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秦晓月的心思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226字
  • 2020-11-25 15:58:55

沈炼并非记仇之人,但却要分什么事情,对于秦伯伦对他三番两次的暗杀之举,齐渊肯定都脱不了干系,虽然没有证据,但这不阻碍沈炼记住了这个人。从柳清雪进入酒吧的时候沈炼就发现齐渊暗自跟随,是以他毫不犹豫就凑上前去跟柳清雪交流,他知道柳清雪在齐渊心里是什么位置,至于柳清雪走火入魔之事则是预料之外的事情。

从酒吧出来之后他并未回家,打车去了君豪酒店,暂时打算住在哪儿,在没有想到跟古兰心如何相处之前,他不会回去。

当然之所以来这里沈炼还因为这是凃青玉的酒店,他对那个气质上特立独行而又完美无缺的女人有着充分的好奇心,从她隐隐透漏的一些手段上看,她对于针灸的理解似乎不比沈炼稍差,沈炼极想有时间跟她交流一下。

……

秦晓月知道沈炼住在君豪酒店已经是好几天之后,还是她无意间从摄像头上发现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这家伙住在这里。

牙齿有些痒痒,看着正在中餐厅吃饭的沈炼恨恨对一旁凃青玉道:“夫人,这家伙也太忘恩负义了,什么时候来的君豪酒店也不打声招呼!”

凃青玉看着摄像头中的沈炼眼神微微一亮,几天没见他气质上好像圆润了许多,以往虽然看似瘦削柔弱,但眼中那股坚韧让凃青玉感觉他对事太过认真,至刚易折,但现在的沈炼却愈见深邃,让人看之不透,不知道这几天又有何际遇。

“丫头,他明明是想来找你,但脸皮薄,所以才故意出现在监控范围之内,这你都看不出么?”凃青玉调侃了秦晓月一句。

秦晓月竟自信了,呐呐道:“哪里啊,他才不会找我,要找肯定也是找夫人来着!”

“要不我去把他叫来见夫人怎么样?”大眼睛发亮,秦晓月掩饰道。

凃青玉不动声色道:“不用了,我没心情见他!”

“哦!”秦晓月略有失落。

凃青玉见惯风浪,见秦晓月如此言不由衷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暗暗感慨,如沈炼这等人物身边肯定不缺女人,晓月虽然出色,但比之那个即将跟他订婚的凌依依便差了些许,更何况两人平素又没有交集,却是不容乐观。

秦晓月十几岁的时候就跟在她身边,如今已经整整六七年,常年相处,凃青玉早将秦晓月当做女儿一样看待,如今见此却也是不忍,是以在秦晓月失落之时她随意道:“他既然来了,咱们怎么说也是东道主,晓月,你去招待他吧,我有些困了!”

秦晓月闻言心中暗喜,连忙点头应承,凃青玉却无形中给了她一个去寻沈炼的理由,理直气壮的理由。

沈炼吃过饭,若有若无往头顶摄像头看了一眼,他的确是故意出现在摄像头范围之内的,想着凃青玉应当会见自己,毕竟不仅仅她对沈炼有吸引力,沈炼的针法对于她来说也应当具备足够的吸引力。

“沈公子什么时间来的君豪酒店?”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响了起来。

沈炼回头,就见容貌娇俏的秦晓月正站在据他一米远的地方俏生生而立。

她今天似乎是格外打扮过,精致的瓜子脸上淡妆略抹,一股熟悉如同幽兰的味道很是好闻。她气质独特又有种很复杂的矛盾性,时而活泼玲珑,时而安静无瑕。

沈炼对秦晓月是极为有好感的,尤其是在知道秦晓月细心喂了他半个月后这份好感就变得更为浓重。

秦晓月被他看得有些不大自然,不由略带局促道:“沈公子,夫人发现你来了君豪酒店,特意让我来陪您转转,沈公子对什么地方感兴趣!”

沈炼虽然失落凃青玉不见自己,不过由秦晓月陪着也是不错,是以随口回道:“软香阁吧!”

聚豪酒店给他印象最深的地方无疑就是软香阁,尤其是哪个蒙着面纱手拿琵琶唱红袍的女人,百无聊赖之下沈炼却是无端想到了去过一次的哪儿?

“软香阁?”秦晓月口气有些怪异,自己跟他一同去软香阁。

“不妥吗,我想去听曲!”

“没关系,没关系,这就陪公子您过去!”秦晓月答应一声,带着沈炼往软香阁赶去。

前台还是那个熟悉的燕子,她一贯的态度冷漠,但见秦晓月亲自领人过来之后忙毕恭毕敬起来。

秦晓月随意安排,带着沈炼往软香阁包房走去,到了近前之后她并没有留下陪着沈炼,反而一脸神秘的从软香阁走了出去。

沈炼心中诧异,不一会时间却已经见一众穿着古色古香衣着的女子们鱼贯而入,其中那个手持琵琶蒙着面纱的女人让沈炼不由感觉到了些熟悉感。

“沈公子,猜猜人家是谁?”声音软糯间带有笑意。

沈炼嘴角微微弯起,盯着琵琶女道:“你瞒了我不少时间,原来我身旁竟然藏着一个唱红袍的大家!”琵琶女不是秦晓月还能有谁。

“公子想听,小女子随时唱给您听!”这话似随意调侃,但沈炼却是无端感觉到了一些异样。

秦晓月不再多说,身姿曼妙的跳起舞来,此时的她跟现代女子明显有些脱节,非但舞蹈古色古香优雅好看,开嗓之时那种如同清泉石中涌出的感觉也让人身心俱舒。

“公子,可否再填新词!”

一曲过后,秦晓月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沈炼,上次沈炼所拿出的几首新词让她惊艳,都是闻所未闻,她却以为是沈炼自己所作。

沈炼简单思索,便将一些听惯了的词念了出来,秦晓月小心记下后看着沈炼道:“公子真是好才情,一定是对明朝文化有过深切了解吧!”

沈炼点头,却是再无伤感,反而笑着道:“有酒有曲才是完整,秦小姐能不能去找人拿些酒来!”

“恩,公子稍等,最上等的女儿红!”

两人一唱一和,声音腔调无不是像极了明朝之时的对话方式,沈炼尚且不觉,但秦晓月心里却升起一股知己之感。软香阁也是接待过不少客人,但如跟沈炼一般让她相处之时感觉时间太快的人却是首位。

旁边一众伴舞的姐妹也是瞧出了秦晓月心思,有一女子调侃开腔道:“沈公子跟小姐倒像是天生一对儿!”

沈炼抿了抿熟悉的酒水味道:“恩,秦小姐才情出众,如现在时态浮华,能如秦小姐一样静下心来研究古风韵味之人已经极为少见,这点上我们的确是一对儿!”

秦晓月心中怅然,沈炼的回答自然而懂礼,但她听来却觉太过客套,有种生分之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