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秋后算账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4819字
  • 2020-11-25 15:58:49

第五十三章:秋后算账

南山,地处上京市西南,是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由于其上空终年云雾缭绕有若蟠龙之势,是故又被称为蟠龙山。

提到南山,大多数人第一想到的肯定是神秘诡奇,跟神农架一般,让人心生向往的同时却又望而却步。只有极少数人知道,z国第一古武世家古家的府邸就坐落在南山深处。

南山之巅,一身形伟岸雄伟的中年男人负手立于悬崖之侧。

他身着锦衣,五官如同刀斧雕刻般完美阳刚,只是静静站立,却有着一股莫名威严庄重。

朝阳初升,霞光万道,男人此时睁开了眼睛,似有电光流转。

“兰心,你来了!”

男人语气略显怅然,有种心伤难明之感,无形中便让人觉得他心中无奈,有感而发。

“古天机,古秋明被囚禁后山炼狱已经近二十年,我想知道他怎么会忽然出来的!整个古家有能力将他放出来者不足一手之数。”

随着他话音落下,背后忽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女人。

她身着白衫,发丝高挽,柔和空灵的五官此时因愤怒而显得格外凄冷。

她原本距离古天机十丈开外,缓步走来之时却如凌空虚渡,转瞬间以至古天机身后,一双绝美的眼睛杀意凛然。

古天机叹然回头道:“我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情,苦了你了!”

“你少要假惺惺的,我只想知道到底是不是你!”古兰心声色俱厉,沈青山死后她的心也早就跟着死了,惟独放心不下的是两人的独子沈炼,若不是她反应迅速赶去江东,沈炼怕也已经遭了古秋明毒手。

“这件事我并不知晓,但你若真以为是我动手便是!”古天机坦然看向古兰心。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锵!

古兰心电一般抽出长剑直指古天机,虽未动作,但剑芒吞吐间杀意已然将古天机笼罩在内。

古天机淡然而笑,索性洒脱转过身去。

古兰心表情挣扎,从未想过古天机会如此态度,此时她只消将剑朝前刺半尺之距,任由古天机修为高绝也是难逃厄运,但这一剑她却如何都刺不出去,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件事是古天机所为,若是杀错了人岂不是让凶手在后偷笑。

“罢了,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我呆在古家又有何意义!”

长剑哐当落地,古兰心漠然转身离去。

她这十年间都不肯去见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为的就是他们安危着想,但没想到的是还是有人从中作梗将矛头对准了他们。如今丈夫已经被害,她不能允许唯一的儿子也时刻处于危险之中,古秋明虽然可怕,但更加可怕的是将古秋明放出来的人,这个人明摆想要毁掉她的一切。

……

“沈炼,不准耍赖,今天说好陪我跟慕姐姐一同去玩的!赶紧的起床,要不别怪我不客气!”

自沈炼失踪归来,凌依依这几天都住在这儿,而且沈炼隐隐感觉到了这女孩的变化,这种变化让沈炼也是心中兴奋,她似乎已经放开,再也不介意亲近自己。

“我说了么?”沈炼疑惑睁开了眼睛,但刚刚睁开,眼神却是怪异了起来。

由于是早晨,凌依依只穿了一件宽松睡衣就跑了进,睡衣并不是连体的,角度原因,沈炼轻而易举看到了凌依依光滑白皙的小腹,再往上完美陡峭的隆起弧度让刚刚醒来的沈炼口干舌燥,他也不是圣人,恰恰是个最为血气方刚的男人,两世为人,心理上却还是实实在在的处男一个。前世的他痴迷医术,无心男女之事,但今生不同,加之这具身体潜意识的影响,沈炼敏感发现自己定力差了不止一点。

见沈炼不说话,且眼神不对劲,再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底摆,凌依依慌忙拉了拉睡衣站了起来,羞红着脸狠狠揪住了沈炼耳朵。

“你乱瞄什么?”

沈炼并没感觉到疼痛,但还是装模作样求饶起来,手上不着痕迹抓住了凌依依小手。

凌依依这时察觉到了沈炼异样,有些不敢直视沈炼炙热的眼睛,她惊慌道:“我……我去帮慕姐姐做饭!你快起床。”

挣了一下没有挣脱,凌依依不由的心砰砰乱跳,似乎预感到了要发生什么事情。

果然,下一刻沈炼将她整个人拽了过去。

凌依依想要惊呼,但一双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别叫,被我姐发现的话你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沈炼笑盈盈的警告凌依依。

凌依依眼波流转,经沈炼一提醒本能看了看掩虚着的卧室房门,此时她跟沈炼都只穿着睡衣而已,而且跟沈炼的姿势极为的暧昧,若真是被慕青捷看到,凌依依想想都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念及此,大眼睛可爱眨了眨,示意沈炼她不喊叫。

沈炼这才松开了她的嘴巴。

“你别乱来啊,要不我……我!”凌依依有心说些狠话,但到了嘴边却是如何都说不出来,男人厚实的胸膛跟那股熟悉强烈的味道让凌依依小脑袋已经如同浆糊。

话未说完,就感觉沈炼头颅越靠越近,未来得及反应,已经被沈炼堵住了小嘴。

嘤咛一声,凌依依思维彻底混乱,事实上沈炼失踪的那几天凌依依已经想清楚了很多事情,有些事情错过了可能就是一辈子的遗憾,假如沈炼真的彻底失踪,凌依依恐怕一生也难以摆脱这种阴影,所以凌依依懂得了什么叫珍惜眼前,当断则断。

这是两人第二次接吻,彼此心态有所转换,却是水到渠成,前所未有的甜蜜,两颗心也因此再无间隙。

少年男女,早晨总是太多精力,女孩唇角味道虽然美妙柔滑,但沈炼却显然不仅仅就此满足,手掌径直钻进凌依依底摆,顺着她如缎子一般的肌肤缓缓游走往上。

凌依依浑身紧绷,眼睛逐渐迷离失措,一双玉臂无意识的紧紧抱住沈炼,有些渴望,却也本能抗拒着沈炼手掌,贴紧身体阻止沈炼继续放肆。

沈炼呼吸加重了些,女孩身体柔弱无骨,那种清淡的香水味道此时让沈炼几乎嗅不够一般。

……

“咯吱!”

门在这时忽然开了。

意乱情迷中的两人如同触电,齐齐转头,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慕青捷已经站在了门前。

“我……我不是故意的,想叫你们吃饭来着,没想到你们……”慕青捷先是呆滞的看着两人,接着留下一句话逃一般的帮两人重新关上了门。

凌依依几乎快哭了,怕什么来什么,刚刚还想着这件事,怎么就给忘了。

“完了,完了!慕姐姐肯定会多想!”

沈炼最开始也是有些尴尬,但他毕竟是男人,安慰道:“这有什么,男欢女爱本就是人之常情,再说她是我姐,没事的!”

“你还说,都怪你!”凌依依气恼的打了沈炼几下,力道不轻不重,脸皮薄的缘故此时眼中水汪汪的,眼泪似乎随时要掉下来。

沈炼最见不得的就是凌依依掉眼泪,这女孩气质长相都是明媚到了极点,每次一掉眼泪带给沈炼的冲击也是格外强烈。

“是是,怪我,都怪我把持不住,不过也怪你太漂亮了!换成别的女人别说坐在床边,就算是投怀送抱我也不会动心。”沈炼很是认真道。

“死去,就知道花言巧语,我才不吃这套!”凌依依打了他一下,有些口是心非。

又开了几个小玩笑,凌依依总算是暂时缓过神来。

……

吃饭的时候慕青捷就像是什么都没看到,该说什么说什么,该干嘛干嘛,让担心她会有所异样的凌依依心里稍微放松了些。

“对了小炼,你推荐的那两个方子审查结果已经出来,过了!我也比较赞同你当初的看法,所以想问问你准备投多少钱进去,我这边好提前制定计划。”

“你能接受多少?”沈炼扒拉了口饭笑着反问。

“激我,你还嫩了点。不过这要看你有本事让我出多少钱!”

凌依依不明白两人说的什么意思,但大约知道沈炼好像有什么事情需要用钱,她感兴趣道:“算我一份好不好?”

“捣什么乱!”沈炼摇头直接拒绝了凌依依提议,他现在跟凌依依关系已然明了,但正因如此沈炼才更加不会用她的钱,一码归一码。

“假清高!”凌依依了解沈炼,撇了撇嘴便不再理会。

“依依,我这可不是清高,谁都知道凌叔叔是国内当之无愧的大富豪,但将来我万一娶了你,你也不希望我被人说成吃软饭的吧!”沈炼莞尔笑道。

见沈炼话说的这么直白,凌依依脸上一红狠狠在下面踢了沈炼一脚道:“谁要嫁给你这纨绔子弟!”

慕青捷看的好玩,意味深长看了沈炼一眼道:“小炼,之前的事咱们就不说了,你以后要再敢欺负依依,不要说凌叔,我都不放过你这小白眼狼!”

没想到慕青捷也这么说,凌依依有些坐不住了,借口去换出门衣服的当口离开。如果没有早上所发生的事情凌依依对这种话题倒是坦然,但现在……

“我说真的,依依是个难得的好女孩,你偷着乐吧!”慕青捷由衷赞道。

“是我荣幸!”沈炼有感而发,越是相处越能发现凌依依身上闪光点很多,他也是越陷越深,渐渐的已经习惯凌依依在身旁的那种美妙感觉。

见沈炼提到凌依依之时眼中闪烁着的光彩,慕青捷心中微微复杂,掩饰咳了一声道:“说正事吧!”

“恩,那我就说说我的想法!”

“目前咱们手中的制药厂可以说无论是销售渠道或是观众口碑都还算不错,盈利上也属尚可,可以说唯一缺的就是好品质的保健品!或者说是没有经过国药准字的药。”

慕青捷点头,沈炼说的没错,而且现在她手中的制药厂完全有能力推出新的产品,并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打开市场!

“这么说吧,我这边给制药厂的两个单子无论是从养身效果或是治疗效果上来说都是很出彩的,你应该也已经找人试过!”

“你这可都是废话,我既然会跟你说到这个话题,那就说明你的药有价值,现在的重点是钱!”慕青捷干净利索道。

沈炼错愕了一下,转而笑了起来,他也是糊涂了,竟然跟慕青捷谈这些,作为一个商业天才,他所能想到的慕青捷肯定也想得到。

也不准备再废话,沈炼也痛痛快快道:“两个亿吧!”

“两个亿不算多,毕竟现在仅推广费就不是一笔小数!”慕青捷点头,沈炼的说辞在她预料之中。

“是两亿美元!”沈炼补充。

“多少?”慕青捷站了起来,第一次奇怪的看着沈炼,她现在手下公司的所有流动资金加起来也不过三亿美元多点,她本来估计就算是沈炼狮子大开口也不会超过人民币四个亿,但绝没想到已经超出她的预料快三倍。

“你没开玩笑吧,如果一下子拿出这么一大笔资金来做这件事,那公司的其它业务怎么办!”幕青捷没有直接反对,而是询问沈炼。

“姐,你换个思路想一下,一家公司只有在一家行业内达到顶尖水平之时副业才有必要存在,当然我不是说多项经营不好,我的意思是可以适当卖掉一些掌握着的零散股权!这样的话流动资金自然也就不是问题。”

“你倒是敢想,说的也轻巧,那我问你这两亿美元你是准备怎么用?买帐之人如果不如预期的多怎么办,而且照你的思维,这个计划基本是盈利很小的,到时候卖出去的量如果达不到预期标准,那就是稳赔。”

慕青捷一连串问题直接问了出来,还要再说,沈炼却制止道:“我最近治愈血毒症患者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这件事在医学界造成的轰动很大,我本来怕麻烦这些日子就没去医院!”

“有关系吗?”

“当然,仅这件事情,如果我愿意跟他们交流其中关键,想必有很多江东医学界的权威人物会主动帮这两个方子说话,到时候想卖不出都难,而且我有绝对的把握让人会喜欢这种类型的保健药品!一旦口碑形成,那消费者潜意识便会信赖接下来制药厂所推出的其它药品,这是一个很良性的发展方向。”

沈炼自若而言看似漫不经心,但恰恰就是这种放松到极致的松弛反而给了慕青捷一种格外强烈的震撼,那种言语中的画面感让慕青捷的确看到了一条大路,每天往前走几步,总有一天会达到目的地。

“你,或者你本人口述都成,尽快交给我一个计划书,这钱我出!”慕青捷也是干脆之人,心里既然决定便毫不迟疑说了出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这次计划关系到制药厂未来的发展方向。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办公室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医院那边辞了吧!”

沈炼愣了下,赶忙摆手道:“姐,我质量上把把关就好了,总体上还是需要你做主。再说我在医院呆的好好的,突然辞职算怎么回事,缓缓再说!”

一点也不惊奇沈炼会这么回答,慕青捷翻了个白眼道:“懒是一种病!”

“恩恩,我有病,所以更得呆在医院!”沈炼浑不在意。

凌依依这时换好衣服走了过来,两人暂时停止谈话看了过去。

她之前穿的是裙子,多少给人一种柔和清澈感觉,此时却是换了一身干练时尚的穿着出来,让沈炼禁不住眼前发亮。

淡白色紧身T恤,曲线很妙的上身恰到好处的被勾勒出来。同色七分裤,一般女人对于七分裤是有恐惧感的,但凌依依那双格外修长漂亮的腿无疑完整将七分裤的味道彻底呈现,加上她那条倍显个性的马尾,整个给人一种目不暇接之感,无一处不美,也让人眼花缭乱到根本不知道该看向哪儿。

慕青捷也是禁不住多看了几眼,即便是站在女人的角度,慕青捷也是心中赞叹,羡慕有加。

“都看我干什么,不好看啊?”凌依依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穿着,并没什么不妥的感觉。

“是太好看了!”沈炼真心道,慕青捷跟着点头,意思是跟沈炼意见一致。

凌依依习惯被人赞誉,但沈炼跟慕青捷的意见对她来说却是不同,不由笑着催促沈炼跟慕青捷也赶紧去换衣服出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