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柳清雪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084字
  • 2020-11-25 14:58:03

沈家大门外,一辆黑色奔驰停在路边,车窗开着,隐隐可以看到后座上坐着的一名气质如仙的少女。

古人言:伊人顾盼生辉,仙姿神韵。用这句话形容少女似乎还有些不够,只因字永远都是死的,而人却是千姿百态,面对这不似凡尘中的少女,怕用任何美妙词汇来形容都只是苍白。

琼鼻黛眉,容颜素雅清冷,长发如瀑及腰,肌肤玉质流转,整个看上去几乎让人不能直视,只怕会亵渎了这少女一般。

她不是旁人,正是有江东第一美女称呼的柳清雪,也就是被沈炼意图非礼之人。

此时的柳清雪双目微闭,气质宁静淡然,宛若艺术品一样的双手自然垂落在腿上,呼吸不疾不徐平稳无比,仿佛就算天塌下来也不可能惊动她分毫。

这种状态持续约十几分钟,直到柳乾坤脸色沉郁从沈家走出来的时候柳清雪才睁开了眼睛。

“小姐,沈炼那小子真是无耻到了极点,非但不承认他所做过的事情,反而反咬一口,还说小姐你差点要了他性命,这人真是没救了,难怪外人皆说他是沈家耻辱!”

刚一上车,柳乾坤就不复之前的稳健持重,而是怒气冲冲,直言直语表达心内想法。

若是对旁人,柳乾坤当然不可能如此失态,但他来柳家足足十五年,可以说是看着柳清雪长大,膝下无子女的他早就将柳清雪看做唯一亲人,是以也只有在柳清雪面前他才会如此。

“柳叔,沈炼秉性如此,虽意图非礼我在先,但正如他所说,他为此险些丢了性命,这件事算是扯平了!且拜他所赐,我几年未曾有任何变化的明玉心诀最近忽然躁动起来,应当是突破第四重【心如止水】之境在即!”

柳清雪声音如同涓涓细流,就好似可径直流进听者心中,柳乾坤本身怒气勃发,但听柳清雪如此说的时候出奇平和下来,旋即他惊喜道:“小姐,你今年刚满十八岁,明玉心诀竟然快要突破第四重了!”

“恩,算是托沈炼的福!”柳清雪言语自若,就好似当初沈炼意图非礼她的事情没有给她留下半点波澜。当然,这件事还真没让柳清雪情绪有太大波动,事实上沈炼只是普通人一个,而柳清雪所习“明玉心诀”又最重心性修为,不要说沈炼用的只是普通春毒,就算是经由毒道大师亲手配制,在柳清雪毒发之前也足以数次击毙沈炼。

……

沈炼是被沈青山抱回居所的。

幕青捷刚一见到沈炼惨状本能就是解气,但瞧着义父沈青山面无表情之状却是心里暗暗感慨。

义父虽表面不关心沈炼,但实则任何人也替代不了沈炼在他心里的位置,只是他不善表达而已。这些年沈炼数次闯下弥天大祸,若不是义父态度坚定,沈炼恐怕早就被逐出沈家。

“唉,沈炼啊沈炼,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丝毫不领情也就罢了,竟然眼瞎到看不到父子之情,真是无可救药。”

“青捷,沈炼就先交给你照看,等他醒后你直接告诉他:沈家已经不需要他这样的家人,让他自行离去,从今天起我一分钱都不再给他,他的任何事情也跟我跟沈家没有关系,若他再敢借用沈家名声在外胡作非为,别怪我亲自将他除名沈家。”

幕青捷心里震动,怎么都没想到义父会突然说这个,了解义父的她知道他一向一言九鼎,这次只怕是来真的。

想要说些什么,但沈青山已经转身走了,幕青捷一时间心里复杂到了极点。

这些年他对沈炼可以说烦不胜烦,沈炼被沈青山赶出沈家她自然是高兴不已,只是她发现自己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沈青山当年将她从孤儿院接出,给了她一种从未有过的父女之情,可以说许多年来沈青山一直都是她生命的全部,如今忽然听沈青山要将他自己唯一的儿子赶出沈家,这种心情她感同身受。

……

沈炼虽然已经昏迷,但其实在沈青山将他放到沙发上的时候已经醒了,听到了沈青山跟幕青捷两人之间的全部对话。

知道自己即将被沈青山赶出沈家的时候他并没有太大感觉,反而是从两人的对话中感觉到了沈青山对这具身体的那种深沉关爱,沈炼理解这大概是沈青山想要沈炼独立的一种特殊方式。

这种特殊的父子亲情让沈炼心里陡然一酸,不是因为沈青山,而是忽然想到了自己明朝的父母,想到自己被杀头之时父亲的老泪纵横,母亲的生不如死,数次昏厥。

一瞬之间沈炼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些天自己不是在做梦,而是彻彻底底从明朝来到了这里,占据了别人儿子的身体,自己也是永远不可能再见到双亲。

突兀间那种空落落的恐慌感袭来的突然,沈炼顾不上身体疼痛,从沙发上机械站了起来,步履踉跄朝外面走去。

幕青捷仍在失神,看到沈炼忽然起身不由收敛情绪皱眉道:“你干什么去?”

沈炼此时说话的力气跟心情都是荡然而空,空泛答道:“我听到了你们之间的对话,麻烦转告我爹三个字---对不起!”

短短三个字,一切尽在不言中,沈炼知道沈青山儿子已经死了,虽然不是因为他!但既然成为了她,有些事情却是必须要做的,如继承这具身体的所有责任。

幕青捷发呆,眼睁睁看着沈炼朝外面走去,不由惊诧至极。

眼前的沈炼是她所熟悉的那个好色猥琐的人吗?忽然间幕青捷分明感觉沈炼像是完完全全换了一个人,她本以为沈炼知道他被赶出沈家后会有很多出格举动,如哀求沈青山,如大吵大闹耍无赖不肯离开,但她怎么都没想到沈炼就这么走了,而且是在浑身伤势严重的情况下。

有心出口,想让沈炼等伤好了之后再离开,但话到了嘴边幕青捷还是选择了沉默。

此时的沈炼虽后背血肉模糊,步履踉跄,但分明给人一种坚忍萧瑟之感,这种感觉让幕青捷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也就是这一瞬间,幕青捷感觉沈炼从沈家出去之后未尝活不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