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名声大动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3579字
  • 2022-01-01 20:27:02

等秦家人消失之后沈炼犹豫看着凌海川道:“凌……凌叔,你刚刚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凌海川知道沈炼指的是什么,缓缓点头道:“是真的!”

沈炼怔愣看着凌海川,似乎想从这男人格外平稳的眼神中看出些什么,但他失败了。

“别多想,依依是我的女儿,没人比我更了解她。她喜欢你,所以作为父亲我有必要帮自己女儿做些什么,至于联姻对我而言只是笑话一桩,我凌海川没必要用自己唯一的女儿去作为筹码。”

凌海川的话的确是有魔力跟魅力,他言下之意就是不管凌依依喜欢的是谁,只要她愿意,凌海川便无条件帮忙促成,这种完全放任的魄力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具备的。

“小炼,现在没有旁人,你跟叔叔说句实话,韩东到底是不是凶手?”这时凌海川郑重问沈炼道。

“我也不确定,但感觉百分之九十会是他,不过是不是韩东对我而言不重要,他没有做任何不该做的事情!”说着,沈炼将秦伯伦对他进行的两次刺杀事件简单跟凌海川讲了一遍。

慕青捷听的心惊肉跳,她没想到秦伯伦竟然这么心狠手辣,如沈炼所说,他的死的确是报应使然,而一直被她有所针对的韩东在这件事中似乎不管怎么做都不能说错。

“也的确是个真性情之人!”凌海川点了点头,这才明白沈炼为什么不肯去秦家,受不受委屈侮辱明显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沈炼知道韩东会去想方设法救他出来,这样一来正中秦家圈套,到时候可没那么多道理可讲,不管凶手是不是韩东他都必死无疑。

又聊了几句,凌海川转身离去,等房间中只剩下幕青捷跟沈炼两个人的时候,沈炼有些茫然的坐倒在了沙发上面。

今天的一切感觉都如做梦一般,先是他被刺杀,接着秦伯伦淬死,最好的朋友韩东成最大嫌疑人,再就是凌海川做主他跟凌依依的婚期。事情聚集在一起,让沈炼感觉脑袋有种装不下的感觉,头疼欲裂。

这些事情中唯一让他高兴的是凌海川挑明他跟凌依依的事情,但似乎也没那么兴奋,他喜欢凌依依,也曾立志娶她,但绝不是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这种事情即便是凌海川不介意,但沈炼心有芥蒂。

“怎么,凌依依被排为全江东男人最想娶的女人之最,你好像不太高兴!”慕青捷意味莫名提了一句。

“什么意思?”沈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很简单啊,凌叔贵为国内第一隐形富豪,依依又是心性跳脱,姿容不俗,而且是凌叔唯一的女儿。娶了她就代表得到了半个凌家,这是人人都会算的一笔账,你说只要是男人哪个不想要娶她?”

沈炼没理会慕青捷调侃,只是在她诧异的眼神中起身进了房间,不一会拿了瓶药水走了出来。

也没等慕青捷说话,沈炼就示意她坐在床头,小心帮慕青捷脸上涂着药水。

慕青捷起初有些局促,但少顷一股暖洋洋的感觉就从沈炼手指处传了过来,她心灵也像是被感染到了,安静的有些平和,任由沈炼的手在她脸上似摩挲一般的擦药。

“姐,要不你离开江东吧!等我可以保证你安全的时候再回来。”

半响,沈炼轻柔说了一句,没有丝毫杂念的环住了慕青捷颈部。

首耳交接,夜深人静,但沈炼却没有丝毫邪念,只是心疼这个女人。印象中慕青捷从到了沈家命运似乎已经注定了,而且她性格看似强势,其实隐藏了些逆来顺受的因子,如沈炼之前无论多么过火,偏她考虑良多,始终都不曾告诉沈青山,而且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沈炼自己都自顾不暇,却是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受到任何委屈。

慕青捷极为享受着片刻温存,安静靠在沈炼身上道:“离不开了,江东就是我的全部,也有我最在乎的人,世界虽大,但只有在这里我才呆的安心!”

沈炼还要再说,但终究是无言将话重新收了回去,没错,慕青捷如果离开这里的确会安全很多,但这种事情对她来说无疑是非常残忍的。

“放心了,江东市那个人不知道你沈炼薄情寡性,没有人会傻到用我们这些人来牵制你的!”慕青捷随口说了一句,笑着从沈炼怀里站了起来。

“我洗澡去了,里面没装摄像头吧!”

沈炼稍楞,旋即苦笑道:“姐,这都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还提来干嘛!”

“我不光现在会提,将来也会提,让你知道有些事情做过就是一辈子的污点!”慕青捷笑着道。

沈炼摇头不语,眼睛看着慕青捷曼妙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视线内沈炼才回过神来。明天不知道整个江东会乱到什么地步,也不知道他处在什么境地?秦伯伦的死跟凌依依跟沈炼订婚的消息每一件都是足以屠杀各种版面的重磅消息,而这两件事跟他沈炼都有关系。

……

次日,沈炼刚刚起床,还来不及查看任何消息,已经被警察堵住了房门,很显然是因为秦伯伦的事情。

这些警察倒也客气,沈炼知道必须走一趟,所以跟慕青捷解释几句让她安心之后去了警局。

钱阔海此时脸现愁容,秦伯伦身份非同寻常,作为这件案子的直接负责人钱阔海所要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他知道只要稍有疏忽他就会被这件事给拖下水去不得翻身。

“沈少爷,坐!”见沈炼过来,钱阔海客气的邀请沈炼坐下,沈炼可以拒绝跟警方合作,能来这里已经出乎了钱阔海预料之外。

“钱局就不要称呼沈少爷了,倒是沈大夫更顺耳些,我已经不属于沈家人!”沈炼随意坐下看着钱阔海说。

钱阔海为人正派刚直,这也是沈炼选择来这里的原因。

“那行,就叫沈大夫。咱们也不浪费时间,我有话就直言了!”钱阔海将话说在了前面,在沈炼点头之后钱阔海顿了顿认真道:“沈大夫,韩东是你的保镖,从秦少爷事情发生到现在,韩东有没有跟你联系过?”

沈炼摇头道:“这个是没有的!”

“那方便问一下沈少爷昨天从警局出去之后去了哪儿吗?”

沈炼犹豫了一下道:“先是去了君豪酒店,紧接着听到秦伯伦出事之后返回了家里,昨天秦家人也在,这点不用多说了吧!”

钱阔海感觉沈炼没有说谎,但还是接着询问道:“有证人可以证明你去过君豪酒店吗?”

“钱局,我知道您意思,您是疑心我中途有没有跟韩东见过面,或者说有没有这次事情我是背后主使人。这些我都理解,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当时的确是在君豪酒店,而且是一个人,至于证人我不方便说,但你们可以去调录像!”

“沈大夫原谅,这件事我最近也是焦头烂额,最大的嫌疑人韩东出逃在外,上面给的压力很大,这件事或许只有沈大夫可以帮忙!”钱阔海直言。

沈炼不置可否道:“钱局,你有否调查过秦伯伦?是否知道昨晚刺杀事件的幕后主使有可能就是秦伯伦?警局的那个内奸查出来没有?”

钱阔海被沈炼的话惊了一下,他本来的确是想要查一下昨晚的事情,但秦伯伦的事来的太过突然,是以钱阔海只能先挑更重要的案子先来,至于暗杀事件则是交给了下属。

“沈大夫这么说有证据没有,毕竟秦伯伦已经死了!”

“证据是没有的,但如果找到内奸的话岂不就有证据了!”

钱阔海点头,旋即反应了过来,眉头微微皱起,沈炼的矛头指向秦伯伦,意思也就是说秦伯伦刺杀他在先,韩东若是擅自报仇虽然冲动,但却情有可原。

如此一来,他还能指望沈炼将一些消息透露给他吗?

“钱局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沈炼起身告辞。

钱阔海有心拦阻,但却实在是找不到任何理由,看沈炼快出门的时候他语重心长道:“沈大夫,希望你能够以大局为重,韩东是必须要抓的,如果他能主动自首我可以做主帮他说情!”

“那就谢谢钱局!”沈炼头也没回,言语间的随意让钱阔海知道他根本就没听进去直接的话。

“小安,你过来一下!”等沈炼彻底离开之后,钱阔海郑重的打了个电话。

安素清,朱雀特别行动组组长,二十六岁。

一般警员眼中,朱雀特别行动组无疑就是警局中吃闲饭的存在,没出过一次任务,没立过一次功勋,但待遇却好到出奇,不知道引的多少人不满,但这份不满汇报上去总是石沉大海,让人无奈之余只能认定安素清背后有靠山,长此以往众人倒也渐渐对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新入职的警员甚至不知道警局还有这么一个部门。

“我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用到你们朱雀行动组,这次可能要麻烦你们了!”见安素清进来,钱阔海口气很是客气,不像是局长跟下属的关系,倒像是朋友。

朱雀特别行动组,钱阔海称之为留存力量,是国家给予江东警方的王牌力量,只有现任警察局长才有资格调动。

“小安,你过来看一下这段视频!”钱阔海招了招手。

安素清走上前去,正看到韩东一人打三十几人的场面,视频虽然模糊,但真实性是毋庸置疑的。

“是七级武者,但战斗力接近六级,普通人对付不了!”安素清只看一眼就做出了判断,她经过这方面极为专业的培训,而且她本身也是一名武者。

“七级,六级?”钱阔海有些疑惑,他是知道朱雀特别行动组可以处理一些常人处理不了的事情,但对于其成员的能力不太清楚。

“级别是判断这些人危险程度的重要标准,这些钱局长不用问了,您需要我做什么?抓捕他吗?”

如果一般人面对钱阔海这种态度钱阔海早就感觉奇怪,但钱阔海知道安素清天性惜字如金,是以直接道:“没错,就是抓捕他,但是现在警方掌握不了他的行踪。”

安素清不言,知道钱阔海肯定还有话说,果然,他从抽屉中拿出一沓资料跟一张照片递给安素清道:“这个人叫沈炼,跟视频中的人关系很密切,我感觉他近期内一定会跟韩东见面,所以需要你选择合适的人前去监控他行踪,有一点必须提一下,千万不要惊动了他!”

“了解,钱局没什么安排的话我这就去办!”

“恩,去吧,记着一件事情,我要的只是韩东,必须是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