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酒吧街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5629字
  • 2020-11-25 15:58:53

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往常的沈炼早已经回家,但今天不同,今天的沈炼心情前所未有的低沉,心里尽是古兰心的影子,不知道该用何种态度面对她。

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沈炼看是慕青捷打来的,随意挂断回了个短信后就关机了事。

心里忽然前所未有的想念凌依依,那个女孩自带阳光属性,见到他沈炼心情肯定会有所转变,但想了半响他还是没打电话约凌依依,他不能太过自私,只在心情低落的时候想到她。

漫步游走,街上人流涌动,沈炼却是一个也不认识。

前方酒吧街巨大的招牌出现在了视线之内,沈炼不由自主走了过去,这地方他之前经常来,知道里面其实是个不夜城,各种娱乐场所聚集,是消遣解闷的最佳地点,算算时间,已经差不多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来这里了。

刚要走进一家名叫【王府】的酒吧,沈炼见到了一辆熟悉的黑色车子,奔驰600,接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从车上下来走进王府酒吧。

“柳清雪?”

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沈炼有些难以置信,柳清雪这个名字本身跟酒吧就联系不起来,但她偏偏走了进去。如果不是柳乾坤坐在车里,沈炼几乎以为那个穿着普通衣服的女孩只是跟柳清雪长相相似而已。

今天的柳清雪穿着说是普通,但其实却也不普通。

T恤牛仔平底鞋,穿着明显是普通的,但在柳清雪气质的衬托下,穿在她身上的衣服仿佛具备了灵性,也就因此变得不普通。

玉面素净,头发随意挽起,乌丝柔顺光滑,颈部细腻修长,隐隐的灯光下她整个人有种极其诡异的色彩,便是出现在任何地方都只能是唯一的焦点。

柳清雪的心情同样很烦躁,不光是家里逼婚的事情,还因为暮然回首,柳清雪竟然悲哀的发现她从未如普通女孩一般活上一天。

衣服从小到大皆是定制款。笑容美轮美奂得不像人类。吃饭优雅的不像是吃饭,倒像是艺术。便是连出入的场合从来都只是高级酒宴,舞会……

条条框框束缚,让柳清雪忽然第一次有了叛逆之感,想要如普通女孩一样活上几天,穿最简单的衣服,做最普通的事情,不再注重任何光环。

这些想法跟柳乾坤提起的时候柳乾坤先是惊愕,紧接着就极为赞同,不问任何理由,只知道这是小姐第一次跟她商量她想要做什么事情?

王府酒吧算是酒吧街一家比较知名而规矩的酒吧,众所周知酒吧这地方最有魔力之处便是能够让人在其中放纵自己,找寻“知己”,王府酒吧当然也遵循这些,所不同的是王府酒吧对一些现今酒吧存在的弊端很是重视,一旦发现有贩毒,下药,或是用下作手段达到某种目的之人等等。不用等警察到来,王府酒吧本身就会给这些人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长此以往,如此氛围阻碍了一些人,但无形中却吸引了更多人来此,这里俨然已经成为酒吧街必不可少的特色酒吧。

柳清雪走了进来,比想象中更加喧嚣躁动,灯光闪烁,音乐刺耳,舞池中一众疯狂舞动自己身体的年轻男女,一切的一切都让柳清雪目瞪口呆,她想不到人竟然可以达到如此忘形的境地,偏又十分快乐着。

吧台比较清静些,柳清雪走到近前随意叫了杯饮料,然后坐在那儿静静喝着,来这里已经是破例,让她去吧台跳舞却是怎么都没可能,而且她也只会一些标准的交谊舞等正规舞蹈。

调酒师早就注意到柳清雪,他在这里见惯各种各样的女人,但见到柳清雪之时依旧是惊艳莫名,他从未见过气质如此特殊而又长相趋近完美的女人。

见柳清雪坐在他眼前,调酒师不由的心中暗暗兴奋,一时只顾观看她,花俏无比的调酒手段都因此僵硬了下来。

事实上不光调酒师,柳清雪一路走来,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目光,而且这种目光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音乐依旧狂躁,但那些狂躁的人却因见到柳清雪的缘故而难以再继续放肆发泄,有些女人可以用表现意图吸引她注意力,但有些女人让你根本难以表现,只觉在她身边做任何出格事情都是不对的。

柳清雪第一次因太过出色的容貌而产生烦恼,想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呆会都不行。

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有人自告奋勇想要上前跟她搭讪,但无一例外,全部在柳清雪回头的瞬间尴尬回去,这种女人根本就让男人没有任何勇气靠近,她优秀的有些超乎了常理,眼神中的淡漠清冷也让所有注意她的人侧目,不敢跟她对视。

十分钟,整整十分钟,酒吧气氛因她变得诡异起来,终于,一个相貌俊朗斯文,穿着一身名牌服饰的年轻男人朝她走了过去。

孙子午,万和集团董事长独子,一个气质温和而又才干相貌兼而有之的富家子弟。

万和集团在江东市算不上知名企业,但在酒吧街附近名声却极为响亮,公司市值大约在五十亿左右,是这一带有名的金龟婿,也是无数女子倾心的对象,以往他来这里不知道有多少女孩上前主动搭讪,相貌身材兼具者也不在少数,但无一例外都被他拒绝了。长此以往酒吧的人也是熟悉了这位富家公子哥,暗地里几乎以为他不喜欢异性,这次见他朝柳清雪走去,众人都是有些感兴趣起来。

孙子午不相信一见钟情,来酒吧街也只是消遣压力而已,但今天他以为永远不会跳动的心忽然剧烈跳动了起来,他并不擅长注定跟女人交流,但却知道他今天如果不过去肯定会遗憾终生。

“小姐好像是第一次来这里,看上去有些眼生!”走近柳清雪,孙子午眼睛有些躲闪,越是靠近,孙子午越是理解为什么这么久才只有自己一个人敢到她面前说话,这个女人一旦走近,心理素质差点的人可能话都说不圆润。

柳清雪并不排斥有人坐到自己身边,打量了孙子午一眼随意道:“我是第一次来这里!”

见柳清雪没有想象中高冷,孙子午心里稍稍放松下来硬着头皮伸出手道:“认识一下好吗?我叫孙子午!”

柳清雪并未伸手,而是轻笑道:“见面便是缘分,为什么非要认识?”

柳清雪的一切都像是下意识的,是以孙子午丝毫没有尴尬,而是收回手点头赞同道:“小姐说的没错,用跟普通人交往的方式来跟小姐交往实在是不妥!”

“服务生,来杯【冰清玉洁】。”

孙子午叫了杯酒推到柳清雪面前道:“小姐,这杯酒的名字跟小姐气质吻合,算我请客!”

柳清雪打量了一下纯澈见底的鸡尾酒,微微抿了抿道:“这酒很好,谢谢了!”

说着柳清雪已然转过头去,没有理会孙子午,而是心中惆怅,她哪怕是来这种地方在别人眼中依旧还是冰清玉洁,那这种地方来了又有什么意义?

孙子午心里怅然若失,张了张嘴却实在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孙子午悄无声息离开了柳清雪,相比而言他毕竟只是个凡人而已。

“孙少爷,您亲自出马也搞不定吗?”有好事者等孙子午一回来便好奇追问。

孙子午无心理会,只是始终看着柳清雪的背影,这女孩他感觉有些熟悉,但一时间却是如何都想不起来,这却是柳清雪变化太大的缘故,让一些即便对她有过印象的人也是不敢肯定她身份,谁人能想到柳清雪会穿着便装来酒吧这种场所。

又呆了一会,等杯中饮料见底之时,柳清雪自觉无趣便准备离开换下一个目标,去君豪酒店看一场拳赛,她是习武者,素闻君豪酒店的赛事为世界顶尖,她却是想见识一下。以往身份问题不便出现在那种场合,但如今却顾不得了,她需要在跟齐渊订婚之前将一些想要做的事情全部都做上一遍,今天只是开始。

“意想不到啊,咱们竟然会在这种场所见面!”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柳清雪皱眉回头,却见沈炼正用一种极为异常的目光看着她,跟普通人眼中的那种惊艳不同,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完完全全就像是一个普通人。

沈炼在之前对她是痴迷至极致的,但自从那次非礼事件之后柳清雪明显察觉到了沈炼的变化,直至如今,柳清雪已经有些不认识沈炼,至少眼前的沈炼让柳清雪感觉很是特殊,印象中他应该是第一个用这种随意口气自然态度跟她说话之人。

“是想不到,你竟然还敢主动凑上来,我以为咱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再有交集!”

“这话错了,也反了!我非礼你在先,但事实上我连你的手都未碰到就差点一命呜呼,真算起来应当是你欠我的才对。”沈炼摇晃了一下杯中酒水笑着喝了一口。

“你这人什么都变了,就是脸皮还一如既往的厚!怪不得连下药这种下三滥手段都做得出来。”柳清雪听他提起这件事情却也觉哭笑不得,当时愤怒难平,但事后却也觉着无甚关系,反正不论如何当时的沈炼都没办法碰到她的衣角。

沈炼耸肩不言,将杯中烈性鸡尾酒一饮而尽,灼热的感觉流过,让沈炼心情随之明朗。

“再来一杯!”

酒保怪异的看着沈炼,他喝的鸡尾酒是这里的招牌,叫【烈焰金凰】,常人不要说一口饮尽,就算是慢慢喝完一杯都保准会醉,但这男人看上去却完全没有反应,他却是不知道沈炼其实不是没醉,只是硬生生扛着醉意,待到抗不住之时就什么也不用想了。

“借酒浇愁,愁跟凌依依这么优秀的女孩订婚,还是什么?”柳清雪诧异看他一眼道。

“愁?你不愁为什么会来这里!”沈炼反问。

柳清雪不言,脸上复杂一闪而逝,是啊,说的好听是来尝试一种不一样的生活,可事实呢。

“柳家日薄西山,你这个江东第一美女最大的用处就是找一个合适的下家联姻,这样柳家才会有翻身的机会!”沈炼进而补充,这件事并不算是秘密,只要稍稍联想便能知道柳清雪为什么会来这里。

“下家?”柳清雪闻言苦笑,话虽然难听,但沈炼说的没错。

“喝酒!”

愣了半响,柳清雪主动举杯跟沈炼碰了一下,事实上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跟沈炼能说这么多,明明之前的自己躲他都还来不及。

一饮而尽,柳清雪杯中酒比之沈炼的度数低了很多,但她脸上依然飘起了几朵红云,美得不可方物。

又一杯高度鸡尾酒下肚,沈炼呼了口气,自然的趴在了吧台之上,脑中古兰心的影子时而盘旋,让他烦躁不堪。本以为他会恨那个女人,但事实上并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心中就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悸动,那种亲情牵连的感觉让沈炼无所适从,比之沈青山所带给他的父子之情更加强烈。

柳清雪因为酒的缘故心情有些放空,忘记了沈炼是她之前最为厌恶的男人,也忘记了就在前几天这人还耍小手段中伤柳家,只有种知己的感觉,所有人在她面前或者心虚紧张,或者装模作样,就连齐渊在她面前也是有些小心翼翼,只有沈炼能够让她感觉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因为在对方的身上柳清雪所看到的只是随意,对自己的随意。她不知道沈炼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确实是变了,这种随意是装不出来的。

“再来一杯!”沈炼抬头,虽然已经醉得几乎大脑混沌,但眼睛却依旧清明。

调酒师此时已经被沈炼给惊呆,忙不迭的又调了一杯出来。

柳清雪支着脑袋看着他道:“不请我喝一杯?”

若是常人听到这话从柳清雪口中吐出怕不要把酒吧买下来,但沈炼只是抬眼看了她一眼道:“我没带钱!”

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柳清雪道:“没带钱你来这里干嘛!”

“这不有你吗?”沈炼自然之极的说了一句,仿佛柳清雪掏酒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柳清雪认真道:“我不会请你喝酒。”

“你会的,因为我如果喝醉的话肯定会闹事,而调酒师跟一些人都认为咱们认识,你脸上无光,也丢不起这人!”

眼中多了些笑意,柳清雪道:“你这是要耍无赖!”

“没错,本人虽然变了些,但还是沈炼,没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沈炼如同梦呓,一杯酒不知不觉又下肚,心中翻腾不已,大脑只剩下了本能。

齐渊在酒吧角落处凝视二人,他相貌英伟堂堂,此时不觉狰狞了起来,随着看到沈炼柳清雪二人谈笑风生,只觉一股无名之火几乎撞破胸口。

柳清雪是仙女,而齐渊也从未想象过仙子有一天堕落凡尘是如何模样,现在的他见到了,但她却是跟别的男人一起。

再也忍受不住,齐渊脸色阴冷,大步朝两人走了过去。

酒吧众人似乎感受到了齐渊身上那股若隐若现的死气,不等他近前便恐惧的左右散开。

“沈炼,我警告过你不要在纠缠清雪,否则我一定让你终身后悔!”站到两人身后,齐渊声音如同从地狱中传来。

柳清雪诧异转身,转而就反应过来冷冷道:“你跟踪我!”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晚上出来!”齐渊解释了一句。

沈炼不经意回头看着齐渊,眨了眨醉意惺忪的眼睛道:“齐公子,秦伯伦也说过要让我后悔,你们不愧是好兄弟!说的笑话都一模一样!”

“你认为是笑话?”齐渊双眼如电一般看着沈炼,拳头缓缓握起。

沈炼勉强站起了身体,摇摇晃晃似有不稳,极为随意的将手搭在柳清雪肩头之上道:“难道不是笑话?”

柳清雪也是眉头大皱,不经意让开了一步,她看出来此时沈炼在借自己激怒齐渊,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她反感这种被利用的感觉。

果然,齐渊见沈炼举动,原本就深沉的眼神愈加冷冽,浑身气势几乎凝结成实质,一张英伟的脸如同魔神。

“你既然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齐渊跨前一步,潮水一样的杀意同时间将沈炼笼罩在其中,右手有些怪异弯曲成爪,一中无形无质而又熟悉的感觉让沈炼眼神微微清明。

“罡气!”齐渊竟然也到了凝气成罡之境。

恰在这时,柳清雪挡到了沈炼面前,身上忽然多了一股柔和清冷的气势,如同水流,恰好将齐渊那股骇人的杀气隔绝于眼前。

沈炼在后眨了眨眼睛,他早知道柳清雪也具备不俗的修为,但绝没想到她竟然也是一个凝罡之境的高手,而且似乎比之齐渊修为更高,否则怎会不动声色便将齐渊的气势给拦腰截断。

“齐渊,这里是公众场合,你是想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他?”柳清雪冷淡道。

“让开!”齐渊伸手去抓柳清雪肩头。

柳清雪眉头紧皱,平静的心灵忽然升起一股沉郁,她原本已经决定要跟这个男人订婚,但这一刻她动摇了,齐渊的确是优秀,但此时的举动却对她没有半分尊重。

明玉心诀忽如其来剧烈波动起来,柳清雪脸上异色一闪而逝,眼睛怅然若失,她早料到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齐渊没有察觉这些,但精于医道的沈炼却清晰感觉到了,因为柳清雪身体不觉晃动了一下,似乎是体内真气发生了某种不好的变化。

恰到好处的抓住柳清雪手腕,沈炼将之带到了一旁,齐渊手掌落空,转而电一般朝沈炼颈部抓了过去,五指成爪,似乎要将沈炼颈部直接扭断。

沈炼一心两用,轻巧错开一步躲避齐渊攻击,而后就感觉此时柳清雪的脉象混乱无比,竟然是走火入魔之兆。

走火入魔对于修者来说无疑是一件大事,但却并不容易发生,一般只有宗师境界的强者才有可能在心境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诱发心魔,而柳清雪此时的修为分明只有凝气成罡之境。

齐渊见沈炼抓住了柳清雪玉腕,攻势更是凌厉,由爪化掌,沈炼陡然感觉到一股刀锋临体之感。

他不敢怠慢,脚下怪异变幻,出其不意带着柳清雪大步朝酒吧外走去,似快实慢,转瞬就已经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内。

齐渊没料到沈炼竟然身法如此诡异,但眼看他带着柳清雪,齐渊爆喝一声,整个酒吧似乎都晃动了一下,旋即也是追了出去,让一众酒客目瞪口呆,就感觉眼前看到的一切如同做梦,三人就这么消失了,快到根本无从反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