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祸水东引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582字
  • 2022-01-01 20:37:16

沈炼跟韩东两人不可避免的被带到了警察局询问事情的整件经过,至于凌依依跟慕青捷本来也是要被带回来的,但警察被慕青捷冷冷讽刺几句也就只能作罢,只要了两人的联系方式。

至于那些被韩东打昏过去的混混并没太大问题,还没到医院的时候就纷纷醒来,而被沈炼刺中昏睡穴的几人则是到了医院,专业医生取针之后才确定没事。

既然没出人命,那自然也就不是什么大事情,沈炼跟韩东两人被分开单独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在确定主要过错方是陆三敖之时便准备将两人暂时放出去。

正要下这个决定,刘明忽然接到了重案组组长阮金元的电话,挂断之后他有些气闷起来。

“这他娘算怎么回事,很明了的一场纠纷,还有什么理由关着人家,上面非得要求拖够一段时间!”

知道有人可能想要整治沈炼跟韩东,刘明无奈叹了口气。

……

“局长,那个韩东一人打倒了三十多个混混,而且无一人有致命伤,鉴定报告已经出来,他绝对没可能是普通人,必须好好调查!”

阮金元义正言辞的跟局长钱阔海申请,正常来说这件事根本不可能惊动钱阔海甚至于阮金元。但双方的身份却是一个比一个敏感,一为沈家弃子,另外一人则是柳家至亲,亲姑姑陆萍正是柳瑞的结发妻子。

“调查?怎么调查,调查需要确凿的证据,总不能凭感觉断定一个人有没有问题,再说他的身份是保镖,一个保镖有比较出色的身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钱阔海不在意道。

“是的,保镖身手出色是很正常,但局长您想想,三十多个人,那可是三十多个手持凶器之人,就算咱们局里武警支队的王牌教官都未必可以办得到!”阮金元提醒道。

钱阔海皱眉,他所接触的事情要比阮金元更高一重,自然知道这些家族子弟身边有这种身手的保镖是很平常的事情。阮金元只知道局里武警支队是警局王牌,却不知道国家为了以防万一,警局同样隐藏了一些特殊警察,尽管对韩东抱有警惕,但只要对方老老实实不犯事,他是不会在意的。

“不要说了,赶紧放人吧!”钱阔海最终还是决定先放了沈炼,他有消息知道沈炼跟凌海川女儿走的很近,仅凭凌海川三个字,已经让钱阔海心生信任,更何况这次事件过错方完全不在沈炼。

这时钱阔海的电话响了起来,刚一接听,钱阔海浓墨一样的眉头就紧紧锁了起来。

挂断电话之后钱阔海忽然怒而拍桌,显然气恼至极。

“他们这帮人当法律是什么?难道是供可消遣的工具!简直不可理喻!”钱阔海声音气愤,显然电话中说了一些他不太开心之事。

阮金元稍稍猜测立刻就想到这电话可能是秦伯伦秦公子打来的,见钱阔海如此态度,阮金元隐晦提醒道:“局长,有些事情还是得折中而行!”

钱阔海用极其陌生的眼神看着阮金元,直看得阮金元心虚不已之后他才道:“金元,我记得我刚当上这个局长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小警员,我当初看重你的心性跟能力才让你一步步走了上来,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阮金元额头冷汗渐渐掉了下来,慌忙道:“不会,不会!”

……

“阮组长,你们局长未免太不识抬举了,竟然连这点面子都不给!”

电话中秦伯伦的声音有些阴沉气恼,沈炼跟人纠纷进了警局的事情他很快就知道,知道这是一个极好教训他的机会,原以为现在的沈炼无权无势,只要进了警局就会任由他秦伯伦左右,没想到这么点小小事情竟然跟钱阔海商量不通。

“秦少息怒,这件事我也是没有料到,你放心,我一定托人好好招呼他!”

“少他娘糊弄我,别当本少爷是傻子,难道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秦伯伦丝毫也不留面子,不耐烦道。

阮金元也是心里暗怒秦伯伦口气,不过拿人手软,阮金元知道自己的把柄在秦伯伦手中,只要对方愿意,他随时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这样,我这几天有个兄弟想进去看看沈炼,你帮忙打点一下!”

“秦……秦少爷想干嘛!”

阮金元心里咯噔一下,本能结巴,他是知道秦伯伦心狠手辣性格的,生恐自己因此会受到什么牵连。

“你不用紧张,这件事跟你没任何关系,而且我也只是单纯想教训一下他,我跟他有点小纠纷,这气我是一定要出的!”

阮金元心里更加不安,不管是教训或者是其它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沈炼在警局里出了任何事情他都没办法交代,而且也绝对是一件大事。

见阮金元不说话,秦伯伦冷笑道:“阮金元,你不要忘了你当初都做过什么,如果这次你不帮我,那我可没办法保证自己会不会将你的事情透漏出去,到时候……哼!”

阮金元一下子像是被抽干了力气,惊恐道:“秦少爷,我答应你!”

“三天后我会找你联系!”

电话已经被挂断了,阮金元大脑还处于一片空白,这几年来仅仅他收秦伯伦的好处已经足够让他身败名裂,更关键的是阮金元之前曾当着秦伯伦的面做过一件终身后悔的事情,那件事若是曝光,阮金元根本不敢想象自己的下场是什么。

……

柳家,柳瑞拿着一张报纸砰然摔在桌上指着怒道:“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

他相貌清俊,性格儒雅,众人还从未见自己老爷发过这么大火气,一时间都是不敢多言。

这时一个中年端庄妇人着急走了进来道:“老爷,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急急忙忙的叫我过来!”

“自己看,你的好侄儿做的好事!”柳瑞没好气道。

“是不是三敖又惹什么事儿了?”陆萍本能就猜到是陆三敖。

拿起报纸,标题便让她大皱眉头。

“天野区恶性斗殴事件,行凶者陆三敖自称柳瑞家主亲侄!再看旁边,沈炼质问警察的那句话赫然也被打印在了报纸之上,在大标题的下面。”

“我早跟你说过那种人不能怜悯,只能严管,你就是不听。再这样下去他以后杀了人是不是也要提到柳家!”

“老爷,这件事三敖是有错,但始作俑者是这个受害人吧!他明明是有意针对柳家!再说我谨记着老爷的安排,对三敖早已经放任不管,他也很久没有找过我了!”陆萍不动声色提醒。

“沈炼,柳家好像跟他没什么仇吧,他为什么要这么说!”柳瑞不解道。

“老爷,你忘了他是为什么被沈青山赶出沈家的了,是因为意图非礼清雪,那种人心胸狭隘,若是怀恨在心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不过他也太天真了些,真当这种事就能对柳家造成什么影响么?”

“若是往常这种事情当然不可能对柳家造成什么冲击,但现在不一样,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啊!”

柳瑞怅然叹息,他知道这件事网络上已经传开了,舆论压力呈一面倒的势头,最关键的是柳家暗中有一个极大的项目正在实施,就在三天前刚刚上市,而今出现这种新闻几乎可想而知会对公司的股票造成什么影响。

陆萍显然也想到了这件事,脸色微变侥幸道:“不至于吧!”

“你不懂,这种新闻一般发布前至少我会得到消息,但这次不一样,有黑手在后操作,等我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势头难止!”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召开新闻发布会,能挽回多少声誉是多少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