的教官,虽然说长辈也并不为过,但当着如此多人的面着实让齐震下不来台,更何况陈横江看上去至多也就二十七八岁。

齐知画拽了拽齐震道:“二哥,咱们走吧,这件事大哥知道的话肯定会怪罪你!”

“也只有老大那个废物会认这种货色当教官!横江兄,这场兄弟认栽。这样,咱们再来最后一场怎么样?”并没理会齐知画,齐震看着陈横江道。

“比赛还没结束,齐兄弟这样可是不合规矩,让那些输钱的朋友不服气!”陈横江淡然而言,却是对泰拳手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收到讯号的泰拳手忽然双眼一冷,躲过黑鲨重拳,如同铁柱一样的右腿淬不及防的扫像黑鲨腰部。

泰拳手之前一直在躲闪,不知情的人都还以为他无力反击,此时这一脚结结实实踢在黑鲨腰眼之上,不等黑鲨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凭空跃起一米多高,膝盖以极其残忍之势朝黑鲨面部撞了上去。

咔嚓!

砰!

黑鲨闷哼一声仰面耳倒,在地上抽搐不停,脸部血肉模糊,且看他腰部诡异扭曲的情况便知道大名鼎鼎的黑鲨已然是废掉了。

如此残忍一幕让齐知画等少数女人不由捂住了脸,但更多的人却兴奋的发颤。

泰拳手浑不在意的张开手臂,脸上有种舍我其谁的桀骜狠厉之气。

这下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他一直在隐藏实力。

齐震心中暴怒,他刚才想终止比赛就是看出不对劲,没想到陈横竟然如此肆无忌惮,直接将他高价请来的拳手直接打废掉。

跨前了一步,齐震禁不住想要像擂台走去。

陈横江不经意道:“齐震,看在你哥哥齐渊的份上我可以允许你上台,但你是否忘了规矩,有些不该动用的东西最好不要动用!”

陈横江所言明显无比,是指这里的规矩,一旦修行者在擂台之上动用修为不但会让同道中人瞧不起,而且还会激起众怒。

齐震脚步停了下来,他虽然狂妄却也不是自大之徒,知道如果不动用修为的话怕是连泰拳手十招都未必能够扛过。

“三天,三天后再比如何?”

虽然不甘心,但齐震的确已经没有能够拿出来的拳手,只能尽量拖延时间。

“我给你一天时间,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在这里等你,找不到合适的拳手也没关系,我可以跟你赌几招之内将你的拳手打趴下!”

如果说齐震气势凌人,那陈横江已经可称得上狂妄,但从他表现上来看他也的确有资格狂妄,且这个不知道身份的年轻人能让秦子玉如此毕恭毕敬已经隐隐说明了什么。

齐震此时已经没任何脸面在这里呆下去,冷哼一声拽着齐知画大步离去。

齐知画已经后悔跟二哥来这种场所,如今终于要出去,她暗中松了口气,快到门口的时候眼角余光忽然注意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沈炼,还有一个不认识的漂亮女孩,瞧两人低声私语的亲切模样齐知画心里忽而升起一股无端火气。

她是凌依依好朋友,且本身认为沈炼配不上凌依依,但两人订婚的消息已经放出来,齐知画却是无可奈何。没想到的是她在这里竟然看到沈炼跟别的女人一起,拿出手机直接给两人拍了张照,齐知画给凌依依发了过去。本来正准备出去的她也是转而撇下齐震朝沈炼走了过去。

沈炼起初没注意到齐知画举动,但转而手机清脆的声音让他大皱眉头,秦晓月也是不知所以然的看着齐家大小姐走来。

“沈炼,我说这几天依依不怎么高兴,感情你是有了新欢吶,你这样对得起依依吗?”

齐知画长相不俗,气质也是不俗,有种古典美女的安静优雅,但此时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不能恭维。

“齐小姐,我想你误会了!”秦晓月忙要解释,但越解释越乱,而且对方现在也不信她所言。

沈炼无动于衷看着齐知画道:“齐小姐,你不感觉自己太过无聊么?”

“随你怎么说,照片我已经跟凌依依发了过去,你跟他解释吧,人渣!”齐知画毫不留情,沈炼皱眉之余却也无可奈何,这女人不管品格如何,终归是依依朋友,他却是不想让凌依依难做。

齐震等人这时也注意到了沈炼,说起来沈炼这阵子纨绔名声已经极少有人提起,更多被提起的是秦伯伦之死,还有他跟凌依依订婚的消息,如今乍然见他出现在这里,不由议论纷纷了起来,当然这些大多是恶意的,作为一个能有运气与凌依依订婚的男人,沈炼无疑是惹得大多数人妒忌不已。

只是说归说,却没人太明目张胆,显然大多人对现在的沈炼已经有了些忌讳。

钱天豪跟周京两人缩了缩脑袋,生恐沈炼发现他们二人而记起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上次他们给沈炼下套的事情。

沈从龙则是心思复杂,若是以往他早就第一个蹦出来找沈炼麻烦,如今却是再没心思,反而心里隐约有种不希望他吃亏的念头。

秦子玉此时双目喷火,看着陈横江道:“陈教官,您不是一直想见识一下沈炼吗,那就是!”

陈横江跟秦子玉眼光不同,他一眼就看出沈炼修行已经到达凝罡之境,这种人在任何地方都可被称之为天才,联想到前阵子秦伯伦被杀一事,陈横江面无表情朝沈炼走了过去。

齐知画又冷言几句就没再理会沈炼的意思,但一时间却也不想走了,因为陈横江正朝沈炼走了过去,恐怕有乐子看,不知道为何,只要看到沈炼倒霉,齐知画心情就会特别好。

秦晓月虽年轻,但脸色却是冷了下来,她带沈炼来这里就代表君豪酒店的立场,若是有人在这里放肆,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在君豪酒店都行不通,这份底气来源于凃青玉。

“我听说是你杀了秦伯伦?”陈横江立于沈炼面前,他身高跟齐渊相近,但身体看上去却比齐渊更加来的结实,此时眼神冷淡中夹杂着戏谑,着实让人遍体生寒。

秦子玉记恨沈炼当初那一脚之仇,嘲讽看着沈炼道:“沈大少,陈教官专程因为我哥的死因来的,你最好还是好好交代一下!”

秦晓月想要说话,沈炼随手拦住,而后看傻子一样看着秦子玉跟陈横江道:“两位,这种事情好像轮不到你们来询问我!”

陈横江笑了,莫名拍了拍沈炼肩头,手掌携带着一股骇人气势。

沈炼本能错步躲开,但陈横江手掌如影随从,依旧稳稳当当落在了沈炼肩头,旋即一股骨头直欲裂开的感觉让沈炼表情微变,九阳决急速运转,一股罡气自肩头升起。

陈横江感觉手上一松,虽然讶异沈炼真气之怪异,但却是连表情都没任何变化,依旧牢牢卡住了沈炼肩头。

沈炼眼神微变,察觉对方竟然想要直接断他肩头之时一股傲气油然而生,最为熟悉的湘西弹腿接连无任何征兆踢出,目标为对方小腹,腿弯之上等等重要穴位。

“自不量力!”陈横江战斗经验堪称变态,此时沈炼招式虽然诡异,但皆是被他不轻不重尽数压制。

沈炼等的就是这一刻,陈横江稍稍分神之际他直接调动全部九阳真气涌向肩头,感觉一松,沈炼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摆脱了陈横江掌控。

陈横江眼神深邃道:“不错,不错!”

却不知道是说沈炼身手不错或是反话。

沈炼肩头几乎裂开一般,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冷冷看着陈横江道:“陈教官,咱们不认识,沈炼也不需要陈教官夸赞!”

秦晓月也道:“这里是君豪酒店,贵客来临自然欢迎,但若是想要捣乱,还请立刻出去!”

陈横江却是再不说话,微笑着离开。

秦子玉诡异的看了沈炼一眼,他知道这里不方便动手,但陈横江可没那么容易放过他。

众人尚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明眼人都觉得刚才陈横江跟沈炼之间的动作有些怪异,却是看不出来具体什么情况。

齐知画有些不满事情如此虎头蛇尾的结束,瞪了沈炼一眼转身随齐震而去。

拳赛在齐震走了之后也就没了看头,随着陈横江的那名泰拳手下台连着又上去了几个普通拳手。

沈炼正准备跟秦晓月离开,秦子玉挑衅的声音却响了起来:“沈大少,要不要玩两把!”

本来以为已经没乐子可看,但秦子玉的一席话又让众人起了兴趣,此时台上的两名拳手刚刚结束,秦子玉这话意思是他准备派自己的拳手上去。

沈炼不置可否道:“秦少爷眼神有问题么?还是秦少爷准备亲自上阵跟本人过几招!”

秦子玉被沈炼一句话噎得脸上阴晴不定道:“那就约个时间,你敢吗?”

“秦少爷游手好闲,沈炼可比不得秦少爷雅兴!”

见沈炼始终不上钩,秦子玉冷嘲道:“就凭你也有资格说我,你算是什么东西!”

懒得跟这种人再口舌下去,沈炼径直在所有人注视下走出了格斗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