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母子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3451字
  • 2020-11-25 15:58:53

古兰心不敢直接面对沈炼,但却也不想一直就这么只能远远的看着他,所以她在告诉安素清自己名字的时候就已经不介意在恰当的时机跟沈炼见面,不管如何,她们是母子。只是此时真正跟沈炼面对面站在一起的时候古兰心一直从容优雅的脸色忽然有些局促,眼神也是躲躲闪闪不敢看沈炼,也不敢答复幕青捷的话。

安素清本以为古兰心这种人不可能会有什么事情让她失态,但此时古兰心失态了,眼睛在沈炼跟古兰心脸上一一扫过,安素清心中隐约有种猜测。

古兰心看似三十许人,但数次接触后安素清知道肯定不止,因为她跟爸爸明显是同辈份,而且看样子也差不了几岁。这也就是说古兰心今年至少应该在四十岁左右,而能让她失态的年轻人身份其实不难猜测。

果然,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安素清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阿姨,来了也不准备见我们一面么?您难道不知道这十几年不管是义父或是小炼都多么想您吗?”幕青捷不恨古兰心,她也没有资格恨,因为这是义父到死还在念叨遗憾的人。

古兰心身躯微微颤抖,略有些失控道:“青捷,你不懂,没有女人会不想自己的孩子跟丈夫,但你真的不懂!”

“需要懂吗?我现在过得很好,不需要一个凭空多出来的母亲!”沈炼这时抬头僵硬说了一句,让古兰心眼神迅速黯淡下来。

苦衷人人都可说出一大筐,但沈青山的葬礼上她都没有出现,这点让沈炼难以接受。

安素清见到这一幕本应该赶到兴奋的,毕竟古兰心对她算不上客气,但此时却是高兴不起来,倒是有些可怜古兰心,她能感觉到这女人的种种表现是如何重视沈炼。

“小炼,你胡说什么!”幕青捷打了沈炼一下。

然后对古兰心道:“阿姨,进来坐坐吧!”

古兰心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无动于衷的沈炼,她多么希望这话是从沈炼嘴里说出来的。

安素清冷哼一声再也看不下去,瞪着沈炼说了一句“白眼狼”之后离开了这里,却不知具体是什么意思。

沈炼终究是从记忆里那种怨怼的情绪中走了出来,叹了口气,或许自己应该听一听她作何解释,不管是对沈青山或者是他自己都有个交代。

……

房间中,古兰心沈炼两人相对而坐,却彼此都没有说话的意思。

幕青捷端了两杯茶过来后便离开了。

良久无言,沈炼看了看时间道:“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今天有约!”

古兰心愕然,勉强笑道:“好,那晚上回来再聊!”

“我今晚有事,不会回来,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暂时住在这儿,青捷没有自保能力!”

古兰心有些失落,还有些担忧:“炼儿,现在有人盯上了你,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出去!”

“这不是问题,十几年间没有你我到现在不还是活得好好的!”

沈炼口气隐带讽刺,古兰心双眼呆滞看着沈炼,她什么也不怕,但就怕这种让人不上不下的冷漠,如果沈炼用其它方式发泄出来她反倒心安理得。

呆然看着沈炼走出房间,古兰心痛苦闭上了眼睛缓缓蹲下了身体。

“阿姨,您怎么了?”

“我没事!”古兰心平复了一下心情道。

“小炼人呢?”

“他可能暂时还难以接受我,出去了!”

“真是的,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不用了,给他点时间吧。如果我是他,我心里也没那么容易接受一个一走就是十几年的母亲!”

幕青捷叹了口气,几番张嘴想问些什么,但终究是忍住了,古兰心想说的时候可能就会说了,否则问也是没什么用的。

……

逃一般离开公寓,沈炼如同幽魂一般游荡在大街之上,他没想跟古兰心赌气,也没想说一些让她不舒服的话,但根本就控制不住,特别是在沈炼等她解释的时候她连一个字都没有。

“呦,这不是杀了秦伯伦的那个沈炼么?我没看错吧,你竟然还敢出门!”

一辆白色路虎停在了沈炼跟前,沈从龙那张格外讨厌的脸从车窗内探了出来,而车的副驾驶位置上还坐着一个沈炼意想不到的女人,苏红玉。也就是上次柳家宴会上跟凌依依起了争执的苏红玉。

沈从龙自从那次宴会之后就一直跟苏红玉有所联系,加之家境相当,两家人已经有意思给两人订婚。

今天两人是要去参加一个晚会,没想到在路上沈从龙就看到了一个熟悉人影,是以毫不犹豫他就将车子停了下来。

沈炼停下脚步,没有因为沈从龙有些刺耳的话有生气意思,而是在两人脸上扫了一眼道:“没想到你们走到了一块,倒也真是绝配!”

话似乎是没有问题,但配上沈炼那漠视嘲讽的眼神则让苏红玉当下就坐立不住。

“沈炼,你少在这阴阳怪气,难道你跟凌依依不是绝配?凌依依也真是好眼光,专门挑一些别人不要的破烂捡来当成宝!”论起阴损,苏红玉嘴上从来没有输过。

沈从龙也笑着接腔道:“红玉,你怎么能说我堂弟没有人要,以往我堂弟只要出现在娱乐场所中,不知道有多女人想要他。勾栏女都要,凌依依要也就不稀罕了!”

他言辞更加阴毒,言下之意却是故意将一些勾栏女人跟凌依依相比。

沈从龙从小到大都看不上沈炼,虽然因为一些事情改观了他看法,但心底深处依旧是感觉沈炼可随意凌辱,加上最近几次两人或间接或直接恩怨,沈从龙现在已经对沈炼恨入骨髓。

苏红玉很满意沈从龙的话,跟沈从龙开始当着沈炼的面调起情来,两人一个心胸狭隘欺软怕硬,一个人尽可夫欢场老手,此时腻歪起来浑然忘形。

沈炼耳朵似乎已经听不到任何东西,只能看到苏红玉沈从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不断开合的嘴巴,那种尖酸刻薄的表情让沈炼眼睛缓缓变得凝实起来,有些人你如果不给他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他时刻都会如同苍蝇一样盘旋在你的耳边,如沈从龙这种人。

沈从龙察觉到了沈炼的变化,心里本能一紧,这眼神跟在医院的时候何其相似。

苏红玉却不怕他,依旧张扬道:“怎么着,眼睛瞪这么准备吓唬谁啊,有本事你让你保镖如杀秦伯伦一样杀了我啊!”

“砰!”

“啊!”

沈炼一脚蹬在了白色路虎之上,庞大的路虎车身剧烈晃动了一下,苏红玉尖叫着,几乎以为车子要倒下一般,沈从龙也是淬不及防,头部狠狠撞在了方向盘上,一时间眼冒金星,半响才反应过来下车挥拳朝沈炼打了过去。

“沈从龙,今天你要不打死他你就不是男人!”苏红玉从惊吓中缓过神来气急败坏尖叫。

沈从龙学过一些搏击之术,有些花架子,但这种身手在沈炼面前简直就是笑话一桩。

沈炼动也没动,任由沈从龙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咔嚓!

骨节挫裂声响了起来,沈从龙惨叫一声,捂着手腕疼的冷汗都掉了下来。

苏红玉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明明看到沈从龙打中沈炼了,怎么他反倒是叫了起来。

“沈从龙,你个废物,到底有没有打过架!”

她却以为沈从龙扭到了手。

沈炼越过沈从龙朝苏红玉走了过去,直到此时苏红玉才看到沈炼死气沉沉的眼睛,她身心随之恐惧,颤抖道:“你……你想干什么!”

沈从龙此时大脑已经一片混乱,只是见沈炼走向苏红玉的时候忍痛站了起来一脚踢向了沈炼腰部。

沈炼依旧是没有任何动作,但真气自然成罡,集中在沈从龙攻击之处。

不出预料,又是一声让人心胆俱寒的咔嚓声,沈从龙额头冷汗大颗掉落下来,他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是沈炼使的鬼,不可思议的看着沈炼背影,一时间眼中恐惧如同看到妖魔。

“沈……沈炼,你这是干嘛,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苏红玉顾不上疼的死去活来的沈从龙,脸上僵硬扯出了几分笑容。

强烈的恐惧让苏红玉感觉一言不合下一刻沈炼就可能会直接杀了她,这时的苏红玉完全没有了思考能力,也忘了自己苏家小姐的高贵身份。

“以后不要让我听到从你们口中说凌依依这个名字,因为你连帮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她心灵纯净,可以选择任何想要选择的男人,而你,只能选择沈从龙这种人!”

苏红玉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这种侮辱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无疑是致命的,但苏红玉却没敢反驳,眼泪大颗滚了出来。

没想到苏红玉这种刻薄女人也有会哭的时候,沈炼已然没有任何心情跟两人再纠缠下去。

一时有些百无聊赖,沈炼怅然转身,眼角余光注意到了沈从龙疼的狰狞却强自忍着的脸,忽而想到两人其实儿时在一起的时候不分你我,如同亲兄弟一样一致对外,但什么时候关系已经变成这样了,明明是堂兄弟,不管沈从龙做过什么,他现在做的又是什么?

念及此沈炼朝沈从云走了过去,沈从云挣扎往后挪动,恐惧看着沈炼。

沈炼却是不由分说的抓住他手脚轻轻一错,咔嚓两声,原本脱臼的手腕脚腕被重新接好。

沈从龙出神,错愕,看着沈炼背影一动不动,就在这一刻沈从龙清晰感觉到了沈炼的变化,心里那些恨意或者妒意也在一瞬间消散许多。他真恨沈炼这个人?倒也未必,说妒忌其实更恰当一些。妒忌他一无是处却有凌依依这种真性情的女孩始终陪在左右,妒忌他一无是处却有一个好爹,一个未来沈家家主的爹。更妒忌他活得如此轻松惬意。如果有选择,沈从龙宁愿也选择如沈炼一般堕落下去,而不用去面对沈家那压得人喘不来气的家规族规。

苏红玉失声大哭,沈炼的话如同刀子一样刺进了她心里最自卑之处,沈炼说的一点没错,她只能选择沈从龙,而不能选择那个桀骜不驯,狂妄自大的齐家公子齐震,这话齐震也说过,虽然跟沈炼不同,但意思一般无二,她在一些人的心里只是一个自甘堕落下贱的女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