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人性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3027字
  • 2020-11-25 15:58:54

柳乾坤等在外面,见小姐进去迟迟不归已然准备进去看看,正在这时,眼角余光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抱着小姐从中走了出来。

说是走,但却一步数丈,如果不是夜里行人稀疏,恐怕当即就会成为新闻。

沈炼!

眼神一寒,柳乾坤当下就准备下车拦阻,但此时另外一道充满杀气的身影随后赶出。

如同猎豹一般在距离沈炼身后数丈位置猛然跃起,掌风赫然。

“沈炼,放下清雪!”

沈炼被齐渊气势锁住,身法不觉凝滞了起来,无可奈何转身单掌迎击,两人各退三步。

柳乾坤不敢怠慢,也是一个纵身挡住了沈炼去路,他也已然到达凝罡之境,且日积月累的真气渊博无比,如同山岳。

恰在这时齐渊又是含怒一掌打来,沈炼心中一动,转而将柳清雪挡在了身前。

“放肆!”

柳乾坤大惊失色,不知道是在说沈炼无耻还是在让齐渊住手,却是迅速闪身替沈炼接了齐渊这一招。

他功力较之齐渊明显深厚许多,齐渊但觉一股中正平和之气跟他杀生之气狠狠撞在一起,不由得蹬蹬连退三步,表情阴晴不定。

“柳……柳叔,我!”

柳清雪声音虚弱,全部力气都用在压制明玉真气之上,却根本无力再行说话。

沈炼轻巧道:“我替她说吧,她走火入魔了,现在急需要僻静之所进行疗伤,再耽搁下去我不敢保证她性命还能不能保得住!”

柳乾坤脸上惊疑不定,却是本能相信了沈炼说法,最近小姐跟他说过这方面问题,并说过几天准备返回峨眉寻找慧心师太解惑,没想到竟然来的如此突然。

齐渊此时却是被妒火冲昏了脑袋,见柳清雪被沈炼抱在怀中一动不动,以为是沈炼控制住了她,不由声色俱厉道:“沈炼,我要你不得好死!”

沈炼眼波平稳,理也不理齐渊,只是看着柳乾坤道:“柳管家,你应该知道走火入魔代表什么!”

“你能救小姐!”柳乾坤双目阴沉,仿佛沈炼只要回答稍有纰漏他就会奋起攻击。

“你只能相信我!”沈炼轻巧说了一句,抱着柳清雪走进了奔驰车内,然后关死了所有玻璃。

齐渊不甘心想要继续往前,但柳乾坤却如同山岳一样挡在身前道:“齐少爷自重!”

“柳管家,你人老糊涂了吧,沈炼是什么货色,你竟然放心他一个人跟清雪相处!”齐渊杀机凛然,如果不是忌惮柳乾坤身手,他会毫不犹豫杀了眼前之人。

柳乾坤眼中挣扎一闪而逝,但他依旧分得清孰轻孰重,只是冷淡道:“这件事无需齐少爷忧心,但凡小姐出了任何问题,沈炼今天都不可能活着离开!”

车外两人如何交涉沈炼已经是顾不上了,将柳清雪放于后座之上,沈炼升起一种极熟悉的感觉,怅然道:“就在这里改变了我一生命运,而今你的命运也将在这里改变!”

柳清雪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想到之前沈炼在这车内忽然发病的情形不觉复杂看了他一眼,当时的情形历历在目,现在的沈炼却俨然变了一个人,他说这里改变了他一生命运,肯定是因此有所际遇,否则一个人不可能变化如此之大。

沈炼没继续废话下去,平静了一下心神,五指轻柔搭在柳清雪手腕之上,静静感受她脉搏中紊乱至极的真气。

柳清雪体内真气堪称怪异无比,如果不是沈炼感觉敏锐几乎感觉不到真气的流动轨迹,这种情况沈炼之前从未碰到过,只有宗师境界的强者才有可能将真气溶于血液发肤,而柳清雪显然距宗师之境尚且十万八千里。

“得罪!”

他不敢怠慢,拿出银针弹指刺入柳清雪心脉附近大穴,当务之急却是要防止真气逆流震断心脉,而后才可细细了解她体内那股怪异真气。

柳清雪脸上红晕一闪而逝,虽沈炼是隔空刺穴,并未有所肢体接触,但所刺之处是一个女孩最为敏感之处,哪怕柳清雪仙人之姿,却还从未碰到过如此让人尴尬的事情,想要说话,却也无能为力。

转而看了一眼沈炼,见对方一脸认真沉稳,且双眼闭起的时候柳清雪的心忽然平复了下来,外界早传沈炼是针王涂天河传人,如今看上去似乎像是真的,倒是她多想了。

叹了口气,索性闭上了眼睛,她在之前见到沈炼之时明玉心诀就时常失控,如今或许是个难得的了断之机。

此时的沈炼心中哪儿有半分杂念,他对柳清雪的感觉源自于原身体的感觉,自从上次机缘巧合打破执念之后前世种种已然成为梦境,是以即便不如以前一样对柳清雪痴迷不已,却也是极有好感。而且印象中知道这女孩虽然看似性情如仙子一般清冷,却有着一颗比常人更存善念的内心,他沈炼连一个不认识的人尚且可以救治,为何不能救她,毕竟两人并无直接仇怨,所有的无非是之前那桩破事导致他挨了家法,但这件事情也在沈炼上次教训陆三敖的时候给还给了柳家,所以现在的沈炼完全可以用平常心去对柳清雪。

沈炼神针八法已然晋升第七境界,若是往常想找到柳清雪走火入魔的源头或许要费很大周章,但如今他只需将手指轻放在银针末端,便可清晰感受到柳清雪丹田附近的全部情况,仿佛银针成为了他感官的延伸。

奇怪,柳清雪的内功之源似乎不在丹田,而是在她膻中附近形成了一个极其怪异的循环周天。

心中恍然明悟,这定是一种奇妙的玄功修行法门,一般内功修为虽然皆归于丹田,但也并不是绝对的,如他九阳决就是专修人体九大至阳窍穴,柳清雪的修行之法却是隐约跟心境息息相关,而且真气特质宛若流水,接触之下沈炼九阳真气忽而蠢蠢欲动起来,在体内有些不受控制,似乎有挣脱穴位掌控的势头,似乎跟柳清雪体内真气有所牵连。

稍稍犹豫,察觉柳清雪散落的真气不断逆反冲击心脉之时,沈炼随心将九阳真气沿着她几条特定经脉朝之灌输而入,待反应过来之时已经是晚了。

一朝涌入,沈炼忽然感觉原本纯阳至刚的九阳真气忽然婉转起来,仿佛具备了灵性在柳清雪体内欢腾不已跟她体内异种真气交织在了一起。

未料到如此变故,沈炼想要收回却已经无能为力,他虽然跟柳清雪同等修为,但体内真气却明显不如柳清雪充沛,加之此时九阳真气只是一部分,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柳清雪全部真气的纠缠。

而此时柳清雪浑身也是轻微颤抖了一下,脸上异色一闪而逝,她修为跟心境息息相关,对真气感觉的敏锐程度也较之一般武者更为直接,此时却是清晰感受到了明玉真气的欢喜雀跃,且原本由于心境失控而四处游荡的真气此时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引,进而朝着九阳真气缠绕而去。

沈炼不知道这种情况是好是坏,但暂时似乎没有感觉到柳清雪体内真气的恶意,而且沈炼清晰的感觉到九阳真气跟柳清雪体内真气交融之后似乎多了些韧性,原本至刚至阳,此时却是有种奇妙的良性变化。

时间在这种彼此异样的感觉中悄然流逝,柳清雪不知何时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她仪态庄严,如玉般的手指成拈花之状,白皙的皮肤之上似乎有光芒流转。沈炼附掌于她后背通灵穴,脸上亦是有种前所未有的光彩,这一刻的他陷入了一种极其奇妙的境界,柳清雪的身体就像是变成了九阳真气最佳的淬炼地点,跟她异种真气交融返回之后的真气无疑刚中见柔,用之来打通堵塞经脉竟然事半功倍,如同绵绵之针,润物细无声,仅仅这一会,沈炼就觉足以抵得上自己修行十日之功。

不知过了多久,沈炼在察觉柳清雪体内真气已经恢复正常之后有些不舍的将九阳真气从中撤了出来,睁开眼睛,彼此眼中光芒皆是一闪即逝。

柳清雪表情复杂,这一刻她竟是对身后男人有了些亲近之感,虽然极力克制,但无可否认。

师傅曾说天下武学息息相关,相生亦相克,很显然柳清雪是幸运的,在走火入魔之际无意寻到了相生之法,并且柳清雪知道,自此之后她的明玉心诀更加趋于稳定,心如止水之境也彻底稳固。

沈炼表情却有些沉闷,他没有说话,而是径直打开车门想要走出。

“谢……谢谢!”柳清雪低声诚恳道。

沈炼顿了一下道:“我有些后悔今天见到你了!”

柳清雪大致明白他什么意思,叹了口气,两人真气几乎是为了对方而生,但造化弄人,却是不可能有过多纠缠。

心里隐约失落,柳清雪恢复常态清冷道:“今日无意间了却清雪一桩心病,也是让清雪知道究竟该做些什么。清雪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但有所求不敢不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