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安素清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720字
  • 2020-11-25 15:58:52

安素清不会离开,至少她的职业让她在不确定古兰心是什么人之前不会离开,尽管明知道眼前的神秘女人修为极有可能已经达到了先天之境。

她不得已亮出了警察身份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你现在影响到了我办案,请你马上离开!”

“留存警察,朱雀行动组组长,你是安远生的手下?不对,你姓安,我没记错的话安远生好像有一子一女!”古兰心诧异看了安素清一眼,心里已经暂时放下心来,至少她这种人不可能对沈炼不利。

安素清心中则已经是波涛汹涌,古兰心口中的安远生正是她父亲,也是参与建立留存警察的重要人员之一。

“你不用紧张,沈炼是我的儿子,我只是来确认一下你对他是否不利。既然是安远生的人,那我也就放心了!”古兰心对她点头,然后飘然远去。

安素清心里有千百疑惑,比如她到底是沈炼什么人?或者她本身什么人,为什么会认识自己爸爸?

但古兰心显然不给她任何询问机会。

思索半响,安素清缓缓平静心思继续监控沈炼。

……

古兰心直到离开安素清之后脸上才缓缓黯然下来,她来江东已经有好几天的时间,但却始终不敢去跟沈炼相认。

母子之情无论何时何地都难以泯灭,十几年时间,古兰心几乎每晚做梦都会梦到儿子,每每拿到代表儿子成长轨迹的照片后古兰心就欣喜莫名,往往一整天都失魂落魄的不肯松手。但也正是因此,古兰心面对这近在咫尺的幸福之时忽然犹豫了起来。

她怕,怕沈炼恨她,也怕沈炼不认得自己,更怕沈炼知道沈青山是因她而死的时候母子之情将会荡然无存,是以她现在能做的只是默默守着沈炼,这也就足够了。

“昔年不知道引的多少男人疯狂的古家公主竟然也会有如此多愁善感的时候,看来我的猜测没错,沈炼就是你的儿子,想不到,真是想不到!”

这时一个调侃慵懒的声音从后响起,古兰心知道来者是谁,回头郑重道:“兰心先谢过凃小姐肯救治炼儿!”

凃青玉雍容走来,笑着摇头道:“古家公主送来的人青玉怎么敢不治,再说公主还开出了让人拒绝不了的条件!”

古兰心担心沈炼安危,是以也不多浪费时间,拿出一卷古籍递过去道:“【先秦密录残卷】,这是我答应你的东西,告辞了!”

凃青玉见她说走就走不由暗暗感慨,她怎么都没想到沈炼的母亲就是古家小姐,当年沈青山迎娶她之时还有人笑话沈青山脑子坏掉,取了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但现在看来该是多大的笑话,南山古家又岂是江东这种地域性的小家族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不过这些年她想来古兰心也不好过,几乎可以想象一向最重血脉传承的古家知道古兰心跟一个外人结合之后会是什么反应!这应当也是她这些年失踪的原因。”

……

“姑父,姑妈,我真不是故意提柳家名头的。不过小侄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沈炼那小王八蛋一副随时杀人的样子,我为了保命才嘴快说了出来,而且当时决没想到周围有人拍照!”

陆三敖刚从警局出来就来到柳家跪倒在柳瑞陆萍两人跟前痛哭流涕,一个威武雄壮一脸凶相的汉子此时如此表现让人简直不忍直视。

陆萍不耐道:“好了好了,这些日子接连发生了几件大事,柳家的那件事被人选择性忽略了,并没造成太大影响!”

柳瑞则是根本就不想看见他,摆手道:“滚滚滚,以后再敢提柳家这两个字,我首先打断你的腿!”

“好,姑父,我这就滚。你们放心,我不会让沈炼那小子好过的!”陆三敖临走时说了一句让柳瑞双眼微变的一句话。

“等等,你是说你还要去找沈炼麻烦?”柳瑞走了下去,看着陆三敖道。

陆三敖以为姑父也是有教训沈炼的意思,是以连连保证道:“姑父,您说要活的还是死的,是大卸八块或者是丢进水里喂王八,只要您吩咐,小侄一定办到!”

“啪!”

柳瑞一巴掌将还要说话的陆三敖打的捂着脸惊疑不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柳瑞虽然时常骂他,但真正动手却是第一次。

“蠢货,沈炼现在牵扯进了秦伯伦的事情里面,你是不是嫌柳家太过清闲了,还敢去插上一脚。而且凌海川放出话来,再有几个月沈炼就要成为凌家未来女婿,就凭你也敢再动他!”

陆三敖眼中怨毒一闪而逝,丝毫没表现出来,一脸窝囊承认错误,等柳瑞同意之后陆三敖这才一路小跑离开了柳家。

柳清雪这时从旁缓缓走了出来。

柳瑞跟陆萍见到她忙换了一种脸色。

“清雪,你来干嘛!”柳瑞好言好语询问,虽然眼前的女孩是他女儿,但柳瑞却知道整个柳家的未来全在她一念之间。

“我听说表哥来了,过来看看!”

“那种混球有什么好看的!”柳瑞提到陆三敖就气不打一处来。

柳清雪摇头道:“您既然不喜欢他在外瞎混,不如在柳家帮他找件差事,这样无形中可以对他多加管制,舅舅舅妈泉下也会欣慰。”

“不提他,这种人提来就惹人生气!”陆萍却是略显尖酸说了一句。

“对了清雪,跟齐家的婚事考虑的怎么样?你瞧凌依依年龄比你尚小了一岁,眼看就要订婚了,你也是得抓紧了!”陆萍转而就将话题扯到了这上面,她对齐渊的为人家境都极为满意,认为整个江东除了他之外再也没有更加合适的人选了。

“对啊清雪,这种事情其实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柳瑞也接腔催促,齐渊隐隐透漏出只要能娶清雪,他什么事情都能够答应柳家。

柳清雪心内苦涩,摇头看着柳瑞陆萍道:“能不能再给女儿一点时间,这件事我还需请教师傅!”

“这是咱们家事,问她干什么,难道她还能做得了我柳家的主!”柳瑞脸色沉了下来,却是知道清雪的那个师傅脾性尤为执拗,且言语如刀丝毫也不留情面,之前来柳家之时就对他柳瑞多加讽刺,让他脸上极其挂不住。

“爸,一日之师尚且情分深重,我跟师傅相处好几年,对她感情不比您二老稍浅,这种大事总得告知她吧!”柳清雪反驳道。

陆萍却知道柳清雪脾性执拗起来她师傅简直一模一样,拽了拽柳瑞,示意他少说两句,而后笑着对柳清雪道:“应该的,应该的,虽说她当年招呼也不打一个就将你带走几年,但毕竟是出于对你的栽培之心!”

话虽然客气,却也有些软刀子。

柳清雪愈觉没办法再交流下去,木然告辞一声然后走开。

柳乾坤看得心疼,怎奈身份使然却是说不上话,只能亦步亦趋跟在柳清雪身后。

“坤叔,柳家的事情我不大明白,想知道现在的柳家到了什么地步?”柳清雪忽然问道。

“唉,老爷人虽不错,但眼界狭隘且不擅长守成,自他上位后柳家地位就一直在缓缓下滑,到如今几乎快山重水尽。且前阵子跟人合作的一个项目牵扯资金数百亿之巨,柳家根本就拿不出来,这件事好像……好像是齐家帮忙做的担保!”

柳清雪凄然而笑:“难怪这么着急将我嫁给齐家,原来是早就定下的事情,我若不同意,他恐怕交代不了吧!”

“小……小姐,听坤叔一句劝,这件事恐怕已经不属于能不能交代的事情,齐家担保给老爷的资金更像是嫁妆,若小姐执意不嫁,这钱老爷肯定是没办法抽出来还上了,已经完完全全给套死了!”

柳清雪有些木然,坐在石凳之上呆然出神,她已经后悔一年前没跟师傅一同回峨眉山,甚至后悔她当初为了名声澄清沈炼非礼她一事,若当初她将自己名声弄得狼藉一些,恐怕齐家也不可能如此大张旗鼓的要来娶她。

一时间有些恍惚,似乎她生下来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