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杀人者人恒杀之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3277字
  • 2022-01-02 12:50:03

沈炼的腿伤并没什么大碍,真正让沈炼重视的是毒钉上所携带的异种病毒,这种病毒侵蚀性极强,可迅速分解血液中的红细胞并使之变异,如果不是沈炼当机立断将手臂所有穴位封死,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但就算如此,沈炼现在也不得不重视手臂上残留的毒素,如果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之清除,沈炼的这条手臂必然保不住。

韩东喘着粗气守在门口,双手微微颤抖,第二次,这是他第二次看到少爷遇险,虽然这件事责任不在他,而且他也无能为力,但作为一个保镖失职就是失职。

没有敲门,韩东也没打算再看沈炼一面,而是大步直接往警局外走去。

有警察想要阻拦,但被钱阔海眼神制止住,在韩东临出警局的时候钱阔海正色道:“韩先生,做事务必三思而后行,我不管你是什么理由,只要敢违反律法,我一定将你抓捕归案!”

韩东身体顿了一下,旋即冷笑一声走出了警局,出门之后他径直拿出手机短信留言道:“赤狼,我需要最近组织在江东市所有任务动向,包括雇主身份!这件事算我求你!”

根本不用考虑,仅仅从只言片语中韩东就可以确认这件事跟狼图腾脱不了干系,无论是对方的杀人方式或是习惯,韩东都太过熟悉。

过了约半刻钟时间,信息回了过来:“组织在江东市的任务只有一件,是新晋狼王修罗亲自出手的,雇主是……秦伯伦!”

韩东吐了口气,心中暗暗记下赤狼这份情谊,他知道在组织中只有赤狼一个人有能力掌握这种信息,也知道赤狼告诉他这个自己本身担了多大风险。但一切都顾不上了,杀手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而再雇佣杀手之人,韩东必须帮沈炼永绝后患才会有脸再见沈炼。

……

用了几乎两个时辰,沈炼才将手臂中的毒血全部放出。

此时的沈炼看上去有些狼狈,失血过多导致他脸色有些苍白,而且嵌入大腿的子弹也对他造成了一定影响。

看了看手中长三公分,直径约半公分的子弹。

这子弹应当是特制的,否则不可能穿过自己护体罡气后还能嵌入腿部五公分有余。

走出审讯室,这时医院的急救车已经到了,沈炼拒绝了钱阔海让他去医院的要求,只是冷淡看着钱阔海道:“一周之内这件事我帮你瞒着,但时限之内如果我得不到答案那就抱歉了!”

钱阔海苦笑摇头道:“沈公子,我只能保证我会尽自己最大力量去找出刺杀你的人,至于你想不想闹得人尽皆知不在我控制之内,而且这件事确实是我的失职,也是江东警方的失职!”

没有再说,而且沈炼知道苛责钱阔海没有任何用处,只言片语间沈炼就能大致感觉钱阔海这人心里应该很干净,要不然也不会对于这件事如此坦然。要知道这件事只要沈炼单方面曝光,他警察局长的位置顷刻就不保。

……

是夜,格外安静。

秦家别院,秦伯伦悠闲坐在沙发之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优雅品着,身后身穿半透明轻纱的性感女人在后软声细语,帮秦伯伦轻轻敲着肩头。

美酒佳人,似乎没有什么比这更惬意的事情了,但秦伯伦却忽然将手中杯子咔嚓捏碎。

酒水顺着淌了下来,殷红如血,美女亦是不着痕迹颤了颤。

又一次完美的刺杀计划付诸东流,这让秦伯伦没办法接受,他不明白每次合作都很默契的狼图腾为什么会接连失利,钱还在其次,但沈炼这个人却还好好活着。

让女人出去,秦伯伦拿出手机道:“渊哥,狼图腾的王牌都没能杀得了沈炼,我不甘心!”

齐渊沉默半响道:“暂时不要有任何动作,这次事情闹的很大,而且现在的沈炼我都看不透,我怀疑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超越了我!”

“不可能吧!”秦伯伦惊讶,齐渊在他心里一直都是最强悍的,乍然听他这么说秦伯伦有些难以相信。

齐渊不便跟秦伯伦说这其中关于修行的细节,嘱咐秦伯伦最近小心之后挂断了电话。

秦伯伦心里逐渐不安起来,这几天的事情有些反常,并不如他想象一般会闹得沸沸扬扬,而是根本就没有任何动静。

摇了摇头,将这些念头甩出去后秦伯伦认为自己是多想了,这次计划天衣无缝,只要阮金元不出卖自己就确定不会出任何事情,而阮金元恐怕是宁愿死都不可能出卖自己。

正自想着,客厅镜子忽然晃了一下。

不,不是镜子在晃,而是镜子所反射到的窗口位置忽然间出现了一个人,是他身上的安全绳在晃。

这人秦伯伦很是熟悉,正是沈炼身旁的那个保镖。

哗啦,秦伯伦发现自己的一瞬间韩东就迅速撞破玻璃冲了进来,明明数丈距离,但却是转眼便至。

秦伯伦曾自负身手不凡,但此时他忽然惊骇欲绝的发现面对韩东他根本就无从躲避,竟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韩东卡住了他的咽喉。

“怪只怪你三番两次想要刺杀少爷!顺便告诉你,杀你不是少爷的意思,单纯是我想要杀你!杀人者人恒杀之!”韩东轻声说着,咔嚓一声,秦伯伦眼眸逐渐放大。

从韩东撞碎玻璃到秦伯伦死亡,之间的时间仅仅用了不到两秒钟,甚至于秦伯伦的声音到了咽喉硬生生被韩东给卡在了原地,提到杀人,韩东从来不会忘记怎样才最有效率。

……

沈炼从警局出来之后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悄悄将自己剩下的千叶参带着前往君豪酒店。

他状态不好,回家凭空惹得慕青捷凌依依担心,而且君豪酒店是沈炼必须要去的地方,命是对方救的,真乌也是对方拿出来的,沈炼所能报答的无非就是自己手中剩下的千叶参,当然这只是他诚意的体现,沈炼是想让对方知道他记着这份恩情就好。

凃青玉还是凃青玉,几天没见,她似乎又不一样。

此时的她仅仅穿着一件宽松的浅色睡衣,慵懒靠在沙发之上,秦晓月在旁小心帮她捏着肩膀,两人不时说笑,看上去其乐融融。

沈炼不敢多看凃青玉,这个女人有种随心到极致的魔力,沈炼看不出她岁数,但每次见到她心里总会有几分紧张涌起,似乎自己凭空矮了一头不止。

“凃……凃阿姨!”沈炼别扭至极的叫了一声,引的秦晓月禁不住笑了起来,沈炼这称呼未免太过好玩,瞧他不情不愿的样子秦晓月心中不由兴奋。

“我听说你这几天都被关在警局里,如今这般狼狈不是逃出来的吧!”凃青玉玩味看着沈炼道。

沈炼知道她在开玩笑,是以也不解释,直接将千叶参拿了出来道:“救命之恩不敢忘,但凃阿姨因沈炼损失的灵药沈炼却还能够拿出来!”

凃青玉起初不怎么在意,但嗅到那种熟悉香味后她惊讶道:“千叶参,你倒真是大方!”

“大方谈不上,这是沈炼欠凃阿姨的!”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也就收下了!”凃青玉示意秦晓月将千叶参收下。

看沈炼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凃青玉轻笑道:“怎么,你还有什么事情吗?或者说你想留在这儿过夜。”

沈炼被凃青玉挤兑的有些局促,讪讪道:“是这样,我需要一些药材疗伤!很便宜的药材。”

“说!”

沈炼随意报了几种,凃青玉立刻吩咐秦晓月去拿。正如沈炼所说,只是一些普通的药材,应当是沈炼用来治疗他腿伤枪伤所用。有些时候针灸也并不是万能的,而真正的针灸师除了针灸之外还需精通医理,结合之后方才可被称为一名大夫。

这时凃青玉接了一个电话,然后有些怪异的看着沈炼道:“你确定不是来我这里逃难的?”

沈炼不明白凃青玉为什么会这么说,一脸疑惑。

见他真不是装的,凃青玉摇头道:“一个坏消息,要不要听!”

“什么?”

“秦伯伦死了!”

沈炼心中微惊,不等他反应过来,凃青玉继续道:“刚才秦家人打电话过来嘱咐我留意你跟韩东的动作,看来他们怀疑这件事跟你们有关系!”

“韩东?”

“是了,韩东去哪了?”心里一沉,沈炼本能警觉了起来,之前他在警局找韩东的时候钱阔海告诉他韩东先走一步,当时他就意识到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联想起来事情未免太巧了。

“秦伯伦是秦家的长子,也是未来最有可能继承秦家产业的人,但现在死了!你说秦放会愤怒到什么程度。我听说了你在警局发生的事情,我想韩东应该是找到幕后主使人是谁,不过他太冲动了些,难道不知道这样可能会让你受到牵连?”

“凃阿姨,你没证据证明这件事是韩东做的吧!”虽然心里已经确定,但沈炼却冷言反驳,一时间脸色更加苍白。

他跟韩东名为主仆,实则各自信任彼此,这种关联让沈炼拿他当成自己兄长,如今他去杀秦伯伦恐怕也是因为自己几番受到秦伯伦暗算的缘故,是以沈炼不想有人谈论他的行为对错与否。

“你凶什么啊,夫人不也是好心提醒你嘛!”秦晓月看不过去斥责道。

沈炼心里烦乱,随意道了个歉后告辞离开,他现在首先要回到租住的公寓,因为他不知道疯了的秦家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